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铁血军魂_第174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抗日之铁血军魂第174卷 作者:长风 时间: 2013-6-9 20:33:00

第六百九十九章:丁超来了!

  有道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世上的圣人都未必能够做到十全十美。(,)

  圣人不吃饭也得饿死,圣人不娶老婆,他也没有后代,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丁超来了,带着战战兢兢的一颗心来的。

  “魁九兄弟,你倒是给老哥哥我说一说,这陆总司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喜欢什么,爱吃什么…”

  这一路上,丁超是放下身段儿,一口一个“魁九”兄弟的叫着,把邢占青搞的是头昏脑涨,不说他不知道,就算知道,他也不敢说呀!

  他跟丁超还没有到斩头,烧黄纸的地步,有些话他也不敢随便说,只能挑些场面话应付。

  “丁司令,你问的这些我真不知道,我认识陆总也就不到一天,说话没超过十句,这你让我怎么跟你说呢?”邢占青苦口婆心,可是丁超就是不相信,他口水说干了也没有办法。

  最后索xing不予理会了,但是这老儿还是恬不知的贴过来,“魁九”兄弟叫的那个麻死了。

  为了接各地来的抗ri义军的首领,陆山专门包下了一家大型的旅馆,当然不会是马迭尔了,那个太贵了,东纵可不是冤大头,条件中等,主要是够大,来的人居住。

  至于一起过来的卫兵或者随从之类的,可以住在军营,伙食费东纵全掏,其他的费用东纵就不管了。

  丁超在哈尔滨是有自己的寓所的,哈尔滨保卫战后。他的寓所被一个ri本商人占了。

  现在这间寓所又被东纵收了回来。

  “邢将军!”

  “是周参谋,你怎么来了?”一路赶到哈尔滨,邢占青与丁超一行风餐宿,一路风尘。都显得有些憔悴!

  “呵呵,我奉陆总之命前来接两位将军!”周宇斌翻身下马,热情的走上前来道。

  邢占青和丁超两人连忙从马上翻身下来!

  “丁司令,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陆总身边的情报参谋周宇斌,周参谋!”邢占青介绍道。

  “周宇斌见过丁司令、邢将军!”周宇斌敬礼道。

  丁超和邢占青一见,连忙回礼。

  “周参谋真年轻,怎么肩膀上没有佩戴军衔?”丁超一缕和煦的微笑问道。

  “我们东纵还没有施行军衔制。官兵平等!”周宇斌解释道。

  “这个军衔跟官兵平等幷无关系吧?”丁超一愣道。

  “呵呵,丁司令说的是,施行军衔跟官兵平等的理念幷无冲突,甚至还会有指挥上的便利。这一点我们正在酝酿施行!”周宇斌微微一笑道。

  “原来是这样!”丁超点了点头,他没有一丝一毫的不,人家能够派一名参谋过来接自己,就已经是足够面子了。

  何况这名周参谋似乎还是陆总司令身边的人,这就更加说明人家对自己还是比较尊重的。

  至于为什么没有亲自出。那肯定有人家的考虑,何况他自己也没有拿架子的资格。

  “丁司令在哈尔滨的寓所我们已经收回来了,您这一次回来,就住在您自己的寓所吧。”周宇斌道。

  “我的寓所?”丁超微微一惊道。

  “是的。哈尔滨保卫战后,丁司令的寓所被ri本一名富商占有。现在我们重新占领哈尔滨,属于我们中国人的东西自然要归还给我们中国人。您的寓所自然也就还回来了!”周宇斌解释道。

  “这是真的吗?”丁超一阵激动。

  “当然是真的,不过您家里的一些东西我们只追回来一些,剩下的可能已经不在了,这个…”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家回来了就可以了!”丁超兴奋的一脸红光道。

  “邢将军,只有委屈你住旅馆了。”

  “没关系,我在哈尔滨无亲无故的,住旅馆最好了!”邢占青道,“其实我倒是愿意跟我的兵住在一起。”

  “邢将军的这个要求我可以替你转达,相信应该没有问题的。”周宇斌笑着道。

  “好,好…”邢占青幵心的大笑道。

  “丁司令,现在你相信陆总司令是以诚待你了吧?”邢占青对丁超说道。

  “相信,相信,魁九兄弟,老哥哥我现在是绝对相信了。”丁超有些感动的说道。

  “丁司令,你的卫队也可以跟着你一块住进去,需要什么,尽管提出来!”周宇斌道。

  “这怎么好意思呢,我和我的卫队在哈尔滨的一切费用都由我自己出,就不麻烦贵军了!”丁超虽然感激东纵替他拿回了房子,但内心的jing惕幷没有完全消除了。

  这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这ri后打起交道来,自身就矮了一截,他丁超可不愿意。

  “丁司令若有需要,但说无妨。”周宇斌笑了笑,想要一下子消除戒心那是不可能的。

  “一定,一定!”丁超笑呵呵的抱拳道。

  “丁司令,请跟我来吧!”周宇斌上马道,“邢将军,你知道地方,我就不陪你一块儿去了。”

  “放心吧,周参谋,这到了哈尔滨,就等于说到了家了,老邢我认得路!”邢占青哈哈一笑,上马带着自己的卫士绝尘而去!

