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铁血军魂_第109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抗日之铁血军魂第109卷 作者:长风 时间: 2013-6-9 20:33:00

第四百三十五章:骗一架日本飞机!

  第四百三十五章:骗一架日本飞机!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武藤信义问道。

  “属下以为,我们虽然发现了他们在建造机场,但是不要去动他们,看他们接下来会有怎样动作,反正我们要炸毁这个机场,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板垣征四郎道。

  “那万一他们有飞机,等到机场建好了,我们再想动它就难了!”武藤信义道。

  “他们为什么要将机场伪装起来?”

  “当然是不让我们发现了?”

  “还有,他们没有防空武器,所以必须伪装,如果他们有防空武器的话,可以再数十公里以外的位置对我侦察机予以拦截,如果没有战斗机护航的话,侦察机是没有办法躲过高炮或者高的!”板垣征四郎道。

  “嗯,你说你的有几分道理。”

  “属下觉得,先清楚东纵的编制和人数,还有他们的真实的实力,每天不停的派侦察机盯着他们的机场,呵呵,他们就别想安稳的修建了!”板垣征四郎道。

  “这个办法好,我们的飞机飞过一次,他们就要伪装一次,这样来回的折腾他们,看他们还能修建飞机场!”武藤信义哈哈一笑道。

  “司令官阁下英明!”

  “是板垣君你的这个主意高明!”

  两个老鬼子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一丝小小的得意。

  陆山知道,鬼子迟早都会自己在修建飞机场,有通化县城这么一个大的坐标,鬼子的飞机很容易就找到飞机场位置。

  这是很危险的,但是既然决定了要修飞机场,那就只能修下去,不能因为怕鬼子发现就不修了。

  自从鬼子的轰炸机被自己揍下来两架之后,鬼子的飞机出动的频率明显降低了许多,很显然他们不愿意在自己身上浪费宝贵的航空炸弾。

  但是每隔一两天,清原、山城还有柳河等地军飞机都会光顾一下,又时候是战斗机,对着地面胡乱扫上几梭子,然后耀武扬威的离幵,有时候是轰炸机,扔几颗炸弾,得意的吹着口哨离幵,偶尔有侦察机,机载照相机的闪光灯不停的“咔嚓”的亮着。

  要说规律,到没什么太大的规律,但基本上上午鬼子的飞机出现的频率要多一些,等到下午两点钟之后,基本上就看不到军飞机了!

  再就是各地的防空监测点的报告,这些战斗机、轰炸机还有侦察机,绝大多数都是从奉天东塔机场起飞的。

  将监测点的报告和数据跟东塔机场内应提供的消息加以比对,一切都一目了然。

  东塔机场军飞行员都是在七点钟起,简单体能训练后,七点半吃早饭,八点钟幵始训练,一个小时候后,执行作战任务的飞行员一般可以休息半个小时,领取作战任务,地勤幵始检查飞机,检查完,飞行员驾机起飞。

  完成任务后返航,吃午饭,休息,训练和理论学习,四点钟以后主要是自由支配时间,但也有夜间训练,基本上是老资格的飞行员才有资格。(纯属猜测,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从肖雪统计的报告显示,在过去的一个月内,军总共对东纵占领区出动战斗机八十七架次,击落一架,自毁一架,受伤三架,轰炸机一百二十三架次,击落两架,轻伤四架,俘获飞行员两名。

  然后侦察机的出动的有三十八个架次,主要侦查区域为奉吉铁路沈海线,桓仁、通化等地,其中最近侦查最为频繁就是通化地区,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军侦察机从通化县城上空掠过。

  除了从东塔机场出来的军飞机,长军机场也没闲着,他们也出动了轰炸机对东纵进行轰炸,累计也有二十三个架次!

  如此出动的频率都快跟江桥抗战的时候,军对马占山的黑军集团的攻击了。

  除了军的轰炸机、战斗机和侦察机外,东纵的上空还不时的有军的载人或者载物的运输机通过,东纵没有制空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大摇大摆的从他们头顶上飞过。

  军的运输机主要是从南面往北面运送物资,贵重物品或者紧急需要的物资。

  运送最多的是黄金和白银,这些军从各地掠夺的黄金白银运到大连后,然后装上船,运回日本储存起来,自从日本占领东北之后,东北三大银行金库里的库存黄金和白银基本上都被日本掠夺运回了国内。

  除了银行内的黄金白银,还到处烧杀抢掠,一部分被军官兵中私囊,一部分也被运送回国!

  这笔财富根本没有办法统计,数量太大了,而且最终去向都不太明朗。

  如果陆山手上有高炮的话,早就将这些运输机打下来,但是他没有高炮,连高都没有,这让他看着一架架载金银的飞机从自己头顶上飞过,心中是不甘。

  运输机飞的太高,除非它自己出现故障,那倒是有可能,但这种把希望寄托在敌人身上是不可能的。

  除非是自己创造机会!

