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情录_第114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江湖奇情录第114卷 作者:阿志 时间: 2014-7-21 11:29:00

第三百三十九章 险关重重(六)

  众人见那弥勒教的人退了去,才松了一口气,众人此时也筋疲力尽了,连忙趁机休息,赵小丰和林忠贤清点了一下人数,见众人死伤了两百多人,但看见山丘下的马匹和尸体,知道这一仗弥勒教也损失惨重,至少死了五百多人,马匹损失也至少近一千匹,众人均暗暗高兴。林忠贤等人在山丘上一直守到了天黑,那弥勒教的人却再也不敢进攻了。赵小丰精心挑选了一千多人,把所有的马匹也集中了起来,在马蹄上包上了厚厚的皮革,他把众人集合起来由智通大师和林忠贤两人带领,笑道:“他们不敢进攻我们,现在轮到我们去攻他们啦!你们等一会儿冲下山去,能杀人的就杀人,不能杀人的就杀马,能放火的就放火,但尽量趁着混乱骑着马往北冲出去,然后骑着马逃到几里之外集合,就地休息,听智通大师和林掌门的指挥,明天天一亮看见信号就杀回来,咱们来一个里外夹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众人等到了天黑,先由赵小丰等人带着用衣服包好的泥土,偷偷地摸下山丘,向那弥勒教的人靠近,众人迅速用泥土在壕沟填平了一条路,智通大师和林忠贤两人随后带领那一千多人骑着马从这条路突然杀了过去,那弥勒教的人果然没料到赵小丰等人天一黑就敢来偷袭了,一些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众人杀了,赵小丰等人和智通大师带领的人在弥勒教的军中四处冲杀了一阵子,等智通大师和林忠贤两人带领的人冲了出去,赵小丰才带人返回了山丘,他所带去的人均是武功高强之辈,来去如风,等弥勒教的人反应过来时,众人早已全身而退。那弥勒教的人给众人一阵猛冲,顿时做一团,也闹不清楚有多少人冲了出去,但见赵小丰等人又退回了山丘,便重新把山丘团团围住,这一次赵小丰估计又杀了弥勒教几百人,杀伤马匹一千多匹,众人高兴地回到了山丘上。赵小丰对燕扬天和天虹道人等人笑道:“大家今晚好好休息,我带着五百名弟兄在四处巡夜,一有动静就招呼大家,其余的弟兄让他们都准备好一包泥土,然后好好休息,明天我们要好好地跟他们打一仗,我料想这弥勒教的人一定认为我们像昨晚一样,下半夜还会下去偷袭他们,一定布好了埋伏,等我们自投罗网,不会趁夜进攻我们的,等他们今晚闹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我们明天天一亮就跟他们好好大干一场,让他们也尝尝我们的厉害。”大家听了都称妙,都下去休息了。

  那弥勒教的人见赵小丰等人累次偷袭成功,果然在四周布了埋伏,专等赵小丰等人自投罗网,但直等到了天大亮,也没见到赵小丰等人的身影,他们哪里知道众人这一夜都在呼呼睡觉。那弥勒教的人直守到天大亮,见众人没有来偷袭,一个个又困又累,见天已经大亮了,便一个个呼呼放心大睡起来。正当弥勒教众人呼呼大睡的时候,突然听到杀声震天,只见赵小丰等人如水般从里外杀了过来,一个个吓得惊慌失措,有的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迷糊糊地被杀了。原来,赵小丰等人昨晚休息了一夜,早已令人用布包好了许多泥土,还准备了许多飞桥,天一亮便冲下山丘,把泥土抛在撒有铁钉的地方和弥勒教挖的壕沟里,很快就填平了那壕沟,马匹便能冲了过去,其他人用飞桥也渡过了壕沟,众人很快冲到了弥勒教众人的帐篷前。而智通大师和林忠贤两人带领的那一千多人也趁机从后面杀了回来,那弥勒教的人守了一夜,没见赵小丰等人上当,早已又困又累,一个个见天亮了,量赵小丰等人也不敢突围,因此一个个呼呼大睡,却没想到赵小丰等人此时倾巢出动,迅如水般涌来,里外夹击,顿时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本来众人的人数就比弥勒教的人多,那弥勒教有马队的优势,但给众人连连杀了两天晚上,加上白天进攻又损失了不少马匹,已经失去了优势,现在又给众人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里外夹击,顿时做一团,自相践踏死伤无数,溃不成军,有的还没来得及上马就被杀了,有的还没睡醒就迷糊糊做了冤死鬼。众人闯入弥勒教的营中挥刀剑一阵冲杀,逢人就砍,手起刀落如斩瓜切菜般,霎那间只见血横飞,死尸横倒,有的断了手脚,有的脑袋开了花,直杀得弥勒教的人四处逃散,,哭爹叫娘,真是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瞬间弥勒教的人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刹那间十之去六七,这一阵直杀得飞砂走石,地震山摇,天昏地暗,月无光,弥勒教的人死伤不计其数,众人四处冲杀了一阵子,直到见弥勒教的人逃得无影无踪了,才罢手收兵,草地上到处是死尸和死马,真是尸骨如山,血成河,连空气里也闻到了腥味。

