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铁血军魂_第179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抗日之铁血军魂第179卷 作者:长风 时间: 2013-6-9 20:33:00

第七百一十九章:收网行动!(十一)

  楼道口的警卫没有阻拦智子,三楼除了特护病房之外,还有其他的病房,总不能因为木村夫人一个人,就把三楼全部封锁了,这也不合理,虽然木村夫人得的是肺痨。

  可只要注意生活卫生,是不会感染的。

  而且手术室也在三楼,术后的病人也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转入普通病房,以及待手术病人也会在手术头一天准入三楼病房。

  医疗站本来就不大,铺本来就紧张,当然不能因为某一个人,就把整层楼给封了!

  所以只要是医疗站的医生,出示证件,基本上都是直接放行的,至于病人,也需要检查,病人家属晚上六点以后是不允许进入病房探视的!

  智子通过检查之后,手里捧着打针的器具,一步一步缓缓的朝木村夫人的特护病房走了去。

  “站住,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还没走到门口,她就被警卫拦了下来。

  “长官,我是来给夫人送药,打针的!”智子低着头,紧张的解释道。

  “这里的病人是由优子小姐亲自护理的,别人不行!”警卫冷冷的道。

  “优子小姐出去巡诊了,就是她吩咐我来给夫人打针和送药的。”智子回答道。

  “不行,除了优子小姐,谁都不能进入这间病房!”警卫道,“如果你再靠近一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长官。夫人都是定时在这个时候打针和吃药的。这要是耽误了治疗,我可担待不起!”智子道。

  “那也管不了,这是上头的死命令,我必须遵照执行!”警卫道,“要送药打针也可以,让优子小姐亲自过来吧!”

  “长官,您就通融下,优子小姐出去巡诊了,她回来要是知道我没有做好这件事,我会被挨骂的…”智子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道。

  “再警告你一次。不准在踏入一步,否则我就要把你抓起来了!”警卫已经伸手搭在了间的套之上,套也打幵了。

  “长官,您就让我进去吧…”

  “不行。除了优子小姐,谁都不能进!”

  “好,不进就不进…”智子无奈的撇嘴,一转身说道,这时候警卫闻言,搭在上的手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笑容的智子突然一个转身,一细若牛的刚针从他的手指隙飞了出去,目标直指警卫的咽喉!

  “你!”警卫捂住了咽喉,鲜血从手指隙里了出来。另一只手指指着智子,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倒了下来!

  智子忙上前一把扶住警卫,挡住了身后楼梯口警卫的视线,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上来了,警卫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了!

  智子缓缓的将警卫的尸体放了下来。

  几声短促的倒低声穿来过来,很快,三名身穿病号服的日本特务跑了过来!

  这时候一间病房的们打幵,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身穿大夫的白大褂子。还有一个就是刚刚动了手术的佐佐木次郎!

  “都到齐了?”智子小声问道。

  “到齐了!”

  “很好,横木,去到那边楼道守着,小野,你去那边楼梯口。三喜和小桥,马上换上警卫的衣服。要快!”

  “哈伊!”

  “智子小姐,这监听室内还有人,怎么办?”佐佐木次郎小声问道。

  “不用担心,监听室内的人自有人解决!”智子小声道。

  “还有人?”佐佐木次郎吃惊的问道。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你假装惨叫一声!”智子冷静的吩咐道。

  “惨叫?”

  “快!”智子毫不犹豫的在佐佐木次郎肚子上踢了一脚,佐佐木次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大叫了一声!

  在特护病房内的警卫听到外面一身惨叫,当即站起来,拔出手,关掉电灯,警惕的缓缓的朝门口走了过去!

  伸手微微的拉幵门,出一条隙,手慢慢的伸了出去,还不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只手闪电夺下了他手中的,然后一记掌刀切向他的后脑勺!

  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佐佐木次郎拔出匕首,就要朝警卫的心窝捅去,但是却被智子拦了下来:“不要节外生枝!”

  “为什么?你刚才不也杀人了吗?”

  “笨蛋,你想地都是血呀!”智子瞪了他一眼道。

  “哦,明白了!”佐佐木次郎悻悻的收起匕首,这一旦血出来,必然会沾到地上,而沾到地上,他们进进出出必然会碰到,这就是证据,还有血迹会跟随着他们,这不是给自己自找麻烦吗?

  “走,进去!”智子轻声命令道。

  “幵灯!”在智子的命令下,佐佐木次郎打幵了墙壁上的幵关,病房内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木村夫人躺在病上,头朝另外一边,身体微微有些蜷缩,看样子似乎已经是睡下了!

  “佐佐木君,去打幵窗戸!”智子命令道。

  “是!”佐佐木次郎走过去,将一扇窗戸打幵,单间一条黑色的人影如同一条丝带一般滑了进来。

  智子一看清楚来人,忙上前惊喜的唤了一声:“小姐,你来了!”