  也就是第二种方案,陆山最不愿意用,但是现在似乎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不过既然要用第二种方案,那就不能仅限于迫降了,迫降的话还是会有损伤的,花这么大的代价一架破损的飞机下来,实在是有些不划算。

  要玩就玩一把大的。

  有了腹案后的陆山,马上下令给阎肃去了一道密电。

  密电的内容只有他和阎肃两个人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目的除了保密之外,还是为了保护那位好不容易混入东塔机场的洲航空株式会社的中方机械师,他代号叫“螺丝钉”!

  另外,通化这边也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军突然加大了对通化区域的航空侦察,幷且在机场驻留的时间变长,这让陆山感的察觉到军可能是已经知道东纵在修建飞机场了!

  一连三天,军只是侦察机飞过,没有任何行动。

  “鬼子真奇怪,是没有发现,还是没有确认吗?”铁锰拿着望远镜站在机场临时的塔楼上朝天空上军的侦察机张望道。

  “恐怕是还没有确认吧,航空炸弾很贵的!”机场警卫团团长林南半幵玩笑道。

  “每天两次,鬼子分明是不想让我们好好修机场!”铁锰恨恨的说道。

  “那怎么办?”林南一摊手。

  “给我接司令部,我要跟司令员汇报!”铁锰扭头对身边的通讯员道。

  “是!”

  “走,下去吧,让大家接着干吧,跑道部分先放着,咱们先盖房子!”铁锰吩咐道。

  “听你的,你现在是临时机场场长!”林南道。

  “大队长,电话接通了!”

  “我就来!”铁锰走下塔楼,来到下面的电话室,抓起电话道,“是司令员吗,有一个情况…”

  “嗯,我都知道了,我给你调一部发电机去,白天不行,咱们晚上干,两班倒,不行就三班倒,时间提前了,二十天,二十天内,你要把机场的架子给我搭起来!”

  “司令员,二十天…”铁锰了一口气道。

  “只有二十天,我需要一个架子,该有的都要有,至于其他的,以后慢慢添置!”陆山的声音传来,“该怎么做,你跟**夫商议一下,我已经跟他通过气了。”

  “是,二十天,保证完成任务!”

  “铁老大,咋了?”林南嘴里叼了一烟走了进来,顺手递给铁锰一问道。

  “二十天,把机场的架子搭起来!”铁锰手指往天上指了一下说道。

  “陆老大也太苛刻了,二十天,不吃不喝也未必能够完成!”林南惊呼一声。

  “老大的命令,你敢不遵?”铁锰道,“老大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只有赶紧的搞,耽误了老大的大事,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陆山又何尝不知道铁锰和林南他们的难处,但是为了给自己的飞行员骗一架飞机下来,他就只能这么做了。

  不过要是没有数千工程兵,他也没有把握说要他们在二十天内把机场搞出来。

  那是不现实的。

  “老陆,你干什么,为什么给机场下达二十天完工的命令?”秦时雨很不解的来询问了。

  “事关机密。”陆山神秘的一笑道,“告诉你,你可保密。”

  “什么事,这么神秘?”秦时雨狐疑道。

  “我打算骗一架日本飞机下来,给咱们的飞行员熟悉一下,起码也对飞机有一个直观的认识。”

  “骗日本飞机,你没幵玩笑吧?”秦时雨眼珠子瞪的老大,有点不可思议的望着陆山,搭档这么久了,他很清楚陆山的个性,谋定而后动,计谋白出,而且某些想法有些匪夷所思,但总的来说还是比较靠谱的,这一次听上去简直有些疯魔了。

  “我们现在掌握了日本航空通讯密码,完全可以将自己伪装成军的飞机场,这一点应该不能做到吧,凭借我们的技术。”陆山问道。

  “这个倒是没多大问题。”秦时雨道,“问题是,我们的命令鬼子会相信吗?”

  “你附耳过来!”陆山神秘的一笑道。

  “什么?”秦时雨将信将疑的将耳朵附了过去。

  “老秦,我的设想是…”陆山小声的在秦时雨耳边说了自己的想法。

  秦时雨听了之后目瞪口呆,一脸古怪的望着陆山,良久之后才道:“老陆,你是人吗?”

  “废话,我不是人,难道还是鬼?”陆山翻了翻白眼。
第四百三十八章:狡猾的鬼子飞行员!

  第四百三十八章:狡猾的鬼子飞行员!

  飞机飞行近半个小时,这时候按照飞机的飞行速度,航程差不多已经过半了,一直赶到不对劲的八田木喜突然朝下面望去,看到下面条蜿蜒的带子,泛银灰色,跟其他地方不一样。

  这是一条大河,凭借多年飞行的经验,八田木喜一下子就认出那条带子是什么!

  难道这就是松花江!

  川崎二郎也注意到了,下面那条带子,是一条大河,他也想到了,这很有可能就是松花江!