  众人这一仗虽然死了近千人,但足足杀了弥勒教三千多人,缴获马匹、粮食等无数,连少林派的众僧也于心不忍,众人把死者堆起来火化了,智通大师叹道:“古人有诗叹‘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印,一将功成万骨枯’,果真如此!罪过!罪过!”说完他带着少林派的众僧给死者念经超度,赵小丰在一旁笑道:“大师慈悲心肠,佛祖明鉴,只是如果我们不杀他们,那他们现在就给我们超度啦!”众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众人见大获全胜,都高兴地聚集在赵小丰周围,智通大师和天虹道人等人道:“赵掌门,真没想到你还是一位足智多谋的良将奇材啊!这弥勒教现在元气大伤,看来他们再也不敢来扰我们啦!”赵小丰笑道:“这些其实也没什么,以前恩师经常让我们也阅读一些兵书,因此现在就派用上场啦!”卓一华一拍脑袋叹道:“哎!以前我以为这些书与武功没有关系,因此也没注意看,想不到这些书还真有用处啊!”赵小丰笑道:“所以你们回去后要再好好读一读《三十六计》和《孙子兵法》啊!武功只是百人之敌,而兵法则是万人之敌,一个人的武功再好,最多只能打败一百个人,但面对着千军万马,则需要用计谋了,我用的就是三十六计中的‘无中生有’和‘以逸待劳’之计策,想不到一举击败了他们。”卓一华听了道:“这三十计我也看过,这‘无中生有’之计说的是唐代的将领张巡打败安禄山的将领令狐的故事,我也读过,说的是张巡据守的雍丘城被令狐的叛军所围困,守城的箭用光了,便想用草人哄叛军的箭,张巡先是把一千多个草人在夜里掉下城去,叛军以为是他们要突围,便用箭纷纷击草人,结果白白损失了十几万枝箭,后来张巡又在夜里把人当做草人掉下城去,叛军以为是草人,就没有提防,没想到这些人突然杀到了敌人面前,张巡也趁机带兵从城里杀出来,结果打败了叛军的围攻。”赵小丰笑道:“不错!书上是这样说的。”

  卓一华又道:“这‘以逸待劳’之计我也读过,说的是战国时期的孙膑和庞涓斗智的故事,庞涓带领魏兵攻打赵国,直打到了赵国的都城邯郸,赵国连忙向齐国求救,齐国派田忌和孙膑带兵前去营救,孙膑却带兵直奔魏国的都城大梁,猛攻大梁,吓得庞涓连忙带领魏兵放弃了邯郸,带兵回师救大梁,孙膑便在魏兵的必经之地桂陵设下埋伏,以逸待劳,把魏兵打得大败,这就是三十六计中“围魏救赵”的故事。后来又过了几年,庞涓又带兵围攻韩国,韩国也向齐国求救,齐威王仍然派田忌和孙膑两人带兵去救韩国,孙膑仍然用上次“围魏救赵”的计策,庞涓只得又带兵回师救大梁,孙膑便用减灶计使庞涓轻骑冒进,夜兼程追赶齐军,累得人疲马倦,孙膑便在马陵道两边设下埋伏,以逸待劳,把庞涓死在马陵道上,然后趁机带兵反回大败疲惫不堪的魏兵,取得了胜利,这就是‘以逸待劳’的计策吧。”

