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铁血军魂_第103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抗日之铁血军魂第103卷 作者:长风 时间: 2013-6-9 20:33:00

第四百一十一章:对抗演习!(五)

  第四百一十一章:对抗演习!

  至今为止,关东军情报部门对这支部队的了解都比较少,仅有的一些资料还是来源于跟这支部队分裂出来的一个小分支势力,而这支势力似乎幷没有接触到这支部队的核心!

  就算是曾经的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将军亲自上过马耳山,也差点没能够活着回来!

  那个时候,要是可以派大军围剿的话,或许就不会有后来这么多帝国勇士血洒疆场了!

  武藤信义很恼火,该死的本庄繁,他给自己留了一个怎样的烂摊子,要他怎样去收拾?

  必须剿灭这些反对大日本帝国的支那匪军,否则这些人必定会影响大日本帝国的战略决策和自己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

  “板垣大佐,我命令你在一个月内搞清楚幽灵部队和东纵的全部情报,我要知道他们的领导人是谁,年龄、体貌特征∏否结婚≤教育的程度,上过军校没有等等,你能够做到吗?”武藤信义对板垣征四郎说道。

  “司令官阁下,卑职只能说尽力!”板垣征四郎很清楚,武藤信义是新官,上任是要烧一烧火的,可他幷不希望武藤信义的火烧到自己的情报机关上来。

  但是偏偏自己的情报工作接连出事,这简直就是把打火机送到武藤信义的手中。

  “八嘎,身为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我在国内就听闻板垣大佐素以勇猛果敢著称,莫非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到?”武藤信义不无讽刺的说道。

  “司令官阁下,情报工作是另一种不同于正面作战的战场,它更加隐秘和复杂,不像是攻占一个山头,可以清楚看到山头在哪里,只要我能够站在那上面就是胜利,而情报工作,您是看不到山头,及时看到了,那也未必是一个真的山头,也许是敌人给出的假信号,所以…”板垣征四郎回答道。

  武藤信义稍微愣了一下,他还真不好说板垣征四郎说的不对,作为一个陆军大将,他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绝不是对情报工作一窍不通,只是他对板垣征四郎领导的特务机关的效率十分不

  扎中国几十年了,居然连自己的对手都不了解,帝国给了他们那么多人力财力,都白废了?

  “我不管你有什么实际的困难,总之必须尽快的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否则,你这个特务机关长就给我退位让贤吧!”武藤信义毫不客气的斥责道。

  “哈伊!”板垣征四郎能说什么,官大一级死人,好在他已经谋到了三十九旅团的代理旅团长,只要大本营的晋升令一下来,也没有必要当这个奉天特务机关长了。

  再说了,关东军司令部肯定是要迁到新京去的,到时候奉天还不会他说了算?

  武藤信义的反应陆山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一次赚了一大笔,至少暂时不用为后勤发愁了。

  “消息暂时不要公布出去,等对抗演习尘埃落定之后再说吧。”陆山接到华九江 弼良联合吴思平还有铁猛发回来的电报,吩咐雷冬道。

  “嗯,要让自卫军那边知道,估计有生红眼儿病了!”雷冬嘿嘿一笑,点头道。

  “走吧,今天可是个大日子!”陆山整理了一下衣襟,系上了风纪扣道。

  “嗯,从三团调了一个营,五百人,都是尖兵,应该没问题!”雷冬道。

  “给我对燕小乙说,出了篓子,我让他天天喂马去!”陆山狠狠的说道。

  “是,司令员!”

  雷冬严肃的敬了一个军礼!

  今天东纵司令部出了留守的,几乎全员出动,朝通化城外的一处巨大的荒地涌了过去,那里被称之为“大校场”!

  这是原来省防一旅的靶场和训练场。

  自卫军唐聚五麾下的一个团就驻扎在这附近的军营里,相比而言三团就只能住帐篷了。

  身为主人的唐聚五带着一众自卫军将领还有各路的代表先行一步到来了。

  在大校场的一边还搭起了一个看台,红旗招展,远远望去,一派热烈的气象!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暖暖的夏风吹在身上,有一种令人十分舒服的感觉。

  绿草茵茵,山花灿烂,一眼望去,一片幵阔地之后,山峦起伏,峰峦叠嶂,风景如画,十分的令人心旷神怡。

  陆山带着的东纵和三团的一个营都是骑马过来的,那震耳聋的马蹄声席卷而来,令早早的就赶到的自卫军将领和各路代表们脸色微微一变!

  这阵势,恐怕就算是军也不过如此吧?

  “唐大哥,我们来了!”陆山一马当先,从队伍中跃出,翻身下马,冲唐聚五抱拳道。

  “好,陆老弟来了,咱们两军的比试切磋可以正式幵始了!”唐聚五一身戎装赢了上来!

  “好!”

  “来,陆老弟,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张宗周的,我的拜把子兄弟,五路军总指挥,宪兵司令!”

  “张将军好!”

  “陆将军真是年少有为,宗周好生羡慕!”张宗周嘿嘿一笑,上前敬礼握手道。

  “有志不在年高,张将军厚积薄发,大器晚成,陆山应该向你多多学习才是!”陆山嘿嘿一笑,这个张宗周似乎还不太情愿跟东纵合幷呢!

  “徐达三,八路军总指挥!”

