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情录_第26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江湖奇情录第26卷 作者:阿志 时间: 2014-7-21 11:29:00

第七十六章 金针圣手(十)

  那金针圣手继续道:“那病人一脸紫黑,要求我爹爹给他医治,我当时知道他中了一种极其厉害的毒药,我连忙帮他诊治把脉,才发现他中的是一种苗家的蛊惑之毒,非要采用金针透和刮痧之法才能救他的命,但当时爹爹没在家,我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告诉他我爹爹不在家,但那人他不相信,他说大夫说只有我爹爹才能救他。那人挨到了下午,终于昏倒在我家里,不醒了人事,我知道如果再不救他,他就没命了。”那金针圣手说到这里便默不做声。夏和杨聪听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那金针圣手叹了一口气道:“我怕他死在我的家里,危急之中便顾不了那么多了,连忙施展金针之术封了他的几处道,用金针透和刮痧之术救他的性命,我忙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他才醒了过来,但他中毒太深,四肢已经麻木,连吃喝都要靠我喂才行。”那金针圣手说着又停了下来,叹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发现自己很乐意服侍他吃饭喝药,替他刮痧疗伤,就这样他在我家养了半个月的伤,才渐渐好了起来,他身上的毒已经大多数除了,也可以离开了。”那金针圣手叹了口气道:“我如果当时赶他离开去,也许也没发生什么事,可是当时他一字不提离去,我内心也很渴望他迟一点离去,就这样他一直在我家呆到我爹娘采药回来。”众人虽不说话,却已经明白两人此时的心情。那金针圣手道:“我爹爹回来的时候,他身上的毒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爹爹替他诊了脉,非常地高兴,因为我已经替他完全除去了身上的毒,已经完全继承了我虞家的医术了。”那金针圣手说到这里一脸的自豪。

  那金针圣手又道:“他伤好了以后,便留在我家里,帮我干活,他非常勤快,与我一起上山采药,帮我配药丸,陪我聊天解闷,那段短暂的时间里,我觉得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那金针圣手说到这里,不住下了眼泪,众人知道她是在怀念那过去的时光,都不敢笑话她。那金针圣手哭了一会儿,擦了擦眼泪道:“可是有一天他突然不见了,没有留下任何书信和线索,我当时很着急,四处找啊找啊,以为他上山采药失踪了,可一连寻了一个多月,却连一个影子也没有,直到有一天,一个族里的人告诉我亲眼看见他离去了,我才放下心来。”那金针圣手说到这里,擦干了眼泪突然变得凶恶了起来,道:“就这样过了三个月,我便开始着急了起来,因为我肚子里怀上了他的骨…。”众人听了均吃了一惊,要知道一个姑娘家还没出嫁就怀了孕,那是极大的伤风败俗,是绝对不允许的。

  那金针圣手咬着牙齿道:“我当时四处找啊找!但是人海茫茫,哪里有他的身影…!终于有一天,族里的人发现了这个秘密,把我的父母捉了去,在宗祠里跪了一天一夜,他们回来后就不吃不喝,就这样我父母活活被我气死了…。”那金针圣手说到这里,喉咙哽咽了一下,停了停道:“他们同时把我捉住放入猪笼里,把我沉入了江里…,”众人听了,都不住气愤了起来,心想:这帮人也太过分了吧,这不是要了人的命么?那张和生也太忘恩负义了,竟致别人的生死于不顾,确实不应该。那金针圣手继续道:“幸亏我的一个远房叔叔见我可怜,在绑我的时候,故意打了个死结,并且暗示了我,我沉到江里后,挣扎了绳子,躲到芦苇丛里才拣了条命回来…。”那金针圣手停了一会儿又道:“但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却产了,我等到晚上偷偷地跑出了村子,一路上不停地奔跑逃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无论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但在路上我终于昏倒了。”那金针圣手望了望天空又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上,原来一群路过那里的卖艺好心人救了我的命,那些人就是公主的爷爷和她的等人。”那金针圣手说到这里,杨聪这才明白为什么她对夏如此恭敬,原来夏家对她有救命之恩。那金针圣手继续道:“我身体好了后,便跟着老主公他们四处卖艺,但还是没有他的消息,于是我离开了老主公他们,一个人在江湖中四处寻找他的踪影,整整花了三年的时间。”众人听她对那张和生如此痴情,也不住为她感到感动。那金针圣手继续道:“终于有一天,我在华山上找到了他,可是他却已经娶生了孩子…,”那金针圣手停了停,咬牙道:“原来他就住在华山之上,而我却到处去寻找他,他也不叫张和生,连名字也是假的,他找我解毒的时候原来早已娶了子,他也知道了我遭到的不幸,却一直故意躲着我。”众人听了,都大骂那人忘恩负义,杨聪气愤地问道:“九婆婆,那人是谁?如此忘恩负义,连禽兽也不如!他还活着吗?我替你杀了他!”那金针圣手惨笑道:“哈哈哈…,那人是谁?那人是谁?那人就是现在华山派赫赫有名的掌门韦笑天啊!”众人听了均大吃了一惊,韦笑天杨聪在北京的酒楼上见过他,见他的相貌如此祥和,又出手制服了昆仑派的那帮道士,一副侠肝义胆的心肠,如果不是金针圣手亲口说出来,谁会相信这人竟是如此的一个龌龊小人。