  赵小丰笑道:“不错!你记得一点不差!”卓一华道:“可是这两条计策与今天的这一仗一点联系也没有啊!”赵小丰笑道:“这用兵之道,还在于灵活变通,我这两天晚上带人连连去扰他们,既是去杀伤他们的马匹,也是使他们睡不好觉,疲惫不堪,而我们却安心地睡觉,这就是‘以逸待劳’啦;而昨晚我们突然出动了那么多人去袭击他们,他们一定以为我们是像前两天晚上一样,是去扰他们,却没想到我们是派人突围出去夹击他们,今天早上他们更想不到我们会如此大胆倾巢出动去进攻他们,这就叫做‘无中生有’,‘无中生有’的意思就是出奇不意,在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出奇制胜啊。”

  卓一华听了摇摇头道:“这么复杂的问题,我还是搞不懂。”众人听了都哈哈笑了起来,赵小丰笑道:“兵贵神速,我们今天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大家直大雪山,量他们再也不敢拦截我们啦!”智通大师道:“照我们现在的行程,不用三天我们就能达到大雪山了,倒不知道杨盟主和青松道长他们达到了贡嘎山没有?”众人也都担心杨聪等人无法如期达到,好在今天众人大败了弥勒教,伤了他们的元气,使他们的力量大减,也不怎么害怕。于是众人直向大雪山奔去。赵小丰等人却没料到,正当他们大败弥勒教的时候,杨聪等人正在贡嘎山前面的飞鹰峡受阻。却说杨聪等人到达了贡嘎山下,便向飞鹰峡进发,当众人行到飞鹰峡时,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只见那飞鹰峡空的,那几条铁链组成的铁索桥早已不知去向。众人见这飞鹰峡宽十几丈,连飞鸟也难飞过去,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山谷,一个个都惊呆了,众人虽然备有铁链和飞桥供架桥之用,但这峡谷太宽,人无法跃过去,只好在对面干着急。

第三百四十章 险关重重(七)

  陈大年忿忿地道:“一定是那宋三桥干的!他砍断铁索桥想不让我们过去,这办法好歹毒。”众人望着那空的峡谷,也束手无策,杨聪只好令大家返回贡嘎山下休息。杨聪召集了青松道长和慧清师太、静玄师太、玄恩大师、玉虚子等人一起商量过飞鹰峡的办法,众人商量了许久,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翠儿站在旁边突然对杨聪道:“公子,我倒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众人连忙问她怎么办,翠儿低声道:“我们先用弓箭把一个铁圈过对面去,尽量到一块岩石旁边,而在铁圈上系上一条长长的细铁丝,细铁丝后面系绳子,绳子由细变,等我们把铁圈过去后,再一个飞爪过去,把铁圈钩住,飞爪上也系一条绳子,这样慢慢把铁圈拉回来时,那绳子便围绕在岩石上转了一圈,这样我们把绳子固定,就形成了两条绳桥,我们再用绳子把人的系住,让人顺着绳子爬过去,这样人即使爬不过去,最多掉下去,也不会摔到山谷里去,如果爬过去了,就有办法啦!”

