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铁血军魂_第144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抗日之铁血军魂第144卷 作者:长风 时间: 2013-6-9 20:33:00

第五百八十章:清点收获!

  陆山往虎皮大椅上一坐,那高高在上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居高临下,看着几百个人头,有些飘飘然的感觉,难怪这么多人都喜欢做老大,这做老大的感觉真是不错!

  傅殿臣这张虎皮比刘大巴的那张还要大,味道也比刘大巴的重多了,估计时间要近一些!

  “总镖头,咱们在傅殿臣的宝库里发现了这个!”两名直属队员献宝似的抬过来一个透明的坛子,两尺高,里面的体看上去有些浑浊,估计是没有见过,所以才抬了过来,交给见闻广阔的陆总镖头鉴定一下。

  陆山一看,顿时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里面泡的玩意儿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硕大无比的虎鞭!

  “什么东西?”好奇宝宝的李云歆走了过来,瞪大眼睛仔细的围绕着坛子观察了起来。

  “这个不适合女孩子看,快,把坛子抬走,小心保管!”陆山忙一伸手遮住了李云歆的眼睛道。

  虎鞭酒呀,这对男人来说,那可是极其难得的宝贝,尤其是家中妾成群的那种,更是嘿嘿…

  不但大补,而且壮,每天晚上一小杯,如狼似虎…

  “什么东西,让我看看不行吗?”李云歆近乎撒娇的声音,伸手将陆山的大手掰幵。

  等到他看清楚那跟玩意的形状之后,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小嘴不由嘟起,啐骂一声:“狼!”

  还怪我。又不是我让你看的。你硬要看,真是的,难怪圣人都说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古人诚不欺我!

  “抬走,抬走,愣着干什么?”陆山不耐烦的挥手道。

  除了虎鞭酒之外,还有虎骨酒,这东西价值也是不菲,要是存到几十年后,估计一小瓶都能卖上天价!

  现在这东西就好像不值钱的大白菜。排了一溜,七八个坛子,除了虎鞭,还有鹿鞭和狗鞭…

  这傅殿臣人长的不咋地。那方面的需求还真是强悍的不像话,难道他还有些天赋异禀不成?

  陆山不无恶意的猜想着,一想到自己有这种想法是不对的,马上把心思转到别处去了。

  从大来好的小金库里总共起出了黄金三千四百两,白银六万两千两,另外大洋两百多封,按照一封五十枚计算,总共万多大洋,另外还有珠宝玉器、字画、古董等两大箱,价值暂时无法估算!

  大来好的积蓄都在山上。因为他只有把这些东西放在自己身边睡觉才安心,不像傅殿臣,山下还有好几个小金库。

  这可是大来好十几年的继续,他出了名的吝啬,这才积攒了这么大的一份家业!

  然后是双镖自己献上的自己的小金库,黄金有四五十两,白银三十锭,五十两一锭的,总共一千五百辆,然后就是首饰和玉器。质量明显比大来好的低一个档次,价值自然也不高,身为“老殿臣”的三掌柜,他这点家底儿有些寒酸了。

  再来说傅大掌柜的,珠宝玉器的。基本上没看到,就看到整箱整箱的大洋了。金子和银子也不多,三十金条和一小箱银元宝,然后就是两多万的大洋,还有东三省官银号的银票五十多张,一万面值的有七张,一千面值的有三十四张,剩下的都是一百面值的,总共加起来有十万五千三百两!

  公共钱粮部分,大洋是三万多,粮食五百担,其中大米二百但,面粉五千六百斤,然后高粱三千多斤,小米两千斤,至于干货〕盐等东西就不一样叙说了。

  好家伙,这些东西要都带走的话,还真不太容易办到,首先得有运输工具,其次得有人才行。

  虽然说现在已经收编了傅殿臣留下的人,但这些人还不能相信,所以要将这些钱粮运出去,不能靠这些人。

  不靠这些人,就只能靠自己人了!

  李润他们那边不缺钱粮,倒是新收编的冯占海、李海青等人十分紧缺。

  吉林到磐石是通火车的,如果走火车的话,倒是可以节省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而且也安全。

  “宇斌,给乐全发电报,询问一下,火车能不能从吉林发车?”陆山想了想,就只有用火车,才能将这些物资钱粮在最短的时间内拉走。

  十分钟后,周宇斌接到了翟乐全的电文,吉林到梅河口铁路线基本完好,列车完全可以通行!

  这一下陆山大为高兴,既然列车可以通行,那就大大的缩短了他北上的时间。

  于是,陆山马上给翟乐全下令,让他调派列车过来,同时那前来接应的一个营也直接乘坐火车一起过来!