  那金针圣手惨笑道:“原来他早已与华山派的掌门千金定了婚,他与我好只是为了足他的兽,可我却痴痴地四处寻他三年多,真是可笑啊!可笑啊!…哈哈哈!”那金针圣手笑了一会儿又道:“我一气之下冲上华山找他论理,可他避而不见我,华山派那帮人反而把我打伤赶下山来。”那金针圣手停了一会又继续道:“于是我回到了老主公那里,对他们一字也不提这件事情,苦心跟他们练武功,这样经过几年,我终于练了一身的武功,于是我偷偷地闯上了华山,趁他不在家,把他的子和孩子都杀了,让他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杨聪听了,心中暗想:这韦笑天固然可恶,但他的子和孩子却是没有罪啊!这金针圣手也未免有点滥杀无辜了。那金针圣手惨笑道:“华山派的人便为了替他们掌门的千金报仇,便四处派人追杀我,但均被我杀了或者打败了,从那以后,我也发誓不再救天下任何一个男子,那些被我撞见的负心男人我也统统把他们杀了,于是我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总之几大门派的人都有。”那金针圣手喝了一口茶又道:“于是几大门派和华山派的人都在追我寻仇,终于有一天,我受了伤落入了华山派的手里,我知道我杀了他们掌门的千金,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这一天是迟早要来的,心里便也无所谓,反正大不了一死。”

  那金针圣手又喝了一口茶惨笑道:“就在他们押我回华山的途中,突然有一天晚上,一个武功高强的蒙面人连连点倒刺伤了看守我的人,把我救了出来,那个蒙面人把我带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帮我裹好伤,把我给放了…。”夏连忙问道:“九婆婆,那人是谁,是不是我爷爷?”那金针圣手凄凉地道:“我见那人救了我,连忙跪下道‘多谢壮士援手相助,敢问壮士尊姓大名,后小女子也好相报救命之恩’。”那金针圣手朝天空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那蒙面人哈哈大笑,突然转过身撕开了脸上的面纱,我顿时惊呆了,那张脸我曾经是那么熟悉,我曾经无数次在梦里梦过他,也无数次恨过他,发誓将来有一天要把他杀了剥皮筋,我没想到会是他救了我。”众人听到救她的竟是韦笑天,一个个都吃了一惊,谁也没想到这蒙面人会是他。那金针圣手继续道:“他朝我道‘你救过我的命,现在我也救了你一命,从此以后,咱们谁也不欠谁的帐了,你杀了我的子和孩子,还有我华山派的十几条人命,你走吧!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仇人了,你不要让我碰上,如果我碰见了你,我就要替我那死去的可怜子和孩子报仇了’,说完他便走了。”众人听了这样一个结局,一个个都默不做声,不知道是悲还是喜。

第七十七章 金针圣手(十一)

  那金针圣手又凄凉地道:“我逃离华山派弟子的追捕后,其他仇家也一直在追杀我,我身上有伤,走投无路,最后逃到了这里,才发现这个山谷,于是在这个山里养伤,伤好以后也心灰意懒了,又怕仇家追杀,便不再出去了,从此江湖中谁也不知道我在哪里。”那金针圣手说到这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这几十年转眼过去了,我再也没想过他,也不想知道他怎样,更不想再卷入江湖中的是是非非了,但这谷中很多东西是老主公派人来帮雕凿和修建的,因此只有他们知道我隐居在这里。”众人听了她这段伤心的往事后,一个个都默不做声,都为这金针圣手的痴情而感动,这韦笑天固然可恨,可他后来却又救了她,足见他对这金针圣手并非没有一点情意,而这金针圣手虽然救了他,却杀了他的子和孩子,真是分不出谁是谁非。那金针圣手道:“我隐居在这里数十年,除了老主公夫妇带人来过这里之外,十几年没有人进过这玉女谷,但老主公和老夫人在世的时候,偶尔派人送东西来,也只是送到山谷外,从未入过这山谷,直到几年前,公主和夫人才带了几个侍女到过这里,外面的世界怎样了我也不知道。”那金针圣手说完转头对杨聪厉声道:“我这次救你,是看在公主的面上,如果将来你也负了心,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杨聪见她的神情甚是凶恶,道:“九婆婆,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听小的话的。”说着转头微笑地看着夏,夏见了杨聪的神情,心中也感到一阵甜蜜。那金针圣手默不做声,独自一人走进了山里。