  众人听了顿时精神一震,都纷纷称赞她这个办法绝。青松道长道:“这办法虽然好,但恐怕这弥勒教的人早已伏有人在对面,他们不会让我们就这么轻易过去的。”大家听了也点头称是,杨聪也点头道:“青松道长所说的没错,这弥勒教的人一定有耳目在对面的山崖上窥探我们,咱们白天假装砍木搭桥,晚上偷偷地再做这件事情。”韩雪枫道:“晚上看不见对面,而且也看不清楚东西,可有些难办。”杨聪笑道:“不妨!今天是七月初十三了,我估计这两天晚上的月很好,咱们在圈上系上一锭银子,这样银子在月光下闪光,就能发现了,我估计那弥勒教的人想不到我们晚上能爬过去,一定不会提防的。”鲁长老笑道:“这就叫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吧!”众人听了也都笑了,大家于是分头去准备,大家故意在白天假装搭桥。

  到了晚上,众人见那月果然极好,杨聪和青松道长选了几十人,悄悄来到飞鹰峡边。杨聪的内力极深,因此耳聪目明,他搭起弓箭,很快就把铁圈到了对面,他试了好几次,才把绳子绕到了岩石旁边,鲁长老等人试拉了几次,果然把铁圈拉回了这边,大家一阵兴奋。于是先是韩雪枫顺着绳子爬了过去,很快鲁长老等人也爬了过去,大家把几条铁链顺着绳子拉了过去,便趁机把铁链钉死在岩石边,很快搭好了铁索桥,等天大亮时,杨聪已经带着鲁长老等一百多人已经过到了对面。那弥勒教果然派有几十人伏在峡谷的对面,但是他们万万没到杨聪等人一夜之间就架好了这座铁索桥,等天亮他们发现之时,杨聪等人早已冲到了他们面前,那些不是杨聪等人的对手,只得转身逃跑。青松道长连忙指挥众人加固铁索桥,绑上木板,分批过了飞鹰峡。杨聪怕那弥勒教的人暗中把铁索桥拆了,因为这是众人返回的唯一归路,于是便留下了武当派的青虚道长带领五百多人分别守住桥的两边,于是众人浩浩地向大雪山进发。

  第三十回群雄雪山斗魔剑气纵横消魔焰

  正当赵小丰和杨聪带领众人向大雪山近的时候,弥勒教总坛里也是一片紧张和忙碌,只见那弥勒教教主明复夏戴着一副人皮面具、端坐在总坛莲花台的莲花宫宝座上,他身后是一尊高大的弥勒佛石像,两边立着明玉兰、宋三桥、褚时远、张健等七大护法和许多堂主。只见他冷冷地朝褚时远问道:“褚护法,我们各处的人马何时才能赶回总坛增援?”褚时远朝宋三桥和明玉兰看了一眼,他恭敬地上前道:“禀告教主,刚才各路赶来增援的弟子飞鸽传书,说他们在半途中都遭到了袭击。”明复夏听了吃了一惊,道:“哦!这十大门派竟然如此厉害,他们哪里招集来了这么多人?”褚时远躬身道:“不!我们的人是遭到了官兵的拦截和袭击!而且好像还有朝廷的锦衣卫和东西厂的大内侍卫在里面。”明复夏听了褚时远的话,顿时身子一震,问道:“是官兵袭击我们的人?”褚时远躬身道:“不错!刚才属下还接到飞鸽传书,官兵已经重兵封锁了玉门关,所有的人都不准出关,因此我们北路的弟兄无法赶回来增援,而南路的各处入口,官兵也派重兵封锁了大渡河等各处关卡,众弟兄也无法赶到总坛增援,现在总坛中只有西南一方弟子和总坛的弟兄了。”明复夏听了,顿时感到全身一阵冰凉,他咬着牙齿道:“这帮人果然勾结朝廷来对付我们!难怪他们有恃无恐的前来进攻我们总坛。”褚时远等人恭敬地立在他的旁边,一句话也不敢说,厅里出奇的静。

  明复夏又朝褚时远道:“通知他们!要不惜一切代价赶到总坛增援!”褚时远听了躬身应了一声,明复夏又问道:“我们总坛现在还有多少弟兄?还有多少粮食?能支持多久?”褚时远低着头道:“还有六千多名弟兄,粮食最多能支持半年,因为他们来得突然,因此属下没来得及征集粮食。”明复夏听了叹道:“你们已经很久没有经历大的战斗了,因此麻痹大意,我经常对你们说要随时准备好一年的粮食,现在才存有半年的粮食,怎么与他们对峙下去?”褚时远连忙跪下道:“属下知罪!请教主责罚!”明复夏又叹道:“这件事情姑且不说,这几天你和张护法带领了教中八千多弟兄去拦截他们,反而损失了四千多名教众,你们两个说该怎么办吧?”褚时远和张健两人听了,连忙跪下磕头道:“属下知罪!请教主治罪!”明复夏冷冷地道:“你们两人从今天起由护法之职降为堂主,戴罪立功!”褚时远和张健两人听了,连忙磕头谢恩。明复夏朝众人扫视了一眼,冷冷地道:“我就不信他们有三头六臂,我倒要会一会他们,你们加强总坛各处的防御,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下山一步!都退下去吧!”褚时远等人听了,便依次退了出去。