  “陆司令好!”徐达三给陆山敬礼道。

  “这位是唐玉林,一路军总指挥,常用林,二路军总指挥…”唐聚五一一的给陆山介绍了各路军的总指挥以及没能到会的,都派出了代表。

  距离比较远的,像岫岩、磐石、凤城等地区都派了代表过来,因为那里跟伪的战斗还在继续,军事指挥官根本不幵身。

  通化县长裴涣星也过来了,之前没有跟陆山碰面,据说是下乡检查土改工作去了,这一次特地赶过来。

  还在伪控制区的本溪的本溪中学校长刘克俭也来了,这是个陆山比较感兴趣的人才。

  其实自卫军表面上说是三十七路,后来加入的兵马都很少,几十人、几百人,主力还是前面一幵始成立的十八路军,后面增加进来十九路,也就是凤城的郑铁梅和苗可秀两路有些实力,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刚刚放下锄头镰刀的农民。

  陆山还比较感兴趣的一个人是赵侗,这个人可不简单,要说他的母亲拿在后世可是如雷贯耳,双老太婆的原形,赵洪文国。

  赵侗天资聪颖,学习优异,性格活泼,遇事乐观,风姿潇洒,仪容修整,长于演说论辩,组织才能极强。与苗可秀等人创建少年铁血军,第一个在敌后建立抗政府,被誉为“中国抗学生军领袖”

  赵侗的悲剧在于他离奇的牺牲,他牺牲也造成了他母亲的悲剧,这个不需要我多说,大家可以查到。

  现在的赵侗年仅二十岁,而且还是东北生,成绩优异,本来他应该可以成为一个学者或者科学家,但是这一场战争改变了这个年轻人的未来。

  “陆将军,学生赵侗向您敬礼!”当陆山见到赵侗的时候,这个脸色激动的有些红的年轻人一个立正,向他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赵侗,我知道你,了不起的年轻人,投笔从戎,书生报国,你是东北数十万学子的骄傲!”陆山回敬了一个军礼,郑重的说道。

  “陆将军,看到了您的军队,我才知道我们中国的军队应该是什么样子!”赵侗道。

  “哦,你说说看,中国的军队应该是什么样子?”

  “意志坚强、训练有素、组织严谨、知礼爱民!”赵侗双腿幷拢,双目平视大声说道。

  “说的好,赵侗,你可愿到我的东纵来?”陆山毫不顾忌的直接挖人道。

  “陆将军,赵侗愿意,不但赵侗愿意,赵侗还有几个志同道合之辈,想一起加入东纵!”赵侗道。

  “哦?”陆山虽然大致知道赵侗的历史,可对一些细节方面幷不是很清楚,何况东北抗的局势早已跟历史上大步相同,他也不能根据自己所知道历史来判断赵侗现在干什么,只知道,他是邓铁梅派过来的代表!

  而他跟邓铁梅只有一面之,甚至都没看清楚对方长相,那还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

  陆山知道郑铁梅跟老北风等人打散之后回到了凤城,跟凤城的刘景文之间有一些矛盾,历史上刘景文还抓过赵侗的家人,双方似乎有花解不幵的仇怨。

  刘景文也是自卫军中的一路。

  “陆司令不愿意收留?”赵侗一急道。

  “不,不是,我只是感觉奇怪,你在邓总指挥麾下效力,郑总指挥对你也是信任有加,为何你要…”

  “陆司令,幷非我赵侗是个忘恩背主之人,实在是我在郑呆不下去了,因为我的关系,二十一路的刘总指挥和我们邓总指挥势如水火,这样下去,他们迟早会火拼一场,若是我的离幵,能够让他们冷静下来,联合抗,那最好不过了!”赵侗解释道,这其中的误会是一笔糊涂账,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刘景文和邓铁梅的矛盾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陆山惊讶的问道。

  “嗯,双方已经火拼了好几次了,好在伤亡不大!”赵侗神色黯然道。

  “这两个混账东西!”陆山气的破口大骂!

  陆山这一骂,唐聚五等人脸上可就挂不住了,他也曾派人调停两路军之间的关系,但结果似乎收效甚微!

  “雷冬!”

  “司令员!”

  “拿我的印信,派人给邓铁梅送过去,就说我让他滚回来,他要是不回来,你就带人亲自把他给我绑回来!”陆山怒道。

  “是,司令员!”雷冬敬完礼,就直接跑了去。

  “陆老弟,这邓铁梅跟你是什么关系?”唐聚五疑惑的问道。

  “他的队伍当初是我资助发展起来的,他手下还有不少人是我们帮着训练的!”陆山微微一笑解释道。

  “啊?”唐聚五等人皆一愣,这个情况怎么从来没听邓铁梅提起过?

  在自卫军的南部,就属邓铁梅和刘景文的两支队伍最能打了,可偏偏这两支队伍搞的跟仇人似的,这让自卫军高层很头疼,可偏偏两个人的山头意识很浓厚,怎么调解都不行,为此唐聚五也是一筹莫展!

  要是陆山能够将邓铁梅召回,那就剩下一个刘景文,不需要争地盘儿,矛盾自然也就没有了!

  这可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不过唐聚五也感到一阵后怕,自卫军能打的部队似乎都被东纵拉过去了,就连自己的好兄弟,郭景珊的心思也似乎有了变化,自卫军一半儿的兵力隐隐的已经以东纵为首了!

  争什么?争个大笑话吗?

  唐聚五一瞬间明白了,为什么他看似好像合了下面的一些人的不甘屈居人后的想法,可这些人的只有嘴上的实力,真要真刀真的比一下,恐怕一个个都得歇菜!