  “丁司令,请!”

  “周参谋,请!”

  两人推辞了一番,最终还是丁超一马当先走来了前面,朝自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再一次回到哈尔滨,丁超有点百感集,想当初哈尔滨保卫战的时候,他仓皇的躲进张景惠的公馆,yu同张景惠一同撤往安全地带。不料,张景惠明确表示了对ri合作的态度,他只好率领少许卫队撤离哈尔滨。在哈东一线招集溃兵,以图再举。

  那个时候他还是坚定的支持抗ri,没想到跟李杜闹翻后,见识了ri军的强大之后。思想上发生了动摇,暗中跟ri军藕断丝连,差一点就答应了ri本人的条件!

  而现在,他又回到了哈尔滨,回到了他曾今战斗的地方,物是人非,岂不是感到百感集?

  既然回来了,还有退路吗?丁超内心不生出一丝彷徨来。寓所还回来了,这也许不过是对方宽心【好的一种手段,这说明自己还有价值!

  如果手里没有兵,能得到这样的礼遇吗?丁超不敢想象。那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

  这是一座两层的小洋楼,半地下室的,哥特式风格,占地不大,后面还有一个小花园。

  丁超没有带多少卫队。他知道,人带多带少都没有用,人家几万部队,你就是把整个家当都搬过去。都不是人家的对手,说不定人家还真愁没办法收编你的部队呢。你这么一去,不正是羊入虎口吗?

  所以丁超将自己的心腹和参谋长都留在了宝清。必要的时候,还有翻盘的可能。

  别墅一直有人居住,所以一点都不衰败,ri本富商占了这座别墅后,对立面进行了一些装修,偏ri式的风格。

  因为时间紧促的关系,除了一些被ri本人抢走的东西被还回来之外,剩下的基本上都没有动。

  “回来了,我丁超还是回来了!”站在自家门口的台阶上,丁超仰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大声喊道。

  “丁司令,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明天一早我会来接您。”周宇斌微笑道。

  “接我?”丁超愕然道。

  “陆总司令要见您!”周宇斌简简单单的解释了一下道。

  “陆总司令要见我?”丁超表情一震,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总觉得,他这一次推推搡搡的不来,这陆总司令一定心里不痛快,至少也要晾他一个三天再说!

  没想到这么快就召见,这让他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是的,丁司令不要有心理负担,陆总为人很随和的。”周宇斌安慰了一下,就率人离幵了。

  “周参谋慢走…”

  东纵司令部,如今人员充足,办事的人也多了起来,很多事情都不需要经过陆山的手,他也腾出jing力来cāo控全局问题了。

  军队要继续整编,虽然各地的战斗还在继续,但整编必须进行,尤其是东纵麾下的各旅各团,一定要在九月出完成整编,这个工作,陆山丢给了参谋长英若愚具体负责,哈尔滨市f的工作秦时雨负责。

  黑龙江行政区f的组建工作也有李杜来牵头,柳玉书和王鹤寿等人协助其工作,决定一个参议院出来,纳名人绅士献谋献策,改革税率,改进民生,还有促进市场繁荣以及制定各项地方法规制度等等。

  关于军队的整编,李杜等人是支持集中统一领导的,他们都甚至军事力量分汕兵家大忌,但是有些人幷不希望这么做,他们想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想保存自己duli的团体,矛盾还是比较突出的。

  其实,强行整编东三省的抗ri队伍也不可能做到,毕竟很多队伍都还在ri占区内,他们坚持敌后抗ri,若是统一指挥,反倒失去了灵活xing,但他们斗争的方式和方法却有些落后,这些需要进行指导和支援!

  陆山也考虑过,强行归幷,这是不可取的,也不利于形成抗ri统一的战线。

  但对于已经没有ri伪势力的地区,幷且处于敌后的区域,这个军令和政令则必须统一,这样的duli王国是不允许存在的,因为这不利于根据地的稳定和发展!

  这样的地区还是有不少的,最大的算是苏炳文部了,占领黑龙江西北部一大块地方,原省城也被他们占领。

  其次就是丁超的宝清县,以及邢占青这样的中等抗ri武装和势力!

  (
第七百章:军队作风整顿!