  那雪儿和珠儿等人也随后进了山,杨聪和夏两人坐在外的山坡上,看着天空上的星星,夏轻声道:“九婆婆真可怜!”杨聪点点头说:“这韦笑天太可恶了!”夏轻声笑道:“聪哥,你以后会不会也像韦笑天一样呢?”杨聪握着她的手道:“我如果像韦笑天一样,就让我遭到天打五雷劈,不得好死!”夏连忙捂住他的嘴巴说:“我又不要你发誓,你发这么毒的誓干什么?我可不希望你遭到天打五雷劈啊!”两人偎依在一起,许久,夏突然解下项上的那块玉佩道:“聪哥,你伤好了以后,出了谷就去找我,好么?只要你找到有西蜀钱庄的地方,对上暗号,向他们的老板出示这块玉佩,他们就会告诉你我的行踪的。”杨聪见那块玉佩晶莹剔透,通体碧绿,正面刻着一尊笑容可鞠的弥勒佛,背面刻着一轮火红的太阳,甚是珍贵,想来是夏身边之物,有钱人家往往给子女佩带碧玉,而且那碧玉多数是经过得道高僧施展过法,这样就能永保平安,杨聪便知道此物非比寻常,杨聪点点头把它收入怀里,两人直到过了半夜才休息。

  第二天中午,众人正在谷中闲聊,突然山谷外传来了一声长啸,那啸声虽然从山谷外传来,但传入谷中却很清楚,久久在山谷中回,杨聪听这啸声就知道此人内力深厚,武功不凡。那金针圣手听了那啸声,对夏道:“公主,孙护法已经到了谷口,是否请她入谷中一坐?”夏笑道:“她与你过去有些不愉快之事,想来她是不肯进入你这玉女谷的,我们还是出去吧。”那金针圣手低声道:“公主说的是!”夏对珠儿和雪儿道:“收拾好了么?”珠儿道:“早就收拾好了。”夏道:“好!那我们走吧!”杨聪道:“我送送你们吧!”夏点点头,便握着杨聪的手,那金针圣手在前面引路,众人向山谷外走去。

  众人穿过了那石的通道,来到山谷外,只见山谷外站着七人,四个穿黑衣服的劲装剽悍大汉,三个白衣女子,领头的是一个蒙着面纱的老妇人,那老妇人身后站着两个也蒙着面纱的女子,那几人见夏出到山谷外,均恭敬地向夏行礼。夏朝那老妇人点点头道:“孙护法,有劳你了,我爹爹来了么?”那老妇人恭敬地道:“回公主,主公已经在成都城里等公主,他有要事要办,特令老身来接公主。”那老妇人说完冷冷地看了杨聪一眼,夏也不理她,拉着杨聪的手说:“聪哥,我先走了,等你伤好后,记得来找我啊!”杨聪点点头说:“小,你放心吧,我一定去找你的。”他虽然心里有些不舍,却也无法叫她留住。

