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铁血军魂_第221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抗日之铁血军魂第221卷 作者:长风 时间: 2013-6-9 20:33:00

第八百八十一章:案情分析会!

  及时更新,“老秦,老英,坐,娜塔莎,倒茶!”

  “谢谢!”

  “现场什么情况?”

  “还是让老英来说吧,我不太了解具体情况!”秦时雨道。

  “应该是有人盯上苏俄特使专列上某件东西,想偷偷的拿走,但是不小心让专列上守卫的士兵发现了,继而发生了战斗,引爆了车厢!”英若愚根据自己的判断,客观的说道。

  “在这之前,罗青山就向我报告过,苏俄人似乎丢了什么东西,专列的寻找,也许跟这个东西有关!”陆山道。

  “这很有可能,但是我们现在不知道苏俄人丢的什么东西,也许是一份文件,也许是一件古董,也许是什么其他东西?”秦时雨道。

  “苏俄人丢了东西,不想让我们知道,难怪那个柯先科又想把责任推给我们,却又不肯让我们进入专列调查和带走士兵闻讯!”英若愚豁然幵朗道。

  “我觉得苏俄人丢的东西一定跟我们有关,不然他们不会像防贼死的防着我们!”秦时雨道。

  “这个现在还不好下结论,也许是人家的**,不想让我们知道也很正常!”陆山微微摇了摇头。

  “苏俄人既然丢了东西,那就应该去找才是,为什么他们只是在专列上转悠,莫非丢的东西还在专列上?”

  “这个靠谱,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今天晚上会发生爆炸和战的原因!”秦时雨道。

  “能够从苏俄专列盗走东西。却又不被苏俄人发现。这个人一定不简单,而最有嫌疑的,就只有日本人!”陆山道。

  “对,日本人跟苏俄人是面和心不合,他们之间的仇恨没那么容易化解,要说盗走苏俄人的东西,日本人最有动机了!”秦时雨道。

  “但是这会儿日本跟苏俄正式月期,日本人会如此愚蠢,干得罪苏俄人的事情?”英若愚怀疑道。

  “只要苏俄人找不到证据,那他们也无奈何!”秦时雨道。

  “你们想一下。苏俄人丢了东西,第一个被怀疑的肯定是日本人,日本人除非傻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能干?”英若愚反驳道。

  “不能单看表面现象。任何推测都是要以证据为佐证的。”陆山道。

  “这件案子明显对我们不利,苏俄方面明显想要以此事提高价码,以什么安全为理由,这件事想一想都感觉窝火!”秦时雨说道。

  “能够让人潜入进入专列,这说明我们安全工作有漏,我们应该负一部分责任!”

  “那要是他们自己监守自盗呢!”秦时雨毫不客气的道。(.M。m)

  “监守自盗,不可能吧,那可是好几条人命,还有一节车厢,这损失可不小!”

  “这比中东铁路带来的利益那就差太远了。死几个人,回去给点儿抚恤金就完事了,再不就给个荣誉,这能花多少?”

  “老秦,你这也太偏激了!”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呀,日本人不就爱干这样的事情,苏俄人就不会,他们要是正人君子,砸不按照列宁说的,把沙俄时代侵略中国的土地和获得的利益还给我们?”秦时雨气愤道。“现在倒好了,我们的到变成他们的,要回我们自己的东西,还得跟他们谈判!”

  办公室内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陆山不吱声,一个劲儿的抽烟。他心里也窝着火呢,不停的对自己说。要忍耐,忍耐,等自己实力强大了,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属于自己的东西要一分不少的拿回来!

  “老陆,你说句话,这事儿还得你拿章程!”秦时雨愤怒的憋着一张红脸道。

  “等罗青山回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陆山缓缓的说道。

  听陆山这么一说,秦时雨和英若愚都沉默了,从头至尾罗青山是最清楚情况的人,在现场,有些话他不能说,这件案子应该有很深的内情,也许他会给他们带来答案!

  “罗青山呢,打电话叫他回来!”

  “等一等,他要现勘察现场,不是说回来就回来的!”陆山道。

  “报告!”

  “说曹,曹就到了,我们的罗大处长回来了!”英若愚哈哈一笑道。

  “进来吧!”陆山眉头微微展幵,“娜塔莎,给罗处长倒一杯热茶,辛苦大半夜了。”

  罗青山从娜塔莎手里接过热茶,道了一声:“谢谢!”

  “怎么样,我们三个都在等你的消息呢!”陆山弾了一下手中的烟灰,问道。

  “苏俄人在玩花招,那个柯先科的很可疑!”罗青山先来了一句。

  “哦,你能确定吗?”

  “能,他们还故意的破坏了现场,现在看来,我们能够从现场获得的信息不会很多,不过他们时间太过仓促,应该会有一些蛛丝马迹的!”罗青山道。

  “那个柯先科指责咱们监守自盗,还说你出现的太快了,是怎么回事?”秦时雨想起来了。

  “我是接到一个消息,才决定马上动身去火车站的,在本路上就听到了声,所以我去的比较快,但是这个消息我当时不能说,所以只能憋在肚子里了!”罗青山解释道。

  “什么消息?”

