第九十六章终于结束_特种兵王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第九十六章终于结束 作者: 东湖 时间: 2019-9-11 9:47:00
  李宇河的手里虽然还举着,但却摇摇晃晃的一直沒有开。稚的面孔上因为紧张和犹豫变得苍白一片,食指扣在扳机上,全身上下却在瑟瑟发抖。

  “宇河,你别冲动!”王一凡不敢上前,只是遥遥对着他摆着手劝道:“刚才的事情你也都看到了。这个社会,并沒有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人的本心,终是善良的。所以,你听我的话,把手里的放下,千万别做傻事!”

  李宇河摇了摇头,远远看到舞台上倒毙的卓文君,一张年轻的脸上更显绝望:“你不懂!现在就连老师都离我而了。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大哭起來,一只手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握紧了手

  王一凡一时语,他隐约感觉到李宇河和卓文君之间必然有着某种复杂的感情,但姚远的威胁言犹在耳,会场内还藏有随时都可能引爆的沙林毒气,万余人的性命危在旦夕,若是眼睁睁看着他们就此死,岂不是一样遂了姚远的疯狂愿望?

  正在他束手无策的时候,刚才姚远出现的升降舞台木板又开始缓缓下降了,不久之后,李向华站在木板上,慢慢的升起在舞台上。

  “宇河,你快看看!这世界上还是有你值得留恋的事物!你的父亲,他从小就一人身兼二职,将你好不容易拉扯大。难道你就要用这种方式來回馈他么?”王一凡大声劝道。

  头发早已花白的李宇河身子已是摇摇坠,土气的老花眼镜早已被泪水打得模糊一片,他颤颤巍巍的对着李宇河喊道:“宇河,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啊!我们父子俩相依为命过了那么多年,难道你现在就忍心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爸,我犯了大错了!现在不死也沒用了。”李宇河的心头一阵,却哭得更加起劲了。

  但握着手的手却还牢牢顶着自己的脑袋,沒有一点放松的样子。

  “宇河,难道你忘了?”李向华老泪纵横的大声喊道:“你小的时候,做错了事情总会來问我怎么办。我不是一直都告诉你,错了,就要自己主动改正么?你把放下來,配合你王叔叔,把今天犯的错事都改正过來。我相信zhèng fǔ会给你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

  “爸,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李宇河终于开始动摇了,慢慢将顶在脑门上的手放了下來。

  毕竟是十八年华的青春少年,一时冲动和惘总是难免,但若是就此轻易结束掉正处在人生最美好时期的生命,却是沒那么容易下定决心的。

  眼见情况还有转机,王一凡忙跟着说道:“宇河,你要相信我,相信zhèng fǔ!只要你肯配合,将姚远藏在会场里的沙林毒气给找出來。这个重大立功表现一定能给你带來宽大处理的机会。”

  会场里的众人也忙着帮腔道:“对对对,一定可以的。”

  李宇河一手痛苦的抓着脸,忽然举起对着周围的人晃了起來,疯狂喊道:“你们全都是骗人!你们只不过是怕死,才想联合起來骗我的?是不是?”

  “宇河!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执不悟呢!”一直好声相劝的李向华也骤然发起怒來。

  他的得笔直,身上那件有些古旧的老式西服看上格外显眼。

  一直给人一种落魄知识分子感觉的李向华,却在这一刻变得异常高大了起來:“孩子,我从小就告诉你。虽然我们每个人从生下來,就难免是要走向死亡的。但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轻于鸿。像你这样的死,就是遗臭万年的死!因为你不光是害死了你自己,也害死了会场上这千千万万的无辜群众!”

  他剧烈咳嗽了一声,继续大声喊道:“还有,我曾经和你说过。我们学知识,不光是因为它能够改变我们的命运。更重要的是,我们学來的知识,能够使这个社会进步,让每一个人都享受到科技带來的好处。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你学來的知识都干了些什么?”

  听到他这一番义正言辞的厉声批评,李宇河手里的渐渐无力的垂了下,已是泪水横的脸上,是羞愧难当的神色。

  选择了化学这一门相对冷僻的学科,他本想不再重蹈父亲的覆辙,好好用学來的知识做一番大事。

  但现实却是残酷的,到了江东大学这个全新的地方,一直是学习尖子和众人瞩目的李宇河,突然之间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疏离和陌生感。

  虽然大学校园距离真正的社会生活还有一段距离,但却已经让他感觉到一种强烈的等级和阶层差距。

  以往无往而不利的考试分数,在这里却像是完全无用武之地,不能给他带來一丝一毫的安慰。

  校团委、学生会和各种兴趣组织,都被那些更会为人处事以及背景强硬的学生所占据,以往他赖以为敲门砖的优异成绩,在这里却是处处碰壁。

  不光是自己到处不受待见,那些有钱有势的学生还像对待怪物一样处处捉弄他、整他。

  处身在这里,他完全找不到到自己的存在感。那些过一直被自己当做金科玉律遵守并严格执行的原则,也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变得一文不值。

  所以,他堕落并投入到了姚远的麾下,也就变得那么顺理成章了。

  他痛恨周围的一切,甚至就连父亲以前灌输给他的那些道理,都被他一一否定。

  在他的思维里,人,都是丑恶的!都是为了自身利益而不惜互相残杀的动物。

  他还记得,第一次找姚远做心理辅导的时候,姚远关上门,给他放的一部电影《大逃杀》。

  穿着校服的学生在圣洁庄重安魂曲下,那一幕幕自相残杀的血腥画面,曾让他吃惊得目瞪口呆。

  但仔细一想,其实自己现在的状态,不也像是电影中的场景一样真实得令人发指么?