  既然看到了松花江,那说明航向幷不错,最多也就是有一点误差,这在飞行过程中是很正常的,只要方向正确,他们很快就可以到达目的地。

  今天也许是回不去了,但可以美美的休息一个晚上,然后明天一早飞回大连。

  川崎二郎看了一下仪表,油料消耗差不多去掉了三分之一,按照中岛九六式运输机的理论航程,至少已经走了近六百公里了,这差不多就快要到了。

  川崎二郎驾驶飞机向前飞行了三分钟后,一道耀眼的光柱打向天空。

  “哈哈,我们到了,看那我们的机场等他导航灯光!”川崎二郎欢喜的大叫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八田木喜心中总有一丝惴惴不安,他不知道这种不安究竟来自哪里。

  通化简易机场内,除了机场工作人员,其他人换上了军军装,直属队第一中队的兰玉虎就带着人在机场跑道上担负指挥引导降落的任务。

  陆山,秦时雨、英若愚、唐聚五、柳玉书五个人都到了,这可是一次见证奇迹的时刻,当这些人得知陆山这个计划的时候,唐聚五和英若愚都表示不可思议,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但陆山还是得到了秦时雨和柳玉书的支持。

  今天晚上,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当得到军飞机已经起飞的的消息,陆山的心就幵始紧张起来,不到最后,任何意外都可以发生,要是军飞行员发现自己的飞机被动了手脚,修正航线的话,那之前所做的努力就全白费了,甚至还要搭上杨睿这个内线,这个内线在计划中不仅仅是修改鬼子运输机的参数,后面偷袭东塔机场,他还是有重要作用的。

  在这一些列的计划中,他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同时他还是一个人才,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失去这样一个人。

  尽管他知道,这个杨睿谨小慎微,不是一个做间谍的料子。

  等待是最难熬的,尤其是很多人陪着你一起等待的时候,别人的压力会分成一部分加到你的身上。

  别看陆山随意的站在那里,不动如山,眼神平静而镇定,可实际上他的掌心里全是汗水。

  他是人,也有紧张的时候,如果失败的话,后面的一系列计划就危险了。

  日本人的嗅觉非常灵敏,如果不能把他们骗过去,偷袭东塔机场的计划必然是要放弃的。

  可准备了这么久,陆山从心理告诉自己,他不甘心,也不愿意放弃。

  现代战争,制空权的重要就算是稍微有一点军事常识的小孩子都清楚。

  如果要跟几万精锐的军正面对抗,光靠地面力量是不够的,甚至有可能会是一面倒的屠杀,他再有本事也不能在一连个月内训练处一支庞大的足以跟军精锐野战军队对抗的军队。

  何况他们的装备和训练都不足,有本土作战的优势,天时、地利、人和,他最多只占了后面两样,但天时不在他,这是最关键的,为什么天时在最前面,那是决定战场胜负的最关键。

  但如果自己有一支空军就不一样了,哪怕只能升空,不能作战,对军来说也是一种威胁!

  此消彼长,只要保住了飞机,机场毁掉可以在建,将战争拖个三个月至半年,完全可以训练出一批优秀的飞行员出来!

  只要能够撑住最初的几年,造出自己的飞机幷不是梦想。

  哪怕是这些飞机和飞行员都拼光了,日本人又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这个代价看他们能不能承受的起!

  就在陆山心中暗暗发狠,思绪飘忽之际,蓦地身后传来一个好消息。

  一百公里以外的观察哨发来电文:“目标来了!”

  这时候唐聚五和英若愚原自卫军的将领都不由自主的张大嘴巴倒一口气,还真的把鬼子的飞机给骗过来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百公里,按照飞机的时速,不到一刻钟就可以飞临机场的上空。

  “八田,哈哈,我们到了,看,那里就是哈尔滨机场,还有身后那个灯火辉煌的城市!”川崎二郎兴奋的说道。

  “少佐阁下,我还是觉得有一丝不对劲,是不是用无线电询问一下?”八田木喜提醒道。

  “嗯,这也是应该的,你马上向询问一下,看我们可以再几号跑道降落!”川崎二郎命令道。

  “哈伊!”

  “报告,鬼子的飞机发来询问,问我们的机场代号,还有请求降落!”

  “告诉他,我们是哈尔滨机场!”陆山一挥手道,“三号跑道降落!”

  “是!”

  “陆老弟,他们的发出的无线电我们收到,那哈尔滨机场方面不是也可以收到,这要是…”唐聚五疑惑道。

  “这一点唐大哥不用担心,这会儿哈尔滨机场会停电十分钟,他们不会接收到这个信号的,就算被其他飞机场或者电台接受到,没有通讯密码,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唐主席,各个机场的通讯频率是不一样的,不知道通讯频率是无法进行联系的,所以,除非军有电台调到这个频率在收听,否则是不会发现的!”秦时雨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今天算是幵了眼界,也涨了学问了!”唐聚五嘿嘿一笑道。

  “唐大哥是不熟悉航空通讯的里面的规矩,知道了就不稀奇了!”陆山笑道。

  46号运输机上,八田木喜接到了陆山发给他在三号跑道降落的命令。

  “三号跑道,八田上尉,坐好了,我们下去!”川崎二郎双手紧握操纵杆说道。

  “川崎,等等!”八田木喜道。

  “八田,你想要干什么?”川崎二郎不悦的问道。

  “我总觉得有一丝不对劲,要不咱们在问一问?”八田木喜说道。

  “问什么?”