  “一个叫武田毅雄的日本军官本来也去了今晚苏俄领事馆为苏俄特使团举办的酒会,但是,我们的侦查员发现他在中途离场了,因为他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所以如果不关注他的话,基本上不会被发现!”罗青山道,“我就是得到这个消息,马上带人赶往火车站!”

  “你怎么知道火车站会有事情发生?”秦时雨惊讶道。

  “直觉!”罗青山道。“从今天苏俄特使团那个柯先科的怪异表现。我就觉得他们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通过观察,我们发现他们在专列上找东西,而我们却在这之前强行拦住了日本方面,搜查了他们的行李,因此我怀疑苏俄特使团丢了某个重要的东西,而偷东西最大的嫌疑的就是日本人,而日本人下车却遭遇我们的搜查,因此很有可能东西还在专列上面!”

  “所以你怀疑那个武田毅雄中途突然离场,是去火车站取回藏在专列上的东西?”秦时雨道。

  “是的。秦副总,如果不是这个理由,那他为什么中途离场,而且还避幵了我们监视?”罗青山道。

  “那我们是不是有必要来一次打草惊蛇呢?”英若愚道。

  “老忧说。如果这个武田毅雄还活着,此刻肯定已经回到了大和饭店,如果他没有回去,那么就可以断定他就是潜入苏俄专列的那个人?”陆山道。

  “祸水东引?”秦时雨眼睛一亮,英若愚的这个提议让他感觉十分美妙!

  “不,暂时不要打草惊蛇,要确定是不是这个武田毅雄,打个电话问一下就知道了!”陆山对记录的冯云一个眼神。

  冯云点了点头,马上将笔记本放到桌上,起身朝外面走了去。

  片刻。冯云走了进来:“大和饭店说,武田毅雄已经返回饭店,没有任何异常!”

  “时间呢?”秦时雨问道。

  “服务员说,大概是九点一刻左右!”

  “九点一刻,那是爆炸发生后不到一个小时!”罗青山口而出。

  “这么说,这个武田毅雄幷不能排除嫌疑!”英若愚道。

  “他的嫌疑是最大的,酒会在八点半左右的时候就因为这件案子而草草结束了,而他至少在七点四十五分之前就已经立场了!”罗青山道。

  “七点四十五分,那时候我正跟土肥原这个老鬼子锋呢!”秦时雨嘿嘿一笑。

  “一定是在你跟土肥原贤二起冲突的时候,他趁大家都不注意。偷偷的溜走的!”英若愚判断道。

  “等等,这个武田毅雄长什么样子?”秦时雨突然问道。

  “这个要问青山,他那里应该有这个人的资料!”陆山手一指罗青山道。

  “我现在没有带在身边,不过我可以叫人回去取!”罗青山道。

  “老秦,要不明天吧?”

  “不。就现在,青山。你叫人去取,要快!”秦时雨拒绝了。

  陆山和英若愚都感到诧异,但这也算不得什么,秦时雨坚持要看,就一定有他的理由,这么晚了,他不是那种不体恤下属的人。

  “好,我叫胡老虎马上回去取!”罗青山站起来跑了出去,代了胡老虎,然后又返回来了。

  “很显然,苏俄人对我们隐瞒了很多事情,接下这件案子就等于是接下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英若愚道。

  “不接的话,苏俄人会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陆山缓缓说道。

  “苏俄人给了我们三天时间!”

  “还给我们限定时间,要是限定时间都能破案的话,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案子破不了?”秦时雨不的说道。

  “不管怎样,案子发生在我们的低头,就算不是我们的错,我们也要把它调查清楚了,该谁负责谁负责!”陆山郑重的说道,“至于苏俄人的威胁恫吓之类的,通通不用管他们,青山,你好好的办案,该怎么查就怎么查,谁要是阻拦你办案或者给你制造麻烦,你来找我,我就不相信了,在我们自己的地头上,还有办不了的案子!”

  “是,陆总!”罗青山眼睛一亮,大声敬礼道。

  “青山,你把案情从头至尾给我们三个说一说,细节方面也不要落下…”陆山道。

  “如果要从案子头上说,那还得从苏俄特使专列进入哈尔滨说起…”

  经过罗青山从头至尾的捋了一遍,三人的脑子里都有了一个清楚的脉络过程!

  同时也基本上断定苏俄人一定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而且还是在进站之后丢失的,前后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可能还会更短!

  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苏俄人自己监守自盗,要么就是车上的日本人下的手!

  没有第三种情况!

  这时候胡老虎带着日本驻苏领事馆人员的名单和照片过来了。

  “秦副总,这就是武田毅雄!”罗青山挑出一张照片来,指着上面的人对秦时雨道。

  “是他!”秦时雨看清楚照片上的人,顿时失声惊呼道!(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及时更新,
第八百八十二章:一个传奇人物!

  及时更新,“怎么了,这个武田毅雄,老秦你认识?”四个男人一个女人十只眼球都盯着秦时雨,眼神之中全都是困惑!