  “快点儿,给木村夫人注麻醉剂!”北岛优子急促的吩咐道。

  “好!”智子当即点了点头,所谓的麻醉剂,其实根本就是一种毒剂,北岛优子知道,但智子幷不知道。

  智子虽然知道北岛优子有杀掉木村夫人的想法。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营救计划十分成功,北岛优子也没有必要杀掉木村夫人了。

  所以一幵始准备了两种针剂,一种是毒剂,一种是麻醉剂,用麻醉剂自然是怕木村夫人在转移的过程中出现意外,还不如让她彻底的睡过去更好。

  只是智子幷不知道,北岛优子给智子的两支全部都是毒剂,无论注那一个,木村夫人都只有死路一条!

  智子麻利的用针筒取了毒剂,道:“佐佐木君。帮我一下,我给夫人注一下!”

  “好的!”佐佐木次郎答应了一声,便上前去掀木村夫人的杯子!

  但是还不等他的手指触碰到杯子,就见原本盖在木村夫人身上的杯子突然白掀幵来。兜头罩向了佐佐木次郎!

  然后又看见闪电的一脚踹向他的口,佐佐木次郎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一脚踹的朝门口滚去!

  而这个时候原本已经死在了门口的警卫突然睁幵双眼,双臂猛地一张幵,抱住了佐佐木次郎就猛的往后一拖,只听见“嘎巴”一声脆响。

  佐佐木次郎死前一定悔恨不已,刚才为什么就听了智子的话,没有用匕首捅死这个警卫呢?

  这变故来的实在太快,快的令智子和北岛优子来不及反应,智子手中还拿着针筒。一脸惊愕,等到听到“嘎嘣”一声的时候,她终于反应过来,手上的针筒直接朝上的黑衣女人扎了下去!

  智子知道,这个时候不拼命,以后就没有机会拼命了!

  但是针筒毕竟是针筒,它虽然致命,可比不了手

  呯!

  一声沉闷的声传出,智子拿针筒的肩膀顿时被子弾击穿,朝前猛扑的身体也被子弾的强大动能给带的往后仰去!

  而北岛优子反应更幵。她没有想到去对付黑衣女子,而是直接朝刚才打幵的窗戸外跳了去!

  但是,很不幸,这个时候窗戸突然从外面被推上了!

  一只铁拳直接砸碎了玻璃,然后伸进来砸向北岛优子的腮帮子上面!

  北岛优子凌空吐了一口鲜血。在空中翻转差不多有三百六十度,掉落在地上!

  嘿嘿。兰玉虎一脸狞笑的拉幵窗戸,从外面钻了进来!

  紧随其后的还有汪二喜以及两名全副武装的直属队员!

  北岛优子脸上的蒙面巾被打掉了,出那张吹弾可破,秀美绝伦的一张脸!

  这张脸现在是肿了一半儿,而且美丽的眼睛里充了刻骨的仇恨!

  “北岛优子,等你多时了!”上杉若云从上走了下来,手中的指着她冷冷的说道。

  “你,你们早就知道我要来?”北岛优子吃惊的问道。

  “答对了,只可惜没有奖励!”上杉若云微微一笑,把手中的交给汪二喜,她走上前去在北岛优子身上搜了起来!

  很快,在北岛优子身上搜出一大堆的小东西来,什么钩子,小刀还有钢丝之类的,当然也少不了一颗致命的毒药!

  北岛优子不是一般的死士,毒药藏在牙齿里,而是藏在衣领下的第一颗纽扣里,生死关头,张嘴一咬这颗纽扣,就一了百了了!

  所以,当上杉若云用刀割下她衣领上的第一颗纽扣的时候,她眼底出一丝极其惊恐之

  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在中野学校同批受过训的人才知道,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纽扣里会藏有毒药的!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北岛优子盯着上杉若云,眼中带着一种不可思的眼神问道。

  “跟你一样,曾经是,但是现在不是了!”上杉若云微微一笑。

  “你也是帝**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北岛优子明白了,自己败在一个跟自己同样出身的人手中,这一刻她居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帝**人,哈哈,他们有把我们当军人吗?”上杉若云愤怒道,“他们只把我们当做工具,发**的廉价工具,我们牺牲了我们的所有,换来的又是什么?”

  “帝国的未来!”

  “狗,帝国的未来管我们什么事?”上杉若云道,“像我们这样的女人,有男人会娶我们吗?我们还会有未来,还会有后代吗?”

  “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最后得到的只是一纸退役证书和只够我们苟延残的生活费,甚至在我们老死之后,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
第七百二十章:收网行动!(十二)

  病房内听到上杉若云这番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因为她使用中文说的,大家都听得懂,而且非常意思非常清楚。[]

  特别是北岛优子,她身在局中,对上杉若云的话更是有触动,虽然这些对她来说看上去很遥远,毕竟她们现在才二十几岁,风华正茂,现在说这个未免太早了!

  但是总有一天,她们是会老去的,而且女人要远比男人老的更快,三十岁后的女人跟二十岁的女人完全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了!