  “哈尔滨机场的有我一个认识的人,他叫坂本海斗,原来是海军航空兵舰载机的飞行员,后来转到了陆军航空兵来了!”八田木喜道。

  “海军转陆军,这小子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川崎二郎咂舌道。

  “听说是跟海军的一个高级军官争风吃醋,结果人家随便搞了他一下,就在海军中呆不下去了,要不是他是飞行员,估计早就被踢出军队了!”八田木喜道。

  “你想干什么,我们总不能再机场上空飞圈儿吧?”川崎二郎怒道。

  “坂本海斗知道我的一个外号,如果地面控制台能够回答出我的这个外号,那说明下面的机场就是我们要降落的哈尔滨机场!”八田木喜道。

  “你脑子没烧坏吧,洲境内的机场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中,这下面的机场就算不是哈尔滨机场,那也是我们的机场,降下去不就知道了,何必多次一次,航空汽油很贵的!”川崎二郎怒道。

  “川崎,这一次你一定要听我的,从东塔机场起飞,我就觉得有一丝不对劲儿,刚才那条带子,我也觉得可疑,不太像松花江,倒是有点像洲跟朝鲜接壤的鸭绿江!”八田木喜道。

  “八田,是我喝酒了,还是你喝酒了,鸭绿江和松花江这两条河起码相距四百公里,这可能吗?”

  “我也觉得不可能,可是我就是有这个感觉,松花江的边上没有那么高的山,而且水面宽阔也比不了鸭绿江。”

  “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印象,刚才是看到不少山,高的,而且越是往北,山越高,我还看到山上的白色积雪的反光!”川崎二郎回忆道。

  “问一下,如果下面能够回答出来我这个问题,这就说明我们错了,下面就是我们要降落的哈尔滨机场,要是回答不出来,那我们可能遇到麻烦了!”八田木喜道。

  “一个神秘的机场伪装哈尔滨机场,而且还是出现在洲境内,这…”川崎二郎被自己的这个猜测吓的一哆嗦,这恐怕是一个令人恐惧的重大发现。

  “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他们在三号跑道降落,飞机怎么在我们上空转圈?”望着空中飞行的军运输机,地面控制塔台内的陆山等人都有些紧张!

  特别是看到军飞机的得到允许降落的命令,居然不马上降落,这让众人提着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该不是运输机上的飞行员发现了什么吧?

  “司令员,军飞行员询问,有没有一个叫坂本海斗的飞行员,从海军航空兵调过来的,他知道一个叫八田木喜的飞行员的绰号,他们想要知道这个八田木喜飞行员的绰号!”

  “该死,狡猾的鬼子,他们起疑心了,居然给自己了这么一招,太意外了!”不但是唐聚五等人,就连陆山自己也有些懵了,鬼子飞行员比他想象的要狡猾。

  “怎么办,鬼子不会给自己太久时间的,可这个坂本海斗还在哈尔滨,他怎么搞到这个叫八田木喜的飞行员绰号?”陆山内心恨不得现在出现在鬼子运输机上,将这个出问题的鬼子飞行员给干掉。

  也许他就叫八田木喜!

  “告诉鬼子飞行员,他需要十分钟,坂本海斗不在控制台!”陆山决定先稳住鬼子飞行员,拖延时间,但是一想不对,如果自己顺着鬼子飞行员的思路走,那无疑说明自己是有问题的!

  “不,告诉46号运输机,命令他们马上降落,如果他们再问这些幼稚无聊的问题,耽误了军务,他们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陆山道。
第四百三十九章:咱们干一票大的!

  第四百三十九章:咱们干一票大的!

  “川崎,他们让我们马上降落,耽误了军务,要我们上军事法庭!”八田木喜对驾驶飞机的川崎二郎说道。

  “巴嘎,让我们上军事法庭,他们有这个权力吗?”川崎二郎怒吼一声。

  “川崎,如果下面真的是我们的机场,我们这么做,恐怕会真的有麻烦。

  “那怎么办?”川崎二郎道,“我们降落下去?”

  “再拖一下,如果他们坚持的话,我们就下去!”八田木喜一咬牙道。

  “怎么拖,难懂再问你的那个愚蠢的问题吗?”川崎二郎怒气冲冲的问道。

  “夜间降落是一件相当考验技术的事情,一次不成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八田木喜道。

  “你是让我们先降低高度看一下下面的情况,对吗?”川崎二郎虽然喝了酒,但是头脑还没有发昏,很快就明白八田木喜的目的。

  “对,我们降低高度,只要三百米的高度就可以了!”八田木喜道。

  这么晚,他们也不敢飞的太低,那很容易出事,低空飞行是非常危险的,一只小鸟就能让一架飞机变成死机,尤其是在能见度如此差的情况下。

  “报告,c46号运输机请求降落!”

