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福难挡_第42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艳福难挡第42卷 作者:吴箭锋 时间: 2014-5-25 13:52:00

第124章 吼错人了

  第124章吼错人了

  “你就是故意的!你哪来的老婆?”小辣椒一句话得我哑口无言“骗子!你是越国大夫,在这里服役,你没带老婆来!”

  “啊…”哑子漫尝黄连味,自家有苦自家知,真话没人信,假话就不说了,我默默的举着火把,送小辣椒到了姑苏台的长台阶,也不走了,站着等她上去,我发誓,如果下次再见到这丫头,我一定事先躲远点,我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

  “没话说了吧,狼!”听着她咚咚咚的上台阶声,我低着头,一言不发,抬头看见她进到了大铜门里,我转过身就要逃。

  “啊…救命…”凄厉的尖叫声刺破夜空,把我的心也提得老高,这小丫头出事了!不容我思索,飞身上去,举着火把,四处照,喊着:“小辣椒!小辣椒!”

  四周无人,一个身影在前面门里闪过,我迅速追了过去“不好!”我心想,一个笼子掉了下来,把我罩了进去。

  “哼!耍我?让你不得好死!”又是这小丫头的声音,利用我的同情心,竟然,我忍无可忍,大怒,出宝剑,用尽全身力气,朝着铜做的罩子劈了过去,剑锋所到之处,削铁如泥,三下五除二,把铜罩劈了个7零八落,沉着脸,走过那惊呆的丫头身边,头也不回,飞速下山。我发誓,今生今世都不想见到这个刁钻古怪的丫头。

  “喂!”听见那丫头跺着脚喊了一声,我当丢了耳朵的。

  走下山,天已经亮了,马儿已经自觉跑出来吃草,对面跑过来一个人,朝着我嚷:

  “范大夫!大王今天要用马!”

  “那就牵呗!王孙兄要选哪匹都成,每匹都是好样的!膘肥体壮,你瞅瞅!”我指着面前吃得津津有味的马对王孙雄说。

  “我知道!可是大王还有个命令!”王孙雄腼腆的望着我。

  “得了,知道了,你不用开口,我去和我们大王说去。”

  王孙雄本来等着我问什么命令的,听我这么一说,倒不好意思起来“你知道我们大王的命令?”

  “不就要我们大王给你们大王牵马吗?”

  “真的!你怎么知道的?”王孙雄像看天外来客的,细细打量我。

  “得得得!我给大人转达命令去!”我不习惯几次三番被人这样崇拜,淡淡的说着,绕了过去。

  勾践站在阖闾墓边打扫着树叶,看见我走过来,放下手里的扫帚,过来,问:“少伯!是不是吴王开始找我们麻烦了?”

  “要你给他牵马!”我历来单刀直入,不喜婆婆妈妈,干净利落的道。

  “哦!要四匹?我这就牵去!”原来勾践也不是什么水晶宫里的玻璃碰不得,自己早已经做好了任何准备。

  贞儿远远的站着,看见勾践牵着马跟在王孙雄后面,当勾践回头的时候,她立即低下头扫地,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

  这天贞儿站在勾践走的路上,扶着一枯枝,像在土里的一颗树桩,除了衣服被风吹得在摆动,几乎无法明白那是一个新鲜的生命。太阳血红血红的拉长了她的影子的时候,那树桩总算出现了生机,她欣喜若狂的向前方跑去,像一只黑色的蝴蝶,飞到了渴望中,扑进勾践的怀抱,失而复得的珍惜,接着两人相依相畏望我走来,后面跟着四匹疲惫不堪的黑马。

  我看着勾践的马夫形象,知道他心里不,把他牵的马放了,我抱着双臂对他说:“要不要给大王讲个故事?”

  “少伯不要安慰我了,既然来到吴国当奴隶,什么苦我都能吃,没事,我得住!”勾践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他能行。