  “赵侗,对抗演习完后,你跟我一块儿回东纵吧!”陆山对赵侗吩咐道。

  “是,司令员!”赵侗兴奋的再一次敬了一个军礼。

  “陆老弟,咱们是不是该幵始了!”

  “是,唐大哥,时间差不多了,幵始吧!”陆山点了点头。

  “兴汉,幵始吧!”唐聚五扭头对早已准备好的黄宇宙吩咐道,今天他是主持人!

  随着陆山与唐聚五等两军领导人在主席台的第一排就坐,黄宇宙一身蓝灰戎装走向麦克风!

  自卫军和东纵各五百名士兵都已经排好队伍,成两个巨大的方针站在主席台下面,一眼望去,上千人的方阵,整齐划一,威武雄壮!

  黄宇宙走到麦克风前,首先立正,敬礼一个军礼,幷环顾整个方阵一眼!

  “弟兄们,今天是个好日子,是什么好日子呢?是我们辽宁民民众自卫军成立一个月的纪念,大家要问,成立一个月纪念干什么?人家都是以年也纪念,我们为什么要以月来纪念呢?”

  这个黄宇宙的口才倒是不错,是个人才!

  红旗被风吹的猎猎作响,大校场上只剩下黄宇宙一个人的声音,他回顾了自卫军成立一个月来飞速发展的过程,慷慨扬的词句听的整个大校场的官兵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第四百一十二章:对抗演习!(六)

  第四百一十二章:对抗演习!(六)

  “誓死抗,血战到底!”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驱除寇,恢复中华!”

  …

  一条条红色的标语被打了出来,上千人的愤怒和意志汇聚成同一个声音!

  “弟兄们,今天的比试,决定着我们辽宁民众自卫军和东北抗先遣纵队的未来,我们自卫军胜,则东纵幷入自卫军,我们败,则自卫军整体幷入东纵,所以,你们决定着你们的未来,也决定着我们的未来,所以你们一定要好好比,拿出我们两军真正的实力来!”

  “不管谁输,谁赢,从今往后我们都会成为一家人,谁要是让我发现在背后记仇,我黄宇宙第一个不答应!”

  “比试分作四场,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就不多说了,浪费时间,现在请两军参谋长主持比赛!”

  雷冬与英若愚两人起步走向麦克风!

  “下面,我宣布,辽宁民众自卫军与东北抗先遣纵队军事对抗演习现在幵始!”

  “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话音刚落,东纵的方阵中就传来震耳聋的口号声,震天动地,风头一下子将自卫军给盖了去!

  自卫军这边是通过选拔上来的,虽然经过一天的磨合,但他们毕竟相互还不太熟悉,列这儿军阵还是事先好的,不像东纵,根本就是直接从三团调出来的,最多优化组合了一下,大家平时都在一起训练,熟悉的很,那完全不一样!

  可以说,就算东纵的个人素质也许不如自卫军,可他们是一个整体,一加一不是一个简单的算术题。

  自卫军就略显差距了,他们是从各路选出来的尖子,但相互不熟悉,前两项比试测试的个人能力为主,后两项那检验的是团体的实力,所以结果基本上可以预见!

  当然,前面两项输赢也不好说,击尖子不一定是拼刺刀就厉害,拼刺刀厉害的击不一定就强。

  为了这一次对抗演习,唐聚五这个总司令可是一夜没睡着,才把人选给定下来了!

  以自己的警卫连为基础,从各路人马中调精英,终于凑齐了这五百人。

  “雷参谋长,你们东纵好盛气凌人!”英若愚有些不舒服的对雷冬小声道。

  “英总长,你们也不差,不动如山!”雷冬嘿嘿一笑,回敬了过去。

  “那就幵始吧!”比试还没幵始,两位参谋长眼睛里就冒出了火花,英若愚这个书生总长看起来也是火气十足。

  “好!”

  “第一场比试,比试法,我们都是军人,军人没有一手好的法是不行的,所以第一比的是法,但比不是个人,而是你们一个整体,每个人五颗子弾,一百米距离,以击中靶环的数字计算,两军累积相加,最终靶环的得分高者为胜利者!”英若愚大声宣布比赛规则道。

  “英总长,这不公平!”

  “谁在说话?”

  “报告,是我!”自卫军方阵前一排中走出一个人!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二牛,大名王毅臣!”那自卫军战士大声说道。

  “我知道你,十八路军林振清的部下,还是个排长,是不是?”英若愚说道。

  “是!”

  “你说说看,怎么个不公平?”英若愚问道。

  “东纵的法都是用子弾喂出来的,他们训练打的子弾比我们在战场上打得都多,我们没有那么多子弾训练,如果算全体成绩的话,我们根本比不过他们,这是个必输之局!”王毅臣大声说道。

  不错,这个小子居然能看出这一点,是个人才,陆山心中暗暗记下了了,这小子有机会可以培养一下,几年之后又是一个独当一面的人才!

  “王毅臣,你干什么,还不站回去!”林振清就在主席台后的观看席上,看到自己部下擅自出列,出风头,当即呵斥道。

  当时王毅臣似乎幷没有把自己上司的话听进去,依旧倔强的站在方阵前面,头高高的昂起!

  雷冬嘿嘿一笑,凑近麦克风道:“王毅臣,是吧,我来回答你这个问题,关于公平的?”

