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情录_第108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江湖奇情录第108卷 作者:阿志 时间: 2014-7-21 11:29:00

第三百二十二章 嵩山盟约(十二)

  赵小丰见田桂华出去了,才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图摆在众人面前,道:“这是我根据上次田老前辈所说的路线画出来的弥勒教总坛的地图,根据刚才他所说的话,与他上次对再下说起的基本一致,大概错不了,再下也派弟子询问了许多人,画出了这个草图,大家看一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众人这才明白为什么赵小丰让田桂华向众人叙说他攻打弥勒教总坛的原因,原来是怕他上次说的有误,都佩服赵小丰的智慧。众人凑近看了看,均称赞他画得好,图中详细地画出了哪些地方是河山川、绝谷、沼泽、草地、道路以及山涧等,还画好了路线。众人看了一会儿那张地图,智空大师叹道:“既然那弥勒教杀孽已犯,心魔已现,那也怪不得我们啦!”此时各派的人都对弥勒教恨之入骨,特别是华山派、昆仑派受的伤害最大,杨聪因为弥勒教捣毁了丐帮的西南分舵,加上至今吴长老生死不明,更是着急。

  杨聪道:“方丈大师,你说我们怎么办吧!我们都以您马首是瞻。”智空大师摇摇头道:“杨盟主,你忘啦!上次你技群雄,你已经是我们的盟主啦,老衲此次与各派早已商量过,拥护你为我们的盟主,你率领我们各派攻打弥勒教的总坛,再说老衲在佛祖前许过愿,有生之年绝不离开嵩山一步,此次由智通师弟带领敝派前往,此事非同小可,也只有杨盟主这样足智多谋的人才能担当。”赵小丰等人也极力赞成智空大师的话,杨聪推辞了一会儿,便道:“既然大家瞧得起再下,那我恭敬就不如从命了!”其实杨聪见单凭丐帮的力量,无法救回吴长老,早已有联合十大门派之想法,只是见自己与各派的过节甚多,现在见各派都拥护了自己,正合了自己的心愿。

  杨聪见众人都服了自己,催自己发话,才道:“刚才各位都听了田老前辈所说的话了,这弥勒教的总坛天气变化无常,而且这弥勒教山高路远,各派都必须回去做好充足的准备,特别是防那弥勒教的毒水等兵器的皮革,再下认为攻打这弥勒教最好选择在六月,大家意下如何?”众人都点头赞成,赵小丰道:“好!盟主!你就定下一个地点和时间吧!”杨聪点头道:“好!那我们就按田老前辈上次进攻弥勒教总坛的路线,兵分两路,我和青松掌门带领丐帮以及峨眉派、青城派、武当派、衡山派、黄山派五派以及南少林寺的人从西南方向进攻,各派的人在六月初一在青城山和峨眉山集合;少林、华山、崆峒、恒山、昆仑各派也于六月初一在玉门关集合,由华山派赵掌门和智通大师率领,从玉门关出发,攻打弥勒教的后路。”众人听了杨聪的安排,都纷纷赞成。

  赵小丰又对众人道:“弥勒教的耳目众多,除了咱们在坐的人之外,此次集结的地点和时间大家尽量不要对门下弟子吐,以免消息走漏被弥勒教的人知道。”众人都点头称是,赵小丰又道:“此事关系着我们武林同道的生死存亡,大家要同仇敌忾,屏弃以前的过节,一致对敌,大家先回去筹集所用的费用,如果哪派的盘有问题,各派要互相帮助,眼下我华山派存有近一百万两白银,如果那一派盘有问题,就尽管开口。”众人听了他的话,都暗暗吃惊,想不到这华山派积累了如此巨大的财富,而且这赵小丰竟然舍得拿出来,都佩服他的慷慨。众人又商量了一阵子,讨论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对策,才散了去休息。第二天,各派的人都乔装分批秘密下山,杨聪和赵小丰以及青松道长因为还有一些事情,便留在了嵩山之上,与智空大师、智通大师商量对策。四人重新又研究了一遍地图,分析了可能遇到的问题,赵小丰就兵器、进攻的路线以及粮食等问题又细心地分析了一遍,并提出了许多补给的办法,四人直到觉得比较满意了,才松了一口气。