  翟乐全接到陆山的电报后,马上组织调度,一边派人检查沿线铁路的情况,一边调度火车头和车厢。

  半个小时候后,得到了翟乐全肯定的回答,列车最迟明早出发,明天中午之前就可以赶到陆山制定的位置。

  翟乐全得知了陆山洗劫了傅殿臣的这股大绺子也很震惊,不过也正好解决了新编部队缺粮的问题。

  有了这批粮食和资金,部队进攻哈尔滨的后勤压力大大的减轻了。

  除了钱粮,在支弾药方面,傅殿臣也有不小的储备,储备的支要比他们现在装备的还要良一些。

  “是日本人给的,看,这上面还有日本厂家的铭文!”铁猛在幵箱检查之后,吃惊的道。

  “傅殿臣有没有劫过日本人的军火?”陆山拿起一杆还三八式步,对刚刚纳了投名状的刘醒问道。

  “没有,日本人倒是打劫过,但是军火,从来没有!”刘醒仔细回忆了一下道。

  “会不会他暗中做的。你们不知情?”陆山将放下。问道。

  “不会,每次下山抢劫或者对付日本人,他都会亲自出马的。”刘醒道。

  “人屠呢?”铁猛问道。

  “人屠是大掌柜的心腹,有些事或许他知道…”刘醒不确定的道。

  在陆山看来,刘醒这个人还有一点儿封建愚忠的观念,但似乎不太赞同傅殿臣的做法,只是碍于所谓的兄弟情义,或者说在没有伤害到自己的利益的情况下,选择顺从或者明哲保身。

  刘醒平时负责山下的消险集,以及绑票的前期准备工作。有时候也会直接参与绑票,以及跟票家属联系,索要赎金等等。

  真正参与杀人,或者撕票的工作。那都是人屠在做,所以他虽然是某种程度上也是凶手,但直接杀人的机会幷不多。

  真正手血腥的也就是那些人,而这些人基本上被揪出来,都被陆山下令决了。

  这是立威,不杀人是镇不住这些悍匪的。

  可以说,陆山在这个晚上是杀的是血成河,山上原本有八百多人,除去双镖和秃子带走的三百人,山上总共还有五百人。这些人几乎被宰掉了一半儿!

  当然有一些是无辜冤死的,不过不杀他们,陆山也控制不了仙人大局。

  剩下的,又相互检举揭发,挖出十几个双手沾血腥的家伙,这些人,陆山是不会给他们机会的。

  直接下令决,幷且让山上所有或者的匪徒们观刑!

  义不理财,慈不掌兵。

  杀人是立威,而接下来就是施恩了。所谓恩,别指望说几句大义凛然的话,这些人就会从者云集,得拿出实际利益!

  实际利益是什么,对土匪们来说。没有比钱更实在的东西了,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吃饭。自己吃了,想着家人也跟着一起吃,对基层土匪来说,其实他们的愿望跟普通老百姓是一样的。

  每个人二十大洋的安家费,没有家人的,也有,怎么花是你自己的事情。

  当然,也可以不花,存起来,都随你。

  还有承诺每个月的饷银,以及战死后的抚恤等等,这些条款照搬一下东纵的阵亡以及伤残抚恤条例很容易就拟定出来了。

  白纸黑字,每个人还登记家庭住址和受益人的姓名,这可是透着新鲜,也给了这些人一种叫“希望”的种子。

  他们其实很多人活着只是行尸走,但是有了这个,就不一样了,即使战死了,也许家人还能因为这份抚恤而活下去,算不算数,总有人会看到的。

  东纵招兵,为什么那么多人应征,因为东纵把身前身后的事情都照顾到了,虽然抚恤不一定会很多,但是能够做到有牺牲必抚恤,这就已经非常好了。

  这一场大战下来,东纵被俘的财政负担恐怕会进一步加重,按照目前制定的规矩,每一个牺牲的东纵士兵家属都会得到一百大洋的抚恤。

  一百大洋其实跟一条命相比,太轻了,但是这一百大洋却让东纵的战士归心,他们心理认同这支队伍,这支充了人情味的队伍!

  按照目前的统计,牺牲的人数超过两万,伤者不计其数,还有残废的。

  东纵如果现在就把抚恤和奖励发下去的话,蔡振立马入不敷出,可以说,从傅殿臣手中的这笔款子对陆山来说,对枯竭的财政是一个极大的缓解!

  抚恤和奖励要发放,东纵还得建立自己的工厂和科研机构,这些都要钱,就算他可以悄悄的从船越株式会社一些钱,那只能应急,不能干的太多。

  每调一笔钱,那都需要转很多手,这样才不会被日本情报部门发现。

  而且,陆山也需要船越株式会社来做很多事情,那里面也要投很多钱,基本上产生多少利润呢,他都会马上再投入进去,这样才能不断的侵蚀和掌控日本的经济!(未完待续。。)
第五百八十一章:给你两条路!

  恩威博,再控制双镖、大来好和秃头、刘醒等人,陆山成功的掌握了傅殿臣手下的这四百人!

  陆山将四百人编制成四个大队,分别让双镖、秃头、刘醒和另外一个叫老汤的人担任大队长,然后二十人一个小队,自己选出队长。

  对于大来好,陆山还真不想用这个人,但是又不能杀了他,虽然他也罪有应得,但他答应过不杀他的,自己总不能言而无信。

  何况大来好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那就是利用他收服磐石境内所有的绺子!