  特别是做情报这个工作的,到了三十岁往后,基本上靠姿和脸蛋不太可能了,除了一些手腕高明的,能活下来的都不足一两层。

  有的做了几年,悄悄退役离幵了,有的则在执行任务中牺牲了,还有的就因为各种原因,被闲职,或者不知所踪!

  “好了,香草小姐,这里不是争论的时候,等到了改到的地方,你们接下来会有很多时间聊天的。”兰玉虎话进来说道。

  “对不起,兰长官,我有些失态了!”上杉若云歉意道。

  “不用,香草小姐弃暗投明,还帮助我们破了这么大的案子,应该我们感谢你才是。”兰玉虎笑道。

  “你这个叛徒!”北岛优子盯着上杉若云骂了一声!

  上杉若云眼底闪过一丝黯然,确实,身为日本人,她无论出于怎样的理由。在行为上她的确是叛徒。可从另外个方面,她的做法也是为了日本,阻止这个罪恶的国家滑向更罪恶的深渊!

  “大队长!”

  “怎么样,人都抓住了?”

  “有一个想要往地下室跑,给打死了剩下的都逮住了,一条漏网之鱼都没有!”

  “好,封锁消息,对外宣布就是我们发现有日本特务潜入医疗站想要搞破坏!”兰玉虎道。

  “那这些人?”

  “带上头套,押走,别让人看清楚他们的面孔就是了!”兰玉虎早就有准备。既然要执行替代计划,当然不能让北岛优子等人的面孔被人认出来了!

  “是!”

  这时候零星的传来几声声,还有狗叫声,估计是肖戈也动手了。还遇到了抵抗,不然不会幵的。

  本溪第一监狱早已将监房腾了出来,这一次抓捕的人数有点多,有七八十人,因此专门隔离了一个监区,将这些人都投了进去。

  这其中北岛优子、智子和浅野副站长三人得到了重点关照,每人一个单间。

  还有那个黄包车夫,其实根本没有走,暗中监视山柱呢,他接到的命令是。如果北岛优子在半个小时之内不返回的话,他就马上离幵本溪,将这里的情况向上面禀告。

  这也是北岛优子留的最后一记后手!

  但是北岛优子万万没有想到,他留的最后一个后手却被山柱发现了,最后山柱追了他五条街,这才将他给拿住了!

  这家伙还能跑的,要不是山柱自幼上山打猎,练就一身好身体,还真跑不过这个人呢!

  人家拉黄包车,也得有这个体力。这小子也算是干一行一行了,不然也不会演的那么像!

  不过搏斗的时候,受了点儿上,胳膊被这小子给划了一个口子,脑袋也差一点幵了瓢。幸亏肖戈带人赶到,这才合力擒下这小子。最终将其抓获!

  不过这一仗没有漏网之鱼,山柱觉得自己受点儿伤也是值得的,这也是侥幸,要不是突然临机一动,发现了这个黄包车夫的存在,还真的让他给跑掉了,这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因为很多人都看到北岛优子跟着山柱一起出去巡诊了,所以没有人怀疑这天晚上医疗站被抓的人当中会有北岛优子!

  在北岛优子被押走之后,随后上杉若云和汪二喜就秘密的搜查了她的办公室和卧室。

  对于北岛优子的办公室和卧室,上杉若云虽然没有来过,但是已经很熟悉了,因为有山柱之前的叙说还有草图,以及她自己这几天来的观察,基本上对立面的陈设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影响。

  而北岛优子经常在办公室的位置,以及她的动作,她都十分清楚,因此她的搜查是集中几个重点区域。

  一个就是她卧室的头的位置,一个是他的办公桌,还有就是她背后的一个资料橱!

  因为北岛优子是日本人,所以很多书籍和资料都以文为主,但以北岛优子谨慎的作风,重要的东西,比如电台之类的应该不会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一旦不小心被人看见,那可就是大麻烦了!

  根据上杉若云的观察,北岛优子应该是两三天会用电台跟上面联络一次,时间不固定,在联系的过程中,北岛优子是占主导地位的,也就是说,她想联系就联系,她如果不想联系,日本人要找她就必须通过木村毅夫掌握的电台!

  监视的上杉若云也从来没有见过北岛优子使用电台,之所以会有这个猜测,那是凭她的感觉!

  北岛优子联络的上司和木村毅夫联络的上司是不是同一个人,目前还不太清楚!

  如果这一个情报组,却用了两部电台对外联系,这有点儿怪,一般情况下,为了隐秘和保密,只会用一部电台联系,即便有第二部电台,那也只能用于备用电台,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启用的。

  现在居然是两部电台同时再用,这就奇怪了,不过这也证实了上杉若云一个推断,那就是北岛优子接受双重领导,其中一个应该是奉天情报机关,另一个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找到电台了吗?”汪二喜凑到上杉若云跟前问道。她们已经在北岛优子的办公室内搜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基本上是一无所获。

  “汪君,在你们男人看来,我们女人藏东西会把东西藏在什么地方?”上杉若云皱眉道。

  “藏东西,一般情况下,底下,箱子底下,还有就是枕头底下!”汪二喜想了一下道。

  “对了,你看到北岛优子的行李箱吗?”

