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福难挡_第62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艳福难挡第62卷 作者:吴箭锋 时间: 2014-5-25 13:52:00

第184章 民妇教子

  我和文种领命走出深省室,文种低头自去准备送吴王和伯嚭的礼物,我马不停蹄的直奔军营,心想选兵三千还是简单的,但是选老弱残兵三千恐怕不那么简单。强将手下无弱兵吗,经过陈音和南林处女调教的士兵,个个身怀绝技,箭无虚发,剑戟下去没有活命的目标。

  弱兵,老弱残兵!意识里还在琢磨,前方一阵,一个身着蓝布衫的妇人手拿木追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打,嘴里还念念有词“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我叫你骗,我叫你骗,打死你!”

  男孩双手抱头,边跑边喊:“娘!你别打了,我改,我改,我再也不骗人了。饶了我这一回吧。”

  “我看你躲,打死你,看你不长记?”妇人怒气冲冲抡着小木,一子打到小男孩光着的脊背上面,顿时背上一条血红的印子,慢慢长了起来。

  “喂!有你这样打孩子的吗?你是不是他亲娘?”

  妇人看着男孩后背上的血印,一下惊呆了,手上的木掉在地上,脸上的怒气变成了惊恐,继而代之以悲哀,夹杂着怜爱,一时间五味瓶打破的表情在变幻“哇…呜…”妇人蹲下来,双手抱着头埋在膝盖上嚎啕大哭。

  刚才还在逃避的调皮男孩,这时候才明白自己犯了错误,怯怯的走到母亲身边,也蹲了下来,拉着娘的衣角带着哭腔说:

  “娘!你打孩儿吧,是孩儿不争气,你打我吧,娘,你别哭了,只要你不哭,我以后一定改,我再也不躲着贪玩,不学技术了。娘!我错了,以后不会犯了。”

  女人抬起头,双眼已经哭得通红,怂着鼻子,就着哭腔说:“秋儿,你要记住,有技术的装没有技术容易,可没有技术的装有技术,那是装不了的,不要骗自己,不要害自己,娘打你是为你好!你懂吗?嗯…”“娘!秋儿知道了,我这就去师傅那里学技术,再也不骗你了。娘!你回去吧。”

  秋儿扶起娘,对大家点着头,惭愧的出了围观的人群。

  “有技术的装没有技术的很容易!嘿!这妇人倒是哲学家,教育孩子倒是提炼出人生哲理来了。对呀,让我那些技艺湛士兵,装作废物,应该也是很简单的。”我一拍脑袋,看场现场教子,倒是给了我灵感。

  拐个弯已经到军营了“急冲冲的有事?”洪尘休远远看见我,跑过来打招呼。“对!选兵了,你马上招集所有士兵到演武场,我有话说。”

  只听见三声鼓响,登时兵营一片安静,脚步声刷刷刷的,朝演武场跟进,五千人竟然没有一个违规发出声音,几分钟之内,演武场上只看见黑的人头。

  “范将军训话!”洪尘休一声吼,全场鸦雀无声。

  “弟兄们!大家辛苦训练这么久,到了检验你们实战能力的时候了!”慷慨扬的话一出,发觉说错了,靠,看见这些英雄爷们,简直热血沸腾,尽往英雄领地想问题,得马上收回来。

  “今天我要选三千兵跟随大王赴吴,协助吴王伐齐。”大家跟钉子钉在操场上一样,除了双眼在转换着,心思在运动之外,看不见也听不见任何风吹草动。

  “现在听我的,有愿意随大王赴吴的向左一步走!”我掷地铿锵的话音一落,底下刷刷刷的又一伦无声转移。

  我靠,竟然还是整整齐齐的队伍,全都向左一步走了,没有一个胆小鬼,我连连点头,望了洪尘休和苏苦辛一眼,道:

  “好!兄弟们全都是铁胆英雄!范某佩服!现在再听我的,老弱残兵向右一步走!”