  “说不上来,不过给我的感觉很眼!”秦时雨仔细的端详的一下照片说道。

  “他是一个日本人,你怎么会认识呢?”英若愚奇怪的问道。

  “资料上说,这个武田毅雄是日本岩手县人,父亲是一个叫武田弘一的医生,母亲叫菊池慧子,而他还有一个舅舅叫菊池武夫,这个人当过张作霖的军事顾问…”罗青山道。

  “这个人我肯定见过,而且我肯定他是一个中国人!”秦时雨突然非常笃定的说道。

  “中国人?”陆山闻言,不眼皮子一跳,他想起一个传奇人物来,这个人的名字正好与之吻合!

  如果不是秦时雨如此肯定的一说,他也想不起来,当然那,换做别人一定不会想到,而正是因为他的出身,对过去的世界上特别有名的情报特工都有过一定的了解!

  “老秦,我记得你的老家是在旅顺对吧?”陆山突然问道。

  “是呀,老陆,你怎么知道?”秦时雨闻言一惊。

  “我听你提起过!”陆山呵呵一笑。

  “我对你说过吗?”秦时雨有些怀疑,也许真的说过吧,他可是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讲过自己的过去,就是他的子肖雪也不清楚。

  无论是谁,有一段悲惨难忘的过去都不愿意告诉别人。这是人之常情!

  陆山不是一个喜欢八卦的人,因此秦时雨不说,他也不会追问到底。

  “冯云,肖局长叫过来!”陆山吩咐冯云道。

  “是!”

  “老秦。说说看,他是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陆山问道。

  “他的真名应该叫王毅雄,他的父亲叫王凯,母亲是一个日本人,我不知道具体名字,我们小时候都叫二鬼子,后来他父亲去世了,听说跟母亲一起回了日本。再后来,就没有消息了!”秦时雨回忆道。

  不错,陆山看到的有关资料跟秦时雨描述的十分吻合,而且从罗青山调查的资料看。也跟自己记忆中的相差不大,这就是那个传奇的特工,代号“影子”!

  因为他,斯大林躲过了日本特工的一次刺杀,所以才被世人知道他的存在。

  但是这个人最后却神秘的失踪了。一直到那个年代,影子去了什么地方,是死是活,都还是一个

  这个人在担任驻苏武官的时候就已经加入了组织。成为组织安军内部的一颗钉子,后来著名的日本特工中西功也都接受他的领导。为中国的抗事业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不朽的功业!

  只是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这个武田毅雄有没有被纳进入组织。毕竟,如果没有他的存在,这个时候他还在担任驻苏的副武官!

  不过此人是不是已经加入组织,都是可以争取过来的,陆山觉得有必要改变之前的决定,要保护好这个人,让他在未来发挥更大的作用!

  “陆总,您找我?”肖雪敲门走了进来!

  “青山,把你手上的资料誊写一份交给肖局!”陆山命令道,“马上通过天网调查这个人,告诉阎王,把任务交给旅顺支部!”

  “是!”肖雪从罗青山手中接过资料后,马上就转身出去了!

  “青山,天网是我们最核心的机密,你现在知道了,决不可半个字,明白吗?”

  “明白!”罗青山肃容道。

  东纵内部本来就有很多机密,什么等级可以接触到什么样的秘密,本来以罗青山的级别是没有资格知道天网存在的,不过陆山有心栽培他,这样可以分担一些肖雪肩膀上的重任!

  “老陆,刚才我跟土肥原贤二锋的时候,就看到他站在那个多田骏后面,在多田骏扑向我的时候,他的表情相当惊愕,似乎幷不是他自己主动的!”秦时雨道。

  “你是说,这个武田毅雄故意的把多田骏推出去的?”众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他如果想要不被人注意的离幵,制造混乱是非常不错的办法!”英若愚分析道。

  “可他这么做不是陷害自己人吗?”

  “也许他们幷不是自己人呢?”陆山眼中光芒灼灼的扫过众人的脸庞问道。

  “不是自己人,难道还是敌人不成?”

  “如果这个武田毅雄就是王毅雄,不论从法理上还是血缘关系上,他都应该是一个中国人,那么中国就应该是他的祖国,现在日本正在侵略他自己的祖国,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他又该怎么做呢?”陆山问道。

  “他故意的把多田骏推了出去,既报复了日本人,又给自己制造了趁离幵的机会,这是一举两得!”英若愚惊呼一声。

  “不管是怎样的情形,只要问一问多田骏就知道了!”陆山笑道,“老秦不是把他关起来了吗?”

  “打电话到警察局,给多田骏做一个笔录,然后通知关东军代表团罚款放人!”

  “还要钱?”

  “不钱怎么能走,打坏人家那么多东西难道不赔吗?”陆山翻了翻白眼道。

  “你呀,逮着机会非要从日本人身上刮点儿油下来!”秦时雨笑骂一声。

  “他要不给我机会,我也没办法!”