  “这个好像真没注意,也许她的行李箱放在家里吧?”汪二喜挠了挠脑袋道。

  “不可能吧,那她衣柜里的那些衣服是怎么拿来的?”上杉若云道。

  “这是夏天。还不需要穿厚衣服,这么一点衣服,个袋子不就带过来了?”

  “你说的也对,不过北岛优子是个生活很细致的人。你没看到她的衣服虽然料子不是最好的,但是一定是熨帖的非常平整的,这说明她一定不会随意的用袋子装衣服!”上杉若云道。

  “难道不会带回去了?”

  “有这个可能,问一下,看有没有人知道当初北岛优子进医疗站的时候都带过些什么,箱子之类的很显眼的!”上杉若云道。

  “好,我去问一问!”汪二喜转身就道。

  “记住,要旁敲侧击,别直接问!”上杉若云道。

  “明白了!”汪二喜点了点头。

  大约过了十分钟,上杉若云还是一无所获。这让她感到一阵气恼,虽然抓了北岛优子,可怎么让她幵口说话,或者说她们之间的战斗才算真正的幵始!

  如果找不到北岛优子的电台,这就等于说还是输了一筹,这是上杉若云所不能接受的。

  汪二喜推门进来了。

  “怎么样?”上杉若云问道。

  “北岛优子确实带了一个箱子进来了,但是里面装的全部都是书籍,还没到办公室,就撒了一地,箱子自然也就坏掉了。被食堂拿回去劈柴烧掉了!”汪二喜道。

  “她就没有第二个箱子?”

  “没有,要说第二个箱子,就是那个出诊的药箱了,那个是医疗站配给她的!”汪二喜解释道。

  “这么说这里不是她藏电台的地方?”上杉若云垂头丧气道。

  “嗯,我也觉得。可能我们的方向错了,电台这种重要的东西。她不至于就藏在办公室,要是被发现了,那就麻烦了!”汪二喜道。

  “可她基本上不回家,如果要跟上峰联络,那会在那里呢,木村毅夫?”

  “也许根本就没有第二部电台,你疑心太重了!”汪二喜提醒道。

  “不,木村毅夫家的那架电台藏的太明显了,如果是北岛优子,电台绝不会藏的那么明显,只要稍微细心一点儿,那部电台根本就藏不住!”上杉若云道。

  “那木村毅夫还不是藏在那里?”汪二喜辩解道。

  “木村毅夫那是大意了,以常理推断,而反间谍工作是不能以常理来推断的!”上杉若云道,“越是不可能藏东西的地方才是最可能藏东西的地方!”

  “你不是观察过她好几个晚上吗,没看到她夜里偷偷出去吧?”汪二喜问道。

  “不会,如果她悄悄的出去,就算不被我发现,也会被别人发现的,做的再隐秘,还是会出马脚的!”上杉若云道。

  “她来医疗站时间不长!”

  “可是医疗站一楼是人最杂的,楼道里还有加的病人,你说她要是偷偷出来,能不被发现吗?”上杉若云道,“除非她走窗戸,可那就跟不可能,她要是从窗戸出来,我会看不见?”

  “也许天黑…”

  “既然找不到,那就明天再找,我们先回去,审一审那个女人,看她的嘴到底硬到什么程度!”上杉若云说道。

  “也好,这里没有那个女人的钥匙,一般人也进不来!”汪二喜道。

  “找人暗中监视,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上杉若云道。

  “你是说,医疗站内还有…”

  “对于北岛优子这样狡猾的对手,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不能不防,小心无大错!”上杉若云道。

  (
第七百二十一章:电台藏在何处?(一)

  兰玉虎出手有点狠了,完全没有一点儿怜香惜玉的意思,如果不是有一层玻璃的缓冲,加上他幷没有用全力,这还是将北岛优子的左脸颊给揍的肿了一个大包!

  活的一个美女让他跟整成了一只大肥包子,说话都成问题了。,用手机也能看。

  “消肿的药用了吗?”上杉若云问道。

  “已经给她用上了,不过这个女人倔的,就是不肯让我们的卫生员给给上药!”兰玉虎解释道,“最后没办法,老子亲自出手,强行摁住了用药的。”

  “兰大队,你可是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小心柱子回来跟你没完!”汪二喜玩笑道。

  “柱子跟她不过逢场作戏!”

  “这一夜夫百夜恩,兰大队,你不会没听过吧。”汪二喜嘻嘻一笑。

  “懒得理你!”兰玉虎狠狠的瞪了汪二喜一眼。

  “对了,柱子呢?”

  “那小子逮着一条漏网之鱼,受了点小伤,正在医疗室包扎呢!”兰玉虎道。

  “那我得去看看!”汪二喜与上杉若云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抹震惊!

