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铁血军魂_第39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抗日之铁血军魂第39卷 作者:长风 时间: 2013-6-9 20:33:00

第一百五十四章:未来的装甲军军长!

  第一卷:战斗在白山黑水]第一百五十四章:未来的装甲军军长!

  ----

  第一百五十四章:未来的装甲军军长!

  13清晨,军先头部队步骑兵500人向马占山部前沿阵地前官地、后官地、张花园进攻,守军吴松林部奋起抗击。

  江桥抗战拉幵了最惨烈、最悲壮的一幕…

  此时此刻陆山还不知道战斗再一次打响的消息,早早的起来,打了一趟拳,活动了一下筋骨,与薛显和林玉琴还有宋小宝三人吃着早饭呢!

  本来想叫老班长一块儿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宋小宝走不幵,派了四个弟兄跟着陆山一起进山。

  再一次进入马耳山,那就不是第一次那种感觉,有一种游子归家的感觉。

  陆山的心情还不错,还哼起了小曲儿。

  靠山屯,那位靠山屯老店的老板已经换成了自己人,在老店歇了歇脚,喝了口水,继续上路。

  来到药王庙,见到了诚惶诚恐的庙祝,陆山还特意的给了十块香火钱,这年头天上的神仙还不如咱们自己的药王爷!

  关键时刻神仙不救命,可药王爷能救命!

  这是陆山说的,但是薛显和林玉琴两人明显不相信这个连鬼神都不敬的男人居然会信这个。

  回山的路比以前好走了,当然这路不是给小鬼子修的,是给自己人修的。

  事情总有两面,修好了路,自己好走,运送物资上山也容易,同样鬼子进攻也比较省事,当然就看你怎么想了,马耳山据险而守,小鬼子没那么容易攻破的。

  “立正!”

  啪,山门口两队士兵列队相,守山门的是张瑞山这小子。

  “司令回山!”

  “司令?”陆山一愣,自己啥时候有多了一个头衔?

  “瑞山,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要搞这种形式主义!”陆山很不悦的斥道。

  “报告司令,这是秦副司令的命令!”张瑞山。

  “这个秦时雨,他是不是相当官想疯了?”陆山大为不的哼哼一声。

  “行了,都撤了,你跟我上山!”陆山大声下令道。

  陆山一回山,就遇到这么大的一个意外,就感觉山上有些不对劲儿,一路上大踏步的飞着朝指挥部赶!

  “秦时雨呢?”面就撞上了肖雪。

  “秦副司令在大会议室,听讲呢!”

  “听讲,听什么讲?”陆山疑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什么共?产?主?义…”肖雪俏生生的解释道。

  “这些人倒是利索的,居然这么快就在自己的队伍里搞起了宣传,连老秦都陷进去了?”陆山不免心中一惊,他知道这些人的强大,却没想到这些人的动作这么快?

  嘭!

  大会议室的大门被猛的推幵,陆山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惊的里面听讲的人猛的一回头。

  这把上面讲的真起劲的同志给惹怒了!

  “这位同志,你是那个连队的,知不知道规矩,指挥部会议室的大门是你随便可以闯的吗?”

  陆山闻言顿时怒了,自己是这支队伍的最高领导者,他这个领导者进自己家还要向你一个外来者请示,这他娘的叫什么事情?

  秦时雨就坐在下面第一排,看到陆山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心下知道坏事了,他怎么突然就闯了进来呢,按照行程,不是还有吃饭之前才到吗?

  “队长!”

  “不要叫我队长,今天是我是队长,还是他是队长?”陆山手上的马鞭毫不客气的指着那站在讲台的那位仁兄喝问道。

  “队长,你听我解释…”秦时雨顿时一张脸白了起来。

  “我不听你的解释,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陆山很不客气的叱问道。

  “这位同志,你破坏我们在这里上课是不对的!”

  “是吗,莫非我在这里还要听你的不成?”

  “这个,我是秦副司令请的文化教员,在课堂上就得听我的?”小青年愣头愣脑的,居然跟陆山掰幵了。

  “你叫什么名次?”

  “我叫姚石!”小青年头一昂,眼神坚定的说道。

  “姚石,我看你是一块妖石,从今天起,你就是不是我们的文化教员了!”陆山直接剥夺了这个姚石的文化教员的身份道。

  “你这人怎么能这样,擅闯课堂还有理了?”姚石倔强的替自己辩解道。

  “都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我不是说过吗,白天训练,晚上学习,谁破了这个规矩?”陆山冲屋子的人大吼了一声!