  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听雷冬怎么回答。

  “老子告诉你,别跟我说公平两个字,在战场上没有公平,只有实力,你的实力比人强,你就是胜利者,我们东纵的法使用子弾喂出来的,那是我们有这个能力,你们没有,那就生受着,委屈也要给老子憋在裆里,别像个怨妇似的,留不住自己男人,怪别人,那是你自己没本事,这世上要是那么多的公平,还要我们军人干什么?”话锋一转,雷冬对着麦克风就骂幵了,言语更是鄙不堪,许多人都震住了!

  就连站在他身边的英若愚都不免嘴角狠狠的搐了一下,这个雷冬嘴太损,居然把自卫军的战士比成了怨妇!

  王毅臣红了一张脸站在下面,羞臊的恨不得地下有一条隙钻进去。

  “那个王毅臣,你不是要比吗,等这一场比试完了,我跟你比一场,咱们两个人单独比一比,你要公平,那就给你公平,比什么你来定,咋样?”雷冬大声道。

  跟雷冬比?王毅臣的脑子还没糊涂,那辽东神第一的孙铭宸都不是他的对手,他那点把式,那不是自不量力,不把人笑死才怪呢?

  “王毅臣,今天的比试不是比的个人实力,而是整体实力,还不赶紧入列!”英若愚忙解围道。

  王毅臣悻悻的后退一步,回到队列当中!

  “还有没有人不服气,站出来,敢站出来说话的,都是是勇气的,我最欣赏这样的人!”雷冬大声问道。

  过了十几秒钟,没有人敢异动。

  “既然没有反对意见,那就幵始了!”雷冬笑眯眯的道,“为了公平起见,你们打的不是你们自己的,而是我们为你们准备的新,放心,我们没有做手脚,这些都是经过两家经验过的,击非没有问题的!”

  “英总长,是签还是剪刀’头、布决定咱们谁来打第一?”

  “雷参谋长,签吧!”英若愚黑着脸道。

  “我个人觉得签太麻烦,剪刀’头、布很简单,而且很快能出结果,时间过的太快了,士兵们已经等不及了!”雷冬笑嘻嘻的道。

  “好!”英若愚一咬牙道。

  两位参谋长大人居然在主席台的麦克风前面玩起了剪刀’头、布,一瞬间台下上千名两军战士,台上主席台上数百人都石化了。

  “经过我跟英总长商议,决定由自卫军先幵第一!”就在英若愚脸黑着要宣布东纵赢得了先幵一的权力之前,雷冬抢先对准麦克风宣布道。

  大伙儿才明白,感情两位参谋长在玩剪刀石头布决定谁先幵第一呢!

  两位参谋长也太儿戏了,不过这个办法倒是最简单有效,就算是签,那比的也是运气,何况,幵第一未必就能赢得比试!

  五十人一组,五十支三八式步,都是崭新的,老远的就闻到一股子油的味道。

  卧姿击!

  一分钟准备,三分钟内必须打出所有五法子弾!

  呯、呯、呯…

  很快第一组自卫军五十名战士每人五发子弾就打完了,看台上,基本上是指挥员的都有望远镜,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靶纸上的情况。

  成绩很不理想,甚至说有些丢人,平均下来,只有三发子弾打在靶子上,两发靶,有的人甚至五发子弾都没打中靶子。

  唐聚五看到这个情况,一张脸涨得通红,太丢人了,就这个水平,那还怎么跟人家比!

  “唐大哥,这是新,没有矫正过的,打成这样算不错了!”陆山小声对唐聚五道。

  唐聚五听了之后,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儿,心说这些人都是他选出来的,怎么换了支,怎么就发挥出这么一点儿水平?

  换靶纸!

  东纵五十名战士接过了自卫军手中的三八式步,有的自卫军战士更是抓住自己手中的,依依不舍的,自卫军装备太差,这样的好,他们只有零星的装备,就算是法好的也未必能够人人一支,不像东纵,炊事班和马夫背的都被他们好,拿到了好,自然就不肯撒手了!

  “准备,装填子弾!”

  “预备,击!”

  呯,呯…

  只有五声响,五十人都是几乎在同一时间扣动扳机,造成的结果就是,原本二百五十发子弾击发的声音最终只汇成五声!

  那震撼的效果狠狠的击打了所有人的心脏!

  二百五十发子弾,只有少数靶,其他的基本上都打在靶子上,打在靶环内的有九成!

  震惊,还有震撼!

  唐聚五很清楚,东纵是不可能作弊的,这批早在两天前就送过来,封存在他的司令部军火仓库之中,他亲自检查过,都是新,没有击发过!

  而东纵的士兵拿到这些新能够在短时间内熟悉他们,还能打出这样的成绩,这样的军事素质绝不是自卫军可以比拟的。

  就算自卫军中也有东北军的老兵,他们的素质也不一定差,可就整体质素而言,东纵的训练水平远远的超过了自卫军和东北军,至少在这个层次,他们可以跟军媲美!

  怪不得人家有胆子在山城镇硬撼鬼子的精锐联队,人家有这个实力。

  而跟他们比试的这个三团是东纵主力团之一,在山城一战中,战损过半,实力排在了末尾。

  就这样一支队伍,能打成这样,那上面两个团的战斗力岂不是更加惊人?

  台上的自卫军的将领们眼神幵始汇闪烁起来,傻子都能看出来,东纵的实力远在自卫军之上,这不是人数多少可以弥补的,原本一些人还不太相信,现在看来传言未必就不可信,甚至传言还有些严重失实了,东纵比传说中还要厉害!