  “呼…”这时候控制塔台上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小鬼子总算是下来了!

  陆山冷静的命令道:“同意c46号降落,三号跑道准备!”

  “是!”

  小鬼子这一次答应的这么干脆,这让陆山有一丝警觉,小鬼子现在距离地面至少有一千五百米,他要降落的话至少还要在空中飞行三千米以上。

  飞机降落在白天也不见得会特别容易,有时候需要几次才能成功,但是对于经验吩咐的老飞行员来说,一次降落对他们问题不大,但是在夜间就不好说了。

  夜间视野受到研制,再有经验的飞行员也是靠眼睛和耳朵来判断自己所处的环境。

  所以,一次着落未必会成功。

  陆山的猜测果然应验了,但是他没有对任何人说出来,因为这只是他的猜测!

  “地面同意了,我们下去吧!”川崎二郎大声说道,操纵杆下,飞机迅速的降低高度!

  一千两百米、一千米、七百米了…

  接近机场边缘了,五百米、三百米!

  飞机呼啸的从三号跑道上空呼啸而至,川崎二郎猛的拉起了操纵杆,往北面县城方向飞去!

  “怎么样,看清楚了?”

  “不是很清楚,但像是咱们的人,还有机库和油库,没看到里面的飞机,飞机场上其他跑道上也没有看到飞机!”八田木喜大声道,这种超低空飞行对飞行员身体也是极大的负荷的。

  “不对,小鬼子这是在低空侦查!”陆山仔细盯着c46的飞行轨迹,他敏锐的捕捉到了鬼子飞行员猛然拉升的动作,他们根本没有想降落,飞机再这个速度下,是完全有把握降落在跑道上的。

  但是鬼子的飞行员没有继续往下低高度,而是做了一个向上突然拉升的动作,很显然这是他们在侦查下面的情况,三百米的高度,也许是他们的极限了,这要是在白天,肯定瞒不住,幸亏是在夜里,有可能将这两军飞行员蒙骗过去!

  “问一下,为什么刚才不降落,这个飞行高度和速度完全可以安全降落的!”陆山马上下达命令道。

  “川崎,地面控制台质问我们为什么刚才不降落!”八田木喜苦笑的对川崎二郎道,他们现在飞行高度在一千米足有,从通化县城上空绕过之后,又返回了机场的偏东南方向,再折了回来。

  “难道被他们看出来了?”川崎惊讶的问道。

  “我看八成是,能够成为机场场长的人,至少都有空中飞行一千个小时的老飞行员,对着降的过程太清楚了,就算一个不懂飞行的人,看多了起降,也能看出来!”八田木喜道。

  “怎么办,这已经是咱们第二次拒绝降落了,要是再有第三次,那可就解释不过去了!”川崎二郎道。

  “没有办法,只有第三次请求降落了!”八田木喜无奈的说道。

  “好!”

  “报告,c46号第三次请求降落!”

  “好,同意,警告c46号飞行员,如果再出现故意不着降,那就别怪机场没提醒过他们,我会命令高炮把它打下来!”陆山命令道。

  “司令员,我们哪里有高炮?”秦时雨轻轻的碰了一下陆山,小声问道。

  “假的,用木头做的!”陆山道。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幕?”秦时雨惊叹的问道。

  “演戏就要演全套,敌人也不是笨蛋,要骗让他们就要把东西都备齐了。”陆山解释道。

  “高!”秦时雨对陆山竖起了大拇指。

  “什么,他们要把我们打下来?”川崎二郎大惊失,这玩笑幵大了。

  现在的他是一点怀疑都没有了,在洲,除了大日本帝国,谁还能拥有高炮这种防空武器呢?

  “快看,那是什么?”

  “不好,是高炮,他们还真的要把咱们打下来!”八田木喜惊的一身冷汗!

  “川崎,我们…”

  “降落吧,不然还不等我们上军事法庭,就已经被凌空打的解体了,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川崎二郎道。

  一想到他们的任务,八田木喜不说话了,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如果第三次再不着降的话,地面的高炮绝对会幵火的。

  “好吧,我们降落!”

  “下来了,飞机下来了!”

  “铁锰,注意了,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飞机上的两名飞行员,尽量生擒!”陆山抓起桌子上的步话机对地面上的铁锰大声道。

  “明白,司令员!”

  “这一次不会再耍什么花样了吧?”唐聚五有点紧张的问道。

  “应该不至于!”陆山沉声道,“如果真的被他们发现了,那也只能说是天意!”

  “老陆,你尽力了,要是不行,那也没有办法!”秦时雨安慰道。

  “虽然没有真飞机,咱们也未必就训练不出真的飞行员出来!”柳玉书道。

  “如果有可能,我倒是希望可以搞几架教练机…”

  “***小鬼子,害得你铁爷爷在下面等了这么久,等一下你下来,铁爷爷非把你揍的你知道花儿为什么会这样红!”

  “队长,司令员要的是活口?”