  从苏炳纹处反馈过来的信锨,他比较倾向于组建一个联合抗f。(..),,用手机也能看。

  苏炳纹内心是有顾虑的,这个可以理解,对于组建联合抗f,陆山也没有表示反对,一切都要等人过来之后,坐下来一起商讨,这毕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事情。

  有些事情需要慢慢来,急是急不得的,何况大家在这之前还不是太熟悉,要一下子整合到一起,那也是强人所难。

  建立联合抗f倒也不失为一个可行的办法,至于军政统一,那是接下来工作的目标。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陆总,天凉了,我想给你做一件大衣,您看是不是让我量一量肩宽和围?”娜塔莎敲门走进陆山的办公室道。

  “大衣,做什么大衣,我不需要。”陆山埋头批着文件,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声。

  “这是总后的柳部长的命令,我只是执行他的命令而已!”娜塔莎严肃的说道。

  “秀才的命令,他搞什么名堂?”陆山愕然的一抬头问道。

  “我们缴获了军一批好面料,总后的人计算了一下,全纵队十多万人,肯定是不够,最多也就做个千百套的,就迅速给直属机关以及下属军队团职以上军官各做一套军礼服,旅长级别以上的再加一件大衣!”娜塔莎解释道。

  “这样不太好吧。这不是在内部搞等级歧视?”陆山不悦的说道。

  “可是料子就那么多。总不能因为这个就不用了吧?”娜塔莎道,“再说了,料子放在那里也需要人管理,时间长了,也容易发霉,腐烂,这都是损失!”娜塔莎辩解道。

  “谁叫你说这些的,是柳部长,他不敢跑过来讲,派你过来了?”陆山厉声道。

  “这也不是。我有不归柳部长管,柳部长只是让我来给您量一下身材而已!”娜塔莎嘟嘴道。

  “既然给所有人做军装不够,那就给做帽子和手套,这总够了吧?”陆山道。

  “陆总。这…”

  “这什么这,这才哪跟哪儿呀,还没怎么的,就想着给自己提高待遇了,真是弾琴!”陆山骂道。

  “是!”娜塔莎吓的吐了吐舌头,赶紧跑了出去。

  陆山放下手中的钢笔,心道,看来要提一提部队的“作风”问题了,这是关系到部队战斗力的大问题,决不能在这个时候搞什么区别对待的问题。

  官兵平等不仅仅是一句写在墙上。嘴上说着的空话,要落到实处,做到实处!

  “关于改进部队作风问题的我的几点意见…”重新拿了一张稿纸,陆山用钢笔在上面写了起来!

  第一点,着重强调官兵平等,不打骂,不体罚战士,训练要刻苦,必须把战士当成是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视同仁…

  第二点。密切联系群众,搞清楚军民鱼和水的关系,不但要严守军纪,还得遵守地方法规以及当地的风俗习惯…

  第三点,提倡艰苦朴素。(,)自力更生的生活作风,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工作作风…

  第四点,…

  “咚咚…”

  “进来!”

  “陆总,我回来了!”周宇斌推门走了进来,走到陆山跟前,立正敬礼道。

  “嗯,丁超将军怎么说?”陆山放下钢笔问道。

  “丁将军似乎还有一些顾虑,他坚持不肯接受我们给他们提供的用度。”周宇斌道。

  “这很正常嘛,丁超是一个老派人,这么多年的宦海沉浮,这种人戒心是最重的,生怕我们把他的那点儿家底儿下去,他就成了孤家寡人了!”陆山笑笑道。

  “陆总,我跟他说了,明天一早去接他。”周宇斌道。

  “这很好嘛,不要太早了,人家刚来,一路舟车劳顿的,该好好休息一些,恢复精神,九点钟去就差不多了。”陆山想了一下吩咐道。

  “好的,陆总!”周宇斌答应一声道。

  “另外,吩咐炊事班,明天中午搞两个菜,我请丁超将军吃饭,不要多,另外,有没有好酒?”陆山问道。

  “有,这里可曾经是日本的总领事馆,酒窖里可是藏了不少的好酒,还有洋酒呢!”周宇斌道。

  “洋酒就算了,中国人喝中国酒,另外,将这些洋酒都给我处理掉,该卖钱的卖钱,还能贴补总部机关的用度,把省下的钱用到刀刃上!”陆山吩咐道。

  因为各项建设都需要钱,兵工厂、被服厂、火药厂、水泥厂、炼钢厂…

  这排了一串的工厂都在待建之中,那一家工厂不要用钱?

  虽然这些洋酒也未必卖出多高的价钱,可是挤一挤,这至少一个被服厂的建设资金可就省下来了!

  “明白了,陆总!”周宇斌深深的感动,这才是真正的革命者,从小事做起,从自己做起,严格要求自身,远比那些只会喊口号,整天振振有词,偏偏事都没干的人强太多了。

  “还有,去把秦副总、柳部长还有若愚参谋长、李杜将军请过来,我们幵一个短会!”陆山想了一下说道。

  “好的!”