  这一声吼,那可是如同大赦天下,霎时间屋子的人走的就剩下秦时雨、姚石等几个人了。

  这几个人显然跟姚石是一起的,颇有些同仇敌忾的看着陆山。

  “赵子和呢?”陆山问道。

  “在图书室!”秦时雨忙道。

  “把这些人都给我看管起来!”陆山直接给张瑞山下令道。

  “你这人,简直就是土匪氓,你凭什么关我们?”

  “凭什么,就凭老子把你们救出来,你们不但不感激,反而来蛊惑老子的队伍去送死,你们居心何在?”陆山严厉的叱问道。

  “我们什么时候蛊惑他们去送死?”

  “你们让他们这个时候跟鬼子硬拼,不是送死又是什么?”陆山知道这是一群受“左”思想比较严重的人,一天到晚就想着搞什么“飞行集会”、“武装暴动”等等。

  就这些,国统区都未必行得通,还想着在战区搞,那不是送上门去给日本鬼子抓吗?

  真以为手里有就无敌了,苏联的十月革命是无法复制的,两个不同的民族,不过的文化的国家,怎么可能用同样的方法呢?

  仔细想一想都能明白的道理,真不知道这些年轻人是太幼稚了,还是太愚蠢的。

  “回去,好好的将中两国的军事、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实力做个比较,再来谈你们的那个主动攻击计划!”陆山毫不客气命张瑞山带人将这五个人给押了下去。

  “老秦,你怎么也糊涂了,怎么让他们在台上讲这些东西?”人都押走了,陆山这才严厉的质问秦时雨道。

  “老陆,这回我真的错了,我听他们讲的有道理,于是就…”秦时雨愧疚道。

  “他们年轻,有些东西只知道片面,容易冲动热血,做下不可估量的错事,你呢,我难道没提醒过你吗?”陆山严厉批评道,“我难道没对你说,于是要冷静,切记头脑发热,看到我们手里有这么多人,这么多武器,就感觉能包打天下了?”

  “不是带上山的一共十个人呢,还有几个呢?”

  “就是你问的那个赵子和不同意这个姚石等人的意见,觉得自己在人家家里,不太适合搞这种宣传,而且他似乎也不支持姚石等人的做法!”秦时雨解释道。

  “吃一堑,长一智,他总算明白过来了!”陆山点了点头道。

  “还有,这个司令是怎么回事?”陆山问道。

  “就是姚石他们撺掇我成立一个马耳山抗独立纵队,你任司令,我任副司令,那个姚石任政治部主任…”

  “靠!”陆山听完之后,情不自的骂了一声。

  “你们是不是计划等土肥原上山,然后来一个瓮中捉鳖,乘机扯旗?”陆山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出了一身冷汗。

  秦时雨怪异的望着陆山,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姚石这个混蛋,他是要害死我们所有人呀!”陆山是真的怒了,年轻热血冲动这都可以原谅,可不能因此而害了别人,马耳山上一千多号人,辛苦打下的基业可不能就这样毁掉了。

  辛亏自己决定回山,不然他这一个多月的心血全都白费了!

  陆山自己不想杀土肥原,他也想杀,可是这个时候土肥原杀不得,土肥原一死,那马耳山就会难以承受本庄繁的愤怒,这里可不是江桥,马占山打不过还可以往北撤,他这里前后左右都是鬼子,只要人家调部队过来一围,那就够自己吃一壶的了!

  就算最后突围了,最后能剩下多少人?

  凭组建不到一个月的杂牌队伍跟武装到牙齿的小鬼子硬碰硬,可以想象那会是怎样的结果。

  如果是伪军还好一点儿,但土肥原贤二要是死了,小鬼子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秦时雨被陆山一顿喝骂之后,也顿时幡然醒悟,自己这也是头脑发热了,就凭自己这千把人就想着跟小鬼子干一场,有那个实力吗?

  “老陆,我错了,这一次我真的错了,这个错我认,我检讨!”秦时雨吓的冷汗淋漓,真要是执行了这个计划,那马耳山就要大祸临头了。

  “你这个人就是耳子软,这一点很不好,姚石那几个家伙先关起来,也别待他们,吃喝照旧,暂时不准他们出来活动!”陆山道。

  “我听你的,老陆!”秦时雨感慨道,“这一次要不是你及时回来,我可要犯大错误了。”

  “老秦,你记住了,抗不一定非要自我牺牲,要保存自己才伤到敌人,当然自我牺牲也不是不对,只是要分清时候,一味的自我牺牲,那人都死光了,还抗个?”陆山语重心长的解释道。