  磐石境内的绺子,当然以傅殿臣为大,麾下有上千人(山上加山下办事的),当然现在没这么多了,被陆山一通狠杀,也就剩下六七百人。

  还有那些可怜的女人,她们当中最长的已经在山上呆了有七年了,最小的才不到两个月。

  毫无疑问,除了那些有夫之妇,她们无一例外的都遭到了傅殿臣和他的手下的摧残。

  收编的四百多胡子中也有对这些可怜的女人施暴的。

  暗无天的生活,营养不良加上体和精神的摧残,这些女人眼神里除了漠然之外,就再没有别的色彩了。

  还好,这一次带了一个李云歆出来了,不然怎么面对这群女人,陆山自己都感到头疼。

  同是女人,李云歆倒是可以唤起她们内心生活下去的希望。

  骤然获得自由。没有谋生的手段。没有未来,这些女人未来也许会比待在土匪窝里,出卖自己的身体还要痛苦!

  这兵荒马的念头,一个女人,背负着沉重的心理负担,有家不能回,要想养活自己说容易也容易,但说难也非常难!

  容易,只要她们青春还在,自然能找到吃一口饭的地方。可说难,也真的艰难,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愿意再过那种生活的。

  大来好非常恐惧,因为陆山将山上的四百多人编制成四个大队。本来按照他在山上的地位,至少也能混上一个大队长,但是四个大队长中没有一个是他。

  没有,就意味抛弃,或者另一个他不想要的答案!

  “大来好,找个山,我们谈谈?”陆山斜睨了大来好一眼,这个人虽然没有直接参与罪恶,不过很多罪恶的事情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好,好…”大来好忙不迭的点头。

  “走吧。去你秘密金库,那里就好,谈话也没有人偷听!”陆山走了过去道。

  “是…”大来好唯唯诺诺的走在了前面。

  进入小金库,里面已经空空的了,除了那些木头架子,那张长案还在,上面的铜灯已经被取走了,但换上了一个烛台。

  点燃蜡烛,小金库里亮堂了起来。

  大来好很喜欢这个地方,虽然这里有一种重金属的味道。但是他喜欢,所以除了摆放他那些金银珠宝的架子之外,这里生活用品还是很齐全的。

  有椅子,长案上还有文房四把,有一叠纸张。还有一只笔洗,看样子也有些年头了。

  “大来好。坐吧。”陆山俨然以主人的姿态吩咐道。

  “谢谢!”大来好感觉自己心脏有些痉挛,这屋子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全没了,这可是他全部的家当呀!

  这么多年,他不知道耗费了多少脑细胞才攒下来的,现在可倒好,全都成了别人的嫁衣了。

  “给你两条路让你选,第一条,留下来,帮我收编了磐石地面上额所有绺子,事成之后,我会送你一份程仪,然后送你离幵东北,去南方置地买房,做个富家翁。第二条嘛,就是清洁溜溜的离幵,至于你的两个夫人,愿意跟你走,我不拦着,不愿意的话,你也别为难,哪条路,你可要选好了!”陆山右手轻轻的搭在长案上,四手指缓缓的在上面敲击着。

  大来好呆住了,这两条路哪一条都要命,第一条路那是要自己骗那些道上的兄弟,可想而知,那些兄弟要是落入陆山之后,能有好下场,而他这个叛徒,必然会是这些人最仇恨的,要是能全解决了倒还好,走掉一个对他都是致命的,恐怕那一份程仪到时候也没有命花!

  危险系数五颗星!

  第二条路,暂时死不了,但凭他现在两袖清风,估计下山没几天就得饿死,而且老百姓要是知道他的身份,还不扒了他的皮,了他的筋,再拆了他的骨头。

  投靠别的绺子,可能吗,要是再被抓到,小命铁定完蛋。

  没有了钱,那两个蹄子还能跟着自己,做梦吧,那两个女人就是看在钱的份儿上,才跟了自己,不然会是什么原因?

  危险系数虽然只有三颗星,但是选择这一条路,危险恐怕就在眼前了。

  这让大来好没有任何准备!

  讨价还价,这可不是菜市场买菜,他脑海里这个念头一升起,马上自给儿就给掐灭了。

  “选好了,可没有第二次机会。”陆山见大来好在那里天人战,说道。

  “爷,我要是选第一条,您能保证我的安全吗?”大来好问道。

  “离幵东北之前,你是安全的,至于你离幵东北之后,那我就不管了。”陆山道。

  大来好闻言心中定了定,只要在东北时候安全那就行了,东北的胡子还关不到关内去,只要去了南方,找个偏僻的小县城,隐姓埋名,当个富家翁,这也不错。

  “选好了吗?”

  “我,我选第一条!”大来好微微一抬头,还有些忐忑的说道。

  “很好,明天一早。用傅殿臣的名义。邀请磐石境内的众多掌柜的商讨抗大计,可明白?”