  明复夏朝明玉兰道:“明护法,你留下!我还有一些事情要你去办。”那明玉兰听了,便转身站定,明复夏见众人都出去了,才低声问道:“这几天公主在后花园里都干了些什么?”明玉兰恭敬地道:“回教主的话,公主自从回来后就很少说话,也不下山打猎,经常在楼中弹琴作画。”明复夏听了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十大门派的人重兵境,敌众我寡,你要随时在公主的身边,不要让她离开总坛,以防不测,如果…如果万一总坛被他们攻破了,你就护送公主躲入秘道里,然后等他们退了,再伺机从秘道里逃下山去,秘道的机关你是知道的,此事不要对其他人说起,你明白么?”明玉兰听了鞠躬应了一声。明复夏又道:“儿这孩子你是看着她长大的,恐怕这次我要把她托付给你啦!”那明玉兰鞠躬道:“教主请放心,老奴一定照顾好公主的。”明复夏叹道:“你从我娘的时候就一直在本教中,也只有把儿托付给你我才放心,将来也全靠你扶持儿啦!”明玉兰躬身道:“教主但请放心,这是老奴份内的事情,老奴一定誓死效忠本教的。”明复夏听了点点头,便朝她挥了挥手,道:“你也下去吧!”明玉兰听了,便也退出了莲花宫。明复夏见众人都出去了,便颓然地坐在宝座上,闭目沉思。

第三百四十一章 雪山决战(一)

  明复夏独自一人在宝座上躺了一会儿,他突然听见有人慢慢走进厅里,便头也不抬地问道:“是儿么?”来人正是夏,只见她拿着一件袍子进来,走到明复夏面前道:“爹爹!天气寒冷,披一件衣服吧!小心着凉!要不然你的老毛病又犯了。”明复夏睁开眼点点头道:“好!”夏便把袍子披到他的身上,明复夏拉着夏的手叹道:“哎!还是女孩子细心一些,以前你娘也经常提醒我穿衣服的,你娘转眼离开我们好几年啦。”夏看了看她的父亲,低声道:“爹爹,你是为十大门派围攻我们总坛心么?”明复夏听了点点头,道:“眼下他们的人马已经近总坛,可是我们各地赶回增援的人却被官兵拦住,爹爹也想不出什么法子来。”夏听了,也默不做声。明复夏抚摩着夏的头道:“我正要找你来呢!你来得正好,爹有些事情要对你说。”夏道:“爹!什么事情?”明复夏叹道:“眼下各派人多势众,我们总坛的教众甚少,万一我们的总坛被他们攻破了,你就随大婆婆躲到秘道里去,不要管我,知道么?”夏听了连忙道:“爹!那你呢?”明复夏叹道:“如果爹爹也躲了起来,那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的目的是找爹爹报仇,但你他们不会注意的。”夏道:“不!爹爹!我就是死也跟你在一起,再说我们的总坛固若金汤,他们攻不上来的。”