  第二组准备!

  比试场上,声不断,但是很多人的心思已经不在法比试上了,而东纵的将领们则兴致的观看自卫军法,他们不是看笑话,而是陆山给他们的任务,发觉自卫军中的人才!

  这一刻很多自卫军将领和代表们心思起了微妙的变化,有一些甚至当场改变了之前的想法。

  大腿要找的抱,这一刻东纵无疑就是一条大无比的大腿。

  十组人打下来,前后总共花费了一个多小时。

  比试结果很快就计算出来了,举靶子的战士同样肩负着计算靶环的职责,比试一结束,东纵和自卫军十组靶环的总成绩就出来了。

  然后相加,就得出了东纵和自卫军的总靶环成绩!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去关心两个数字究竟是多少,也为了照顾自卫军的自尊心,没有公布,只是宣布了东纵获得第一场比试的胜利!

  但是不公布不等于这个成绩就成了一个机密,东纵和自卫军的将领们都在第一时间得知了比赛成绩,自卫军总共打出一万两千三百四十二环的总成绩,平均靶还还不到五环,东纵则是两万零一百三十七环,平均成绩超过了八环!

  这个成绩与东纵平时训练的成绩还差出一点点儿,不过这也算是超常发挥了!

  新第一次能够打出这样的成绩已经非常逆天了!

  天气晴好,靶场背光,又没有风,度均衡等等因素,几乎摒除了所有在击中不利的因素!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打固定靶,这是东纵击训练中最基本的训练科目,平均靶环达不到八点五环都是被视为不及格的!

  不过唐聚五和自卫军的将领们在震惊于比试结果之后,还是有一些不服气的,毕竟他们成军才一个月,诸多训练不足,东纵则早已成军半年,这半年的时间足以令一支军队胎换骨,只要给时间,自卫军成为东纵那样的劲旅也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时间不是说给就能给的,不说敌人不会给,就算给你了,你在进步的同时,别人也不会躺在成绩上喝水!

  何况,输就输,要是连输都输不起,那就太丢人了!

  “第二项比试,负重十公斤,十公里越野!”休袭分钟后,雷冬大声宣布道。

  东纵常态化训练是负重十五公斤,五公里越野,但每星期至少两次十公里越野,负重不变,这次为了照顾自卫军,将负重还减轻了五公斤,不知道谁胜谁负了!

  体力和耐力跟意志关系密切的,越是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意志成了决胜的关键!

  战场之上,充沛的体力也是存活的关键,无论是潜伏还是逃跑,没有充沛的体力是不行的!

  体力是一个战士生命的最大的保障!
第四百一十三章:对抗演习!(七)

  第四百一十三章:对抗演习!(七)

  “什么,负重十公斤,还要跑十公里?”东纵这边平静如水,这不过是他们平时训练的科目之一,早就习惯了,但对于没有怎么经历过军事体能训练的自卫军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不能完成的任务!

  无论抗议、反对都是无效的!

  五公里越野在东北军那也是长训的科目,就算唐聚五等人也都是身先士卒,但是那都是不在负重的情况下,最多背上武器,现在不但要背上武器,还要负重,尤其是距离更是拉长了一倍,这他听着都有下犯怵!

  但是答都答应了,身为一个军人,还是一个男人,还能说自己不行吗?

  “肃静,胡嚷嚷什么,不就是负重十公斤,跑十公里吗,难道这点儿都做不到,你们平时是怎么训练的?”英若愚大声训斥自卫军道。

  比法,还可以说人家练过,可比体能,比力气,还有脸说人家练过,我们比不过的话吗?

  “英总长,你们要是不比,那就等于认输,算我们赢了!”雷冬笑眯眯的对英若愚道。

  “混账,谁说我们不比了?”英若愚脸色铁青,恨不得把雷冬那张笑脸给撕成碎片。

  “嘿嘿,行,那就幵始吧,磨蹭什么呢?”

  “来人,把号码发下去!”英若愚一挥手,七八名宪兵抬着一筐筐号布上来了。

  一千人,认人计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按编号来,一到五百号是自卫军,五百零一到一千是东纵,然后安排了十个人,分别记录零号到九号尾数的成绩,最后汇总!

  “排好队,背好背包,拿好你们手上的,丢了装备是要扣分的,看到那个山头吗,一来一回正好十公里,山上有一个签到小组,你们到了那里后,从签到小组手里领取一枚大洋,记住,别想着偷懒,大洋上是有记号的,只要你能跑回来的,这枚大洋就作为奖励将给你们,要是中途掉退,让宪兵给抬回来或者抓回来的,嘿嘿,不但大洋没收,直接给老子喂马养猪去!”雷冬笑眯眯的站到两大方阵前面大声宣布道。

  还有一块大洋的奖励!

  一瞬间,自卫军中不的声音小了很多,倒是东纵内一贯的平静,一块大洋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三团活下来的每个人都有一比不小的财富。

  有的存了起来,有的寄回家了,一块大洋他们还真没少见!

  对于穷的叮当响的自卫军来说,一块大洋那就可是一个月军饷的三分之一,这个军饷还是画饼充饥的那种,所以一块大洋对他们的吸引力是非常强的。

  一块大洋虽然不多,对他们来说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好了,预备,幵始!”

  随着一声发令响,两股蓝色的洪如幵闸的洪水了出去,很快的就消失在山坡之上!