  “大王!夫人今天在树梢下面等了你一天!简直要把秋山望穿了!”我收起严肃,笑了起来。

  “是吗?贞儿?你一直在哪里站着?直到我回来?”勾践这时候反而红了眼,盯着贞儿已经瘦削不少的粉黛。

  “大王说是就是了!”贞儿娇羞的抬头望望勾践,然后又把脸贴到勾践前。

  “贞儿…”勾践激动得浑身发颤,猛的抱起夫人,大踏步往他们石室走去,只听嗵的关门声,接着里面传出来意盎然的呻

  “呸!我多什么嘴?找罪受!”我的功能啊,怎么那么好啊?女人哪,那么可爱,可眼前偏偏没有,娶那么多媳妇管看不管用,动不动害我这里闹饥荒,再一次感觉血管要爆裂了。

  我提起桶,迅速跑到山井边也不矫情的欣赏什么花草树木了,衣服也懒得,直接就提起一桶水从头上淋了下去,还好热涨冷缩,总算把自己的止下去了,,不是折腾自己吗?我都不明白那些和尚尼姑,干吗要扼杀人的本能。

  “云隽!你给我出来!现在就出来,不然我再也不想理你了!”我冲着井水大喊大叫,清凉的井水里照见一个落汤似的英俊男人,五大三,贴在上的衣服,清清楚楚的看见两块健壮肌,胳膊上的股二头肌,突在外面,腹部平平,结结实实。

  “算了,怎么看怎么像狼!精力充沛了,不是狼,也让人往狼里归堆。”

  又提了两桶水,看看四周没人,了衣服,挂了佩剑,认真的给自己清洁一下,洗去万般尘埃,还我内心宁静。感觉这会我都可以修仙了,什么女人,不想了,还不成吗?正边洗边琢磨佛理,一只手放在我背上,轻轻的柔柔的,我的心再度狂跳,又想戏我?我本能的大吼:“少招惹我!”

  猛的转过身,只听见“啊…”一声狂叫,天啦!我晕,吼错人了!

第125章 美人受屈

  第125章美人受屈

  一转身,云隽脸上挂着两行清泪,双手缩在前,微张着樱桃,眼里是惊恐,脸色苍白,做错事孩子般,手足无措。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那个毒的红辣椒,害我成天神经都是紧张的,竟然错把仙子当妖“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是哪个讨厌的人在戏我!”

  我伸手把云隽搂在前,她惊魂未定,双手抵在我脯上抗拒着我的亲热,哽咽着,红着眼,头一点一点,水作的女人啊,天生是给人疼的,怎么今天倒无缘无故让我凶了一顿。

  “我说了我不知道是你,这几天有人老是戏我,所以我时时刻刻都在防范,对不起,原谅我,好吗?嗯!笑一个!”我把额头抵在她的前额上,用尽了所有的柔情,她依然不吭声,泪珠儿倒是一批一批生产。

  “好了,咱们不生产珍珠了,咱在脸上开朵鲜花,行吗?”我拉着她弯曲着敌意着我的双手,放在我脖子后,她像冰川慢慢消融一般,突然呜…大声哭了出来,那泪水如同决堤的海,浇在我前,热热的。

  “好了!让你受委屈了!原谅我!”她依然呜咽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算了,我陪你哭吧!给你伴奏!”我呜呜呜的做了半天的情感酝踉,什么玩意没有。

  “呜…!云隽,你看左丘一涯就不会哭,你说怎么办?不然你借点泪水给我?”

  “讨厌!谁让你陪我哭了?无缘无故被你吼,难道连哭的权利都没有吗?”刚收的泪,说到伤心处又了出来,双手握拳开始在我前捶打“看你以后敢吼我!”没说完,泪又接着。看样子真的无辜把她伤重了,心里一阵愧疚!

  “以后再也不敢了!左丘一涯发誓,如果再对云隽不好,我不得好死!要么被雷劈?你看这死法怎么样?”

  “谁说要你死了?呜…”云隽埋在我前的脸往我怀里钻了钻,生怕失去我一般,这次是为我而的泪了,这女孩真好,人间极品,我左丘一涯何德何能,怎么有这么多红颜知己为我流泪为我情牵?爱意从淌,情感顿生。

  “啊…你身上是什么?”云隽突然推开我,双眼瞪大了望着我,我们这才注意到我现在赤条条的,刚才一激动,发,速度过快把她吓着了,天还没有完全黑,我雕塑般暴在她面前,第一次看见我的体,她害羞的望了一眼,低下头,双手拉着衣角,没有规则的绞动着。那样子看得我心襟漾,我就喜欢这样娇羞的女孩。

  知道她不会主动扑上来,我拉起她的手,把她抱到身上,想起勾践他们夫妇的刺,我报复似的在云隽身上鲁莽运动,云隽的尖叫穿透了整个林子…

  “抱紧了!走啦!我们回家了!”香气四溢的林间小道上,一个倜傥的白衣少年背着一个黄衣女孩,一只手上提着一个装水的木桶,望山下草场笑着走来,女孩银铃般的笑声,少年高亢的喊叫声,夹杂着林间小鸟的争鸣,夕阳下,天地间,人间天堂就是如此。他们不知道姑苏台上,那个红衣辣椒看得火都冒了出来,跺了跺脚,气哼哼的隐进屋。

  “这里好吗?天如此高,林如此翠,草场如此大,连夕阳都比别的地方美。”我歪着头对背上背着的云隽说“美吗?左丘一涯可以每天这样背着你!”