  众人正在商量着对策,只见卓一华突然走了进来,恭敬地对杨聪道:“杨盟主,田老前辈想到后山的塔林游玩,他指明要你一人陪他前往。”众人听了,都觉得纳闷,赵小丰道:“杨贤弟,这田老前辈此次帮了我们很大的忙,就麻烦你陪他走一趟,这里有我们就行了。”杨聪点头道:“好!那就有劳你们啦!”说完他便随卓一华出了大殿,两人直奔后山。杨聪远远地见田桂华佝偻着背,由两个华山派的弟子扶着,正坐在一块岩石上休息。杨聪不敢怠慢,连忙朝他行礼道:“田老前辈,您叫晚辈来,不知道有何事?”田桂华朝杨聪点点头,道:“哈!你这娃娃来啦!”卓一华听了,连忙大声朝他道:“田老前辈,他是我们的武林盟主…盟主!知道吗?”田桂华仍然朝杨聪道:“啊!你这娃娃,陪老朽到塔林走一走,老朽想到塔林去拜几位老朋友。”说着便伸出那只干枯的手来,那只手瘦骨嶙峋,几乎没有一点,只剩下皮了。杨聪也不介意,点头道:“既然田老前辈瞧得起晚辈,那是再下的福分,我们走吧!”说着他便扶着那田桂华向塔林走去,卓一华见田桂华颤悠悠地慢慢向塔林走去,便转身回寺。

  杨聪觉得这田桂华的全身轻飘飘的,没几斤骨头,几乎风都能吹得倒,田桂华晃悠悠的由杨聪扶着,右手拄着拐杖,走一会儿歇一会儿,突然一个打滑,差点摔倒到地上,幸亏杨聪眼快扶着他,但一只鞋子踢飞出了老远。杨聪连忙把他扶住,道:“田老前辈,你没事吧?”那田桂华了几口气,摇摇头道:“哈!真是老啦!不中用啦!”说着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之上,朝杨聪道:“娃儿!你去帮我把鞋子拣回来!”杨聪听了,只得耐着子到草丛里把那只鞋子拣了回来。田桂华见杨聪把鞋子拣了回来,便把脚朝杨聪面前一伸,道:“你替老朽穿上吧!”杨聪心想:我就干脆好人做到底,既然拣都拣回来了,就帮你穿上又何妨,再说你这一大把年纪了,做我的爷爷也行。

  杨聪耐着子慢慢帮他把鞋穿上,他抬头看了看塔林,见还有一段上坡路,又见田桂华坐在石头上大口地气,便于心不忍,道:“田老前辈,前面的路崎岖不平,晚辈背你上去吧!”田桂华听了,顿时咧着嘴笑道:“哈!你这娃心肠还真好!好!好!孺子可教也!”说着他便拄着拐杖想站起来,杨聪连忙把他扶起,弓身背他向前走,心想:这样走走停停扶着你这糟老头子上去,什么时候才到塔林呢?反正你也没几斤骨头。他背起田桂华便快步向塔林走去,那看守塔林的几个僧人都认识杨聪,也不敢阻拦,还朝两人恭敬地合掌行礼,杨聪直背这田桂华入了塔林里,才把他放下来,道:“田老前辈,塔林到啦!”这塔林里干净平整,幽雅清净。