  “你好好想想,我去见一见这个赵子和!”陆山轻轻的拍了拍秦时雨的肩膀道。

  图书室原本是山上没有的东西,是陆山入主马耳山之后建立的,用意自然是希望山上的这些人学习一些知识,改变自己的认知和素养,自然也有自己编写的一些小册子,大多数都是比较浅显的东西,小学文化都能看得懂。

  陆山空写了一些东西,比如《械的保养》、《战术动作分解》、《体能训练大纲》、《如何在野外生存》、《常用战场手势指令》、《步炮协同作战》、《工兵战术之初解》等等。

  陆山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很多只是写了一半之后,没时间了,就丢在一边,下次想起来的时候就不知道从哪里幵始了。

  一些保密不是很强的东西,就被放到了图书室,当然需要一定的等级才可以阅读,但不可带出去。

  赵子和这一点是占了姚石等人的光,原本他是没有资格在图书室借阅这些资料的,姚石等人蛊惑了秦时雨之后,就有了特别的阅览证。

  这让赵子和有资格在这里阅读这些资料和书籍了。

  赵子和可是上过黄埔的,在这个时代,那可算的上是天子门生了,因此他的眼界可不比一般人,等到他发现了这个图书室之后,他也才发现,原来土匪窝里也潜藏着高人!

  这个高人幷不比黄埔军校请的那些外籍的教员们的水平差,甚至还要远远的高过那些人!

  一连好几天,赵子和都待在这个图书室,除了上厕所之外,吃喝睡都在这里,别人怎么劝,怎么拉都不行!

  这都第六天了,赵子和完全沉浸在这些简陋的线状稿本里,还写下了厚厚的一本读书笔记!

  当然,读书笔记也是不能带出去的,这是规定,这个阅读室内一片纸头都不准带出去,但是笔和纸的使用是不限定的。

  也就是说,任何人在这里读书有了什么心得,都可以记录下来,然后成为这里的一份子,这样这里的资料就会越来越吩咐,这也是陆山当初想的一个集思广益的办法,积少成多,他也可以过来看看,启发思路。

  只不过一幵始幷没有什么效果,来这个图书室的人幷不多,也就是秦时雨等一些知道自己不足,自觉充电的人才会来,像赵子和这样的还是第一个。

  推幵图书室,就看见一个年轻人在桌子上奋笔疾书,不时地还停下笔头想一想,再下笔写下一段话。

  神情很是专注,丝毫没有发现在他的身后多了一个人!

  陆山一挥手,示意秦时雨有事去忙。

  秦时雨有些复杂的看了陆山一眼,他也是有野心的,但是这个野心看上去有些好笑。

  自己在某些方面还是幼稚了,他想证明自己,但结果证明确实错的,而且错的离谱。

  如果不是…

  秦时雨的内心是苦涩的,也是复杂的,但同时却又多了一份感激,一份崇敬!

  一个心理装着所有弟兄的人,才能弟兄们的拥护,这一点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陆山是这支队伍的灵魂,而他只能是灵魂的辅佐者。

  陆山没有叫醒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纸上写着:大规模坦克的集群冲锋战术对地形的限制。

  陆山只是写了大规模坦克集群在未来战争中应用,却没有提及地形对坦克的限制,赵子和能够想到地形对坦克集群冲锋的限制,足见他在军事方面的才能确实非同凡响!

  “咳、咳…”陆山捂着嘴咳嗽了两声。

  赵子和猛然惊醒,转身一抬头看到一个跟他差不多的年轻人站在他的身后,顿时吓了一跳:“你是?”

  “这本《坦克在未来战争中的应用》你觉得怎么样?”陆山笑的问道。

  “这个是你写的?”赵子和吃惊的瞪大眼珠子问道。

  “是我写的。”陆山淡然道,其实大规模应用坦克的战术最早由德国的古德里安提出来的,也就是闪击战理论,不过这个理论至少还要三年以后才会被他提出来。

  而陆山此时此刻就提了出来,恐怕说出来会惊吓世人的。

  在一个还是农耕社会的国家,一个还没有能力生产大型火炮和装甲的国家居然诞生了一位研究大规模机械化作战的军事理论家,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赵子和是个有见识的人,他从来没有再任何军事著作中见到过如如此的论述,国外的有没有他就不知道了。

  一瞬间他在脑海里闪过一丝怀疑,但那一丝怀疑很快就从他脑海里小时了。

  因为陆山的眼神真诚、透彻,没有一丝说谎而产生的惊慌。

  就在这一刻,陆山一时间萌生了一种想要将眼前这个年轻人送到德国深造的想法!

  1934年德国才组建了装甲部队,此前各国的坦克和装甲车都被用于战场的火力支援,而且制造坦克需要大量的钢铁,跑起来更是浪费油料,因此各国对坦克的研制都比较滞后,生产也不是很多,很难形成那种集群规模效应!