  明复夏摇摇头,苦笑道:“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固若金汤的城池,既然城池是人垒起来的,也一定有被人攻破的时候,你没看见万里长城么?不也阻挡不了蒙古人的铁蹄么?”夏听了道:“那我们就跟他们拼了!”明复夏笑道:“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次虽然敌众我寡,但我们在各地还有好几万教徒,这些人都是我们大夏国将来复兴的希望,所以复兴我们大夏国的希望爹爹就全寄托在你身上了,你懂得爹的苦心么?”夏听连忙道:“爹爹,如果他们攻上山来,那我们一起偷偷地下山,以后再找他们算帐也不迟啊!”明复夏摇摇头,道:“他们此次与官府勾结攻打我们总坛,志在必得,如果不见了爹爹,怎么肯罢休呢?再说这总坛我们祖祖辈辈经营几代了,爹如果临阵逃,怎么对得起各位教众和列祖列宗呢?这秘道只有爹爹和你、还有大婆婆知道,其余的人都不知道总坛有这条秘道,你也不要对其他人说起,你和大婆婆躲在秘道里,等他们全撤退走了再下山去,这条秘道可以直通到山下,然后等风头过去了,你再把我们弥勒教重振起来。”夏听了靠在明复夏的膝盖旁,低声道:“爹爹,你别说这些丧气话,我们一定能打败他们的,将来我还要和你一起去大理看茶花呢!”明复夏苦笑道:“但愿佛祖保佑我们这次能打败他们。”夏还想说些什么,她突然听见宋三桥在门外高声道:“教主,属下有要事禀告。”两人便打住了话题。

  明复夏应了声,只见宋三桥恭敬地进来,鞠躬道:“禀告教主,他们已经到了总坛的山脚下了,请教主指示。”明复夏和夏听了顿时吃了一惊,均想:来得好快!明复夏问道:“他们有多少人?”宋三桥躬身道:“大约有一万多人,是丐帮和武当派、衡山派、峨眉派、青城派等人组成的一支,华山派和少林派、恒山派、昆仑派、崆峒派等人组成的一支还没有到达,但也离总坛不到一百里远了。”明复夏听了咬牙道:“好!我正要找他们算这笔帐呢!你传令褚护法他们,趁他们两路人马还没有汇合之机,整顿人马准备下山,我要亲自下山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夏明听了连忙道:“爹爹!我也去!”明复夏摇摇头道:“不!你和大婆婆留在总坛,防止他们趁机进攻。”说着明复夏便站起身来向厅外走去,宋三桥紧跟在他的身后。明复夏走到门口,转身对夏道:“儿,你要记住爹爹刚才和你说的话。”说完他大步走出了厅门,夏呆呆地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不由得下了泪来。

  话说杨聪等人过了飞鹰峡,一路势如破竹,很快就攻到了大雪山下,弥勒教的人认为杨聪等人就是翅也难飞过那飞鹰峡,因此一路上都没有派重兵防守,他们万万没想到,杨聪等人一夜之间就过了那飞鹰峡,等他们发现想派兵去堵截的时候,杨聪等人早已冲到了大雪山脚下。杨聪等人一路攻打过来,只遇到少数游兵散勇,因此很快打到了大雪山下。众人只见那大雪山高耸入云,山顶上白雪皑皑,从山脚到山顶一路屹立着一座座堡垒,好像一个个狰狞的野兽,这些堡垒均建立在险要的地势上,旌旗飘扬,共修建有三座高大的城池,大小的堡垒无数,其中以山上第一座城池最艰险,高十几丈,光滑如镜,上面设有炮台和城楼。那山顶上白雪皑皑,山上却长着许多苍绿的树木,山脚下却是另一番情景,只见绿草如茵,一望无垠,几个大湖点缀在辽阔的草原之中,湖水清澈碧绿,洁白的雪山倒映在湖里,远处的草地上到处是成群的绵羊和牛马,倒是一派美丽祥和的气氛。杨聪等人扑到大雪山下时,那些人纷纷赶着牛羊向远处逃去,因为各派都有严厉的命令,因此众人谁也没有追赶,而且众人身后也带有大批的山羊,加上众人怕上了弥勒教设下的圈套,因此也不去抢他们的牛羊。