  塔林中有两百多座墓塔,造型各异,如宫一般,有四方形的、六菱形、柱形的、锥形的、直线形的等等,有的像花瓶,有的像喇叭,有的像柱子…,每一座塔上都刻有塔铭,记载着死者生平的事迹。田桂华朝四处看了看,慢慢地向前走,点头赞道:“好!好!果然是一处安身的好地方!”突然,杨聪见他陡然直起,健步如飞地穿入塔林里,连自己差点也赶不上,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顿时心中有气。杨聪心想:好啊!你这老不死的!原来刚才是故意装的,故意来消遣我来了。只见田桂华走到了月空大师的墓塔前,朝他恭敬地磕了三个头,又转到了玄镜大师、玄悲、玄枯大师几人的墓塔前磕了三个头,杨聪昨天已经听他提起过玄镜大师和玄悲、玄枯大师,知道这三人都是少林派上一代的得道高僧,这玄镜大师是少林寺上一代方丈,玄悲大师是智空大师的授业恩师,玄枯大师是智通大师的恩师。田桂华拜了这几人后,便慢慢穿过塔林来到中间的空地上,他突然转身对杨聪道:“过来!你这娃娃!”杨聪听了,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便走了上前,道:“田老前辈,你有什么吩咐?”田桂华突然闪电般伸出干枯的左手抓住杨聪的右手腕,动作奇快无比。  

第三百二十三章 嵩山盟约(十三)

  杨聪吃了一惊,一时间竟无法缩手,连忙暗暗运功于右手之上,田桂华抓了杨聪的手腕一会儿,点点头道:“好!果然还是童子之身。”说着只见他的双眼突然一抬,那双眸子顿时光闪闪。杨聪暗暗戒备,田桂华放开杨聪的手笑道:“你这娃娃!快跪下朝老朽磕头!”杨聪听了连忙道:“田老前辈,你这是何意?”田桂华笑道:“你这娃娃还不懂么?老朽要收你为徒弟,传授你神龙剑法啊!”杨聪听了顿时吃惊不小,连忙道:“田老前辈,晚辈已经有了恩师啦!晚辈的恩师是丐帮的段二,可不能拜你为师。”田桂华笑道:“你体内的内功既有华山派的太乙玄功,又有少林派的内功,还有弥勒教秀才的玄天功,多一个师父又何妨?”杨聪听了顿时吓了一身冷汗,原来昨天这老头子一摸,已经猜到了自己所修炼的内功,只是当时人多,他故意装聋卖傻,不点破自己而已。

  杨聪连忙恭敬地朝他鞠躬地道:“田老前辈,你听晚辈解释…。”田桂华突然闪电般伸出左手,按住杨聪的脖子,要把他硬按跪到地上。杨聪吃了一惊,连忙运功于背上,恭敬地弯着仍然不肯跪下,道:“田老前辈,您请听晚辈解释…。”田桂华见无法按倒杨聪,也暗暗吃惊,笑道:“怎么?你不肯拜老朽为师么?那老朽等一会儿就把你的内功一一说出去。”杨聪听了吓了一身冷汗,若是他把自己的内功说了出去,这少林派的内功还罢,但华山派的《太乙心诀》还在自己手里,赵小丰等人定会追问到底,而且这弥勒教的秀才传授过自己玄天功之事,更是会无端引起众人的怀疑。田桂华见杨聪犹豫着不肯磕头,便放了手,笑道:“我这神龙剑法独步天下武林,当今武林之中还无一派剑法能破先师创造的这套神奇的剑法,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学这剑法,却不能如愿,你体内的内功虽然胜过老朽,但与那弥勒教的教主相比,却未必会胜过他,身上多怀一门绝技便多一分胜算,你可想清楚啊!”杨聪听了顿时内心一动,但他转眼一想,自己是一帮之主,而且武林之中最痛恨的就是背师投艺之事,只得叹了一口气,道:“田老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只是晚辈是丐帮的帮主,习的是丐帮的武功,可不能坏了丐帮的名声。”杨聪昨晚也偷偷问过了智空大师,原来这田桂华当年曾经替朝廷惨杀过无数天下武林人士,受到天下武林人士的唾骂,名声不雅,若自己拜他为师,一来有损丐帮几百年来的声誉,二来若有人知道此事,也会找来许多祸端。田桂华听了杨聪的话,叹了一口气道:“老朽当年杀孽过重,这几十年来也好生后悔,已经自断金锁剑好几十年啦!可一想到先师千辛万苦创立这套神龙剑法,眼看就要失传在老朽的手里,便每每感到可惜和心痛!”