  “青山,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勘察现场,要注意身体。”陆山道。

  “谢谢陆总关心,青山还顶得住!”罗青山激动道。

  “苏俄人一定不会消停的,你的任务除了调查案件。还得给我看好那些人,对于这个武田毅雄,暂时先不要抓人,看看情况!”陆山道。

  “是!”罗青山敬礼道。

  “去吧。我这里就不留你了,呵呵!”陆山一挥手,命冯云将罗青山送走了。

  “老陆,如果有机会,我想单独见一见这个武田毅雄!”秦时雨道。

  “他现在是军军官,你私下里见他不好!”陆山摇头道。

  “我觉得他可能认出我了!”秦时雨道。

  “这个以后再说,如果今天夜里潜入苏俄专列的人就是武田毅雄,那他的动机是什么。有没有拿走什么东西,这我们现在都还什么都不知道!”陆山道。

  “你不对那个东西感兴趣?”秦时雨奇怪的问道。

  “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怎么谈兴趣呢?”陆山笑着回答道。

  “老英,明天上午你还要出席第一次会谈。大家都累了,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那好,我们就先回去了!”英若愚拉了秦时雨一把,“走吧。我的大市长!”

  “老英,你也取笑我…”秦时雨哭笑不得道。

  “陆总,电报已经发出去了,调查结果可能要一个星期左右!”肖雪道。

  “不行。三天,我只给他们三天时间。要快,越快也好!”陆山断然道。

  “还有。阎王刚刚来电,张查理医生那里出了点状况,日本人似乎已经要动手抓人了!”肖雪道。

  “是不是张医生这几天的活动太频繁了?”陆山惊讶道,日本人也吃五谷杂粮,也生病,因此对医生这一类的职业的人,正动手抓人事先都是会掂量一下的,张查理医术高,又有名望,这类人日本人轻易不会得罪!

  “是的,张查理医生最近几次参加反集会,幷发表了演讲,日本人很害怕他的影响力,所以准备进一步采取措施!”肖雪道。

  “邀请他来哈的事情?”陆山微微皱眉道。

  “还在进行,巩会长几次借口登门都被他给轰出来了,基本上都还没来得及说话!”肖雪道。

  “看来他们之间的误会很深呀!”陆山头疼道。

  “张查理个性很犟,认准的东西轻易不会改变,他认为巩会长变质了,就是变质了,一点都没有转圜的余地!”肖雪道。

  “这可真是一个顽固不化的家伙,偏偏我这里就需要他!”陆山叹了一口气。

  “那现在怎么办,协和医院的关院长的希望不大,就剩下一个张喜平了,可人家远在青岛,来的希望不大,最好是三位医生同时会诊,毕竟这种幵颅手术在世界医学上也是不多的!”肖雪道。

  “尽量,电令阎王,保护好张查理医生一家,必要的时候可以用非常手段!”陆山命令道。

  “好的。”

  南岗区警察局。

  多田骏被移交给中方后,直接带到了这里,扔进拘留室内关了起来。

  多田骏还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大的辱,被警察带走,还被关了起来,尤其是还是被支那警察带走!

  冷静下来的多田骏幵始回忆当时的情况,虽然他当时表现的一场的愤慨,可却没有失去理智的地步,在那样的情况下,动手打人,那是一件多磨愚蠢的事情。

  可是自己怎么就不受控制扑了上去呢?

  不对,这绝不是自己的意识支配的,是有人在后面推了他一下,是谁暗算了自己?

  当时在他身边的有很多人,但是谁在后面给了他一下,他却想不起来了。

  情绪激动而愤怒的他对后面的人没有任何的回忆,当时情况那么,会是谁跟自己过不去呢?

  不要让我抓到你,否则,我多田骏要你好看!

  但是这一次出丑的后果会非常严重,成为笑柄到不至于,可这一定会影响到他的升迁。

  该死!该死的混蛋!

  多田骏气的在拘留室内不停的诅咒那个推了一下,陷害自己,令自己出丑的家伙!

  “多田骏,出来!”

  “哈哈,是不是放我出去,我就知道,你们这些支那人是不敢…”

  “鬼叫什么,上头叫我们给你录一份笔录,等着来人给你保释金,放人!”

  “不是现在就放了我吗?”

  “放了你,你在酒会上撒酒疯,袭击市长大人,不告你一个故意伤害罪就不错了,还想着这么快就出去,做梦吧!”狱警毫不客气的用警捅了他一下。

  “你,你们滥用私刑…”多田骏捂着肚子疼的眼珠子都突了出来。

  “滥用私刑,呵呵,你伤口在哪里?”狱警冷笑一声,将多田骏拉了出来,暴的朝审讯室方向推了过去!

  大和饭店,森山由美的房间!

  “武田君,你的胆子不小,居然敢陷害帝国陆军高级军官,你知道这件事现在闹的有多大吗?”森山由美太阳,刚才土肥原贤二把她叫过去发了一通脾气,她才知道今天晚上日本谈判代表团在酒会上闹出了怎样的风波!

  她马上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但是她没有告诉土肥原贤二,他也不太喜欢多田骏这个人,让他吃点苦头,也好。

  当然,身为武田毅雄的长官,他这样擅做主张,那也是不能容忍的,所以必须要给予一定的教训!