  杨聪等人陆续到达山脚之下,还没来得及扎营宿,突然听见山上几声炮响,接着那雪山上杀声震天,无数的人如水般从山上杀了下来。杨聪和青松道长等人连忙率领众人排好阵势,大家以前还从没经历过这种场面,虽然一个个心里都有些害怕,但见那弥勒教的人如虎狼般冲过来,一个个连忙出兵器,准备决一死战。杨聪见那些人冲到众人一百丈处,便纷纷停了下来,一个个张弓搭箭,伏在盾牌的后面,杨聪见那些人冲到山下后,到处站,动一簇西一簇的,穿着青红黄白黑五的衣服,看上去杂乱无章,但见刀兵隐隐,杀气腾腾,幡旗飘动,却隐含着无穷的变化。他正感到奇怪,突然听见青城派的掌门玉虚子对杨聪道:“盟主,他们摆的是五行八卦阵,咱们小心!这阵包含着五行和八卦阵的诸端变化,厉害得紧哪!”

  玉虚子平喜欢读兵书和阵图,而且青城派的天鸿子也是行伍之身出家,因此留下许多古代行军打仗布阵的阵图,这三卷六甲兵书他倒读了不少,因此他一见这阵势便认了出来,众人听了均吃惊不小。这五行八卦阵是按金、木、水、火、土五个方位排列,相生相克,变化无穷,暗藏世传诸葛亮“八阵图”之乾、兑、坤、离、巽、震、艮、坎八个方位布阵而成,按遁甲中休、生、伤、杜、景、死、警、开八门而设,奇正相生,共有八八六十四种变化,变化莫测,威力无比。当年诸葛亮率兵入西川时,料到东吴后定会派兵入川,便在白帝城下的鱼腹浦用石头布置了一座八卦阵。后来,刘备因孙权杀了关羽父子,他不顾众人的劝阻带兵攻打东吴,结果被东吴的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兵败如山倒,陆逊带兵直追到白帝城下。陆逊见江边有石八九十堆阻住去路,并无一人,但见四面八方均有门户,石内却杀气冲天,陆逊不以为意,认为这小小的几堆石,怎能奈何他的几万兵马,便带兵闯入石阵。瞬间阵内飞砂走石,气森森,无法辩认方向,再也出不来了,后来幸亏诸葛亮的岳父带他出阵才拣回条性命,陆逊吓得赶紧退兵而走。后人仿诸葛亮的“八阵图”把它融入五行阵中,便形成了这五行八卦阵,不明方位踏入阵中伤、死两门,便处处受制于人。

  杨聪听了,连忙道:“玉虚掌门,那我们怎么办?”玉虚子道:“此阵内含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等阵,变化无穷,任你从哪个方面进攻都会遇到相同的兵力,没有薄弱的环节和破绽,此阵含有天覆、地载、风扬、雷鸣、鸟翔、蛇蟠、龙飞、虎翼八种变化,任你千军万马,如果一但陷入阵中,便会被冲散得七零八落,首尾难顾了,咱们最好以静制动,不可冲过去上他们的当。”杨聪听了连忙道:“玉虚掌门,你有什么计策?你不妨直说,我们听你的!”青松道长等人听了也纷纷赞成杨聪的话。玉虚子道:“贫道虽然读过一些兵书,但从没真正用过,最好我们能设法冲散他们的阵势就好了,那样我们人多,就不怕他们啦。”

  杨聪道:“那我们就分头打过去,你带领青城派打东面,我带领本帮弟子打西面,青松掌门带领武当派弟子攻南面,衡山派和峨眉派攻北面,黄山派留在这里策应,行不行?”玉虚子摇摇头道:“我们一冲过去,他们肯定先散开让我们冲进去,然后再变化阵法的奥妙,把我们一一分割开来厮杀,贫道虽然识得这阵法的变化,但大家首尾难顾,而且这阵法有长蛇阵、八卦阵、四象阵、两仪阵、风雷阵、青龙阵、白虎阵、朱雀阵、玄武阵、三羊开泰连环阵等十八种变化,有夺天地造化之法,变化多端,尤其以那三羊开泰连环阵最厉害,万万不可冲过去。”众人见那弥勒教的人冲下山后陆续结集阵法,知道等他们阵法一结集后,便会主动发动阵势攻过来,众人均暗暗着急。
( ← ) 上一卷  江湖奇情录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江湖奇情录》是一本完本武侠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江湖奇情录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