  弱强食、适者生存,似乎就是当前社会的缩影。

  在残酷的生存法则面前,一切的道德观念都已经不复存在,人们只是为了生存就相互倾轧,在血中掠取到卑微的生存权力,这恰恰是对人的重大讽刺。

  所以,虽然他也曾经怀疑过姚远的用心,也曾在姚远被捕入狱后质疑过,但在如同生命中唯一女神的卓文君的劝下,他还是继续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但刚才会场里发生的一幕场景,却让他开始怀疑起之前所笃信的一切來。

  人,在遇到生与死考验的时候,终是不像姚远所说的那么不堪。

  当那个警察取下自己脸上的面罩,将生的权力交给那个年幼的小女孩时,他的心里就已经在烈的锋,内心深处潜藏着的最后一点良知,在无情的拷打着他的灵魂。

  所以,他才沒有按照之前布置好的一切,举自杀。

  与其说是他贪生怕死,倒不如说是他已经对姚远所宣讲的一切理论,开始动摇了起來。

  王一凡见他已经渐渐失了自杀的决心,便慢慢走下台來,來到他的身边,轻轻将他手里的夺了过,轻轻说:“宇河,重新再來过吧,你毕竟还年轻。”

  李宇河的精神此刻已经接近崩溃,他大哭着扑到王一凡的身上,大喊道:“王叔叔,我错了啊。我不应该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王一凡理解的拍了拍他的后背,沉声问道:“沒事,既然你悔改了,一切都还有机会。快告诉我,姚远藏着的沙林毒气在哪里?”

  “他藏在了舞台上的音箱背后!”李宇河泣不成声的回答道:“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才制造出一小瓶沙林毒气。姚远在上面安装了定时引爆器,引爆的时间就定在十点钟。”

  王一凡立刻将他交给一旁赶上來的警察,飞奔着爬回到舞台上方,匆匆在舞台上放着的几个音箱后面寻找了起來。

  终于,他从里面扒出一个如篮球般大小的金属圆筒來,用力抱在怀中。

  “现在是几点了?”他对着身旁的人大喊道。

  一个人飞快的看了看手表,颤抖着答道:“现在已经是九点五十六分了。”

  王一凡的心头一沉,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來。

  即便是发现了沙林毒气,但区区两分钟的时间,却已经无法将它转移出会场了。

  一旁的李向华却大喊道:“一凡,可以用那个升降舞台。”

  王一凡立刻猛醒过來,站在升降舞台的木地板上,掏出对讲机对着外面的魏清远大喊道:“魏局长,请你立刻将升降舞台放下。”

  对讲机里传來了一声魏清远镇定的应答声,那块木板渐渐开始下落了。

  但是,才下落了不到三十公分,这块木板就剧烈晃动了一下,停住了。

  “怎么回事?”王一凡焦急万分的对着对讲机大声问道。

  “不知道!”魏清远的声音似乎很慌乱:“好像机械是出了故障…”

  王一凡差点沒气晕过,此刻他已经彻底束手无策了。

  “一凡,还有最后一个机会。”李向华大叫着,从怀里居然掏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还记得我以前和你说的时空穿梭机么?后來我一直在着手重新完善它,但却始终不稳定。”

  “不过现在,它却是唯一能将这筒沙林毒气带离现场的工具么?”王一凡大声问道。

  “是的。不过,这个时空穿梭机以前的设计,是传输人和动物穿越时空,也就是说,沒有人带着沙林毒气,是无法成功进行传输的。”李向华语速飞快的向他解释道。

  王一凡义无反顾的站到他的身前:“好吧,看起來现在就只有我带着它,做老李你的实验品了。希望我的命运,不会像小楚那只可怜的狗儿一样,回到过给人煮了吃掉。”

  虽然他极力做出一副调笑的神情,但李向华却还是从他的话语中,分明还是感到了一丝苦涩。

  生与死之间,要做出抉择,是很难洒的起來的。

  “一凡,你真的就这么决定了?沒有任何遗憾么?”李向华大声问道。

  王一凡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罗曼怡,只见她那张已经变得苍白的脸上却犹自带着笑容,口处的鲜血却已经成了一条暗红色的洪

  “她,或许也是心无遗憾的吧。”王一凡暗自想道。

  生死一刹那,那些曾经亲切无比的面孔渐渐在眼前清晰起來。

  高大豪迈的老鲁,沉着稳定的刘文动,热血沸腾的阿和青春洋溢的陈光宗等等,一众好兄弟的形象不断浮起起來。

  紧接着,悠悠、娇娇、钟倩倩、秦澜甚至是的夏丹的影子,也都一一在脑海里浮现了起來。

  但是,脑海中最清晰的印象,却还是不知身在何处的慕容婉儿。

  王一凡的眼角边出两滴热泪,虽然对这里他依旧无限留恋,但现在必须当机立断。

  他笑着说:“已经沒有遗憾了,老李,快启动吧!”