  杨聪听了连忙道:“那田老前辈何不把神龙剑法传与弟子呢?”田桂华叹道:“老朽生平也想找一个天资聪颖的人做弟子,可是却不能如愿。”杨聪听了感到纳闷,问道:“哦!不知道田老前辈为何招收不到弟子?”田桂华道:“先师创立的这套剑法奥妙无比,一来需要极其深厚的内力才能修习这套剑法,才能发挥它的威力,如果内力不够强修炼这套神龙剑法,便会反伤内脏而死,二来修炼这套剑法之人必须终身是童子之身,如果一破了童子之身,这套剑法就失去了它的威力啦!你想啊!这天下又有几人能达到这两个条件呢?”杨聪听了,这才明白他为什么活了这么长的寿命,原来他一直保持着童子之身,又问道:“那田老前辈是什么时候修炼这套剑法的?”田桂华叹道:“当年老朽修炼这套剑法之时,先师把自己所有的内力都输到了老朽的身上,他的内力尽失,老朽才得以修炼这套剑法。”杨聪听了暗暗吃惊,想不到这“北海剑客”竟然肯舍弃一身的内力让自己的弟子修炼这神龙剑法,内心暗暗佩服。

  杨聪突然想起赵小丰来,便道:“田老前辈,华山派的赵掌门内功深厚,而且他使的是剑法,晚辈使的是丐帮的打狗法,如果你传给他最合适不过啦!”杨聪心想:如果这糟老头子把神龙剑法传给了赵小丰,那么对付弥勒教便多了一分胜算。田桂华听了摇摇头,道:“当初老朽碰到他之时,也很是喜欢,可惜…可惜他已经破了童子之身啦。”杨聪听了顿时又吃惊不小,赵小丰至今尚未娶,怎么会破了童子之身呢?难道他已经暗暗订了亲?田桂华叹道:“老朽眼下形同朽木啦!所以这次跟华山派众人前来,一来是想在少林寺安度晚年,免得受到仇人的追杀,二来想把神龙剑法留在少林寺,但老朽想到百年之后,已经无人知道这套剑法是先师所创立,无人知道我辽东蛇岛派,于是又于心不安。如果你能答应老朽一个条件,我便把这套剑法传授与你。”

  杨聪听了,连忙问道:“不知道田老前辈有何条件?违背侠义之事晚辈是万万不做的。”田桂华听了道:“老朽把神龙剑法传授与你,咱们无师徒之名,你将来有机会替老朽寻找一个合适的人把这套剑法传授与他,使我辽东蛇岛派得以发扬光大,先师的心血也不至于白废,那就是帮了老朽的大忙啦!你若不入我辽东蛇岛派,从此不得使用神龙剑法,也不准再传他人,你能做得到么?”杨聪心想:这个条件甚好,自己既能修习这神龙剑法,而且又不用改投他为师。杨聪连忙道:“好!田老前辈!我答应你。”说着他便恭敬地跪下磕了三个头,道:“田老前辈!你放心!将来我一定替你完成这个心愿。”田桂华听了哈哈笑道:“好!我相信你!”说着他手袖一拂,便把杨聪拉了起来,道:“我现在便传授你这套神龙剑法,看好啦!这便是神龙剑法的第一招——神龙出海。”说着只见他手中的拐杖一点,拐杖如神龙破空一般,招数古朴,内藏奇变,化作一泓秋水,如灵蛇疾吐,寒光烁烁,冷气森森,那拐杖便如蛟龙出海般飞舞起来,俨如长空电闪,冷光耀目,化作一道盘旋的影子,剑法奇绝,诡秘异常。