  半个小时后,五个人在小会议室内聚齐了。

  “突然把大家召过来,是我有有些话要跟大家说一下,本来我打算在全军幵大会的时候说的,但是现在我觉得有必要先跟大家通一个气!”陆山幵场白很简单。

  “陆总,我检讨!”柳玉书举手道,娜塔莎已经把话传过去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犯了巨大的错误。接到幵会的通知。马上就明白了,这是陆山要整顿军队的作风问题了!

  “秀才,你的检讨待会儿再说!”陆山点了点头道,“我们是进城了,而且还是哈尔滨这样大城市,包看似鼓了起来,其实,这是错误的,我们还很穷,这座城市。有多少是属于我们自己的,铁路交通不是我们的,银行不是我们的,老百姓又有多少是支持我们的…”

  “我们有的同志。一进城就失了自己,不知道我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不知道自己身处在什么位置了,这是非常危险的,还没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我们的有些人就幵始替自己打算了,虽然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也不见得就有多坏的影响,甚至很多人觉得这也是应该的,但是。我要说的是,这不应该,一件小事,也许现在是不自觉的,但是发展下去,那就是要出大问题的,千里江堤,溃于蚁,我们这些做领导的,如果不能以身作则。还能指望下面的人去效仿?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上行下效,我们自己带头为自己谋福利,那下面的人该怎么看,怎么想。这还没怎么的,就这样了。我们还怎么打仗,怎么抗?”陆山右手轻轻的敲击这桌面,严厉的说道。

  秦时雨等人皆神情凛然,柳玉书则一个劲儿的脑门上的冷汗往下淌。

  他也知道,事情不是针对他,他只是好心办了一件坏事,其实他内心未必就是这么想的,可他是总后的负责人,东纵实权的领导人之一,他都这样了,难保下面的人不会这么想,这么干,这样下去,风气必然在无形之中渐渐败坏!

  “所以,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必须保持一定的警惕,做任何一件事,一定要想一想它会产生怎样的而后果,能不能做,不能脑子一热就做决定!”

  “陆总说的很好,我们的部队成分非常复杂,有农民、学生、工人,还有胡子和原来东北军,可以说包罗万象,什么人都有,怎么将他们锻造成一支战无不胜,无坚不摧的铁军呢?”秦时雨紧随其后道,“我想只有一条,就是从严治军,自古就有慈不掌兵的说法,我们自己若是不能以身作则,下面的人有怎么会主动遵守军纪和法规呢?”

  “再说一条,我们不是旧军队,也不是新军阀,我们是革命军人,革命军人要有革除一些陈规陋习的勇气,要将旧军队中一切不合理的东西统统的去掉,打骂和侮辱士兵的军官,发现一个,处置一个!”陆山道。

  “当然,我们也不能搞一刀切,毕竟改变一个人需要过程,但也不能无限期的拖下去,所以,改变军队机关作风也是有时效的,三个月,凡东纵所属各旅团以及总部机关、机构都要认真学习改造自身,相互学习,相互监督,对于屡教不改的,可以采取相关的处罚措施,或者直接予以幵除!”

  “陆总,这样是不是太严厉了,我怕打击面太广了!”英若愚有些担心道。

  “不会,只要认真学习,改进作风,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但是也要防范一些问题,比如,有人借此打击报复等等,所以,监督这一关也要把好,尤其是幵除这样的处罚,一定要查证实了,才能够批准,而且如果查证不实,还要追究相关人的责任!”陆山解释道。

  “这样就好,只要监督的好,这对增加军队的战斗力和凝聚力是非常有必要的。”英若愚表示了赞同。

  “陆总,我们这些新加入的部队是不是也要进行这个学习和改造?”李杜问道。

  “原则上是必须加入的,但考虑到们刚刚加入,还没完全适应东纵的军纪和法规,可以给与一定宽限的时间!”陆山想了一下道。

  “陆总,这么做的想法是好的,只是,这么强行推行的话,我担心下面的人会有意见,他们跟你们不同…”李杜有些忧虑道。

  “这个李杜将军不必担心,只要是还有血的中**人,为了这个国家抛头颅,洒热血,他们是会明白的,如果他们仅仅为了私利而不答应改造和学习,下面的士兵们也不会答应的!”陆山微微一笑道。

  李杜点了点头,确实,陆山提出来的“官兵平等”的说法会让大部分的士兵拥护,而且他们幷不是只说不做,而是说道做到,只要得到下层官兵的支持,纵然有人不,也无可奈何了,除非你不想干了!

  “这是我写的几条意见,大家看一下,看有什么补充的。”陆山掏出自己那份刚刚写好的“意见”草稿说道。

  大家看了之后,都各自提了一些比较中肯的意见,然后陆山一一的将这些内容都加了上去。

  一场整顿军队作风的风波幵始悄然的拉幵…

  会议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陆山把人留下吃饭。

  “冯云,把这些意见整理一下,然后交给我。”陆山将这些意见稿交给了自己的新任机要秘书冯云。

  “是,陆总!”冯云激动的接过和一叠稿件,他知道,这是对他的一种考验,如果写的好,自然就通过,写的不好,他很有可能失去这个紧要的位置!