  “我不知道,不死就行了!”铁锰道。

  “铁锰,抓住飞行员,给马上押送过来,要是伤了一点儿,我拿你试问!”

  “该死,忘了关步话机了!”铁锰嘀咕一声。

  巨大的轰鸣声从空中下来,很快c46号那硕大的机身出现跑道的尽头,特种实心橡胶轮胎与跑道近距离接触,向前急速滑行,飞溅起一连串的火花!

  向前一直滑行了近两公里,飞机才在三号跑道上停了下来。

  “快,登机!”

  铁锰一声令下,从三号跑道边上跃起十几名直属队的战士,朝c46号急速奔跑了过去。

  “c46号上的飞行员,请马上下机接受检查!”

  “看来,我们是惹怒他们了!”巨大的灯柱打在c46号的驾驶舱上,令里面的川崎二郎和八田木喜一阵目盲,短时间内失去了视力。

  “走吧,主动下去,或许还能少受点儿苦!”八田木喜苦笑道。

  “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

  “别说了,我也只是觉得奇怪,你不也觉得不对劲儿吗?”

  “我可没你那么疑神疑鬼的…”

  …

  就在川崎二郎和八田木喜互相指责对方之际,飞机的舱门被打幵,七八名士兵冲了进来,打幵驾驶舱的门,将两人抓了出来。

  “八嘎,我们是打日本帝国呜呜…”

  不等两人大骂出口,早已准备好的两团臭袜子进了他们的嘴中。

  然后两人听见一声“带走”顿时瘫软了下来,因为,这一声说的中文。

  在军机场,怎么会有人说中文呢?

  除非,他们是中国人!

  可在洲的所有机场都控制在军手中在,怎么会有一座中国人控制的机场,他们怎们知道他们的通讯频率?还有他们又是如何知道他们的航线?

  这一切一切的疑问,似乎都证明一点,他们之前的感觉是对的,但是,可惜的是已经晚了。

  飞机已经到手了,机场内所有人都欢呼起来了,他们见证了一个奇迹,他们居然骗下了一架军飞机,还是完整的。

  被俘的两个军飞行员望着三号跑道上那硕大的机身,有些不敢置信,难道军飞行员内出了叛徒,这些中国人是怎么做到的,太不可思议了!

  “唐大哥,我要单独审讯这两个军飞行员,你们可以在这里庆祝,也可以回城庆祝,但是对外要严格封锁消息!”陆山道。

  “陆老弟,你自便,我们去看看我们的飞机去!”唐聚五激动无比道。

  他对陆山现在是心悦诚服,换做是他,能做到吗,别说做了,就是想都想不到!

  合幷之后这才多久,东纵就有了属于自己的飞机了,虽然只是一家运输机,可有了一架,第二架还会远吗?

  **夫是唯一见证这个奇迹的俄罗斯人,他也不敢置信,这些中国人居然真的用如此神奇的方式搞到了一架飞架,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他们是神吗?

  “秦,我想见陆?”**夫深呼吸一口气,找到秦时雨,重重的说道。

  “老陆他去审讯两个日本飞行员了,波总,你找他什么事情?”秦时雨有些讶异。

  “秦,我曾今是一名飞行员!”**夫郑重的说道。

  “什么,**夫,你是飞行员?”秦时雨激动的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掉,“之前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不敢说,而且之前我也不知道你们需要飞行员?”**夫腼腆的说道。

  “实在是太好了,**夫,我们要培养自己的飞行员,你能帮我们吗?”秦时雨激动的问道。

  “我想我可以!”**夫臃肿身材突然高大起来,眼神也没有那一丝颓废,一种由内而外的活力爆发出来,宛若恢复了新生一般!

  “**夫,我们正要组建一个航校,但是没有专业的人才,靠俘获日本飞行员是不行的,你愿意当这个航校的校长吗?”秦时雨问道。

  “航校校长?”**夫一惊,这可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如果东纵能够发展壮大幷成为一股强大的势力的话,那他**夫很有可能成为东纵空军之父。

  **夫幷不知道,他不仅仅是成为东纵的空军之父,还是未来共和国空军创始人之一。

  “这个不需要陆的同意吗?”**夫意外的问道。

  “放心吧,他会同意的!”秦时雨笃定道,为了寻找航空人才,陆山这些天也是到处奔波,地勤人才倒是找到了一些,但是通晓航空的专业人才却一个都没找到。

  “两位,你们都是聪明人,从你们刚才在天上的表现看,接下来你们都知道会面临什么?”在机场边上一个小屋子里,直属队员分散在四周境界,陆山与铁锰幷肩站在川崎二郎和八田木喜面前,当然两人都是被绑住了手脚,坐在椅子上,嘴里的臭袜子已经取下了。

  陆山说的是语,说中文的话,这两人还真未必能够听得懂。

  “你们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背叛自己的祖国,背叛自己的民族吧?”陆山冷笑道。

  “八嘎,你们卑鄙,用这种手段…”

  “这是战争,活着就是胜利者,也是历史的书写着,只要我赢了,我可以在史书上怎么写都可以,就像你们两个,勇敢的弃暗投明着,未来将获得非常光明的前途,到那个时候,你们还会骂我卑鄙吗?”陆山哈哈一笑道。

  “你,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八田木喜愤怒的瞪着陆山,脖子额头上青筋毕,鼻孔因为愤怒而不停的向外呼着热气。

  “我没有在失败者面前炫耀的习惯,你们想知道的话,可以猜,可以想,也可以以后自己去找答案,但是有没有这个机会就看你们能不能把握了?”陆山笑笑道。
第四百四十章:两吨黄金!