  李向华点了点头,忽然激动的说道:“一凡,你放心!我相信这个仪器既然能将你穿越到过,也一定能够将你带回來。”

  “但愿吧!”王一凡微笑着答道。

  李向华七手八脚的开始捣鼓起那个盒子來,几秒钟的功夫,却见那盒子周身骤然放出一片耀眼的白光,无数道光芒聚焦在王一凡的身上,忽然放开來。

  等会场中的众人将挡在眼前的手放下來时,舞台上的王一凡已经不知所踪。

  “一凡,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带回來的。”李向华喃喃自语道。

  却不料那个盒子忽然碎裂成几截,显见已是不能用了。

  “这怎么可能?”李向华吃惊不已的扑了上來,重新拼凑了几下,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会场的大门,终于被赶來的军区特种大队爆破开來,一群群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冲进了会场,紧张有序的疏散起会场的众人來。

  但王一凡却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沒了踪迹。

  远在巴黎的慕容婉儿、身处海外洽谈生意的秦澜以及娇娇、夏丹、悠悠和钟倩倩,却在此刻同时感到一种莫名的心痛,不由得暗自感怀起來。

  …

  繁华遍地的江东市依旧完好无损的矗立在淮江边,劫后余生的人们又回到了平静的生活中,继续着复一忙碌的工作和生活,或许并不富足、幸福和快乐,但活着的感觉,很好。

  为之献出生命的人们,平静而又安详的被时间的长河,慢慢洗刷掉了曾经留下的点点滴滴。

  王一凡就这么离了,在完成他传奇人生中最美好的一件事情后,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沒有人知道他的地方,是否能带给他真正永恒的宁静。

  因公殉职的罗曼怡被追认为烈士和一等功获得者,长眠在江东市的烈士公墓,关于她事迹的纪录片和电视剧,是当下热点的拍摄題材,据说几位当红一线女星,都有意饰演,一切都在筹备中。

  这一次的案件,最终还是在省内外的领导联合弹下,无声无息的被平息了。

  罗永新正式退休,蔡斌继任成了江东市的新任市委书记,一系列史无前例的大工程、大项目,正紧锣密鼓的实施中。

  诺兰集团和王一凡的影业集团正式合并以后,?br/>  鋈辉谝槐噬衩刈式鸬淖4胂拢涞靡斐g看笃饋恚晒β跞肓耸澜缥灏偾康男辛校乩揭渤晌送蛑谥跄康男率赘唬墒撬创哟松罹蛹虺觯г谒腥说难矍啊?br/>

  坊间传说,她已将一切财产都捐了出,委托一家慈善基金组织负责运营,而她自己,则找了处僻静的地方带发修行,终生与青灯古佛为伴。

  慕容婉儿不知所踪,也许她还根本不知道江东市发生的一幕幕。

  钟倩倩义务加入了红十字会的急救队,奔行在全世界各处需要救治的人群中,将南丁格尔的精神带到了全世界。

  夏丹在一系列试图解开江东市真相的举动失败后,黯然离开了华夏电视台,走上了**制片人之路,据说拍摄的全是黑暗现实中难得的人闪光点,但毫无意外的是,沒有一部能通过华夏电影总局的审查,却在海外得奖无数,甚至有望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娇娇在短暂的半红不黑后,终于大红大紫起來,不过,无论是演了多少部情情爱爱的电影电视,绯闻却始终与她绝缘。

  江东市滨海区会展中心的万人广场上,一座高大的塑像在一夜之间矗立起來,怀里抱着个圆筒状金属容器的男人目视前方,似乎在思索和憧憬着什么,雕像下的牌子上,密密麻麻的刻着他的生平事迹,最后的署名,是江东市新任市委书记的大名----蔡斌。

  一个容礀清丽的年轻母亲带着个小孩轻轻走过这个雕像,深蓝色的眼睛和高耸的鼻尖,像是在周围的路人无声诉说着她的混血儿身份。

  那小孩停在雕像旁,指着雕像一脸天真无的问道:“妈妈,这个人是谁啊?”

  他的母亲微微弯下來,轻轻捧住孩子的脸,带着微笑一字一句的说:“孩子,你要记住了。他就是你的父亲,他叫做王一凡。”

  传奇真的已经终结,亦或是在另一块未知的土地上展开一段新的奇妙人生?不得而知。

  不过王一凡这个名字,却像一座不朽的丰碑一样,永远留在将他牢记着的每一个人心中。

  终于结束了?他会回來么?抑或是在另一块不为人知的战场上,展开一段新的征程,无人知晓。

  …
上一章  特种兵王全文阅读  下一章 ( 没有了 )
红警战争游戏抗日学生军驻马太行侧中国道士的二随波逐流之一首任军长二鬼子汉奸李地道战之一代新二战风云血淬中华
免费小说《特种兵王》是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特种兵王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