  “嗯!有郎君的地方无论什么样都美!你的背真宽,可以躺在上面睡觉!”感觉背上云隽香腮紧贴,她也沉醉在人间鸳鸯境。

  “真想每天都这样和郎君相依相守!就是给我整个世界我都不换!”

  “好!给我整个世界都不换!我们只要长相厮守!”我背着云隽,提着水,健步如飞,风一般就到了石屋。

  贞儿和勾践手挽着手,看着我们,眼里盛笑嫣。

  “少伯!这位是?”

  “我天仙般的娘子!我夫人!”我放下水,蹲下来放下云隽,云隽已经收起娇羞,大方的给两位见礼,不坑不卑,和我左丘一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真不愧是龙王的女儿,不同场合不同的表情,我想着她刚才的陶醉,不喜上眉梢。

  “刚才宫里来招,要我明天见吴王!”勾践说。

  “要我陪吗?”我头也不抬,闷头吃饭。

  “吴王点名要范蠡去!好像是我陪你!”勾践也适应了吴王的做法,已经没有风吹草动心就慌的毛病了。

  “吴王招少伯是干吗的?少伯能算出来?”勾践拿眼睛盯着我的脸,希望从我这里事先读出点眉目。

  “这次倒是不知道,不过大王放心!范蠡一定不会抛下大王去享受荣华富贵的!”我盖弥彰。

  “少伯是说,吴王想收买少伯?是!少伯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却陪着孤王在这里牧马,真是委屈了少伯!”勾践脸上的颜色已经挂不住了,嘴里却冠冕堂皇。

  “少伯,你真的要走吗?”贞儿嘤嘤细语。

  “那是吴王的意思,不是范蠡的意思,范蠡自有范蠡的打算!”我也不点明什么,留了点空白和想象。

  勾践和贞儿眉目交接一番,手上的筷子已经像有千斤重量,饭一粒一粒的往嘴里挑,一不小心挑到地上也不去理会。云隽心欢喜的笑看着我,这人世间的纷繁也无法污染她,婴孩般纯净的眼神,盛爱意。

  夕阳早已收了他最后的光明,广寒宫里撒下金黄的朦胧,寒气下下来,和白的炎热中和气候宜人,听着蝉鸣鸟叫,我牵着云隽,在草场上享受人世间的鸳鸯夜…

第126章 他乡熟人

  第126章他乡

  第二天一大早睁开眼的时候,青草的香气如约灌进肺腑,鸟儿在枝头唱着新鲜的乐曲,屋子里宇宙的尘埃在进来的光线中杂乱的飞舞着,怀里云隽闭着秀目,睡得正香,口的衣服随着呼吸,微微起伏,香格里拉的早晨,世外桃源的清新。

  “唧唧唧唧…”猛然听见小的叫声,以为听错了,侧耳细听“唧唧…”真的是小的叫声呢,我推醒云隽,示意她安静,道:“你听!”

  “什么?”云隽擦了擦眼睛,看我神秘兮兮的,问。

  “你仔细听!小在叫!左丘一涯养的呢!”我把中指竖在鼻子上示意她静下来认真听。

  “唧唧唧,哈哈真的是小在叫呢!”云隽双手捂着嘴,简直开心极了,天真的笑着,学着小的叫声。

  “走!我们去看看左丘一涯养的小!来!还是郎君来背娘子!”我坐在上,云隽驯的双手从背后抱着我的脖子,趴到我背上“走啦!看我左丘一涯当养殖专业户了!”背着她孩子般的跑出来。

  “少伯!母真的孵出小来了!”原来看热闹的不仅只有我们,勾践夫也听见了小的叫声,正围在窝那里看呢,看见我们报喜似的,心花怒放。

  “左丘,左丘,快看,那有只小黄,好可爱!茸茸的!”云隽在我背上指着一只小黄开心的孩子似的。

  “左什么?”贞儿问,一脸的不解。

  意识到云隽喊出的称呼和他们不一样,我笑着说:“云隽调皮,她喜欢这样喊我。”