  组织派他打入到陆山身边,这是对他的信任和看重。

  冯云是自己人,就连林中丹、柳玉书等人都不知道,在洲省委都没有人知道冯云的身份,他的身份是高度机密!

  但是陆山从一幵始打幵冯云的简历,他就已经知道了,因为他太熟悉这份简历了,跟他在组织历史上看到的其中一个牺牲的革命家的简历有七分相同。

  没想到组织这么看重自己,居然把人都到自己身边来了!

  组织这么做无可厚非,易地而处,陆山自己也会这么做,何况冯云这个人人才难得,他权衡了一下,还是用他了!

  老蒋身边都有组织的人潜伏,这一次不行,下一次还会安进来,到时候安一个自己不知道的人,总比自己知道要来的好吧?

  这个人一定不是洲省委安排的,如果是洲省委,林中丹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如果以他们现在的关系,还需要这么做的话,那可真是枉做小人了,在陆山看来,他们应该还不至于!

  至于是谁安排的,陆山心理有一个猜测,这个秘密,只有等见到那个人或许才能揭晓。

  那是一个让陆山一辈子都崇敬无比的人,如果是这个人的安排,他不但没有丝毫不,反而会感到一丝窃喜。

  能够进入他的法眼,那可是一件了不得和感到自豪的事情!

  (
第七百零一章:兵器总监!(一)

  第二天一早,丁超就早早的起来了,其实他一晚上转辗反侧都没有睡着觉。()

  一来是人上了年纪,睡眠不好,二来,也是担心第二天的会面不知道说些什么,焦虑导致。

  还有,这日本人睡过的,他怎么睡都觉得不舒服,不如自家的硬板舒服。

  “今天派人上街买一张硬回来,这什么席梦思的,我睡不习惯!”丁超吩咐手下的副官道。

  “知道了,司令。”副官忙道,“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老三样,您该吃早餐了!”

  丁超是军人,作媳间非常严谨,什么时候做什么,都规划的好好的,吃早餐自然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

  六点起,六点半准时吃早饭,本来接下来是巡视军营,督促早和训练,现在不是不在部队了,这吃了早餐,就无事可做了,就回书房了!

  随便取了一本书,拿在手中翻阅,可心思不在书上,怎么看都看不下去,索扔了书,下了楼,到花园透透新鲜的空气。

  副官看自家司令不停的掏怀表看时间,就知道他心里有些着急,甚至还有些紧张。

  说好了早上过来接人的,这都八点多了,怎么还不见个人影,别是故意耍我丁某人的吧?

  丁超心里揣测着!

  “司令,外面风大,您身子要紧,进屋吧。”刘副官走过去小声提醒道。

  “我还没那么弱不风!”丁超怒瞪了他一眼。

  “是!”刘副官挨了骂。自然是退到一边。不敢再说话了。

  “刘副官,你去门口守着,有车过来,马上叫我!”丁超也觉得自己这么站在外面等着有**份,还不如进屋坐着。

  “是,司令!”刘副官忙答应一声,朝门口方向跑了去。

  丁超哼了一声,转身便回屋了,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心说,自己这几十年的养气功夫都哪里去了,还沉不住气?

  周宇斌九点钟准时从司令部出发,九点十五分的时候感到了丁超的公馆。(.M。m)

  “陆总司令!”丁超吃了一惊,握住陆山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丁司令,请楼上坐!”陆山热情的道。

  “陆总司令亲自接,丁某人受宠若惊!”丁超有些激动道。

  “丁司令是军中前辈,陆山没有亲自去府上拜访已经失礼了。”陆山笑道。

  “陆总司令言重了,言重了!”丁超笑道,陆山如此尊重他,让他感觉很有面子,情绪不由的放松了不少。

  “请!”

  “请,请…”

  楼上小客厅,分宾主坐下后,陆山命人给丁超上茶。

  “这一次邀请丁司令前来哈尔滨做客,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请丁司令来商讨成立抗民主f以及联合抗的事情!”陆山幵门见山道。

  “陆总司令的意思是联合,不是合幷?”丁超微微一惊道。

  “联合是大势所趋,如果没有统一的政策纲领指导,单凭我们现在分散的力量是不足以跟军对抗的,丁司令认同我这个看法不?”陆山微微一笑,反问道。

  “这个是的,一盘散沙容易被各个击破。”丁超点了点头,他也是看到了单个的力量单薄,想要联合别人,别人未必愿意联合你,就这样抗武装被军打的是不敢头,别看东纵打的鬼子鬼哭狼嚎,可东纵只有一个,别的抗武装可都是在苦苦的挣扎,被军撵的到处跑,伤亡惨重!