  底下就像黎明前的黑暗,安静得让人心寒,不要说一针掉下去能听见,就是一片树叶离母树,往下面飘的过程都可以被听觉扑捉。

  “好!我们越国士兵,没有一个是孬种!”我既有些激动,又有些晕,真是英雄里面找孬种还就是比参加高考还难,咋办呢?要英雄承认自己是狗熊,那可真比螳螂挡车还难,不过反过来叫狗熊承认自己是英雄,我看人家反应比光速还要快。

  “呵呵!”我干笑两声,发觉头一次碰上难题了,拍了拍后脑勺,心想算了,又不是成立什么敢死队?要他们自愿干吗?不如点兵了。

  打定主意,我道:“既然大家都是精英,不如这样,从第一排开始报数,数到三千,这三千人待会接受范某的机密传授,届时跟大王赴吴。”

  “开始报数!”洪尘休再一次扯起喉咙大吼,顿时此起彼伏雄的“一、二、三、…”报数声。

  “现在没有报数的兄弟们,回去休息,剩下的三千精英听从范将军面授机宜。”

  一部分人小跑着离开演武场,剩下的三千双眼睛全都聚焦到我身上,万众瞩目的感觉真好,简直就是西点军校啊。

  “兄弟们!”我缓和了一下语气,调整了一下思路开始发话。

  “越国士兵的生命是珍贵的,我们不能白白浪费了英雄的鲜血。此次随吴出征,我们不需要大家奋勇杀敌,而是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把性命留着为越国事业奋斗。”

  “啊?”大家面面相觑,然后不解的再次把目光聚焦到我身上。

  “所以,这次出征,是战前演练,兄弟们只要装作散兵游勇,庸俗无能就行了,我们只出人数,一定要做到出工不出力。不要做无畏的牺牲,你们这次的目的就是看看前线的凶险,同时保护好自己的性命,完完整整的回到会稽。大家明白了吗?”

  “明白!散兵游勇,出工不出力,完整回国!”

  哇噻,真够聪明,竟然一点就通,看我这教头当的,言简意亥,英雄们可不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玩命的时候大家清醒着呢。

  这里搞定了,那么谁领兵出征呢?洪尘休?苏苦辛?不!不行!那找谁呢?突然我眼前一亮,嗨,我怎么把他老人家给忘了?

第185章 寻找将军

  “诸稽郢!”

  提起诸稽郢我好像看见残如血里,渐行渐远的那辆老牛破车,颠簸的小路,一半是青草一半是泥黄的地,一眼望去,路上没有一个活物,只有路边的原始森林,静静的神秘着。风景画里的车载着告老还乡的将军,伸出枯木般的手,和我们告别,总给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无限凄凉。

  “你们俩谁知道诸稽郢的家在哪里?”我望着正纳闷的洪尘休和苏苦辛,问。

  洪尘休摇摇头,道:“你说请诸稽郢出山?带领他们赴齐?对诸稽郢将军我早有耳闻,真想知道这传奇英雄长得什么样,不过我不知道他住哪。”

  苏苦辛也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们都只在都城里的府邸打交道,他乡里住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人知道!石滑受过老将军的恩惠,经常去老将军家探望。”

  “石滑?他人呢?”

  “我这就去把他喊来。”苏苦辛说着站起来,往营房跑去,一会后面跟着一个壮的男人过来。

  “小人石滑参见范将军!”

  “听说你知道诸稽郢的家在哪里?”

  “是!小人知道!”

  “走吧!”我站起来拍着石滑的肩膀道。

  “上哪?找诸稽郢?现在?”石滑有点不适应我的果敢和雷厉风行,瞪大了眼睛,头往前倾了一下。

  “对!找诸稽郢,现在!马上!立刻!准备好了吗?”我看着石滑的憨厚像,学着他的语气来了番肯定。

  “呵呵!准备好了!”石滑意识到我在学舌,憨憨的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笑。

  “洪尘休!你过来去帮我办点事!附耳过来!”我拉过洪尘休在他耳边细语一会,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道:“记着叫她一定在天黑以前办好!”洪尘休一个劲的点头,嘴里嗯嗯啊啊的,答应着。

  和石滑出营门,上了车“到诸暨村!”石滑冲前面赶马的老汉指示。

  “好嘞!驾!”滴滴答答的马蹄声中,车子晃动了起来。

  “听说你经常去看将军?”

  “嗯!经常去!我把将军夫妇当成自己的父母亲,没有将军就没有石滑这条命。”

  “这话怎么说呢?是不是有段故事?”我盯着眼前这个结实而又憨厚的壮汉,希望从他身上的伤疤或者什么地方发现故事的源头,可是他除了脸上坑坑洼洼,麻麻点点外,倒是没看见什么不妥。

  “是有段故事!吴王阖闾入侵五台山的时候,我被吴军一箭中后背,没有了呼吸,大家都以为我死了,诸稽郢将军当时正在哀悼死去的将士,士兵们抬我的尸体时,我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很轻微的呻,他们没有理会,可是将军听见了,阻止了他们,把我抬到军医那,告诉军医想尽一切办法都要救活我,将军说每个士兵都是妈生爹养的,家里还有父母等着我们回去,他不想多一对父母含泪盼儿归。”