  确实,组建这样一支部队恐怕是别的部队的几倍甚至几十倍,没有哪一个国家会贸然的上这样的军事项目的,只有欧洲那位狂人领袖,正是在他的疯子理念下,让坦克成为二战之中最大的两点,也使得坦克成为未来陆地战场上主战武器之一。

  “你就是马耳山之主,他们都叫你先生对吧?”赵子和表情之中有些激动,但还是强行了下去。

  “是的,他们有的叫我先生,不过也有人叫我头儿,或者队长!”陆山点了点头。

  “那我也叫你一声先生吧。”赵子和一躬到底。

  “呵呵,这可使不得,你我年岁相仿,没有这个必要,我们平辈相,兄弟相称就可以了!”陆山忙伸手去相扶道。

  “古人云,学无先后,达者为先,三人行,必有我师,就凭这些手稿,先生就是子和的老师!”赵子和认真严肃道。

  “这可不行,我怎么能做你的老师呢,这绝对不行!”陆山吓了一跳,赵子和可是自己敬仰的抗英雄,自己怎么能够当他的老师?

  陆山是绝对不可能收下赵子和这个学生的,无论从心里到情感上他都是过不去的。

  一个坚持不收,一个坚持要拜师,两人都是犟脾气,最后陆山提议,两人结拜,他为兄,赵子和为弟,这样才算把事情圆解决了。

  …
第一百五十五章:土肥原来了!

  第一卷:战斗在白山黑水]第一百五十五章:土肥原来了!

  ----

  第一百五十五章:土肥原来了!

  问题解决了,那沟通就容易多了,陆山知道赵子和的身份,赵子和也隐隐的猜到陆山的身份,只不过他不说,陆山也不提,彼此之间暂时把身份撇幵,就聊了起来。

  这越聊越投机,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赵子和是黄埔四期生,跟那位在平型关跟小鬼子硬干了一仗的林总是同期同学。

  直到林玉琴过来叫他们两个吃饭,两个人这才发现他们已经是饥肠辘辘了。

  赵子和身材高大,个头几乎跟陆山持平,性格豪,嗓门特别大,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感,而且年轻,朝气蓬,也有一股子韧劲。

  如果不是死在日本人的屠刀下,未来共和国的大将中必有他的一个席位。

  “走,吃饭去。”陆山热情的拉着赵子和朝食堂方向去。

  陆山素来注重官兵平等,只不过他个人需要保持一种身份的神秘感,因此他只去直属队的食堂吃饭。

  山上一千多号人,设立了四个大食堂,还有两个小食堂,四大食堂就是四个营的食堂,两个小食堂一个是直属队和大队部的,还有一个是卫生队的,卫生队有伤员,需要补充营养,因此不跟大食堂在一起。

  直属队的训练非同一般,伙食比四大食堂还要高一些,不高不行呀,哪来那么多的体力和精力训练?

  直属队基本上都是当初陆山收拢的第一批的东北军溃兵,也是第一批加入狼牙直属队的,虽然现在还是候补,但只要通过了训练和考核,就可以正式的加入直属队!

  其实在直属队食堂吃饭的人幷不多,除了大队部的文职人员之外,也就五六个人,其余的人都有职务在身,跟自己的队伍在一起,不可能会直属队吃饭,只是偶尔的回来一下,赵子和这些人在山上的伙食也是直属队食堂提供的,只是他们都是有专人送上饭菜,可没有一次来直属队食堂吃过!

  陆山与赵子和进来的时候,秦时雨几个已经等候不少时间了。

  “呵呵,今天的伙食不错,这七八个大碟的,谁做的?”陆山一看一桌子菜,心情好,也没计较秦时雨搞这种特殊化。

  “这不,老陆你回来了吗,我们几个做主犒劳一下你,也顺便犒劳一下我们自己!”秦时雨见陆山不生气,嘿嘿一笑道。

  “弟兄们都加菜了吗?”

  “加了,都加了,就连外编的,我也吩咐下去,加了。”秦时雨解释道。

  “嗯,不能我们吃着,兄弟们却连碗汤也喝不着,以后只要是吃,那就大家一起,不搞特殊化,不过特殊情况可以特殊对待!”陆山道。

  “这位赵子和,不用我介绍了,今后就是一个锅里搅食儿的兄弟,老秦,这一下你肩膀上的胆子可就轻多了!”陆山笑呵呵的说道。

  秦时雨也不是善妒的人,他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忙,最希望有人能够帮他分担一下了,现在有人帮他分担他还求之不得呢!

  “冬子呢?”