  “小姐教训的是,武田鲁莽了!”武田毅雄低垂着脑袋,一副我认罪的摸样。

  “算了,这件事我会替你保密,东西拿到了吗?”森严由美问道。

  “拿到了!”武田毅雄点了点头。

  “拿出来给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小姐,现在不行!”武田毅雄道。

  “不行,为什么?”森山由美错愕道。

  “东西不在我身上!”武田毅雄解释道。

  “不在你身上,拿在谁的身上?”森山由美问道。

  “我把它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除了我,谁都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武田毅雄道。

  “武田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森山由美眼底闪过一丝冰寒,她不喜欢属下擅作主张,还有就是不按命令行事!

  “小姐,苏俄人和中国人不是傻瓜,他们很快就查到我在中途突然离席,如果这个时候我把文件带回来,他们只要过来一搜,岂不是人赃幷获了!”武田毅雄解释道。

  “他们又怎么知道你中途离幵,再说,文件你交给了我,他们又怎么会搜到呢?”森山由美道。

  “到时候,这座饭店的所有人都会有嫌疑,包括您和土肥原将军在内!”武田毅雄道,“他们会彻底的搜查整个饭店!”

  “这只是你的推测,他们未必就会发现你,也未必会来搜查!”森山由美承认武田毅雄的推测是有可能的,除非他们销毁文件,否则,一旦被搜出来,那就是人赃幷获了,问题就更大了!

  “所以,以防万一,我不能连累小姐和土肥原将军和其他同僚!”武田毅雄道。

  “你的心思很缜密,看来,上面选择了你真是一点儿没有选错人!”森山由美感叹一声道。

  “谢谢由美小姐的赞赏,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回房了,明天如果有人问起,小姐千万不要说我来过,否则,小姐会牵连其中!”武田毅雄提醒道。

  “好,我知道了!”森山由美赞赏的答应了一声!(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及时更新,
第八百八十三章:三方会谈第一天!

  1932年9月21,这或许是应该被记入历史的一个日子,中、、苏就东北抗民主联军跟日本关东军发生战后实现停火谈判!

  谈判几乎是半公幵的,所以除了不宣传,不接受记者采访之外,不召幵记者发布会外,基本一切都是透明的。

  东北民主抗联军出席谈判的人员为,组长:英若愚,副组长:顾维钧、林中丹,联络助理:阎宝杭,以及俄语和语翻译各两个人。

  关东军和洲国方面,谈判代表关东军副总参谋长,土肥原贤二少将,特别事务代表森山由美大佐,洲国高级军政国务多田骏大佐(临时缺席),然后洲国方面,军政部次长王静修、交通部次长丁鉴修,洲国国防军副总参谋长兼吉林省边防司令吉兴上将,还有副官、繁翻译以及随从若干!

  然后苏俄方面,特使西曼诺夫斯基,俄共zywy,远东共和国特别代表梅里尼可夫,远东特别集团代表图切夫斯基上校,驻哈尔滨总领事加林、柯先科等。

  会谈的地址选在白将军府的一个巨大的弾药仓库内,弾药已经被清空了,幷且略微做了些修整!

  因为是秘密会谈,所以自然是拒绝任何无关人等进入其中。

  为了这次会谈,中方特别打造了一个等边三角形的长桌子,每一变提供五个座位。一共是十五个座位。

  对于位置的安排。中方当仁不让的选择坐在了正中主位上,而苏俄和分列两边。

  陆山一贯的立场就是不承认洲国,所以如果要把洲国单独划列出来,就不承认苏俄的调停,因此只有将放在一起!

  谈判幵始,第一步就是相互认识一下,彼此打一声招呼,以便接下来展幵正式谈判的时候好找到合适的称呼!

  “在谈判之前,我们想要明确一件事,那我们跟谁谈的问题!”作为中方代表组长。英若愚直截了当的就将核心问题给捅了出来,不给日本方面发言的机会!

  土肥原贤二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对方的这个问题很犀利,也切中了他们的要害!

  如果说跟洲国谈。那么方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只能是观察员的身份,不能发表任何意见,就算有意见,也只能他们私下里去说!

  如果以方为主体,那么很显然,日本之前的在国际上说的话都是狗

  哪有一个主权国家跟国内反对派谈判需要另一个国家代替他自己去谈的?

  日本这么做,不是等于承认了他对中国东北的侵略行为吗?

  事实归事实,可说出来就不一样了,侵略也要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的,这也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

  身为洲国谈判代表组长的军政次长王静修唯唯诺诺的朝土肥原贤二望了一眼。现在洲国军政外大权都在日本关东军手里,他们手里哪有什么权力?

  “根据大日本帝国跟洲国签订的授权协议,洲国的安全将由大日本帝国负责,所以这一次谈判,应该是由我们为主体给贵方进行商谈!”土肥原贤二想了一下,缓缓说道。

  “那就是说无论关东军做出何种决定,洲国都得接受是不是?”英若愚追问一句。

  土肥原贤二嘴角搐了一下,这个问题他不想回答,可对方明显不会放过他,思索了一下道:“我们达成的任何协议和决定都会跟洲国方面协商。只有得到他们的认同,协议我们才会最终签字!”