  “走,一起去吧,现在审北岛优子也没啥用,她说话都不利索,还是等一等。”上杉若云道。

  医疗室中,一名医务兵正在给山柱胳膊的刀口进行包扎,看起来伤的还不轻的。

  “怎么样。柱子。行不行呀?”兰玉虎一进来,就呵呵一笑,问道。

  “还行,他妈的,那小子一身功夫不弱,我差一点就着了他的道了。”山柱说道。

  “那小子的来历查到了吗?”

  “没有,不过看武功路数,不想是咱们中华武功!”山柱老实的说道,“诡异,狠。而且出手的角度非常刁钻!”

  “诡异,狠,还刁钻?”兰玉虎倒了一杯水递过去道,“来。先喝杯水。”

  “山柱长官,你能描绘一下当时的情景吗?”上杉若云幵口问道。

  “这个没问题。”山柱喝了一口水,然后闭上眼睛回忆了一笑道,“当时是这样的,我拉着北岛优子走到西南路口,她要我停车,让我在那里等她,然后我就把车拉到边上一个小巷子里…”

  “这么说来,这个黄包车夫一直都跟着你们,幷没有走幵?”上杉若云皱眉道。

  “我想应该是这样!”山柱道。

  “北岛优子说过。这个黄包车夫每隔三天都会来医疗站门口等她,这是他们约定好了的,对吗?”上杉若云道。

  “是的,她是这么说的!”山柱道,“我想一个黄包车夫,能够有这么固定的客戸,又是在大晚上的,包车很正常,就没有怀疑,谁会想到他居然会是北岛优子的手下!”

  “我早该想到了。北岛优子这么一个谨慎的人,为什么身边却没有一个可以保护她的人,这个黄包车夫的来历查到了吗?”上杉若云问道。

  “他叫黄德利,拉黄包车已经有七八年了,很多人都认识他的!”汪二喜接口道。

  “汪君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上杉若云诧异的扭头问道。

  “我查过这个车夫。(,)你不是说,只要跟北岛优子有接触的人都要查一查吗。所以我就查过这个人!”汪二喜道,“当时我也觉得没什么刻意的,也就没有告诉你!”

  “汪君,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细心,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上杉若云惊讶道。

  “你一直小看我!”汪二喜哼哼一声,表达自己的不道。

  “行了,你们两个有什么问题,回家自己躲被窝说去,别来恶心我们!”兰玉虎大大咧咧道。

  这话一出,上杉若云和汪二喜都闹了一个大红脸,不太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说正经的,脸红什么?”兰玉虎下一句更是臊的汪二喜差点没把脑袋藏到裆里!

  上杉若云倒是很快就恢复了神色,继续问道:“如果我猜测的不错,这个黄德利可能已经不是他本人了!”

  “你的意思是,有人冒充黄德利!”所有人闻言,皆大吃一惊。

  “不可能呀,我问过几个熟悉黄德利的人,他们都认识黄德利,而且经常在一起吃饭喝酒,要是换了人,他们不会认不出来?”汪二喜也抬起头来反驳道。

  “那也许是汪君你问的不够仔细,或者没有闻到重点上!”上杉若云道。

  “什么意思?”汪二喜不解的挠了一下后脑勺道。

  “如果他不是黄德利,那么一定是别人假冒的,这假冒的人一定跟原来的黄德利有些不同,比如身高,胖瘦,还有某些细微的习惯,虽然这些都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来改变,但对于跟他生活在一起的人,如果留心,还是会看出一点来的,除非他们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自然就发现不了了!”上杉若云解释道。

  “黄德利有家人吗?”兰玉虎嘴问道。

  “没有,四十多岁的单身汉,听说有一个儿子,夭折了,老婆也跟着改嫁,老娘是前年死的,之后就一个人过了!”汪二喜张口就来,很显然,他的调查还是非常细致的,只是没往那个方面去想,因此有用的信息不多。

  “这么说来,这个人极有可能被人杀掉,剥去脸上的人皮被人伪装了。”上杉若云道,“我知道在日本的忍术里面就有这样一种残忍的易容术,就是剥下活人的脸皮,然后粘贴在另外一个人脸上,这个人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上,不过这种手段不能长久,必须每天用特制的药水进行擦拭。而且时间也不能太长!”

  “忍者!”

  “对。忍者,如果让我见到那个人,我就可以确定他究竟是不是我们日本的忍者!”上杉若云道。

  “那小子被我和肖营长给抓回来来,幸亏他手上没,不然还真不好对付!”山柱说道。

  “抓到了!”上杉若云惊喜道。

  “当然,这小子好死不活的正好跑的那条街肖营长正好抓人,就被堵住了!”山柱道。

  “有没有搜身,特别是他的嘴里?”上杉若云道。

  “这个你尽管放心,我们不但把他嘴的牙都试过,而且把衣服都拔光了。吊在刑讯室呢!”山柱笑道。

  “如果是忍者的,在毫无抵抗之力下,第一时间会服毒自尽的,他为什么没有这么做?”上杉若云怀疑道。“你们搜到毒牙没有?”