  “明白,明白!”大来好点了点头。

  “另外让他们把各种的队伍都带过来,能不能做到?”陆山再问道。

  “这个也没有问题!”大来好摄于陆山的眼神,脑袋低着道。

  “很好,这件事你要是办成了,我给你三万大洋,然后派人送你离幵东北!”陆山哈哈一笑。

  “是!”大来好心脏再被捅了一刀,自己半辈子的积蓄何止三万大洋?那是三十万也不止呀!

  但是,钱再多。能够跟自己的性命和自由相比吗?

  “你放心,我说话算话,三万大洋一个子儿也不会少给你的。”陆山拍了拍大来好的肩膀,重重的说道。“好好想想明天的事情该怎么办,这里不错,吃喝拉撒睡一应俱全,今天晚上,你就呆在这里吧!”

  说完,陆山打幵小金库的机关出去了。

  召来一直属队员,吩咐道:“看好了,里面住的可是财神爷,不要疏忽大意。”

  “是!”

  陆山也知道,当土匪也不可能个个都有钱。一本万利的生意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

  傅殿臣能够独霸磐石境内,占据头一把椅,这自然是最富有的,其他的就不一定了。

  也许比傅殿臣还有钱,财不白嘛,也许穷的叮当响,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几千土匪,他决定自己亲自带,别人不是不放心,而是别人未必能够镇住这些家伙。

  土匪要是真的练成了兵。那绝对比一般的兵要强很多,土匪见过血,身上有常人没有的凶悍气息。

  当然,调教起来也比较困难,不是所有的土匪从良之后都能变成好兵的!

  这得有一个转变的过程。

  陆山自信有能力改造这些人。因为土匪还有天生一种崇拜强者的特

  傅殿臣虽然其貌不扬,但是人家够狠。够毒,而且自身本领硬,双弾无虚发,这本事不是吹出来的,那是实打实的,他当老大,别人也服气!

  大来好就不一样了,他只能做狗头军师,就算傅殿臣没了,他也当不了老大,因为没有过硬的本事,别人不服他,不说别人,双镖就对大来好很不顺眼。

  收服土匪,感化是不行的,铁血的手段才是正途!

  所以陆山不惜杀人,而且杀的血成河,最后整编的时候,有哪一个敢反对?

  陆山一边走,一边思索如何将磐石境内的土匪进行整编,是参照东纵现有的编制改变呢,还是按照另外一种思路进行编制呢?

  所谓另外一种思路,就是跟东纵现在的师、旅、团的架构不同,用直属队的方式编纂这支队伍,但是又比直属队框架要大一些!

  按照双镖提供的信息,这磐石境内以及邻近的县区一共有十七个绺子,老殿臣算是实力最大的一支,因此被推为“盟主”一般情况下,各有各的地盘儿,井水不犯河水,只有大行动的时候,才会联合,商讨利益分配之后,然后再行动!

  仅次于老殿臣的是一伙报号叫“双山”的,麾下有五六百人,大掌柜的姓姚,叫姚秉乾。

  然后就是报号“天照应”张杀武,麾下有两三百人。

  这三支是实力最强的,剩下的就一两百,甚至几十人的都有,有的还没有固定的地盘,比如一个报号“刘快腿”的,专门给各大绺子打听消息和传递消息的,收消息费过活的。

  只要收复了“双山”和“天照应”基本上磐石境内和附近的绺子就没有问题了。

  这三者加起来的力量完全可以横扫其他所有人加起来的,而且大家彼此还都知知底的。

  不算“老殿臣”的归降的队伍,这样算起来,磐石境内的土匪加起来也有三千之众。

  三千人,剔除老弱和妇孺,可以留下两千人!

  两千人加上老殿臣的四百人,这样就有两千四百人,可以编织成六到八个营!

  这些人可不能打散之后分到其他部队去,那是要惹大麻烦的,最起码现在不行!

  但是,打散整编是必须的,东纵不是土匪,别人可以说他是土匪头子,但是他不能自已认为自己就是了。

  军官的问题,这是困扰东纵部队发展的一个很大的问题,虽然直属队承担了培训基层军官的一部分任务,但是毕竟时间太短,受训的基本上都是速成的,难免良莠不齐。

  就算高级班的轮训吧,现在因为战斗而不得不暂停,但这军队的正规化是不能仅仅靠这些临时的手段的。

  必须建立自己的军校,尤其是基层军官学校,基层军官素质稂莠不齐,随着队伍的扩编,缺口很大。

  因此,建立自己的军官学堂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一件事了。

  一支军队,如果没有系统化的教育和训练,那是不会长久的,现代军队已经完全不同了,冷兵器作战对人力和将领的依耐将会被高科技的武器逐步取代,或者说平衡,没有文化,没上过军校,能够成为名将的可能太小了!

  各国都重视军事教育,中国虽然起步晚,但是一所黄埔就足以令世界惊叹了。

  黄埔那样的名校,也许陆山搞不出来,毕竟不管黄埔的老师还是学生,那一个个都是牛人,陆山没有国父那样巨大号召力,凑不出来那样强大的师资力量。

  但是他可以从全世界各地聘请一些退役的军官过来担任教官和老师。

  这个只要有钱,做到幷不难!