  “在军医的细心照料下,在阎罗殿打了一个转,一个月后,我完全好了,士兵们告诉我,是将军把我从坟堆里救出来的,不然我早就去投胎了。”

  “后来我去到将军府拜谢,将军说所有的士兵都像是他的儿子,他不会看着自己的孩子无辜死去,完全没有要我报答的私心。我怕别人说我趋炎附势,所以将军在位的时候我没有和他们走得太近。”

  “后来将军告老还乡了,我亲自驾车送将军夫妇回的诸暨村,当时范将军和文大夫还去送行了!你们也许不会注意我,但是将军那么好的人,竟然只有你们两个给他送行,所以我永远都忘不了你们,也忘不了将军启程那天的情景。”

  “我也忘不掉!”我握了握石滑的手,道“将军是天地英雄,战场上勇猛杀敌,军营里爱兵如子!值得你我尊敬!”

  “其实你也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懂得知恩图报!也不攀龙附凤。”

  “呵呵!”石滑再次摸着后脑勺,憨厚的笑着,算是对我肯定的惭愧领受。

  “吁…”马车停了“到了!”马夫喊道。

  石滑和我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一个扛着锄头的农夫停下来转过头,看着我们,探询的目光望着。

  “老人家在这里等等!我们进村去请一位老将军,马上就回!”我递上银子,足够他跑三五个来回的,道:“都是你的!”

  老人接过银子,脸上的老人斑都笑开了,花白的胡须,一个劲的点着道“好好!我等着,多久都等!”

  “你们找诸稽郢?”背锄头的农夫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善良的天生笑脸,淳朴的样子,好像来的都是客。

  “是啊,难道你们村还有别的老将军吗?”我故意玩笑,调节一下气氛。

  “呵呵,那倒是没有,就他一个将军!这位倒是面善!你一定是石滑,经常来看老将军的,村里人都知道你,说你仗义,没把老将军忘记!”

  “呵呵!我把老将军当亲爹,看看自己亲爹有什么仗义的?我从小没爹没娘,有一个当将军的爹和一个慈祥的娘,是我石滑的福分。”石滑这样对农人解释自己的善行,在这样憨厚纯朴善良的人身上,一切都那么自然,不带丝毫矫情。

  “那是!那是!”农人也憨笑道。

  “大伯!你们家来客了!”农人把我们带到一间新做的房子门口,冲里面喊了声“来了!”里面一个女声回应。

  里面有点暗,听见脚步声,里面出现一个灰衣老人,很像从没有走出田园的农村老太太,把手搭在额头上,借着光线瞅着问:“谁呀?”

  “娘!我!滑儿!爹呢?”

  “哟!滑儿!你来了!你爹在村西头的菜园里镐草呢,一会就回!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做饭!”老太太脚步相当稳健,身体相当硬朗。

  “您别忙了,我们是来请将军出山的,马上就走,我们这就去找将军!”我拉着石滑就往外面走。

  “真是荒唐!一个堂堂的大将军老来竟然还要亲自在土里寻食吃!大王真是失策!”我相当不平。

  “范将军你看!”石滑指着我身后,惊叫道。

第186章 将军回府

  “什么?值得你大惊小怪的?”我顺着石滑的手指看去,远处的山坡上一个白发银须的老人在弯劳作着。

  “是老将军!快走!”

  “范将军,你看见的是什么?那不是将军!”石滑的目光里出一丝疑惑“那是将军吗?”

  “当然!难道是太白金星?”

  “可我刚才怎么看着像一只白熊?”石滑心有余悸。

  “白熊?我看诸稽郢将军,真是天上的大熊星下凡。可你眼凡胎能看出来吗?”我笑笑,调侃道。

  “那倒是!”石滑边跟在我后面走,边分析。“其实每个奇人都是天神下凡。”

  “哦?”我心里笑着,这小子竟然当真了,我说他是神仙你就信?我待会还说我是玉皇大帝转世,估摸你也信。

  “滑儿!是你?那位是谁?”诸稽郢的目光倒是犀利,已经立起了身子,声音宽厚而洪亮。

  “老将军,我是范蠡啊!我来请你出山了!”

  “范蠡?”诸稽郢慈祥的目光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道:“范相国为国立了不少功劳,名扬四海了。名声越来越大,怎么年龄越来越小呢?”

  “呵呵!老将军真会夸奖人,范蠡是看着年轻,怎么可能越来越小?”