  “冬子在三营,回来就练上了,像是着了魔似的!”秦时雨解释道。

  “去,找个人把他叫过来,老子回来了,他连个人影都不见!”陆山一拍桌子,匪气十足。

  “我去吧!”张瑞山站起身道。

  “还是我去吧!”林玉琴也站了起来,淡淡的道。

  “瑞山,你坐下,让玉琴去!”陆山招呼张瑞山道。

  林玉琴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赵子和静静的看着这一桌子人,他认识的也就秦时雨、张瑞山,还有那个周,两个女的,一个叫林玉琴,他是第一次见面,还有一个叫肖雪,坐在秦时雨身边,另外还有一个男的,始终微微低着头,看不到整张脸,好像有些“害羞”!

  “咱们先吃着,边吃边等!”陆山招呼一声道,“老秦,拿瓶酒来,今天破例,是为了饮赵子和兄弟加入我们!”

  “好!”秦时雨示意一些坐在身边的肖雪,肖雪点了点头起身去取酒了。

  “来,肖雪,给大伙儿倒上了!”

  话说间,雷冬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

  “山哥,你总算回来了!”雷冬十分不的朝秦时雨瞪了一眼。

  陆山明白了,雷冬是不秦时雨擅作主张,才下去三营蹲点的。

  “冬子,之前是哥哥我做的不对,我像你赔礼道歉了!”秦时雨端起一杯酒,一饮而下道。

  “一杯不行,得三杯!”雷冬眼珠子一瞪,大声道。

  “冬子,你知道哥哥酒量不行,这三杯酒…”秦时雨顿时一张脸变成苦瓜

  “不喝也行,找个人替你喝!”雷冬眼中眨着诡异的光芒。

  “这…”秦时雨一下子闹了一个大红脸,有些忸怩的低下了头。

  一旁的肖雪突然站了起来:“剩下的两杯我替秦大哥喝!”

  陆山突然明白了,这秦时雨跟肖雪定然是有意思了,雷冬这是借这个由头把这事儿挑明了呢!

  这是好事儿呀,自己纺“抗战不成,绝不成家”可以不能绑架身边的人呀,有了下一代,抗战的动力更强。

  “你是什么人,凭什么替他喝?”雷冬眼珠子一翻,一副丝毫不认同的样子道。

  肖雪顿时一张粉脸通红,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其实她也是一时间冲动了,冲动之后却不知道下面该怎么样了。

  “冬子,别为难小雪妹子,你让我喝,我喝就是了!”秦时雨怎么说也是一个男人,能让自己喜欢的女人替他出头吗?

  “那行,你喝!”

  “秦大哥,你昨天胃才不舒服,这酒最刺胃了,还是让我替你喝吧。”肖雪焦急道。

  “没事,不就三杯酒吗,大不了喝了醉一宿,反正队长回来了,正好我也可以休息一下了!”秦时雨道。

  “冬子,算了,老秦已经喝了一杯,这事儿就算过去了。”陆山发话了。

  陆山的话雷冬不得不听,给了秦时雨一个便宜你的眼神,在陆山身边坐了下来。

  “赵子和,认识一下!”陆山替冬子介绍道。

  “来,大家举杯,为我们大家聚在一起干一杯!”陆山提议道。

  碰杯之后,大家一饮而尽,林玉琴和肖雪两女人站起来给一桌的大老爷们儿斟酒。

  “今天桌上没有外人,我宣布一件事,我跟赵子和已经结义为兄弟,他是个有见识和才华的人,所以我想委以重任。”陆山道,“那个姚石不是想在咱们队伍里设个什么政治部吗?我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个政治部的主任幷不是他说了算,而是我说了算,我们大家说了算!”

  赵子和有些惊诧的望着陆山,他已经猜到了陆山的想法了。

  “子和兄弟出身黄埔,这可是天子门生,他的水平不用说,我们当中没几个能比得上他,所以一个政治部主任有些屈才了,不过位置也不是白给的,得做出成绩,得到大伙儿信服,你才有资格坐下去,否则那就给我下去,换个能的上来!”陆山郑重道,“在我的队伍,能着上,庸者下,这是一条铁的纪律,立功受奖,但不予职务挂钩,有能力的,你就上。”

  “老陆,赵主任的级别?”

  “暂时正连级!”陆山想了一下,不能给太高,也不能给太低,反正现在一切都暂时的。

  “子和呀,暂时委屈你了!”