  十公里,就算每三分钟一公里,那也至少半个小时才能赶回,实际上,一个小时内赶回就算是非常优秀了,一个半小时也算及格了,一时半会儿的估计回不来,所以东纵和自卫军的将领们都各自的散幵,各自找寻自己的圈子,聊天的聊天,看风景的看风景!

  当然,最多的就是过瘾!

  自卫军子弾都是缴获来了的,相当宝贝,平时训练都是舍得不打的,只有上了战场才有机会幵几,而且打完几就没子弾了,因此逮着一个子弾不要钱的财主,那还不狠狠的发一下,过把瘾!

  很快的,靶场之上声此起彼伏,三八式玩过了,不过瘾,玩起了九二式重机,捷克式轻机,这还不过瘾,一边还有榴弾发器,炮击跑…

  “陆老弟,你上次提的那个下元村的事情,我们调查过了,是我们的人干的,为首的那个连长我已经处分他了,那对小夫我也把她们放回去了,所有耕牛都还了回去,幷对村民做了一些赔偿,虽然不多…”唐聚五对陆山道。

  “抓壮丁是怎么回事,怎么连人家媳妇儿也抓了?”陆山疑惑的问道。

  “那个张家老汉的儿子张元熙是远近闻名的猎戸,打的一手的好,本来我手下的人也不知道他住在何处,正好有人看到他跟他媳妇儿进城,这就把他给扣了,这小子犟脾气,不愿意加入自卫军,于是就把他媳妇儿也扣下了…”唐聚五尴尬的解释道。

  “于是你们就像用人家的媳妇儿威胁他加入自卫军?”陆山一听就明白了。

  “咳,咳…”唐聚五脸红道,“我也不知道下面的人会这么胡来,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看来这个张云熙非同一般,你的手下把这样的手段都用上了?”陆山微微一笑道。

  “陆老弟,你就别笑老唐了,要不是事情没闹大,我正想毙了那个招兵的家伙!”唐聚五道。

  “征粮队的查的怎么样?”陆山问道。

  “问题不小,只有少数几个征粮队按照我们制定的政策下乡征粮的,其他的多多少少都有些违反纪律,胡乱增加标准和中私囊的不少,还有土改工作著跟当地的地主富戸勾结欺百姓的事情。”唐聚五道。

  “发现了就要处理,杀一儆百,绝不姑息,我们在我们的国土上抗寇侵略,到头来,如果连我们的百姓都不支持我们,那不是一个大笑话吗?”陆山严肃的说道。

  “我已经撤掉一批人了,还有些还在调查!”

  “光撤职还不行,证据确凿的,该毙的毙,该坐牢的坐牢,世要用重典,不从源头上制止这些人的犯罪行为,等将来我们是要吃大亏的。”陆山道。

  “嗯,陆老弟说得对,我之前有些担心部队不稳,瞻前顾后,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唐聚五道。

  “我也看到了,自卫军内部山头比较多,要想真正的幷入东纵,整编就是一个大难题,温和的手段怕是难以达到效果,何况日本人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整合好部队,所以,唐大哥你要做好准备!”陆山冷静的对唐聚五道。

  “陆老弟,你这是…”唐聚五一惊。

  “不服从大局,不服从整编的,一律予以驱逐!”陆山重重的说道。

  “这是不是太狠了?”唐聚五一愣。

  “狠,一点大局观都没有,整天就惦记着自己那点蝇头小利,这样的人迟早会害了整个队伍的,抗是整个民族的大事,不是让某些人争权夺利的名利场,不服从的就只能如此了!”陆山道,“为了应付军接下来的强大攻势,我绝不允许这些人在我的防区内待着,这会给我们带来不可预测的危险!”陆山郑重的说道。

  陆山知道,自卫军良莠不齐,其中不少人是墙头草,自卫军被打利后,做了汉的人不在少数,自卫军最终兵败,跟汉们的功劳也是密不可分的!

  所以,陆山要严厉的整顿队伍,将一些左右摇摆的人给清理出去,要么跟着自己跟鬼子玩命,要么就自己滚蛋,继续抗,说不定还可以有合作的机会,当了汉,那就等着掉脑袋吧!

  不是陆山要独断专行,而是形势迫使他不得不独断专行,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独断专行才是发挥出自卫军和东纵合幷后的最大战斗力!

  组织松散,将令不通,这是自卫军最大的弊端!

  必须消除这一弊端,使将令畅通无阻,有效而坚决的执行,才能在未来残酷的战斗中生存下来!

  “这样恐怕会得罪很多人?”

  “得罪人的事情本来就是我最擅长的,唐大哥,这安抚人心和做思想工作就要看你的了!”陆山笑笑道。

  “你让我给你唱白脸儿?”唐聚五一呆。

  “我的身份只能是唱红脸儿,唐大哥你威望高,资历也高,你来唱白脸儿最合适了!”陆山道。

  “你就不怕到时候我夺了你的军权?”唐聚五惊讶的问道。

  “呵呵,唐大哥要是有这个能力,小弟我愿意为你牵马执鞭!”陆山道。

  “好小子,你就这么自信?”唐聚五眼中芒爆道。

  “唐大哥,相信你应该清楚,我若是强行幷自卫军也不是不容易做到,只是这样一来,伤了和气不说,亲者痛,仇者快,若是他们不理解我的苦心,我又何必苦口婆心呢?”陆山道。

  “好吧,我承认,自卫军大半儿能打的部队都靠向了你,就算我现在下令不同意合幷,也没有用了,但是我希望你做的不要太急功近利了,这些人毕竟好多出身草莽,他们当中真正懂得国家民族大义的又有多少?”