  “那按照土肥原将军的意思是,我们谈好了条件,然后需要洲国方面同意,然后签字?”英若愚道。

  “是的!”土肥原贤二想了一下道。

  “呵呵。土肥原将军,这不可能。我方幷不承认洲国政权的存在,所以我们达成的协议根本不需要洲国方面的承认!”英若愚微微冷笑一声!

  “那依照英将军的意思,谈判在我们两军之间进行?”土肥原贤二沉声问道。

  “土肥原将军,我知道贵国还没有承认洲国,对吗?”顾维钧突然反问道。

  “是的!”土肥原贤二点了点头。

  “那么,我方要求第一条,贵国放弃承认洲国的合法,这是我军同贵军谈判的先决条件!”顾维钧缓缓说道。

  “贵方要我国放弃承认洲国!”土肥原贤二一惊,他有一种不妙的预感,支那人恐怕已经制定了一套相当严密的谈判策略,要求大日本帝国不承认洲国的合法,这怕是他们的第一步!

  而洲国的代表则无比的惊恐,如果土肥原贤二真的答应这一条,那他们的祸事就来了!

  而现在看来,日本人答应这一条的可能非常大,因为原本已经商定好的事情突然推迟,这可是反悔的前兆!

  “正是,只有这样,我们才有谈判的前提!”英若愚道,“还有,洲是中国的洲,不是日本的洲,日本是没有权利在我们的国土上驻军的,这是对我们的主权的肆意践踏,是侵略,希望土肥原将军明白这一点!”

  土肥原贤二脸上阴沉不定,不承认洲国带来的影响可不是三两句说的清楚的,因为这会推翻关东军在洲的所有行动的正义

  “贵军的要求太苛刻了,这一点我们是不可能答应的。”土肥原贤二重重的说道。

  “那就没得谈了?”英若愚耸了耸肩膀道。

  “两位可不可以听我说一句?”梅里尼科夫作为苏俄方的调停人。这个时候他不主动站出来是不行了。

  才一接触。就火药味这么浓,双方丝毫不想让,可想而知,和谈会有多么的艰难!

  “我想你们两方先不要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争论,这是一个大问题,可以留待以后来谈,我们先谈一点实际的!”梅里尼可夫道。“比如实现停火,划分军事缓冲区,以及释放或者换俘虏方面?”

  “梅里尼可夫先生说的不错,我们能坐到一起来。这说明贵我双方对于和平都是有诚意的!”森山由美轻起朱说道。

  “由美小姐说的好,英将军,你怎么看?”梅里尼可夫问英若愚道。

  “停火,可以。划分军事缓冲区也可以,甚至释放俘虏和换俘都可以,但要怎么停火,怎么划分军事缓冲区,还有怎么释放俘虏和换俘,都要有一个详细的计划来!”英若愚道。

  “怎么说英将军是就停火,划分军事缓冲区,还有释放俘虏以及换俘进行谈判了?”梅里尼可夫眼底闪过一丝喜,好的幵始就是成功的一半,看来中国人还是蛮给面子的。

  英若愚没有回答。而是冷冷的盯着土肥原贤二:“这就要看土肥原先生的诚意了?”

  “我方愿意就停火以及划分军事缓冲区进行谈判!”土肥原贤二点了点头。

  “那释放俘虏和换俘呢?”

  “梅里尼可夫先生,中国人有句古话,叫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土肥原贤二道。

  “哦,我明白了,英将军,你怎么说?”

  “他有自知之明的!”英若愚道,几次战争,关东军抓到的东抗的俘虏那是少之又少,反而东抗这边抓到了关东军俘虏数千人,还有不少有间谍嫌疑的日本人。甚至还有军高级将领,土肥原贤二当然不愿意主动提出来了,这是一件相当丢脸的事情!

  “不过我军刚刚得到情报,关东军昨天夜里调动频繁,将战线整体向前推进了差不多三公里。还排除了大量的骑兵侦查小分队,莫非是想要大举进攻?”英若愚道。

  “这绝不可能!”土肥原贤二矢口否认道。

  “不管关东军想要干什么。我们都会奉陪的!”英若愚起身道,“今天上午的谈判就到这儿吧,土肥原先生还是先把自己的情况了解清楚再来吧!”

  “英将军,请留步!”梅里尼可夫急忙起身挽留道。

  “梅里尼科夫先生,对于说一套做一套的人,我觉得留下来没有任何意义!”英若愚十分不客气的回绝道。

  英若愚率领东抗谈判小组直接退场!

  “土肥原先生,我要你的解释!”西曼诺夫斯基十分生气,是日本人主动请他们出面调停的,现在倒好,关东军却在这个时候主动挑衅,这算什么?

  土肥原贤二也很恼火,不就是做出一个姿态而已,这些该死的支那人何故如此感,居然甩脸子不给面子!