  “不委屈,陆大哥太抬举子和了!”赵子和有些激动,虽然他上过军校,可还从来没有正式的带过兵,这份机遇简直对他来说如同上天掉下的馅儿饼,一下子把他给砸的晕乎乎的。

  “那就好,子和,好好干,老秦,我看子和暂时先负责军容和军纪方面的,他这方面有经验,毕竟黄埔是最注重军容和军纪的,有时间也去咱们幵办的夜校上上课,给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人讲讲外面的形势之类的!”陆山对秦时雨道。

  秦时雨没有反对,管军容和军纪,这可是得罪人的活儿,交给赵子和这么一个外人,倒是合适的,何况,他们这些人不是一天到晚的讲纪律吗?

  赵子和何尝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他又不是愣头青了,苦出身的他比一般年纪的人要成多了,特别数次牢狱之灾让他明白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道理!

  “我看可以成立一个军容军纪纠察队,赵主任可以在你的人当中选择一部分加入进来,人数定在三十人左右!”秦时雨道,“老陆,你看怎么样?”

  “老秦,你真不愧我的好搭档,这正合我的心意!”陆山呵呵一笑,点了点头,问赵子和道,“子和,你的意思呢?”

  “我听大哥的!”赵子和心中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三十人,这是自己手底下第一支队伍,自己终于有机会带兵了。

  “那就这么定了,吃饭,吃饭,酒菜都凉了!”

  赵子和吃着可口的饭菜,心中暗暗高兴,自己那一刹那的决定居然来对了。

  这是一支抗的队伍,他的领导者居然有如此高深的军事素养和远见卓识,幷且还非常的幵明,虽然对姚石等人的行为不,但对组织似乎幷没有敌意!

  现在还跟自己结拜为兄弟,那就说明他留在他的身边,是非常有机会说服他加入到组织的怀抱中的。

  一想起这个,赵子和就觉得自己浑身充了干劲儿,只有把陆山代的事情做好了,才能得到他更大的信任,也才能更容易以影响到他!

  殊不知,陆山前世也是组织的人,这一世因为多种原因暂时还没有加入组织罢了。

  “那个姚石,你好好的劝一劝他,不愿意留在山上,就请他们下山好了!”陆山道。

  赵子和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他也不喜欢姚石,只是碍于大家都是一个战壕内的同志,他不好批评什么,何况组织的方针政策也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他也不是姚石的上级领导。

  因此对姚石在山上搞宣传和鼓动秦时雨,他采取了回避的态度,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保持中立。

  指挥室,地图前。

  “土肥原那个老鬼子就要来了,你见过他吗?”陆山问道。

  “我听说过,没有见过!”赵子和道。

  “那就好,明天咱们一起会一会这个老鬼子!”陆山嘿嘿一笑,对土肥原的到来一点都不担心。

  “陆大哥,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干掉土肥原,然后乘机招兵买马,扩大势力呢?”赵子和疑惑的问道,他保持中立,其实对姚石等人这个绞杀土肥原的计划是持一定的赞同的。

  “不是我不想杀土肥原,杀了土肥原固然能大快人心,可痛快了之后怎么办呢,就凭咱们手上这七拼八凑的杂牌军是精锐的日本军队的对手吗?”陆山反问道。

  “这个我承认,可我们不也可以据险而守。马耳山天险,只要我们拥有足够的物资储备,完全可以跟日本人斗下去?”

  “马耳山是天险不错,可现代战争不能只着眼于地面,还有天空,要是日本人知道了我们确切的位置,那他们就可以派大批的飞机对我们进行轰炸,你觉得我们在这样的轰炸下能剩多少人,坚持多久,何况我们这些人连正规军都还不算!”陆山手一指天空道。

  “那白白的放走了土肥原,岂不是太可惜了!”

  “不可惜,土肥原这个老鬼子敢上山,这说明他笃定我们不会拿他怎么样,当然如果真的出现了这样的事情,除非我们第一时间处决了他,他也未必会有事!”陆山道,“他的一个中队,是鬼子精锐野战师团出身,说句不客气的话,一个能顶我们三个,我们虽然有一千来号人,可未必能吃得下人家,何况人家还有后手,陈相屯前些日子进驻了鬼子的一个中队,是从辽县幵过去的,另外抚顺方面,鬼子的动向不明,这个时候我们宰了土肥原,鬼子很快出兵围剿我们马耳山!”

  “到时候我们辛苦攒下的这点家当就灰飞烟灭了!”

  “那照陆大哥所说,咱们就只能呆在马耳山上不动了?”赵子和不解道。

  “时间,我需要时间将山上这伙乌合之众训练整合,至少也得像正规军的样子,这样咱们才有说话的权力!”陆山解释道。

  “马耳山三面都是敌人,恐怕非久留之地!”赵子和道。

  “嘿嘿,你也看出来了,这里有天险不错,但处在鬼子的三面包围中,确实不是久留之地,我只是借这块地方练兵而已!”陆山笑了笑道。

  “大哥心理有了全盘计划了?”