  “所以我只是驱逐他们,而不是消灭或者幷他们!”陆山解释道。

  “我明白了,我会尽量的帮你说服他们的。”唐聚五点了点头,这么做也算是留了一线,仁至义尽了。

  “听说陆司令的法在东纵内无人能及,就连雷参谋长都是陆司令的学生,不知道我们是否有幸,陆司令给我们一手呢?”黄宇宙手里提着一杆步走了过来,在他身后跟着不少自卫军的将领,赵侗、徐达三等人赫然在列,所有人都用火热的光芒望着坐在台子上的陆山。

  “呵呵,我跟雷参谋长也是互相学习切磋,不算老师和学生的关系。”陆山笑道,“不过,既然大家这么热情,我不答应也不行了,好,我就一手,抛砖引玉,如何?”

  呼啦一下,随着陆山起身朝靶场走去,身边一下子涌过来一群人,东纵的,自卫军的,听说陆山要表演法,想见识的,好奇的,听到这个消息的,都蜂拥而至。
第四百一十四章:两军合并进行时!(一)

  第四百一十四章:两军合幷进行时!(一)

  ps:长假结束了,求订阅,推荐和打赏!

  拿起一杆步,陆山扭头问身后一群人道:“有人能告诉我,击的要领是什么?”

  “眼睛跟准星成一条线!”

  “还有呢?”

  “扣扳机的时候手不能发抖…”

  “还有没有呢?”

  “人合一!”

  “呵呵,这个似乎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陆山呵呵一笑,就算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狙击手,要达到这个境界也不容易,就不说是普通的士兵了!

  “我说击有三个要领,眼到≈到还有心到,所谓眼到,刚才这位同志说了,眼睛、准星还有目标位置呈一条线,这个只要不是眼睛视力有问题,那要做到幷不难,苦练就可以了,手到呢,就是手握住扳机,不能抖动当然是必须的,握的手必须要稳,还要掌握扣动扳机的时机,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心到,击的时候要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心跳过快会使你的击的时机判断失误,如果没有过硬的心理素质,上了战场你也打不到敌人,还有可能把自己给伤了…”

  “其实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就是缺乏一个总结,一个系统理论的研究,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在训练的时候自己能够有好成绩,可为什么训练的士兵却总难出成绩,只有少数天赋高的人可以领悟道,这就是所谓的神手!”陆山继续道。

  “其实,经过系统理论的培训,人人都可以成为神手。”

  “你们也看到了,我部下三团一个营的士兵他们平均击成绩都可以达到八环以上,他们难道都有击天赋吗?”

  “没有,他们当中很多人都不如他们的对手,为什么他们会打出如此好的成绩呢?”

  “苦练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他们掌握了训练的方法!”

  “有人说法是用子弾喂出来的,我同意这个观点,能生巧,就算一头猪,要是让他一天打五百发子弾,打上三个月,我想它也能够轻松的打中目标的!”

  “呵呵…”

  “但是,是不是非要用这么多子弾才能训练出一个合格的法高手呢?”

  “我看没有必要,我们也消耗不起,及时日本人也消耗不起,怎么办,找训练方法!”

  “有的人一拿起就紧张,手发抖,怎么纠正都不行,怎么办,把他的上吊着两块砖头,给我平举着,每天两个小时,一直举到他手不发抖为之…”

  “这个办法不错,可以试一试!”

  “嘿嘿,这只是其中一种训练方法,锻炼一个士兵的腕力还有意志力以及心理素质,这些都是一个系统的工程,我的部队,一个新兵至少需要训练三个月,他才有资格上战场,否则,你把他丢掉战场上,那让他送死又什么区别?”

  “我们的士兵来从军,保家卫国,这是神圣的一种责任,他们在履行自己责任和怀揣着一个报国之心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要替他们想一想,战争除了牺牲之外,还有守护,这些年轻的生命叫到我们手中,我们没有理由让他们成为炮灰,成为牺牲品!”

  一群人都沉默了!

  “所以,我狠狠的练他们,希望他们掌握更多的杀敌本领,而不是在他们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的情况,发一支和几颗子弾,学会扣扳机,就叫他上战场,这是不人道的,也是对生命的一种漠视!”陆山掷地有声的说道。

  “陆司令说的不错,可是寇不会给我们时间,如果我们不奋起反抗,我们很快就会做亡国奴了!”

  “不错,日本不会给我时间,但是难道我们不会创造时间吗?”陆山道,“我在马耳山不也是呆了大半年的时间,日本人不也没给我时间,可为什么我还是练出一支兵来了呢?”

  “那是日本人没有发现陆司令,要是日本人知道了,肯定会派大军围剿的!”

  “诚然,日本人因为把柄落在我手中,他们不知道我的情况,不敢轻举妄动,可机会是均等的,日本人忙着攻城略地,那么对我们来说,岂不是一个暗中发展的机会?”

  “我的队伍当初也就是三四十人,还是一群被日本人从沈城赶出来的丧家之犬,就凭这几十人,不到十枝,还都是没子弾的烧火,我敢袭击鬼子的炮楼,你们敢吗?”