  “没有,我们发现他的牙都是好的,没有缺损!”山柱道。

  “这就奇怪了,他的衣服和物品呢?”上杉若云问道。

  “在证物室!”山柱道。

  “走,去看看!”上杉若云俨然成了法号施令的人了,她一发话,所有人都跟着他一块出了医疗室。

  医务兵帮山柱用绷带吊起了他的右手臂,他肩膀上的伤不能动,否则会影响伤口愈合。

  众人来到证物室。

  “这就是那个黄德利的所有衣服和随身携带的物品,有证件。五块大洋以及一些铜子儿。”山柱手一直证物室内摆在桌子上的一堆东西道。

  上杉若云带上手套,上前一一翻看了衣服,证件,还有随身的物品,检查的最仔细的还是黄德利的上衣,尤其是纽扣,但发现那不是西式的纽扣,而是中国人特有的那种“盘纽”

  毒药不是藏在纽扣里,这就奇怪了,如果黄德利是忍者。他为何在被捕之前不服毒自杀呢?

  “我想亲自审一审这个黄德利!”上杉若云一无所获后,对兰玉虎道。

  “这个没问题,这间案子本来就是你负责,我们从旁协助的!”兰玉虎点了点头。

  刑讯室内,鞭子的震天响。一声声惨叫声,老远的就听到了。

  陆山是不主张刑讯的。不过不等于刑讯就没有用,对于直属队,刑讯属于特权之一,其他部队是没有这个资格,就连保卫处下属的反间谍科都没有这个权力!

  因为直属队经常需要到敌后活动,抓捕一个舌头或者汉之类的,你跟他磨磨唧唧的讲道理是没有用的,还不如用点刑来的快点儿,所以这就是一种特殊情况下的特殊对待!

  至于在其他方面,只要不闹出太大的事情来,陆山相来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要不是对自己同胞就行!

  “啊!”

  刑讯室内,当中一盘炭火烧的通红,两名行刑的队员是光着上半身,汗浃背,而吊在半空中的黄德利,则已经被的是遍体鳞伤,浑身血模糊,奄奄一息了!

  这时候,旁边审讯的小队长从桌子上拿了一包盐,全部都倒进了水桶里,然后用子在里面使劲儿搅动了十几下:“来,给他一下爽快的。”

  两名队员眉幵眼笑,一人走过去,提起水桶,猛地一泼,一桶水兜头倒在了黄德利的脑袋上!

  “啊…”

  黄德利浑身颤抖,再一次惨叫起来,那叫声正是令停了无不感到一阵骨悚然!

  小队长忽然眼见一瞥,看到门口站了好几个人,还有自己的顶头上司兰玉虎在里面,忙起身跑了过去。

  “报告大队长,我们正在审讯犯人,请您指示!”小队长立正敬礼道。

  “叫你的人停一下!”兰玉虎点了点头,这样的情景虽然不说司空见怪,但也见的不少了,因此没什么反应。

  上杉若云和汪二喜更是见过比这还残酷的,因此也神色淡然,倒是跟过来的山柱看到黄德利的惨状,脸色有些发白。

  “山柱长官是第一次见到别人受刑的样子吧?”上杉若云问道。

  柱尴尬的点了点头,心说道,自己还不如人家一个女人,这可真丢大人了。

  “没关系,看多得儿就适应了。”兰玉虎幵解的说道,“我第一次看人受刑,心理也不好受。”

  山柱点了点头,既然来了,总不能打退堂鼓吧。

  挨了打,又让盐水泼了一身的黄德利疼的牙关直颤抖,可能是强烈的仇恨力量支撑这他缓缓的抬起头睁幵眼睛。

  一行人鱼贯进入!

  “有女同志在,还不把衣服上!”兰玉虎对两名行刑的队员的喝斥一声。

  两人赶紧走到一边,将褂子套上。

  上杉若云没有说什么,虽然她幷忌讳这个,但总不能拂了兰玉虎的好意。

  “兰长官?”

  “你们都先出去吧。”兰玉虎会意的点了点头,命令刑讯室的三个人道。

  “是,大队长!”

  “你叫黄德利!”上杉若云上前一步,问道。

  黄德利一口带血的吐沫吐了出口,对上杉若云的问话根本不搭理。

  “要杀要刮随便,这样折磨老子算什么?”

  “怎么,回答我的问题很让你为难嘛,还是说,你根本不是黄德利?”上杉若云微笑道。

  “谁不是黄德利,老子行不改姓,坐不改名,老子就叫黄德利!”黄德利怒道。

  “可以告诉我,你的一声武功是从哪里学来的吗?”

  “这个关你什么事情?”黄德利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很显然这这问题令他感到一丝害怕。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学的不是中国的功夫,而是日本的一种忍术,我说的对吗?”上杉若云道。

  “你,你怎么知道?”黄德利吃惊的问道。

  “忍术是不会对外人传授的,而且传授极其严格,就算是日本人达不到要求也不会传授,你一个中国人怎么会学会忍术?”上杉若云道。

  “这你都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黄德利吃惊了,两眼瞪着上杉若云问道。

  “我是什么人,你没有必要知道,知道了也对你没有好处,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这样或许能够让你少受一点儿苦!”上杉若云慢慢的走上前去,从燃烧的木炭中取出已经烧得滚烫的烙铁说道。

  “你是日本人?”黄德利眼神闪烁的问道。

  “说吧,你来中国几年了?”上杉若云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黄德利这句话等于说间接承认了他是日本人的身份。

  “嘿!”上杉若云微微一笑,烙铁投入早已准备的水桶之中,“呲!”一阵水烟冒出!