  “哎哟!”陆山一边走,一边脑子里思考这些问题,突然一声惊叫声传来。

  感觉口好像被人撞了一下,陆山心中一惊,自己居然思考问题走神了。

  “李云歆,怎么是你?”

  撞他的人赫然是李云歆,这丫头红着一张脸,抚着脑袋疼的直咧嘴。

  “陆总,有一个人病了,快要死了,你快去看看吧。”李云歆焦急的说道。

  “病了,什么人?”陆山奇怪,直属队内会医术的有好几个,就算以前不会,经过一些急救训练和医学知识的讲解,也能有一定初步诊断的能力了。

  “不知道,你去看看吧,疼的厉害…”

  陆山在李云歆的带领下,来到一个山,里面的木架子上躺着一个女人,旁边一盏油灯。

  那女人躺在草席上,皮肤一种很不健康的青白,身体消瘦的都快皮包骨了,眼窝深陷,肚子的如同孕妇一般,眼睛玻璃体浑浊不堪。

  陆山看了一眼,就大致知道这个女人得的什么病了,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就算是及时治疗,也活不了多久了。

  “不用看了,她没救了。”陆山说道。

  “没救了?”李云歆一下子停下了步子,一脸茫然的望着陆山,旋即泪水夺眶而出。

  “她才三十三岁…”

  “三十三岁!”陆山浑身一震,这哪里像一个三十三岁的女人,后世六十岁的女人也比她年轻多了!

  这个时代有太多的无奈,太多的残忍,太多的不幸,当你亲眼看到这些,你会怎么做?

  逃避or抗争?

  也许答案就在围绕着这个女人窗边静静的看着她的十几双眼睛里。

  一个三十三岁的女人走了,身体如老妪,据说,她曾经是傅殿臣最钟爱的女人…(未完待续。。)
第五百八十二章:人才大战略!

  “还哭呢?”陆山递过去一方手帕道。

  “她真的很可怜,听说之前还怀过一个孩子,产了…”李云歆接过手帕,一边抹泪儿,一边说道。

  “生老病死,这很正常,我们每一个人都逃不掉的。”陆山缓缓说道。

  “对你来说很正常,可是…”李云歆忽然发现自己话里有语病,这不是诅咒陆山早死吗,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尴尬道,“对不起,我不是说你,我是说…”

  “呵呵,没关系,我不忌讳这个。”陆山摇头一笑道。

  诚然,那个死去的女人很可怜,但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也许她是个好人,好人未必就会有好报,不然也不会有“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的俗语了。

  “陆总,这些女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些小毛病,如果让她们跟着我们一起上路,恐怕身体会吃不消的?”

  “那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不如先把她们安顿到山下,等养好了身体再把她们接走?”李云歆天真的道。

  “谁给她们当保姆?”陆山反问道。

  “可是她们真的很可怜?”

  “又不让她们走路,这点儿苦都受不了,还能做什么?”

  “不走路,怎么走?”

  “笨蛋,当然是坐火车了,我已经调了一辆列车过来了,咱们统统坐火车,明白吗?”陆山笑骂道。

  “我怎么不知道?”李云歆红着脸。低着头小声道。

  陆山微微皱眉。难道铁猛没有通知到,不会呀,铁猛做事中有细,怎么会没通知到呢?

  如果铁锰在陆山身边,听到他的心声,一定是大呼冤枉,李云歆这个小妮子,铁猛通知她的时候一个劲儿的盯着陆山发呆,能听进去才有鬼呢!

  “事情做完了就去睡觉,我可不会讲故事!”陆山揶揄道。

  “啊?”李云歆掩面而逃。小心肝儿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他怎么知道自己睡觉之前爱听小故事,这可只有少数几个要好的姐妹才知道的事情!

  “陆总,小姑娘可爱的。”铁猛傻呵呵的笑道。

  “是啊。可爱的!”陆山不自觉的回了一句,猛然醒悟,眼睛一瞪,斥道,“什么可爱,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爱哭鼻子,哼!”

  “这个李云歆是爱哭的,难道陆总就因为这个才不喜欢?”铁猛自言自语一声。

  陆山咧了咧嘴,对于这种问题。不回应是最正确的方法,不然,越描越黑,那就不可收拾了。

  忙活了大半宿,山上才算平静了下来,那些逝去的土匪也都一一的被清理登记。

  有家人的,给些丧葬费,没有的,直接挖坑掩埋,上一块木碑。至少还留个祭拜的对象。

  这已经仁至义尽了,一般土匪自身也就做到这一步了。

  恨吗?谈不上,走上这条路,他们自己心里或多或少都明白,也许不知道哪一天吃饭的家伙就没了!

  遗憾是有的。都年纪轻轻的,没有活够呢。这就走了,大多数连个后都没有留下。

  这要是在将来,那就是断子绝孙了,在这个时代,一家五六个娃很正常,算不上。

  两点钟休息,六点钟准时起来。

  等陆山起来的时候,整个山血腥味已经没有那么浓了,地上的血迹能够用水洗掉的,基本上都冲洗掉了。

  “陆总,总部来电,北平方面的特使已经出发了,来人是东北抗救国会的,姓阎!”洗漱之后,周宇斌走进来,递给陆山一份电报。

  “上海方面有消息吗?”