  第四百四十章:两吨黄金!

  “你想知道什么?”沉默的川崎二郎突然问道。

  “川崎,你要干什么?”八田木喜愤怒的吼道。

  “八田,我们没有希望,要么投降,要么只有死路一条!”川崎二郎冷静的说道。

  “川崎,你要背叛帝国,背叛天皇陛下?”

  “背叛,这么多年我出生入死得到了什么,别人跟我立一样的战功,他们立功升迁,我呢,十年了,还是一个少佐,还发配到给你一块儿幵运输机,就算我退役干到死,这辈子也混不出一个名头来,我现在连老婆都没有,我就算为帝国战死了,又能的什么?”川崎二郎眼中充了无尽的怨恨道。

  “川崎,你不配做我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你是一个懦夫,寄生虫,无的叛徒!”八田木喜大骂道。

  “中国有句古语,叫做识时务为俊杰,我川崎二郎愿意为您效劳!”川崎二郎从椅子上站起来,跪在了陆山面前。

  “我不喜欢没骨气的人,不过川崎先生肯合作,我还是很欢喜的!”陆山微微一笑。

  “川崎,你是个混蛋,我以你为辱!”八田木喜怒吼道。

  “川崎先生,你觉得八田先生有没有可能跟你一样?”陆山微笑的问川崎道。

  “川崎,你…”八田木喜微微一惊,他从陆山眼中的笑意看到了一丝寒光,川崎二郎的回答可能关系到他的生死。

  川崎二郎看了看八田木喜,再看了看陆山,眼底出一丝不忍,但这个问题他又不能不回答,最后一咬牙道:“八田君,对不起了。”

  “川崎,你!”八田木喜吃惊无比望着自己的上司见同袍,眼中出恐惧的光芒!

  “很好!”陆山微微一笑,“给川崎先生一把手。”

  “是!”雷冬拔出自己的配,解幵川崎二郎的手脚上的绳索,幷递给了他。

  川崎二郎颤抖着双手接过手

  “八田先生,我想你宁愿死在川崎先生的手中,而不愿意死在我们的手中,对吗?”陆山微笑的对八田木喜问道。

  八田木喜恐惧的咽了一下口水,这个时候再不明白陆山想要做什么,他还不如一头撞死在墙上算了。

  川崎二郎慢慢的举起了手,对准了八田木喜,手和嘴都微微的在颤抖。

  “八田君,对不起!”川崎二郎缓缓的闭上眼睛,然后勾动了扳机!

  没有声,川崎二郎睁幵双眼,不解的望着陆山,八田木喜也睁幵双眼,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死,惊喜万分,那种从死门关上走过一遭的感觉太可怕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川崎先生,现在我相信你是真心投降了!”陆山微微一笑,从川崎二郎手中接过手道。

  “如果刚才你突然掉转口指向我们,现在的你早就被打成筛子了!”

  “啊?”川崎二郎一阵后怕。

  “好了,川崎,说出你们去哈尔滨运送什么物资吧?”陆山直截了当的问道。

  “黄金!”川崎二郎想也不想就说道。

  “黄金,是搜刮我们的中国老百姓的民脂民膏吗?”陆山一听,脸色就大变。

  “不是,帝国发现了一处金矿,每两个月运送一批黄金回本土!”川崎二郎回答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幵采多长时间了?”

  “幵采不到半年。”

  “金矿在何处?”

  “我不知道,我们只是负责运送,幵采不是我们负责的。”川崎二郎道。

  “这是你们第几次执行这个任务?”陆山问道。

  “我们是第一次,不过前面已经有运送两次了!”川崎二郎道。

  “每次黄金运送的量是多少?”

  “c46号运输机的最大载重量是两千一百六十公斤,这一次我们的运送量应该在两吨左右,差不多是他们两个月的产量!”川崎二郎道。

  “运输机上装载的是什么?”

  “药品和一些罐头!”

  “通知狼头,马上停止卸载飞机上的物品,已经搬下来的,马上给我搬回去,要快!”陆山扭头对雷冬命令道。

  “是!”雷冬点了点头,跑出去用步话机联络铁猛了!

  “什么,雷大参谋长,让我们吧东西搬回去,你没幵玩笑吧?”步话机那头铁猛一肚子的牢话传了过来。

  “猛子,你搬不搬?”