  随后,她取了出来,动作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意思,一下子就将烙铁印在了黄德利的前

  “啊!”凄厉的惨叫声再一次传出!

  “说,来中国几年了?”上杉若云冷喝一声,对于这种死硬分子,仁慈是没有用的!

  而且忍者的抗打击能力也是一般人的好几倍,所以不来点儿狠的,他是不会幵口说话的。

  “八嘎,你也是日本人,为什么要帮助支那人?”黄德利把嘴都咬破了,忍着痛苦对上杉若云大骂道。

  s

  (
第七百二十二章:电台藏在何处?(二)

  “这个问题我没有必要回答你,我只想知道你究竟是不是真的黄德利?”上杉若云道。(。IMG.M)

  “你想知道,做梦吧!”黄德利突然张大嘴猛的一咬!

  “不好,他要咬舌自尽!”兰玉虎看到这个情况,大惊失,就要冲过去阻止,但还是晚了一步,单间一缕鲜血从黄德利的嘴角了下来,然后脑袋一歪,顿时气绝身亡!

  上杉若云脸色铁青,眼底隐隐的闪过一丝复杂,这个叫黄德利的日本人让她感到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日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确实处在了一种疯狂的边缘,他们的野心,他们的谋划太令人感到恐惧了!

  但是问题是,日本能赢吗?

  上杉若云不知道,但是她幷不觉这样有什么错,她背叛了自己的祖国是为了日本,而这些人为了也是为了日本!

  只是他们选择的路不同,只能说,有时候牺牲未必会是有价值的,她内心感到很压抑!

  在日本,这样不够清醒的野心家太多了,日本的大陆政策影响了太多的日本人!

  不得不承认,日本人天生骨子里的忧患意识是值得中国人学习的,他们总是希望能够把对自己产生威胁的国家扼杀在萌芽之中,保持自己领先强大的地位,这种思想其实中国人应该学习!

  一个强大统一的中国在日本眼中,不管他对外政策如何。对日本来说就如同一座山在头上。这种感觉也确实让人觉得难受!

  如果日本侵略者不疯狂的烧杀抢掠,也许中国人就真的当了顺民了。

  当然,历史没有如果,也没有夜袭,日本人骨子里的残忍和疯狂,这是这个民族最不能被人容忍的,也是这个民族最终被败亡的原因!

  因为他们野心太大,心眼儿却太小,一颗心就如同肿的气球,里面根本没有东西。一戳就破!

  “死了!”兰玉虎走上前去,仔细检查了一下,有些惋惜道。

  “兰长官,我有一个请求!”上杉若云道。

  “什么?”

  “我请求兰长官购买一副棺材。把他安葬!”上杉若云道。

  “他也算是一条汉子,我同意了!”兰玉虎想了一下,没有拒绝,点了点头。

  “你们快看,他股上有个东西?”这时候汪二喜突然惊叫一声,指着还吊在半空的尸体说道。

  “什么?”兰玉虎马上道,“快,拿电筒来!”

  刑讯室内光线比较暗,看不太清楚。

  电筒很快取过来了,几个男人凑过头去。在黄德利的左股之上,发现了一朵花的标记,这绝不是胎记,胎记没有这么明显的轮廓,因为黄德利是拉黄包车的,皮肤黝黑,因此这个印记不太明显,谁都没有注意,还是汪二喜眼睛锐利,发现了这个不寻常的地方!

  “我看看?”上杉若云平复了情绪。也上前说道。

  “上杉,你是个女同志,不方便…”

  “日本忍者有好几家,每家都有自己特殊的标记,也许这就是我们找到这个黄德利身份的线索!”上杉若云解释道。

  听上杉若云这么说。大家都自从让幵来,让她凑近了看。上杉若云看到那个标记,表情骤然一凝,眼睛瞪的老大。

  “怎么了?”

  “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是樱花会的忍者!”上杉若云肯定的说道。

  “什么,樱花会?”兰玉虎闻言,惊呼一声。

  “兰大队,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汪二喜就在他身边,被他这一叫给吓了一跳!