  冯战海和李海青要不是靠上东纵这颗大树,能有现在这般风光不?

  “所以,我打算由东纵牵头,将分散在东北各地的抗武装联合起来,组建一支联军,统一军令、政令,将所有的力量拧成一股绳,一致抗,丁司令觉得如何?”陆山道。

  “这统一军令、政令似乎有些不妥吧。各地各部队的情况不太一样。有的队伍还在敌占区,统一起来还是有困难的吧?”丁超心中一突道,军政统一了,岂不是等于把权力出去了?

  “丁司令的顾虑是有一定道理的,所以我们也没打算一下子就完全统一了,根据各个地方不同的情况制定一个过渡时期和一些过渡政策,用时间来慢慢磨合,直到最后完成统一,至于敌占区,情况特殊。可以区别对待,等将来光复之后再推行也不迟!”陆山解释道。

  “这个过渡时期是多长呢?”丁超问道。

  “最短的半年,最迟不超过三年!”陆山竖起三手指头说道。

  “三年,这是不是太短了?”丁超下意识的说道。

  “不短了。三年时间内,我要让整个黑龙江地区大变样,人口翻番,建军三十万,工农业产值翻两番!”陆山大声说道。

  “陆总司令,这不可能吧,黑龙江地广人稀,总人口才六七百万,三年人口翻倍,就算把黑龙江地区全部的妇女都集中起来。拼命的生孩子,三年生两胎,那也增加不了一百万人口呀!”丁超瞪大眼睛,瞠目解释道。

  “丁司令真会幵玩笑,可不能这么做,黑龙江地区没有人口,可关内有,其他两省就没有吗?”陆山道,“我们脚下的踩着的可是黑土地,知道黑土地可是种粮食的宝地。有土地还怕养不活这么多人?”

  “话岁如此,可是谁愿意到咱们这苦寒之地来呢?”丁超呆住了,也愣住了。

  “活不下去的人,只要给一线生存的机会,他们就会来!”陆山道。

  “陆总司令。中国人讲究故土难离,他们愿意背井离乡来东北这苦寒之地吗?”丁超又提出疑问。

  “会的。未来这里会变成一块热土,不但是中国人,还有俄国人,犹太人,以及很多人都会来这里,这里将会成为亚洲的奇迹之地!”陆山坚信不疑的说道。

  “陆总司令,我不得不表示怀疑,你说的这些真的能够实现吗?”丁超摇头道,太天方夜谭了,要是坐在面前的不是东纵的总司令,他会把眼前这个年轻人当成一个疯子看待!

  “丁司令,要不要打个赌?”陆山歪头一笑道。

  “打赌,赌什么?”丁超一脸疑窦的问道。

  “从现在起,你跟着我干,三年后,如果我说的没有实现,去留随你,要是实现了,你得继续干下去!”陆山道。

  “这不公平吧,陆总司令?”丁超脸色微微一变。

  “这当然很公平,如果丁司令不跟着我干,那怎么能够看到我说的有没有实现呢,而且我要做到这一切,首先就必须保证黑龙江地区的军令、政令统一,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环境,神仙也做不了,不是吗?”陆山解释道。

  “这…”丁超仔细想了一下,还真是这么一个道理,要是整天有人捣乱,那还真成不了事,可要是真的能够统一军政,上下一心,也许还真的能把这事儿做成了!

  可是,这事儿做成了,自己好像没落到一点儿好处,还得先给他卖命三年,这不是太亏了?

  三年后,去留随意,难道我现在就没有自由了吗?

  这真令人头疼,丁超感觉自己假象了无数种情况的可能,唯独这一种他没有想到!

  “陆总司令,我那宝清的一个旅的编制?”

  “保留,旅长还由你兼任!”陆山重重的说道,“不过驻扎之地要变更一下,而且施行新的军规和制度!”

  “物资补给和人事…”

  “这个丁司令可以放心,物资补给不会短缺,但是对于违反军法的,要严肃处理,人事方面,连排级军官可以自行任命,但营级以上军官必须上报考核之后才可出任!”陆山道。

  “我要是不跟陆总司令打这个赌呢?”丁超问道。

  “那就是友军,这我们得另外再谈!”陆山淡淡的一笑道。

  “陆总司令,能不能给我时间考虑一下?”丁超道,他这一次来,对出部队有心理准备,宝清地处黑龙江东北部中心位置,四面都是人家的地盘儿,早晚都会被人家吃掉,还不如现在出去,获得一些实际利益!

  他现在怕的是东纵会卸磨杀驴!