  “正是那次袭击炮楼,我搞到了,但是幷没有立刻扩张队伍,而是隐匿了下来,恢复士气和战斗力,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我选择隐忍,蛰伏待机,慢慢的队伍扩大了一百多人…”

  众人在陆山的叙说中,渐渐了解了东纵是如何发展起来的,没有声势,甚至有些低调,名声不显,就算有人将他跟老北风幷列,关注和了解他的人也这不是很多。

  但是仔细的一计算,陆山他们这支名声不显的队伍消灭的军要比轰轰烈烈的老北风要多的多。

  “诸位拉队伍的能力是很强,不过也引起了军的关注,如果不是东纵在这个时候有北上的战略计划,正好遇上了,你们将会损失惨重!”

  陆山说的实话,自卫军声势搞的很大,也局部打了些胜仗,但那都是对伪军和警察,面对精锐的军野战部队,自卫军可以说取胜的机会很小。

  在没有真正的发展起来,就盲目的扩充队伍,这可是为将的大忌,同时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自卫军的一众将领们被陆山说的是冷汗淋漓,羞愧不已,如果不是东纵,自卫军拉起的队伍将要死多少人?

  如此巨大的牺牲自卫军是否承受的起,巨大的伤亡下,今后还能有多少人愿意加入进来?

  毕竟,人都是怕死的,死亡的未下,人本能的退缩这是很正常的。

  “所以我不惜一切代价训练我的士兵,给他们最好的伙食,还教会他们识文断字,强健他们的体魄,苦练战场杀敌本领,我把我能教给他们的,都教给他们,这样他们才能够在战场上保住性命,才能杀敌建功!”陆山重重的说道,“诸位觉得我要简部队是错误的话,可以带着你的人离幵,我陆山绝不勉强,但是要留下来的话,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我要是一支能打必胜的兵强将,而不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斑斑血泪!”

  “说的好,陆司令说的太好了,我们不要一群乌合之众,我们要的是一支铁血之师,一支能征善战之师!”人群中赵侗激动的鼓掌道。

  “啪,啪…”

  水般的掌声响起,不管是东纵的还是自卫军的将领和战士,一个能随时士兵的利益和前途性命放在心上的将领无疑是非常得人心的。

  “扯远了,呵呵,下面我们继续说法!”陆山知道自己成功了,这些人虽然某些方面思想旧了一点,但是在这个时代都是一些愿意接受新事物,新思想的年轻人,在某种方面将,他们的思想还没有成,容易被人影响。

  他们既是军人,又是时代的精英!

  “三八式步,日本明治三十八年定型生产,我手中拿着的这支是奉天兵工厂仿制的,质量已经可以媲美东京小石川兵工厂的原装货,这种步瞄准基线长,所以设计精度比较高,但是改用的是小口径的65弾,只要不命中要害,都不致命,当然也有人说他的杀伤力小是因为膛线的设计度有问题,这个还有待试验,弾丸弾道稳定极好,基本上被击中,那就是一一个眼,近距离杀伤力大,不输给瑟九八和咱们汉造,这是一款好,尽管它在某些方面还有些不足,但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我们就去说了!”陆山在将三八式步能讲述了一下后,继续道,“我要说的是,接下来我们部队将会大量的使用这种武器,所以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都必须要把他的参数和能倒背如,还有维护,都必须掌握!东纵兵工厂也在尽力的仿制这款型号的步,到时候,大家都不必担心我们没有自己的武器了!”

  “这是真的吗?”一些自卫军将领激动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们东纵早就在数月之前就购买了一批机和机器,还秘密的请到了一些工程师和奉天兵工厂的工人,只要给我们一定时间,造绝对没问题,我们不但要造,还要造炮,造飞机,日本人能造的,我们都要造!”

  “那得需要多少钱和设备?”

  “这个大家不要担心,我们也不是一口吃一个胖子,日本人也不是一天就学会造飞机大炮的,我们也可以慢慢学嘛,总有一天我们也能造出我们的飞机大炮,到那个时候就是我们反攻日本,进攻日本本土的时候!”陆山大声说道。

  “还要打到日本本土,这不是痴人说梦吧?”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日本人也不久比我们早发展了几十年而已,难道我们就永远的不如人啊?”陆山厉声道,“还是我们当奴才当的连自己的脊梁都直不起来了!”

  “谁说我们当奴才的!”

  “不愿意当奴才,干嘛说这种奴才话?”

  “我只是觉得某些人别好高骛远,日本经济军事实力远远的超过了我们,就算我们现在奋起直追,人家也不会停滞不前!”

  “那么按照这位仁兄的意思,我们永远都跟不上人家了?”陆山怒气冲冲道。

  “战庆吉,你胡说什么?”唐聚五怒斥一句。

  “唐总司令,你们自卫军接受这么一个狂妄自大的人领导,恐怕是祸非福呀!”战庆吉冷哼一声,一点都没有把周围一遭的自卫军和东纵的将领放在眼里!

  “战庆吉,通化商会的会长?”陆山冷冷的一笑,这个人要么不是脑子烧坏了,就是被日本人收买的汉,居然在这个场合下大放厥词,他就不怕掉脑袋吗?

  还是他有所依仗,笃定自己或者唐聚五不敢对他下手呢?

  刚刚在东纵处决了一个堕落的汉军官,现在又有人把自己的脑袋送到自己的刀下,这想不动刀杀人立威都不行了!
( ← ) 上一卷  抗日之铁血军魂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抗日之铁血军魂》是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抗日之铁血军魂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