  那护法又看了金针圣手一眼,冷冷地道:“九妹,你好啊!二十多年没见面了,你还是那样美丽人啊!”杨聪听她的语气竟有些不善,竟没有一丝欢乐的语气,似乎很冷漠。那金针圣手朝她也冷冷地道:“四姐,你也不错啊!小妹整在这荒山野岭里风吹雨打的,老啦,不像四姐你在外面的花花世界里,有心爱的人陪着,多幸福啊!”那蒙面的老妇人听了哼了一声,正想做声,却见夏道:“好啦,你们几十年没见面了,还是那个老脾气,一见面就斗嘴。”那老妇人听了,便不敢做声了,夏笑道:“九婆婆,我先走啦,这段时间里多谢你救了聪哥啦!”那金针圣手恭敬地道:“不敢,那是老身份内的事,公主请走好,恕老身不能远送,老身祝公主一路平安。”夏与杨聪依依不舍分了手,与那几人离开了玉女谷。杨聪与那金针圣手三人直到夏等人不见了身影,才折身返回玉女谷中,杨聪跟在那金针圣手的身后边走边问道:“九婆婆,小的爹爹到底是什么人?”那金针圣手头也不回,反问道:“怎么?公主没告诉你么?”杨聪点头说:“她从不说起她的身世,我也没问过她。”那金针圣手听了,仍边走边道:“那公主自有她的深意,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杨聪听了便不再问了,心里却想:你们称小为公主,称小的爹爹和爷爷为主公,她的家里定是哪个亲王或王侯的后裔,听小的话音,多是明太祖时侧封在四川重庆的第十一子朱椿蜀献王的后裔,却也懒得点破。他突然又问道:“九婆婆,这孙护法来接小,她能保护好小吗?”那金针圣手仍头也不回,道:“她以前与我同是老主母身边的婢女,那时候她的武功是我们几个人中最好的,你说呢?”杨聪听了便放下心来,四人便回到了谷中。

第七十八章 金针圣手(十二)

  夏离开了玉女谷后,杨聪每天除了运功毒,便开始练习那无相神功,自从那金针圣手用金针和内力帮他打通了任督二脉和其它诸脉之后,体内两股真气已经融为了一体,此时他体内真气已经是不可同而语,几乎增加了一倍的内力,练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加上这山谷中环境清幽,空气清新,这无相神功和太乙玄功相辅相成,修炼起来真是一千里,如中天,神功渐渐大成。

  一天早上,杨聪修炼完了无相神功和太乙玄功之后,便帮阿香和刘嫂两人浇菜松土,三人正在菜地里干着活,突然那阿香站了起来捂住了肾的部位,脸上黄豆大的冷汗滚滚地落了下来,杨聪见她的表情十分痛苦,那刘嫂连忙问道:“老毛病又犯了?”那阿香点点头,道:“肾痛得厉害。”两人连忙把她扶到地旁休息,那刘嫂对杨聪道:“你看着她,我去叫师父来。”杨聪见她的表情很痛苦,突然想起他小的时候,父亲押镖一去不复返之后,母亲的肾也经常绞痛,陆庄经常帮母亲内踝上三寸之处,母亲便渐渐没那么痛苦了,他以前不知道那是什么部位,现在知道那是人体的“三道,连忙蹲下用大拇指替阿香那“三位,他内力雄厚,按的位又准,只了一会儿,那阿香的疼痛就渐渐大减,杨聪知道自己是对了症。不一会儿,那金针圣手和刘嫂两人就赶来了,那金针圣手见杨聪正替阿香按那“三位,心中暗暗吃惊。杨聪见那金针圣手赶来了,才站了起来,那金针圣手用金针扎了阿香的“三位,不一会儿,那阿香就好了起来。那金针圣手站了起来,朝杨聪和悦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治她的病道在三呢?你学过岐黄之术吗?”杨聪摇摇头如实说了出来。那金针圣手听了心中很是喜欢,点点头道:“你很有天赋,你肯跟我学这金针之术么?”

  杨聪听了连忙道:“九婆婆如果肯教我,那晚辈欢喜还来不及呢!就怕晚辈笨手笨脚的,学不会这高深的医术。”那金针圣手笑道:“只要你肯学,天下没什么学不会的,何况刚才你没学过,就知道按她的三道,比起刘嫂来可强多了。”杨聪听了心中暗暗喜欢。四人便回到了山。第二天,那金针圣手从山中拿出了一本纸已经发黄了的书来,递给杨聪道:“你先看看这本书,把它背下来,我再慢慢教你。”杨聪接过那本书一看,只见那封面上写着“华佗金针炙经”顿时大吃一惊,问道:“九婆婆,难道这本书是三国时期的名医华佗所著?”那金针圣手笑道:“正是!此书乃我虞家世代相传之物,当年我虞家的先祖曾经是曹手下的一名狱卒,华佗先生因为不肯全力医治雄曹的头痛风,被下了大狱,华佗先生知道那曹不肯放过自己,便在监狱中奋笔疾书,把自己一生中的妙医术写成了一本书,与那狱头,希望他能保存此书,造福于后世百姓,但那狱头贪生怕死,怕被牵累,便拿来烧了,先祖趁那狱头不注意,偷偷地从火中挑了那本书出来,灭了火收入袖中,回家后连夜抄了一本书,可惜那本书中许多页已经被烧毁,而且许多也残缺不全了,先祖经过整理,亲手写了这本书,我虞家后来世代相传,成为医学世家。”杨聪听了,心中暗暗感叹,心想:这金针圣手的虞家世代凭这一本残缺的医书,便已经名震江湖了,若是那狱头不怕死,把那本华佗先生亲手所写的医书保存了下来,不知道对后世的百姓是多大的福啊!于是杨聪每天开始背那本金针炙经,他本来对人体的三百五十四处道和十二道经脉熟悉无比,加上他颇有天赋,只几天就学会了这金针之术,那金针圣手见他掌握得如此迅速,内心也暗暗喜欢。