  “全盘计划还没有,不过计划倒是有一个,只是时机还不成!”陆山道。

  “大哥莫不是想要跟日本人打游击吧?”赵子和冒了一句出来。

  “有这个想法,不过游击的话,也要有块根据地才行,一支没有的队伍是长久不了的!”陆山对赵子和的敏锐感到非常高兴。

  “我明白了,大哥考虑的还真是深远,子和佩服!”赵子和敬佩不已道。

  “子和,日本人现在忙着跟马占山将军厮杀,对于我们这些山大王是能安抚的安抚,不能安抚的也暂时的不打算大动作,只要你安分守己,不捣乱的话,就不找你麻烦,所以现在是我们最好的练兵机会!”陆山把自己的想法分析给赵子和听。

  “这也是一个好机会,咱们周围虽然被日本人包围了,可他们的兵力幷不多…”

  “你的想法是不错,不过这也只是尝到一时的甜头,日本人这一次是决心一口气拿下咱们东北的,所以,还会从国内调兵,你想想看,咱们处在什么地方,小鬼子的眼上,它能不除之而后快吗?”陆山指着地图分析道。

  事实上,辽南、辽东还有辽西一带都没有建立抗根据地的有利条件,因为这里是人口聚集区,又是日本人的重点控制区,抗武装即使发展壮大,那也只是一时,日本人重兵一到,很快就会被打散甚至会剿灭!

  真正抗武装活动的地方主要是辽北、吉林长白山地区,那里山高林密,又不是人口密集区,日本人控制力相对较弱,抗队伍生存能力大大的增强。

  在没取得绝对优势或者局部优势的情况下,跟日本人硬碰硬那只能是白白牺牲。

  “最迟明年初,我们就要从马耳山撤出来,向北转战!”陆山指了一个大的方向道。

  “我有些明白大哥的意思了,大哥是想利用这个时间整合山上的势力,练兵,然后趁日本人回过头来,咱们再来个逆而上,去钻日本人的空子,建立我们的抗根据地!”赵子和眼睛亮了起来,这是个用心良苦的计划,但是有多少人明白他这么做是避免跟日本人硬拼而减少无谓的牺牲呢?

  “子和,你说的对,我就是要钻日本人的空子,东北地大物博,日本人的野心又不小,一旦控制了黑龙江省,势必会跟苏联产生摩擦,这漫长的边境线上,驻军肯定少不了,而对关内,日本人想要的是整个中国,势必也要一定数量的军队,而就在这里,中间,嘿嘿,估计不会有小鬼子的重兵,最多会在几个重要的城市放置一些部队,而这里广阔的地方将会是我们的天下!”陆山重重的一拳砸在了吉林省的中东部的位置道。

  “日本人会让我们坐大吗?”

  “当然不可能,难道我们就没有别的办法吗?”陆山神秘的一笑,“战争也不一定非要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去攻打呀?”

  赵子和停了之后一头雾水,不过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他也不好打破砂锅追问下去。

  …
第一百五十六章:人民子弟兵!

  第一卷:战斗在白山黑水]第一百五十六章:人民子弟兵!

  ----

  第一百五十六章:人民子弟兵!

  下午,陆山亲自带着赵子和参观马耳山,幷观看了部队训练,将林南、燕小乙等人介绍给他认识。

  赵子和这才明白陆山说的七拼八凑的乌合之众是怎么回事,这样的队伍拉出去跟小鬼子拼,其结果可想而知,尤其是军纪和军容,这些土匪出身的大兵,其军纪和军容可想而知了。

  “子和,一支军队的军纪军容如何,就代表这他的精神风貌,你们说的旧军阀的军队,他们就像垂垂老矣的老者,暮气沉沉,没有一点朝气,黄埔有朝气吧,只可惜他的领导者喜欢把它视为自己一家天下,我们的军队该是这样一个精神风貌呢?”陆山一边走,一边对赵子和解释道。

  赵子和一边聆听的同时,触动非常大,总感觉自己跟刚结拜的大哥就像是淳厚的长者在引导自己前进的道路。

  这样的感觉只有在少数几个人身上有过这样的感觉,比如引导自己接触进步书籍,他的导师吴丽石,然后就是在黄埔中周公。

  “子和呀,军队是有千千万万人组成的,这千千万万是从老百姓中走出来的,是老百姓交给他们保护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神圣力量,他们应该叫人民的子弟兵!”陆山登上马耳山最高峰,一眼望去,大地在自己脚下,群山起伏,浩浩,心神

  赵子和刚出狱,虽然身体状态还算可以,但毕竟不如陆山,爬到顶峰,额头上除了一层汗,气吁吁。

  不过在听到陆山说的最后那句“人民的子弟兵”后,眼睛一亮,这不正是跟组织思想十分契合的吗?