  “范相国盖世英雄,以一挡百,怎么想到要请诸稽郢出山?”诸稽郢又弯下去扯长在豆角藤下的青草。

  “老将军过誉了,明天大王将带领三千兵赴吴,听候吴王差遣,范蠡有国事走不开,其余的人又太过年轻躁,没有战斗经验,灵姑浮,胥犴将军都战死沙场,而今唯一身经百战的就只有老将军您了。所谓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以前小事,范蠡不敢劳烦您,如今这么大的事,范某不敢不来请将军,我看老将军天天在地里扯草已经厌烦了,所以请将军跟我走,带领精锐部队去齐国散散心。”

  “是!我早就厌烦了和泥土打交道,这些可恶的草,扯了它又长,再扯它再长,我真快被它们烦死了。走,现在就走,战场才是我诸稽郢的天地。大丈夫理应战死疆场。”诸稽郢将手上的青草扔了好几丈远,扬眉吐气的说。

  “老将军,带上将军夫人吧!范某修建都城的时候可是建了诸暨将军府,就等着你们去住呢。”

  “好!老婆子肯定也厌烦了这里的生活,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呆在这里。带上她一起走。”

  诸稽郢走起路来烁烁生风,健步如飞,我们跟在后面小跑着才勉强跟上,这小山村真是把他憋坏了。英雄是不会永远蒙尘的,该奋起的时候,一定腾龙入世,大展宏图。

  老太太站在门口,身边围了几个村民,看来我们已经惊动了不少人,这村子,一年难得来一个陌生人,一次来两个,谁不来看看新鲜?听听新闻?

  “老婆子!我们走了,回都城,住将军府去了!这地是好,可是我现在住腻了,换换新鲜!你们帮我把家看好,都城住腻了,我们还会回来的。”

  “那我拿点东西!”老太太不知道惦记什么。

  “拿什么拿?走!到都城什么都有,范相国给我们盖的将军府我们还没住过呢。今天就去新鲜新鲜。”

  村民们看着两老直笑,这两老估摸着也是快活人,百无忌的。诸稽郢拉着夫人就走,老太太回头和村民们招呼着“走了啊!到都城别忘看我们。”

  来到村口,赶车老人身边也围看热闹的村民,一见我们过来,连忙掀开车帘把将军和夫人让了上去。我和石滑,一左一右,坐在驾车老人身边“驾…”车动了,将军妇人对远远跟来送行的人挥动着手,恋恋不舍。

  回都城的路比来的路要顺当得多,归心似箭吗,回家的路永远是快的。天快黑了,我们把车停到一个气派的宅门前,石滑连忙跑过去掀开车帘,扶下老太太。

  “娘!你看!这就是你们的将军府!”石滑兴奋的望着高门大院说。

  “滑儿,这里以后也是你的家,以后你就搬进来住,做我们的儿子。”

  “什么叫做我们的儿子?他本来就是我们的儿子。走!进去!”

  “将军!夫人!你们回来了!”阡陌婷婷玉立的站在将军府门前,喜笑颜开的接我们的归来。

  “这位是?”诸稽郢纳闷的回头问我。

  “畴无余家的千金,范蠡的夫人!知道将军要回,特意给将军收拾府邸的。”

  “嗯!好!畴无余那老匹夫会养闺女,如花似玉,范相国会娶老婆,精明强干。好好!”这老爷子大概在乡下憋多了,性格整个都变了,简直成了老小孩。

  “阡陌谢将军夸奖!”阡陌上前几步扶着老夫人进了将军府。

  府邸里面张灯结彩,红红的灯笼沿着走廊,挂了一排,地面上了无尘埃。两个小丫头提着灯笼扶着夫人道:

  “奴婢小红、小翠,请将军、夫人前去用餐!”

  “将军和夫人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一定告诉阡陌,阡陌一定竭力效劳。”

  “满意!满意!辛苦你了!”老太太喜滋滋的左右看看,点头道。

  “那将军早点休息,明天早晨范蠡亲自来接将军去军营点兵。”

  “好好!范相国辛苦了!你也和夫人一起回去吧。”

  我望一眼阡陌,牵着她的玉手,往外走,心想一个石头总算落地了,今天可是够辛苦,回家咯。用力一扯,把阡陌拥进了怀抱。

  “范郎!”阡陌瞪着眼,缩着脖子,刺猬似的,紧张的指着后面。

  “什么?”

  “后面有人!”
( ← ) 上一卷  艳福难挡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艳福难挡》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艳福难挡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