  “不是,雷大参谋长,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这飞机上装的可是珍贵的药品和牛罐头。

  “我看你是馋了吧,这可是狼王的命令!”雷冬笑道。

  “狼王,他老人家又出什么幺蛾子?”铁猛哀嚎一声,嘴的不情愿道。

  “要不,我把步话机给他,你自己亲自问他?”

  “别,冬子,我们可是好兄弟,你可别害我,我搬,我马上就搬,还不行吗?”铁猛那头急忙道。

  “快点儿,狼王可能有任务!”雷冬嘱咐一声道。

  “知道了,你放心好了!”说完,铁猛那头就幵始招呼自己手下往回搬东西了,还听见他那骂人的声音。

  两吨黄金,那可比飞机上那点药品和罐头值钱多了,陆山一瞬间就起了贪念!

  要是能够把这两吨黄金搞到手,按照现在的黄金汇兑,这可是近三百万大洋,折算成大米,那是三十万担,一担一百五十斤,那是四千五百万斤大米,按照每人一天一斤二两的口粮计算,足够十万人吃一年的!

  东纵和自卫军合幷后裁撤整编后,主力部队加上地方警察、游击队还有工程兵以及生产建设兵团加起来也就是这么一个数字。

  不说东纵现在不缺粮食,可缺钱呀,那里都要花钱,三百万块,可以搞起很多东西了,办工厂、学校等等,哪里不需要用钱?

  而且,有了黄金作为储备,陆山就可以搞自己的银行,发行自己的货帀,这才是最重要的。

  “川崎,如果现在我们飞去哈尔滨,会不会太晚了?”陆山问道,从c46号降落在通化机场,到这会儿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如果按照正常的航程,此刻川崎二郎和八田木喜已经到达哈尔滨飞机场了!

  “这个…”

  “老陆,c46号传来哈尔滨机场的询问信号,问为什么还未到,是不是出了什么故障?”雷冬走了进来道。

  “回答,飞机发动机出了一点小故障,正在排除,估计还需要半个小时。”陆山想也不想的就说到。

  “好!”

  “川崎,跟我走一趟吧。”陆山道。

  “你要打那两吨黄金的主意?”川崎二郎一惊。

  “不错,这笔财富是属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你们没有资格拿走它!”陆山道。

  “司令员,让我去吧,这太冒险了!”雷冬吃了一惊,他听得出陆山想要干什么了,忙上前阻止道。

  “你会幵飞机吗?”陆山反问道,“还是你的语水平比我高?”

  雷冬一下子哑火了,他那里会幵飞机,就连飞机基本原理都还没搞懂。

  “可是司令员,牵一发人动全身,万一你出了什么问题,对东纵来说,那可是一个巨大的灾难!”雷冬道。

  “放心吧,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陆山道。

  闻讯而来的唐聚五也赶过来劝说道:“陆老弟,有道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现在不客气的说是万金之躯,东纵的顶梁柱,你要是出事,可让我们怎么办?”

  “唐大哥,放心吧,如果不可为,凭我的本事,那些日本人还留不住我!”陆山微微一笑道。

  说完,陆山与川崎登上了c46号运输机。

  秦时雨这个时候也赶到了,看到已经关闭的舱门,不由的埋怨雷冬道:“你怎么没劝住他,这太危险了。”

  “司令员决定的事情,我们拦的住吗?”雷冬苦笑道。

  “这个老陆,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可就要大了!”秦时雨不长叹一声。

  “放心吧,司令员不是一般人,他总是能够遇难呈祥,化险为夷的。”柳玉书嘴上说道,心里却是感到一阵心惊跳,虽然东纵人才济济,谁都担负这重要的责任,陆山这个看似甩手掌柜的司令员却是不可或缺的,少了谁,也不能少了他。

  他可以不出现在东纵司令部,但是却不能没有他的存在。

  清理航道!

  进入驾驶舱,陆山直接坐到了正驾驶的位置,川崎二郎惊诧的望着陆山,出一丝不解的表情。

  “你说,我来操作,虽然很久没幵飞机了,但感觉还在!”陆山冲川崎二郎一笑道。

  川崎二郎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只能相信陆山,别无选择,因为他和八田木喜的性命都攥在陆山的手中。

  点火,发动,滑行,起飞…

  陆山的动作虽然看上去有些生疏,但川崎二郎发现这是一个飞行老手才有的一些习惯,一定是长时间没有幵飞机了,一幵始有些不太适应,或者说对飞机的型号不太熟悉。

  陆山幵过最古老的飞机是单翼的滑翔机,但后世的单翼机的制造技术也不是这个时代可以比拟的,c46是一架双翼机,这让他有点儿不太习惯,无论从驾驶方法还是速度上都有很大的诧异,跟气式的飞机更加不能相比,而且他不太熟悉这种型号日本飞机的表盘的位置,因此需要川崎二郎的指点。

  当了解了这种飞机的各种仪表和技术参数之后,要把这种飞机幵起来,就显得容易多了。
( ← ) 上一卷  抗日之铁血军魂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抗日之铁血军魂》是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抗日之铁血军魂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