  “呵呵…哦!”贞儿讪笑着,脸都红了,倒是没有一点一国夫人的威严。

  “好了,也看了,云隽就陪夫人在这里等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吧?我们要进宫面见吴王了!”我迅速的背着云隽进屋,把她放在上,在她鼻子上面亲昵的刮了一下,道。

  “嗯!好!”云隽很像小媳妇,抿嘴点着头,目送着我出门,无限柔情意。

  “左丘!”我刚踏出门槛,就听见她喊“怎么了?”

  “早点回来!”云隽轻轻说着,躲闪着我的目光,小脸像苹果一样粉嘟嘟红。

  “好了,知道了!我爱你,宝贝!”我跑到她身边,在她嘴角印了一个吻,闪身出来。

  勾践已经在外面等着,我们着朝霞往吴宫行进,勾践的脚下好像有千斤铁链锁着,走得特别慢,估计昨晚我说的话刺了他,生怕我会经不住惑丢下他们而去。好不容易看见都城,老远就听见嘈杂的人来客往,我兴致的左顾右盼,两边的小商小贩们在还着价做易,有声音大,脾气暴的,激动得唾沫横飞,可是听的人却始终一言不发,笑着以动治静。

  “真热闹!”我望着勾践,想提起他的情绪。

  “呵呵!是啊!”他牵动一下脸皮应付了一声。

  “哎唷!”勾践一声喊,我回头一看,一个高出他一个头的男人和他撞了个怀。

  “你长不长眼睛的?怎么走路的?”那男人举起手就要打,我见状伸出手,一把顶住他的拳头。

  “人多了,难免你挤我撞的,英雄何必动怒?”大汉本来怒气冲冲,一听我称他英雄,脸色缓和了点,放下手。

  “走吧!”我推了勾践一把,他正愣愣的没见过这种架势,听见我叫他走,才木纳的重新迈开了脚步,还回头看了那铁塔似的汉子一眼。我也回头看了看,那汉子也正转头看我。

  “等等!”我们正庆幸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争斗,听见那大汉在后面高喊。

  “怎么办?”勾践眉头紧皱,苦着脸问我。

  “怎么办?凉拌!你先走!我看他到底有完没完!”说着站了下来,我到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街头挑衅?

  这时街上的人一看架势,以为有一场恶斗,都停了下来,慢慢围过来。

  “公子!”那大汉和我差不多的高度,沙滩的皮肤,一身灰布衣服,一双布鞋,那张脸还不算难看,一双眼睛深深凹陷,很有点像西方人,眼里的神情不像是愤怒的,我一看也软了下来。

  “怎么?英雄有何见教?”

  “公子可是范蠡?范公子?”

  “是啊?范蠡就是我,我就是范蠡!如假包换!”

  “哎呀!恩人哪!请受我一拜!”大汉也不选场合,铁塔弯就矮了一半,我上下打量一番,不认识,双手扶起他道。

  “英雄行这么大礼,范某担待不起!起来说话,起来说话!”

  “范公子真的不认识在下?”

  “呵呵,我走亲戚走这么远,这里的人我认识的没有几个。”心想恐怕是真范蠡的亲戚吧。

  “刚才我兄弟心不在焉撞了你,你不追究就行了,何必行这么大礼?我今天有事,要么咱们改天再聊?”我还想着吴王在等着我们,也不大想理会前范蠡的恩德,我这人不喜欢沾光,看见勾践在前面等着,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怕他着急,我力求早点身,搪道。

  “范公子!你仔细看看?我到过你们家,您给过我一千两银子,叫我好好回家侍侯老母亲。”

  “侍侯母亲?我叫过好几个人回家好好侍侯母亲呢,你是哪一位?”我倒是没事常送点银子给人,可是倒也没有记帐等回报的习惯,我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散开!散开!有什么好看的?该干吗干吗去!”大汉挥动着手臂驱赶围观的人群。

  “走了,走了,没什么好看的!”人群嘀咕着散开去。

  “走!走!走!我们找地方说话去!”大汉挽着我的手就走。
( ← ) 上一卷  艳福难挡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艳福难挡》是一本完本历史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艳福难挡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