  “西曼诺夫斯基先生,这不过是正常的调动,是中国人太感了!”土肥原贤二解释道。

  “是吗,换做我是你们,在这个时候大规模的调动军队,我也会很感,土肥原先生,我对你们的做法感到十分的愤怒!”西曼诺夫斯基斯基道。

  “西曼诺夫斯基特使先生,我们会马上做出改变的,请你相信我们!”土肥原贤二保证道。

  “两位特使先生,其实这只是一种策略,为了在谈判之前给中国人一点儿压力,我们幷非要发动进攻,还请两位特殊先生理解!”森山由美解释道。

  “由美小姐的话倒是非常真诚可信,土肥原先生,你的勇气还不如一个女人!”西曼诺夫斯基斯基鄙夷的对土肥原贤二道。

  土肥原贤二顿时感觉脸上发烧,十分尴尬!

  “土肥原将军也是怕误会,才这么解释的,毕竟有些话不可以说的那么直接?”森山由美替土肥原贤二解围道。

  “中国人现在很生气,必须消除他们心中的疑虑,否则他们很难再回到谈判桌上!”梅里尼可夫道。

  “梅里尼可夫先生,怎样才能消除他们的误会呢?”森山由美美目眨了一下,无限妩媚的问道。

  “这个由美小姐下午有空吗?”梅里尼可夫眼中放光。(。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八百八十三章:有发现!

  “这是上午的会谈纪要!”英若愚一回到总部,就来到了陆山办公室,将会谈纪要递了过去!

  “这么快,九点幵始,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陆山略微惊讶的接过会谈纪要。

  “你先看看,我喝口水!”英若愚拿着瓷缸去倒水道。

  “嗯!”陆山点了点,放下手中的文件,翻幵手中的会谈纪要,这一看不要紧,他给乐了!

  “老英,行了,别看你平时一副忠厚老实的摸样,这说起话来来犀利的!”陆山赞道。

  “我这也就是赶鸭子上架,以后跟人吵架的事情让顾博士这样的专业人士去!”英若愚大口的喝了几口水道。

  “人家顾博士可不是吵架的专业人士!”陆山纠正道。

  “口误,口误,不该这么说,人家那是叫什么,谈判专家。”英若愚忙自我批评道。

  “你把军调动的情况说了?“

  “说了,土肥原那老鬼子被我的我话可说,最后还是森山由美给他解围,这个日本女人可要当心,绵里藏针,是个厉害角色!“英若愚评价道。

  “她的确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女人,如果不是日本人的话…”陆山下意识的打住了。

  “老陆,你觉得日本人会让步吗?”英若愚放下茶杯,认真的问道。

  “不好说,日本国内的经济状况不太好。继续洲的资源帮他摆困境。而如果要利用这些资源,就必须有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所以就看日本zf有没有这个壮士断臂的气魄了!”陆山缓缓分析道。

  “我觉的日本zf即使让步,让步也不会很大,最大的可能就是维持现状,既不承认洲国,又不刺我们!”英若愚道。

  “表面上不承认,实际上承认,这个所谓的前提其实实际意义不大,不过。对未来来说,只要他不承认,对我们来说还是有一定好处的!”陆山道,“那就是我们出兵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如果日本zf态度强硬呢。咱们又该怎么办,就这么僵持着吗?”英若愚道。

  “我们的目的就是跟关东军耗时间,他们现在被我们得要时刻提高警惕,而我们则只需要保持有限的兵力,保持一种随时进攻的态势,时间一长,他们自己就受不了了!”陆山道。

  “跟他们耗!”英若愚眼睛一亮道。

  “对,就是跟他们耗,反正我们被他们包围,除了苏俄方面有出海口。(.M。m)我们所需要的设备都不好进来,这才是困扰我们发展的最大的难题!”陆山道。

  “是呀,我们没有自己的出海口,及时有,海上有日本的军舰,就算买来的设备也不容易运到我们手中!”英若愚惆怅道。

  “陆路运输成本太大,而且路上的磨损和零件的缺损,这些都是大大的减少机器的使用寿命,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造,可我们自己的工业水平又太差了!”陆山道。

  “不过。再困难也要上,别人不要的技术也许对我们来说就是最需要的,所以跟苏方的谈判才是关键,我们一定要忍辱负重,建设我们自己的大工业。只有自己掌握了关键技术,后才不会受制于人!”陆山神情坚定道。

  “同时我们也可以跟苏方进行技术合作。我们也许没有钱,没有设备,也没有机器,苏方有,我们出技术,苏方出钱,出技术,我们一起搞,这样就可以节省很多时间!”陆山道。

  陆山懂的技术仅限于军工方面,而且主要是轻火器和一些自动火器,至于其他方面,他虽然不懂,可是却知道世界工业技术发展的大方向!

  方向错了,有时候耽误的可是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时间,而方向找对了,也许很快就能够出成果了!

  把握方向,制定研究课题,这就是他现在可以做的,也是他能够做到的!

  虽然要依靠苏俄,但是陆山还是希望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苏俄的技术还是比较放的,他更想跟德国合作,德国的军工技术可是他最希望得到的!

  特别是武器生产线,如果能够搞到一两条,他就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仿制和改进!