  那金针圣手此时对杨聪的印象已经完全改变了,见他聪明好学,又勤快老实,便倾囊相授,杨聪学也认真,渐渐的那金针圣手的医术杨聪也学了五六成。那金针圣手除了向他传授金针之术之外,闲暇还教他吹箫,杨聪在谷中也闲得无聊,便也乐意学,很快他也掌握了吹箫的技巧。转眼杨聪在谷中又过了半个月,金针圣手采了许多草药帮他拔毒,加上杨聪的内力已经恢复,而且犹比以前大增,他体内的毒已经基本上被他出了体外。一天晚上,杨聪独自一人正在山谷中修炼无相神功的第五层,他这阵子体内的真气在体内如一条河,四处动,只要哪一处道受阻,体内的真气便会汇集到此道,瞬间把道冲开,运起功来运劲如丝,真气在体内如大滔滔,源源不断。他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无相神功的第四层境界,于是他便开始修炼神功的第五层。这无相神功的第五层如果修炼成功,即可达到意到力到,摘花飞叶弹指之间即能伤人于无形之下。但他这几天晚上连续修炼了好几天晚上,均无法冲破任脉、督脉、带脉、脉等诸道。此时已经是子夜,四周一片寂静,杨聪此时体内的真气如热翻滚,落,正是冲关的紧要关头,但每次真气冲到头顶上的“百会”均如遇到一堵厚厚的墙一样,他此时周身布了罡气,头顶白雾腾腾,真气正集中在头上,正是冲关的紧要关头,但真气越集越多,就是冲不过“百会”若他此时强行冲关,轻则有可能气血冲脑,神经失常,走火入魔,重则筋脉错,当场死亡。

  杨聪见还是冲不过这一关,便只好想慢慢收了真气。突然他觉得一条细小的线飞向自己的手腕,在他手腕的脉搏之上,那细线在自己的手腕上颤动了一下,突然,一件细小的针向自己头顶的“百会”飞来,又快又准,不偏不倚正好入自己的“百会”上。这百会乃人体的一大死,若是在平时,这一针便会要了杨聪的命,但此时他体内的真气全部集中在头上,真气犹如洪水一般堵在那里,这一针飞来正是时候,这一针就像是一个炸药炸开一堵墙一样,真气便如洪水一样冲过了百会,冲到了“玉枕”、“大椎”等道。真气冲到了“灵台”后越集越多,又被堵住了,这时候那针又正好飞来,入到他的灵台之上,真气便又畅通无阻了。

  杨聪虽然没睁开眼,可他知道定是那金针圣手在旁边出手相助,但令杨聪称奇的是,她在黑夜之中竟知道自己是哪一处道受阻,而且黑夜之中认竟奇准无比,丝毫不差,而且那细小的金针竟能冲破杨聪布周身的罡气,可见她内力之强。杨聪得到那金针圣手的帮助,运气竟也顺利多了,每当他哪一处道受阻,那金针便会及时飞来,帮他冲破玄关。不久,杨聪身上的金针越来越多,他身上的任脉、督脉、冲脉、带脉、跷、烧、维、维等奇筋八脉上都了金针。杨聪的无相神功越往下练下去,受阻的道就越多,那金针也越来越多,等杨聪的无相神功冲破第五层之时,他身上已经了七十二金针了。这时候他神功的第五层的玄关已经冲破,杨聪终于登堂入室进入了无相神功的第五层,他此时只觉得体内十二经脉的真气与身体融为了一体,真气无处不在,犹如清水渗入海绵一样,周身空灵无物,真气在体内如大江大河滔滔不绝,四处动,只听见“嗤嗤”声不绝于耳,那在杨聪周身道上的金针纷纷被他身体内强大的真气震落到了地上。
( ← ) 上一卷  江湖奇情录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江湖奇情录》是一本完本武侠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武侠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江湖奇情录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