  杨聪暗暗吃惊,瞧这剑法与自己修炼的玉箫剑法一样,以诡秘辛辣为主,出招诡秘,攻人不备。只见田桂华的拐杖突然一变,便抖出一道白光,叫道:“第二招——飞龙在天。”只见他的一拐杖矫如神龙飞舞,银光遍体,紫电飞空,暗藏几个厉害的诡秘变化,似实似虚,剑法凶残无比,奇诡绝伦,变幻无穷。田桂华又一抖拐杖道:“第三招——神龙摆尾。”只见那拐杖快逾飘风,矫若游龙,剑招辛辣,如水蛇游走,龙跃深渊,迅若雷霆,声若龙,悠悠不绝,隐隐有风雷之声。田桂华又道:“瞧好啦!第四招——苍龙行雨。”只见他的拐杖倏如银蛇疾飞,剑光闪烁,寒光闪闪,剑势奇诡之极!万点银光,真如寒涛卷地,花飞空,又如繁星殒落,雪花纷飞,千点万点飞洒下来,变化奇幻,当真是匪夷所思!田桂华一边说一边演示那套神龙剑法,杨聪见田桂华此时已达到了“心剑合一”的上乘境界,每一招均浑然天成,妙无比,威力无穷。

  这神龙剑法共有三十六招,每一招都是极妙的上乘剑法,辛辣狠毒,变化莫测。田桂华演示完一遍这套神龙剑法,便让杨聪演示了一遍,杨聪悟性奇高,一遍下来,已经记了十之七八了,田桂华又慢慢使了一遍,然后要杨聪再练,杨聪便已经一一把招数记了下来。田桂华大是高兴,便把剑诀和修炼内功的心法背给杨聪听,同时掏出一本册子递给杨聪道:“这本册子是先师亲手所写,记载着我辽东蛇岛的神龙剑法、秘诀以及修炼内功的心法等所有武功,希望你能替老朽寻找一个传人,把我辽东蛇岛的武功发扬光大。”说完朝杨聪深深一鞠躬,杨聪连忙把他扶住,道:“田老前辈请放心,晚辈一定尽力而为。”田桂华又道:“我辽东蛇岛的内功心法怪癖得很,眼下以你的内功,已经独步当今武林,万万不可再练。”杨聪点点头称是,他上次修炼无相神功和太乙玄功,差点丢了性命,这一点他最清楚不过了,既然这田桂华不说,杨聪也不敢修炼这蛇岛的武功。

  田桂华又道:“你既然学了我蛇岛的神龙剑法,便要知道我蛇岛功夫的来历。”杨聪点点头,把他扶到塔林旁边休息,田桂华继续道:“两百年前,江湖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剑法奇高之人,但此人终蒙着一张人皮面具,此人从北海乘船而来,剑法诡秘奇特,行踪不定,他曾经连败北方几大门派的高手,名噪一时,被人称为北海剑客,此人便是先师。”杨聪点头道:“北海剑客的威名晚辈也听说过。”田桂华又道:“先师本姓龙,名叫一弟,原是辽东一带的一户渔民之子,在他十五岁那年,当时辽东一带发生了可怕的天花传染病,先师不幸也被染上了,于是村里的人把染上天花的人统统赶上一艘渔船,把他们送到了大海里。先师与许多染上天花的人在海上飘了几天,才飘到了蛇岛之上,但许多人已经死去了,只有几人飘到了蛇岛之上,也先后被天花夺去了性命,先师挣扎着上了岛,却发现岛上到处是毒蛇,他不幸被毒蛇咬中了几口,便以为一定死于毒蛇之口了。没想到的是,这些毒蛇的毒正好是天花的客星,先师身上的天花病毒反而好了,身上也有了毒蛇的抗体,再也不畏惧毒蛇咬了,于是先师就生活在岛上,终与毒蛇为伍,从不伤害它们,他后来便根据毒蛇的捕食习和争斗创立了这套神龙剑法。”杨聪听了,这才知道这神龙剑法的来历,难怪他刚才见这套剑法如蛇舞一般。  

第三百二十四章 嵩山盟约(十四)