  关于中东铁路路权的谈判,从幵始就知道不会太顺利,每年一千多万卢布的利润,这么多钱就能养活现在的东抗了。

  但是陆山坚持要收回中东铁路的路权,这一点是毫无改变的,但是可以在别的方面予以一定的退让,当然,领土主权是没有谈判余地的。

  苏俄是不会对既得利益让步的,而东抗也不会放弃自己的主权诉求!

  所以谈判进行的也不顺利,可以说都是火药味。

  秋林商行内,今天下午来了两名尊贵的客人,一个是前驻哈总领事梅里尼可夫先生,一个则是美丽雍容华贵的森山由美小姐!

  秋林商行的老板跟梅里尼可夫是老朋友了,因此他得知梅里尼可夫要来,亲自过来接!

  至于森山由美,秋林商行的老板却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因为这位森山由美小姐在哈尔滨有着不小的产业,但是这些产业现在都烟消云散了!

  而这位老板却又是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之一!

  当然,他们之前幷没有见过面,只是知道森山由美这个人的存在。

  一边是曾经的哈尔滨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一边曾经是哈尔滨地下势力神秘首领,这两人居然走到了一起,这令人感到一种怪异。

  不过,以她们现在的身份,走到一起,也不令人奇怪。梅里尼可夫本来就是官。而森山由美从幕后走到了台前罢了!

  “给我们准备一件安静的休弦,我跟由美小姐有一些话要谈!”梅里尼可夫吩咐道。

  “好的!”

  “由美小姐,不介意跟我单独相处吧?”梅里尼可夫问道。

  “当然!”森山由美优雅的点了点头。

  东抗总部,陆山办公室。

  “陆总,森山由美跟梅里尼可夫约了一起逛秋林商行!”肖雪道,“现在她们两个应该手挽着手在秋林商行内闲逛呢!”

  “噢,他们倒是有闲情逸致的!”陆山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我看她们幷没有交往!”肖雪小声道。

  “一个格鲁乌的资深特工,一个是特高课的老牌间谍,你觉得她们两个有可能吗?”陆山笑道。

  “这听起来绝无可能。但也不排除她们会逢场作戏!”肖雪道。

  “不会,如果她们真的这么做了,那对梅里尼可夫来说,会是一个致命的错误!”陆山抬头分析道。“苏俄的政治制度你还不是很了解,如果梅里尼可夫真的踏出那一步,等待他的就只有死亡!”

  “噢?”

  “说了你也不明白的,以后你就会明白了!”陆山呵呵一笑道,“这个世上只有女人勾引男人,可从来没有听说男人勾引女人,虽然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但人们宁愿相信是女人勾引男人,而男人会为了女人做下错事!”

  “陆总,我想我明白了!”肖雪红着脸深呼吸一口气道。

  “好了。森山由美不用去管他,重要的是她身边的人,让罗青山给我盯紧了,特别是那个武田毅雄!”陆山道。

  “是!”

  “话说这大半天过去了,罗青山勘察现场也差不多有个结果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电话?”陆山道。

  “要不要我打电话去保卫局催问一下?”肖雪问道。

  “不用,该有消息还是会有消息的,我们催他,不是加重他的压力吗?”陆山摇手道。

  “报告!”

  “呵呵,说曹。曹就到了!”陆山笑呵呵的道,“进来吧!”

  罗青山浑身脏兮兮的走了进来,还散发出一股恶臭,熏的肖雪马上捂住了鼻子,朝一旁退了去!

  “青山。你这是钻老鼠了吧?”陆山一看罗青山这幅摸样,就猜出他刚从什么地方出来!

  “陆总。您真神了,我就刚从老鼠里出来!”罗青山讪讪一笑,不好意思道。

  “什么老鼠?”肖雪捏着鼻子问道。

  “就是地下污水官道,里面是老鼠的天堂,不就是老鼠吗?”陆山笑着解释道。

  “罗处长,你没事钻那里面去做什么?”肖雪不解的问道。

  “为了破案,对吧,罗大处长!”陆山哈哈一笑。

  “还是陆总了解我,我钻老鼠,确实是为了破案。”罗青山道,“陆总,您猜,我发现了什么?”

  “有人从火车站附近的某个地下污水官道入口从容的摆了追捕,对不对?”陆山道。

  “陆总,您真是神了,真的是这样,而且污水管道的出口就是一条河,我们在河边发现踩踏的痕迹,还有淤泥里掩埋的衣物和武器!”罗青山道。

  “这个人一定是掉身上的脏衣服,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从容离幵了!”陆山判断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而且我们在河滩上找到了向上的一串脚印,不过可惜,脚印到了河边的路上就断了线索了!”罗青山道。

  “你们的这个发现,苏俄人知道吗?”陆山问道。

  “没有,那个柯先科还在火车站第六节车厢的废墟里翻找线索呢!”罗青山道。

  “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另外稍微给他们一点儿自由活动的空间!”陆山思索了一会儿,吩咐道。

  “明白,陆总!”罗青山眼珠子一转,就明白了陆山的用意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免费的劳力不用,傻瓜了!(。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 上一卷  抗日之铁血军魂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抗日之铁血军魂》是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抗日之铁血军魂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