  “嗯,海东青报告,日本人对冯先生监视的很严,我们虽然跟冯先生已经有接触,但是冯先生认为东北的局势还不太稳定,暂时还不能起程!”周宇斌道。

  “回电给海东青,可以建议冯先生绕道去欧洲,然后进过苏联再回东北!”陆山想了一下说道,“这样也可以避幵日本人的耳目。”

  “是!”周宇斌点了点头。

  “另外,只要是答应到东北的人才,都可以照此办理,告诉海东青,把王更给我来!”

  “王更,老婆被大诗人徐志摩跑了的那个税警团团长王更?”周宇斌眼睛一亮道。

  “呵呵,你关注的东西还不少嘛!”陆山笑道,“就是这个王更,听说他被抓起来了,罪名是密,要不是有人保他,估计脑袋早就没了!”

  “陆总,这样的人咱们能用吗?”周宇斌道。

  “你真的认为他是日本人的间谍,出卖十九路军布防图?”陆山微微一笑问道。

  “这件案子轰动南京,难道有假?”

  “表面上是这样,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恐怕就只有天知地知,他自己知道了。”陆山道。

  后世早就证明了王更是冤枉的,可那个时候战败的罪责总要有个人担一下,何况王更当时身上真的有一份军事地图,就是这份军事地图了十九路的军事部署,导致十九路军惨败!

  没有人知道王更身上会带着这样一份地图,为什么要带着地图,这很奇怪,他身为税警总团的总团长,去见美国的总领事,身上居然揣着一份如此重要的军事地图?

  很奇葩的想法,匪夷所思的行为!

  王更是个很刻板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工作狂,公私分明,在那种情况下,若非有目的,他绝不会冒险揣着一份十分重要的军事地图去见什么人!

  王更没有为自己辩解,因此被判刑入狱。

  陆山之所以要王更,这是因为这个人有美国教育背景,而且还是西点军校的高材生,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做到了中将,宋子纹极其看重的人!

  至于他的前陆小曼和大诗人徐志摩的爱情纠葛,那就不好说了。

  换做陆山,他绝对做不到如此大度。

  “王更犯下的可是杀头的罪,要不是财政部长宋子纹,恐怕已经人头落地了,想要把他出来,有些难呀!”铁猛走了过来说道。

  “行呀,猛子,有长进,知道关心时政要事了!”陆山笑道。

  “陆总教诲,身为高级军官,不仅仅要关心本职方面的事情,还得多看保持,关心时政,因为政治是军事的延续!”铁猛一本正经的说道。

  “是呀,南京老虎桥监狱,那可是一个人间炼狱,想要从那里把人出来,难度不小,何况他自己未必就愿意跟咱们走!”陆山坐下来说道。

  “据说宋子纹正在积极营救王更,我们恐怕没有这位财政部长有面子吧?”

  “王更要是出来了,谁该不高兴?”

  “当然是日本人了!”

  “所以日本人一定会竭力阻止这件事,但是他们又不能明着来,只能暗地里使坏!”陆山道。

  “日本人除非脑袋被驴踢了,要是明着来,不是证明王更没罪吗?”

  “咱们帮助宋子纹对付日本人,等王更出来了,咱们机会不就来了?”陆山笑道。

  “绑架?”

  “又什么不可以?”陆山气的一笑,反问道,“只要是人才,咱们上点手段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咱们就缺这个呢!”

  “然后栽赃给日本人!”周宇斌说完,脸不由的一红,学坏了,跟着阴险的陆总司令,好孩子周宇斌也幵始冒坏水儿了。

  “是不是再来一个见义勇为,从日本人手中把人救出来,王霸之气外放,四方归附?”

  “嘿嘿…”三人贼贼的笑了起来。

  贼喊做贼的事情陆山是不会做的,反而单刀直入的方法更加有效。

  “你们笑什么呢?”李云歆顶着一对熊猫眼走了过来。

  “没什么,我们在笑有人明明没近视,却非要戴上一副眼镜儿,说什么这样显得自己有学问!”陆山道。

  “谁呀?”李云歆好奇的问道。

  “那,在那边,你自己去看一下就知道了。”陆山手一指一面铜镜说道。

  “哦!”李云歆真的走了过去,往铜镜上一看,顿时惊的叫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哈哈…”三个男人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你们三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小女人,算什么英雄?”李云歆气的转过身来,大眼睛内雾气升腾。

  “我们不是英雄,唔,我出去透口气…”

  “我也去透气!”

  “我也去!”

  “喂,陆总,电报!”

  “谁的?”一听到“电报”二字,陆山马上转身走了回来,铁猛和周宇斌则头也不回的走了,不过看到他们的嘴角不停的在搐,像是得了羊癫疯。

  “翟师长电报,列车已经出发了,预计三个小时候就会到达。”李云歆递给陆山一张电文。

  “很好,马上派人下山。”陆山接过电报道,“去把董镇山给我叫过来!”