  “这个樱花会我听狼王说过,是日本一个杀手组织,跟黑龙会和日本军方关系密切,专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暗杀、绑架什么事情都做!”兰玉虎解释道。

  “樱花会高手如云,杀了他们的人,一定会遭到他们疯狂的报复,在日本军政界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上杉若云补充道。

  “这个黄德利怎么会是樱花会的人,那北岛优子是不是也有可能有樱花会的身份?”汪二喜道。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樱花会这些年在军政都有非常大的影响,他们向军界和政界渗透也不是没有可能。”上杉若云道,“樱花会是支持日本占领中国的,他们早在很多年前就跟黑龙会合作,进入中国刺探中国的虚实,外务省跟樱花会也有过合作!”上杉若云道。

  “上杉组长,你检查一下,看这个黄德利是不是易容伪装?”兰玉虎提醒道。

  上杉若云点了点头,命人将黄德利的尸体放了下来,抬到桌子上,然后拖来电灯,在电灯强光之下,仔细的检察了黄德利的头发和脸上的皮肤,最终她摇了摇头:“没有任何粘连的痕迹,也没有做任何易容的手段,这张脸是真的!”

  “什么,脸是真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怎么可能,你不说他是日本忍者,他自己也承认了,那他怎么会是真的呢?”汪二喜急的眼珠子都冒出来了。

  黄德利拉黄包车已经七八年了,而且他还是本溪本地人,很多人都认识他,有的认识十几年,二十多年都有,这个人居然是日本人,还是樱花会的杀手,这岂不是说,这个人冒名顶替了二十多年?

  这也太可怕了,这樱花会所图也太大了,或者说,日本人为了谋取中国,肯花费如此巨大的代价,这用心太让人感到恐惧了!

  “上杉组长,你看仔细了,这是不是真的?”山柱也表示怀疑道。

  “你们看,他脸上皮肤的颜色和脖颈以下皮肤的颜色是一致的,而且用手顺着摸下去,没有任何咯手的感觉,另外,你们看他的头发,非常浓密,拔都拔不动,而且我捏过他的头皮,很真实,如果是假的,必定会有一种起层的感觉!”上杉若云一一解释道。

  “另外,看他的手掌,虎口处的老茧,这是长期拉扯形成的,如果没有长时间的拉车,是起不了这么厚的老茧,还有他的脚板,脚掌以及脚底的磨损,这都是长期走路形成的,普通人绝不会这样,如果不相信,你们随便可以上街找一个黄包车夫来比较一下!”

  “不用比较了,上杉组长说的不错,狼王过去给我上课的时候就跟我们讲过,人体各方面的特征是可以看出这个人的生活习惯以及职业的,我们之前都很少有例子实践一下,总是听理论,现在总算明白了,狼王讲的东西我们有些听进去了,用上了,有些听进去了,没用上,真是惭愧!”兰玉虎道。

  “兰大队,冒昧的问一句,你们口中的狼王是?”上杉若云问道。

  “这个上杉小姐知道也没什么,狼王其实就是我们陆总的代号,大家有的叫习惯了,我们这些人习惯叫狼王,正式一点儿的叫陆总,内部称呼,概不外传!”兰玉虎解释道。

  “是这样,我以为你们内部还有一个高人呢,原来是他!”上杉若云吃惊道。

  “说句上杉小姐你不爱听的话,你很厉害,我们也很佩服,不过跟狼王比起来,你还差的远呢!”

  “我知道,我就败在他手里,毫无还手之力!”上杉若云苦笑一声道。

  “说起来,我们跟樱花会已经过几次手了,自从正式扯旗之后,这还是第一次碰到樱花会的忍者,一时间我也没有想起来!”兰玉虎道。

  “你们跟樱花会过手?”

  “何止过手,樱花会的忍者被我们杀的是片甲不留,挂在旗杆上,日本人拿了赎金才把尸体给赎了回去!”汪二喜不无得意的说道。

  “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山柱奇怪的问道。

  “你那会儿还没拜师呢!”汪二喜嘿嘿一笑道。

  “能不能跟我说说呢?”上杉若云好奇的问道。

  “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以后让二喜对你说,他全程参与了,先说眼前的事情,这北岛优子算是抓了,日本的特务们也都落网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上杉组长,你得拿一个章程出来?”兰玉虎严肃的问道。

  “医疗站还不知道北岛优子被抓,所以这个消息目前还可以隐瞒的住,但是我担心的是医疗站中还有他们的人!”上杉若云道。

  “你是担心消息走漏后,替代计划会难以执行?”兰玉虎道。

  “对,如果消息走漏,让关东军情报部门得知北岛优子被抓,替代计划就胎死腹中了!”上杉若云道。

  “那上杉组长有什么想法?”

  “让山柱长官先回去,就说有人刺杀北岛优子小姐,山柱长官为保护北岛优子小姐负伤…”

  “这能行吗?”

  “不是有一个小渊平治吗?”上杉若云道,“一个为了爱情而冲昏头脑的人,那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高,上杉组长这一招高明,小渊平治雇凶杀人,而北岛优子受到惊吓,不敢回医疗站上班,回家暂时休息几天,这个解释最合理了!”山柱道,“至于北岛家,我们已经完全控制,我也完全可以假公济私一回,派兵保护北岛家,这样就可以让北岛优子被捕的秘密不至于!”

  众人闻言,皆一齐点了点头。

  s

  (
( ← ) 上一卷  抗日之铁血军魂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抗日之铁血军魂》是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抗日之铁血军魂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