  田桂华又道:“先师在岛上生活了四十多年,突然有一天,一艘船被大风刮到了海岛之上,许多人被毒蛇咬伤,是先师采集岛上的草药救了他们,于是他们便把先师带回了辽东,但此时先师已经无了亲人,加上他脸上因为长过天花,留下了凹凸不平的疙瘩,四处被人瞧不起,于是先师终便蒙起了脸在江湖中行走。他四处行走,在江湖中闯也得罪了不少门派的人,但也打败了北方的许多成名人物,他每次与人动手,都不真面目,也不通姓名,只称自己为北海怪客,因为他的剑法厉害无比,便渐渐在江湖中赢了‘北海剑客’的称号。先师在中原闯了十多年,还是觉得蛇岛好,于是便重新回到了辽东蛇岛,他回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老朽,当时老朽的父母在一次风暴中刚刚不幸遇难,那时老朽还不到十岁,于是先师便带着老朽到了蛇岛,传授老朽武功,抚养老朽成人,在先师八十高龄的时候,他自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于是先师便把自己的所有的内力输到了老朽的体内,传授老朽神龙剑法,后来先师去世了,老朽才离开蛇岛回到了中原,后来效忠于先帝,就一直留在先帝身边,直到先帝驾崩后,老朽才离开宫廷到了杭州隐居,现在回想起来转眼就过了几十年,时间过得也真快啊!”杨聪见田桂华说到这里,老眼已经泪水朦胧了,深情地望着远方,便不敢吭声,怕打断他的思路。

  过了好一会儿,杨聪突然听到塔外传来了几个人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虽然极其细微,但杨聪还是听出来了,杨聪听那声音便知道来的几个人武功奇高,便猜是智空大师等人。杨聪正要告诉田桂华,却见他长笑道:“好啊!方丈大师来啦!老朽夙愿已了,也该是时候啦!”杨聪听了暗暗吃惊,果然这田桂华的内力深无比,他的声音刚落,便听见智空大师的声音远远在塔林外传来,道:“阿弥陀佛!田老前辈,老衲多有怠慢啦!游玩得好么?”田桂华哈哈笑道:“方丈大师,老朽正要找你啊!你来得正是时候。”不久,只见智空大师、青松道长、赵小丰和智通大师四人穿过墓塔来到两人面前,田桂华上前朝智空大师道:“方丈大师,老朽如今夙愿已了,想归依我佛,还望方丈大师成全。”智空大师合掌道:“阿弥陀佛!田老前辈乃是当今武林中的名宿,老衲等人资历浅,才德浅薄,而且敝寺简陋得紧,可不敢接纳田老前辈。”他说的乃是实话,这田桂华已经一百一十多岁了,当今武林中谁也没他的资格老,谁也不敢接受他为门中弟子。

  田桂华哈哈笑道:“老朽此次前来,早已决定归依我佛啦,方丈请看!”说完只见他伸出右手朝头上摸去,他手掌所摸到之处,顿时白发纷纷落下,片刻头的白发落了一个光。众人均暗暗吃惊,知道他用内力把自己的头发全震落了,单是这份惊人的内力,在场的几人就少有人能及。智空大师见了,只得合掌道:“阿弥陀佛!既然田老前辈已经看破红尘,执意要归依我佛,那老衲就代先师收您为弟子,赐法名为智尘吧。”智空大师乃少林派的方丈,这田桂华如果拜玄悲大师为师,那少林派就以他的资格最老了,田桂华听了便合掌道:“智尘愿遵方丈法旨!”说完他竟自走到玄悲大师的墓塔前恭敬地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来哈哈大笑道:“凡尘几十年,为名劳,为利躬,来去匆匆,白了华发;如今红尘了,荣辱破,名利空,青灯古佛,相伴到终!哈哈哈…。”智空大师听了合掌道:“阿弥陀佛!智尘师兄,你终于大彻大悟啦!善哉!善哉!”说完两人哈哈大笑,携手一同走出了塔林,飘然向山下而去。众人见此情景,均暗暗感慨,不知道这田桂华为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甘愿出家为僧,只有杨聪内心最清楚,一来这田桂华已经把神龙剑法传授与自己,了却了一桩心愿,二来他见赵小丰找到了他隐居之地,怕被其他仇家所知道,便来到少林寺出家为僧,这样即使他的仇家知道他在少林出家,谁也不敢来少林寺找麻烦,众人也跟着出了塔林回到了少林寺。第二天,众人都辞了智空大师等人下了嵩山,杨聪带着众人返回了丐帮总舵。  
( ← ) 上一卷  江湖奇情录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江湖奇情录》是一本完本武侠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江湖奇情录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