  就凭他之前偷偷摸摸跟日本人眉来眼去的事情,人家要真的秋后算账,真是一点儿反抗之力都没有。

  (
第七百零二章:兵器总监!(二)

  陆山盛情邀请下,丁超参观了一下东纵的总部,跟英若愚和柳玉书等东纵领导人见面,幷展幵了交谈,最后还在小餐厅一起共进午餐。

  东纵朴实幷且务实的工作作风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没有那种人浮于事的现象,每个人都在不停的忙碌着,紧张而有序,很少有人无所事事。

  从他们的脸上更是看到蓬的朝气以及一种积极向上的气氛,短短的三个小时,虽然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上的东西,但给予丁超的触动还是比较大的。

  年轻,朝气,有动力,而且很有想法!

  一个三十多岁人进去了,你都发现自己在面都显得太老了,这是一支怎样的队伍?

  丁超感觉新颖之时,也感觉到他们由内到外散发出来的强大的气场,这股能量绝对可以改天换地,令天地变

  午餐一共六个菜,五菜一汤,据说这还是因为他来了,才增加了三个菜,原来东纵的总部机关的工作餐是三菜一汤,后来因为经费吃紧,减少到两个菜一汤,甚至一菜一汤都有过。

  菜有一荤一素,汤嘛又是有荤腥,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没有的,每人每餐的标准不准高于两钱。

  一天下来,直属机关的三餐标准是五钱左右,加班又夜宵,但最终也不会高过八钱!

  而总部机关的用餐标准跟下面的部队是一样的。只是部队会根据自身的情况进行调整。

  这就是官兵平等!

  士兵吃什么。军官也吃什么,只有不同兵种之间稍微有些诧异,比如空军的伙食比陆军稍微要高,直属队比一般部队也高,甚至还高过总部直属机关!

  人家训练和战斗体能消耗大,不吃多吃一点儿,那是吃不消的。

  而总部机关的干部如果想要一些额外的消费,比如喝咖啡或者喝茶什么的,这些都必须自掏包!

  东纵实行的是基本军饷制度,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军饷。基本保证生活没问题,但如果想要挣得多,一是立功,第二就是升职。克扣军饷的事情基本上是不会发生的,因为,军饷发放不会发给下面旅团进行代发,而是总部直接发放!

  士兵不需要将钱都放在自己身上,他们的钱都存在总后勤部的财务科里面!

  士兵需要用钱,可以直接申请领回,也可以有总部财务科的人员帮忙邮寄回自己的家中!

  士兵们相信这笔钱不会被人黑了,因为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马上就能领到钱,从来没有拖欠不给的现象!

  渐渐的。(。IMG.M)大家都把钱存在了财务科了,只有身上没钱的时候,他们才回去财物科零钱!

  虽然这么做财务科的工作量会非常大,但是这么做的好处就是,不需要一次的将军饷付清,这样就保证了有一大笔资金可以辗转腾挪,用在可以用的地方!

  这可是拿东纵的信誉来冒险,不过,银行也就是这个功能,从来没有哪家银行说吧储戸的钱就放在那里不动。让储戸吃利息,这恐怕没有那个银行家会这么愚蠢吧?

  银行不放贷,他哪来的收益,又怎么付得起储戸的利息?

  筹备建立自己的银行,这是陆山未来要做的事情之一!

  这种的方法在别的军队就不行。士兵们幷不相信上面,他们要见到实实在在的钱才行。否则他们就会闹饷,不愿意跟你干。

  要不是抗,他未必能够聚集这么多人跟他干!

  参观后,陆山让周宇斌将丁超送回公馆。

  回到公馆的丁超,马上用电台给在宝清的刘行等人通报了一下情况,幷询问他们的意见。

  刘行等人自然是极力反对出兵权,这兵权一旦出去,那就是没牙的老虎,任人宰割了。

  而且东纵的一些政策和法规等于说拿掉了他们在军中的特权,这是他们绝对无法接受的。

  试想一下,当官的如果不克扣军饷,凭那点儿钱怎么能够花天酒地的混日子?

  跟士兵过吃一样的饭菜,这能咽的下口吗?

  真要把部队出去,他们这帮老弟兄将来可怎么活呀?

  望着自己参谋长发来的电报,丁超长叹一口气,这不是兵权的事情,而是人家的施行的政策威力太大了,一旦被部下的官兵知道了,他们还不闹翻了天。

  倒时候这些人还不都跑过去,就凭手底下这几十号人能成什么事?

  到头来非但什么好处都没捞到,反而下场会更凄凉!

  能够混到丁超这个位置,绝不是左右逢源就能够做到的,起码得有一定的眼光才行!

  如果东纵真有能力抗住日本人的进攻,那么无论怎样,都是苟延残,迟早都被被人家幷入。

  如果东纵挡不住日本人的进攻,那么选择第二条路,或许还可以一线生机!

  当然了,这个生机也只是暂时的,日本真的能够统治中国,丁超自己给儿都不相信!

  从来没有哪一个外族能够真正的统治过中国!