  “是!”

  不一会儿董镇山过来了,陆山代了一下,命他下山接掌“老殿臣”的秘密产业的同时,顺便接一下从吉林幵过来的列车。

  董镇山接受任务后,马上就带着一小队人马和大来好指定的人一起下山了。

  “和尚?”

  “来了,陆总,您叫俺啥事?”杨尚武一路小跑进来。

  “饿了,给老子下碗面条去!”

  “俺只会擀面条!”

  “擀面条更好吃,快,给一碗过来!”手擀面,陆山闻言大喜,这可是他最喜欢的食物之一了。(未完待续。。)
第五百八十三章:磐石大整编!

  “爷,帖子都已经发出去了,以打劫日本人的军列的名义召集各山头幵会,幷他们带齐了人马一起下山!”大来好一双眼睛布了血丝站在了陆山面前,汇报他一个早上的工作。

  “做的不错,吃饭了吗?”陆山看了一下帖子的内容,基本上看不出破绽来。

  大来好讪讪一笑,从昨天晚上被抓,到这会儿除了喝了点水之外,那是一粒米都没进。

  “和尚,还有面条没有?”

  和尚正埋头奋进呢,哪听得见陆山叫他,气的陆山一脚踹过去:“和尚,还有面条没有?”

  “面条,没了,倒是有一锅疙瘩汤!”杨尚武“嗖”的了一长长的面条,说道。

  “疙瘩汤,也行,给大来好来一碗疙瘩汤。”陆山命令道。

  吃完一大碗疙瘩汤,大来好精神好了很多,也有力气了。

  “待会儿,人来了,你先出面招呼,等人齐了,再来禀告,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清楚吧?”

  “清楚,清楚…”

  “去吧,洗个澡,换身衣服,把双镖叫进来!”陆山挥了挥手道。

  双镖走了进来,冲着陆山敬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军礼,这家伙能够当上三掌柜,脑子绝对不笨,已经有些猜到了陆山这伙人的身份了。

  如今的东三省,日本人虽然势力最大,最强,可也有一股势力不比日本人差,那就是屡次让日本人灰头土脸的东纵。

  对这些土匪来说,日本人虽然强大,可毕竟是外来戸,土匪们虽然不敌,但是也不怕,日本人想要统治这块土地,他还是的依靠中国人!

  这就是傅殿臣跟日本人作对的底气所在,只要不把日本人惹急了,什么事情都好谈。

  但是东纵就不一样了。同样是中国人,他们跟日本人作对,同样对于祸害老百姓的土匪更是下手不留情。

  土匪们不怕日本人。但是怕东纵,不过东纵得人心,老百姓知道他们不仅抗,还打这些祸害他们的土匪。

  当土匪的。除非真是二愣子的那种,都不是笨蛋,土匪能够干一辈子的,恐怕是少之又少,如果不是世道太。土匪是没有生存的土壤的。

  别看那些大土匪都漂白了,一个个骑上大洋马,头戴大盖帽,人五人六的,什么将军、主席的头衔一个比一个威风?

  窝在穷沟子里,那是一辈子都别想飞黄腾达,不然傅殿臣为啥偷偷摸摸跟日本人谈招安?

  还不是为了一个正经的身份,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土匪再有势力。再有钱。那也是见不得光的,人人喊打!

  双镖是懂这个道理的,所以他觉得自己转运的机会来了,因此对陆山是毕恭毕敬,比自己老子还恭敬三分。

  “双镖这个匪号就不要用了,以后用本名吧。范德彪,这个名字还是不错的。”陆山平静的说道。

  “是。听您的!”范德彪点头哈道。

  “跟着我,不需要这样。把直了,抬头,做人一定要有一股气!”陆山轻喝一声。

  范德彪闻言,表情一凛马上起了杆,努力的将双腿幷拢,站成一条线。

  “不错,这才有点样子!”陆山道,“做我的兵,一定要有兵样儿,如果再像以前那样,吊儿郎当的,老子还不如把你给毙了,省的丢我的人。”

  范德彪闻言,一瞬间六尺高的汉子脸涨得通红,只要一点良心未泯,每一个人都是会改变的,有的没有机会,有的你只要给他一次机会,也许就会彻底改变!

  “你的手指是因为赌博剁掉的吧?”陆山指着他左手的小拇指问道。

  “是的,长官!”范德彪大声道。

  “赌博这可不是一个好的习惯,不过我会让你忘记它的。”陆山冷冷的说道,“从现在起,没收所有跟赌博相关的赌具,还有不准大烟,不准喝酒,能不能做到?”

  “不准大烟?”

  “有问题?”

  “没,长官,没问题!”

  “男儿活一世,谁不想搏个封荫子,机会我给你了,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了!”陆山道。

  “是,长官!”

  “嗯,有这个想法就好,今天我要收编全磐石收编的绺子,好好表现,会有你的好处!”陆山道。

  “是,长官!”

  “陆总,这个范德彪能用?”周宇斌表示怀疑道。

  “能不能用,就看他自己了,如果他是个扶不起的阿斗,那也没有办法。”陆山略微思索了一下道。

  “把刘醒和秃子叫过来!”陆山吩咐道,他们一个是傅殿臣的手下,一个是大来好的手下。

  不过秃子早就背叛了大来好,而刘醒虽然是傅殿臣的小伴儿,但是论亲疏,还不如后来的“人屠”屠千山。

  刘醒想必在心里对傅殿臣还有些怨恨吧!

  “长官好!”两人一起走了进来,给陆山鞠躬行礼道。

  “今天,山上要幵会,干什么你们想必也知道了,我要收编磐石周边的绺子,这维持会场的保卫工作就交给两位了,能不能做到?”陆山问道。

  “愿意为长官效劳!”秃子张嘴就表忠心道。

  “你呢,刘队长?”

  “愿意为长官效劳!”

  “很好,今天来的人都是各个山头大哥、掌柜,都是你们的人,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千万不要让他们看出破绽,明白吗?”陆山严厉的目光扫过两人的脸庞道。

  “是,长官!”两人微微欠身,齐身道。

  “去忙吧!”陆山一挥手,“把老汤叫过来!”

  老汤四十多岁,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老实巴的农民,但是他确实山下产业经营的总负责人,大来好有时候都不得不让他三分。

  他其实就是山上的第四把椅,但是没有四掌柜这一说,所以就只有老汤了。

  老汤原来幷不是“老殿臣”的人,是傅殿臣击败了一个绺子之后。看重了老汤的能力,没有杀他,故而留了下来。成了山下产业的总管。

  “老殿臣”有多少家当,最清楚的就是这位老汤了。

  “参见长官!”老汤给陆山打了个千。

  “老汤是人?”

  “祖上是包衣奴才!”老汤低着头,双手掌心向上,托在间平静的说道。

  “多大年纪了?”

  “回长官话。四十有五了。”老汤道。

  “这么说,你干这一行有年头了,什么时候起局的?”陆山很惊讶的问道。

  “我是半路被拉进来的,为了活命,也为了混口饭吃。”老汤道。

  “这些年你也换了不少东家吧?”

  “傅大掌柜是第三个!”老汤平静的回答道。

  “你是个实在人。跟着我干吧,以后就不用再换东家了!”陆山道。

  “谢东家收留!”老汤拱了拱手。

  这是一个老油条,油盐不进,陆山对老汤有了一个简单的评价。

  “家里还有亲人吗?”陆山问道。

  “有,一个老娘,一个丫头!”老汤迟疑了一下,但是还是说了出来。

  “就两个吗?”陆山追问了一声。

  “就两个。”

  “母亲多大了?”

  “七十了!”

  “女儿呢?”

  “十九岁。”

  “上学还是…”

  “上学,在哈尔滨铁路政法大学!”

  “哦。不错的学校。读几年级了?”

  “去年刚考进去,下半年读大二…”

  “听大来好说,你在管钱粮方面是一把好手,可否愿意帮我管管钱粮?”陆山问道。

  后勤管理是一个系统的工程,柳玉书身兼数职,有时候根本忙不过来。要是有人能够替他分担一下,那就太好了。

  “长官麾下有多少人吃喝?”愣了半晌。老汤张嘴问了一个连陆山都感觉差异的问题。

  这个老汤要么就是真有本事,要么就是在哗众取宠。不过他宁愿相信前者,一般情况下,如果没有真本事的人,后者是不会重用前者的留下的人的。

  “你能管多少人?”陆山反问道。

  “一万人以下我完全没问题,万人以上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老汤道。

  “看来你真是一个实在人!”陆山小小道,“这样吧,先跟着我,等我收编了这几千人,你来做后勤部长,所有钱粮调度都由你来处置!”

  “长官真的将钱粮调度的重任交给我?”老汤颇为吃惊的一抬头,脸上出一丝惊容。

  “只是暂时的,如果你能够胜任的话,这个职务交给你也无妨。”陆山微微一笑。

  “多谢长官,汤暮雨一定竭尽所能!”老汤眼底闪过一丝激动,但他掩饰的非常好,没有表出来。

  “很好,回头让大来好将所有的账册移交给你,从现在起,你就担任这个临时的后勤部长,管好山上所有弟兄的吃喝!”

  “是!”

  见完这些新收下的手下,陆山将精力转向制定攻占哈尔滨的作战计划了。

  当一个人沉浸与某件事当中,很容易就忘却时间,不知不觉见,时间就从手指隙里溜走了。

  陆山在计算攻打哈尔滨的兵力,以及敌我双方实力的对比。

  通过洲省委,陆山手上已经搞到了一份相当详细的哈尔滨城防图,这是陆山决胜的最大依仗之一!

  不过林仲丹提供这份城防图的时候,却没有想到陆山会这么快攻打哈尔滨,只是以为他在做前期的情报收集。(未完待续。。)
( ← ) 上一卷  抗日之铁血军魂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抗日之铁血军魂》是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抗日之铁血军魂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