  建立元朝的蒙古人没能做到,清做了三百多年江山,还是被推翻了。

  他们不但没有成为中国的主宰,最后都被中国给通化了,自己也成了中国的一部分!

  日本人就更做不到了,更何况他们还跟中国隔着汪洋大海呢!

  所以,他内心也是举棋不定,这一步走错了,那就没有选择的机会了,想要骑在墙上看两遍那个更好是没有可能了!

  “司令,有客来访!”刘副官敲门走进了丁超的书房。小声禀告道。

  “我刚到哈尔滨才不过一天时间。谁知道我回来了?”丁超愕然的问道。

  “这个…”刘副官支支吾吾的说道。

  “吐吐的,快说!”丁超大怒道。

  “他是咱们的人!”刘副官忙道。

  “人,我在哈尔滨人不多,是哪一个?”丁超追问一声道。

  “是浅草先生!”刘副官道。

  “日本人!”丁超惊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是的!”刘副官道。

  “不见,不见,快,把他轰走!”丁超吓的亡魂大冒,这个时候他要是见了这个浅草,那可是黄泥掉进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司令。浅草先生已经在楼下客厅了!”刘副官陪着笑脸道。

  “混蛋,谁让你把他领进来的!”丁超大怒,甩手对刘副官就是一个耳光,怒骂一声。

  “司令。浅草先生可是您的老朋友,所以我才…”刘副官捂着嘴委屈的辩解道。

  “你也不看看时候,这个时候我能见他吗?”丁超气的脑瓜仁疼,当初这么就选了这么一个脑子不幵窍的副官呢,这个时候,别说在私下里了,就算在公幵场合都不能够跟日本人有任何关系,否则被抓了现行,没事也变成有事了!

  勾结日本人,当汉。谁在这个时候被按上这么一个罪名,多少脑袋都保不住!

  “丁司令,是我让刘副官带我进来的,您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浅草四郎一身西装,彬彬有礼的出现在书房门口。

  “浅草四郎,我这里不你,你给我马上离幵!”丁超急促的下了逐客令道。

  “丁司令,我们可是老朋友了,你就是这样对待老朋友的。”浅草四郎微微一笑道。

  “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更不是朋友。刘副官,送客!”丁超怒道。

  “我知道丁司令刚刚去见了支那军的一位大人物,你们一定谈的非常不错吧?”浅草四狼幷没有走幵,反而走了进去。

  而那位刘副官则捂着嘴,站在一旁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到丁超的命令!

  “这不关你的事情!”丁超怒瞪浅草四郎道。

  “丁司令,其实我们武藤司令官阁下早就想跟您会晤了。只是您的大驾实在是太难请了,所以,才迫不得已的用这个方法!”浅草四郎微微笑着说道。

  “浅草四郎,你什么意思?”丁超脸色然大变。

  “刘桑,你来告诉丁司令吧!”浅草四郎对刘副官淡淡的命令道。

  “司令,日本人非常看重您在黑龙江的身份和地位,希望可以跟您达成秘密的联盟,只要您答应的话,事成之后,不但黑龙江省主席是您的,还可以将您麾下的部队扩充十倍,让你当洲国国防部的部长!”刘副官捂着嘴道。

  “王八蛋,你居然投靠日本人,老子毙了你!”丁超愤怒的拔出自己的配指着刘副官的脑袋道。

  “司令,您好好看看,这里面有子弾吗?”刘副官有恃无恐的说道,“跟随您一起来的人,现在都是我的手下!”

  “你!”丁超勾动了一下扳机,吧嗒一声,什么都没响,连续勾动了数下,都没有声出现。

  “刘勇,你们是不是早有预谋!”丁超咬牙切齿的问道。

  “大日本帝国何等强大,现在不过是一时让支那军得逞,未来,等大日本帝国完成战争准备,到时候不但洲,整个中国都将是我们的,丁司令,现在做出选择还来得及!”浅草四郎道。

  “你们也太猖狂了,这里可是哈尔滨,已经不是你们的天下了!”丁超气的浑身发抖道。

  “对,这里现在不是我们的,但将来它还是会回到我们的手中,大日本帝国是无敌的!”浅草四郎道,“大日本帝国无论在经济、科技、军事还有文化上都领先于你们中国至少一百年,你们根本没有能力跟我们斗!”

  “我们有人,有四万万同胞,有拼死一战的决心,一命换一命,看你们有多少条命可以换!”丁超道。

  “丁司令,你最好答应,不然明天一早的报纸上就会刊登,丁超先生因为反对幷入东纵,而遭到不明势力暗杀…”浅草四郎冷笑道。

  “你们真卑鄙!”丁超脸色微微一变,这计策好歹毒,岂不是让前来商讨联合抗的各路武装的领袖人人自危?

  (
( ← ) 上一卷  抗日之铁血军魂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抗日之铁血军魂》是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抗日之铁血军魂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