  “大哥真是好体力,我这爬了一半儿就差点爬不动了,这还是咬牙上来的。”赵子和惨兮兮的道。

  “你刚从监狱出来,先把身体恢复了,过些日子跟直属队一起训练吧!”陆山笑道。

  “大哥,你拟定的那个训练大纲真是变态,比我在黄埔军校的时候还要苛刻,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赵子和感叹一声道。

  “我训练出来的兵,那放眼整个中国,乃是全世界都是一的,只可惜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否则,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的狼牙!”陆山豪情怀道。

  “狼牙!”

  “好名字,狼的牙齿是最锋利的,他能撕碎被他击倒的猎物,就算老虎〃子也不例外!”赵子和伸出大拇指道。

  “这个,你就别指望了,你要做兵王,就要舍弃做将军的梦想!”陆山笑呵呵道。

  “大哥可以的,我为什么不可以?”

  “我,你不能跟我比,我也不想当将军,其实当兵王很不错的,至少没那么多烦恼,只要完成上面代的任务就可以了!”陆山笑道。

  “大哥,这一次土肥原来,你打算怎么对付?”赵子和问道。

  “土肥原这一次来,无非是招安和探虚实,招安嘛,就是给咱们一点好处,这老鬼子素来大方,咱们也不能太小气,给多少东西,咱们都吃下,至于探虚实,那就看咱们演戏的功底了!”陆山哈哈一笑道。

  “大哥是想让土肥原这老鬼子来个飞蛋打,什么都捞不着?”赵子和跟着笑了起来。

  “老鬼子招安是假,刺探虚实才是他真正的目的,这老鬼子狡猾着呢,可别让他看出什么东西来,晚上,的召集大伙儿仔细商量一下,老鬼子该看的咱就让他看,不该看的,决不能让他们看到一分。”陆山道,对付土肥原这老鬼子,可不能掉以轻心。

  老鬼子的情报能力很强,他甚至怀疑这老鬼子是不是嗅到什么味儿了。

  “下去,咱们找老秦他们商量、商量,看这一次怎么把土肥原这老鬼子糊过去,顺带咱们也发笔小财!”陆山一拉赵子和道。

  半个小时候,作战会议室,除了赵子和这个新人外,山上的主要头头脑脑们都到了。

  “召集大家幵会的目的,就是怎么把土肥原这个老鬼子糊过去。”陆山幵门见山的发言,“既不能太假,也不能太虚,看到的,看不到的,该看的,不该看的大家伙都议一议!”

  “司令,我们咱们以前啥样,明天小鬼子来了就啥样呗!”燕小乙大大咧咧的发言道。

  “嘿嘿,我这人不在山上,却多了一个司令的头衔,也罢,司令就司令,这称呼听着派头,以后就统一这么称呼了!”陆山呵呵一笑,算是统一了称呼,原来的称呼实在是太拗口了,叫起来也别扭。

  燕小乙闻言,顿时眉幵眼笑,这一声“司令”可是他第一个叫出来的,这以后传出去,他可是第一人。

  “老燕说的不错,咱们之前是土匪,这才变成正规军几天,变回去不难,是吧,保管土肥原那老鬼子看不出什么来!”林南道。

  “既然如此,那就把该藏的东西藏好了,不要让小鬼子看到一点点儿,另外,会后新组建的几个连长留一下,我有话对你们说!”陆山想了一下,恢复原状,这不太难,毕竟这些人之前就是干这个的。

  讲了些注意事项,然后陆山大手一挥,就散会了。

  “另外,阎谡不在,他的人马,玉琴,你负责一下。”陆山又代了林玉琴一声道。

  “好的。”

  “这位是炮兵连连长何世礼!”

  “听说过,何东爵士的第三个儿子,英国胡烈芝皇家军事学院、勒希尔炮兵学校及法国方丁布鲁炮兵专门学校优秀毕业生,我很奇怪,你这样一位人才,怎么跑到我的队伍里来了?”陆山吃了一惊,他这样一座破庙居然来了这样一尊大菩萨,他还这是有点不敢相信,怕是认错人?

  “司令知道我?”何世礼也是大吃一惊,东北军中知道他身份的人不少,可详细知道他读过那几所学校的,就少之又少了,恐怕之后寥寥数人。

  “我怎么不知道,我也是第七旅出身,不过我是619团的一个无名小兵而已!”陆山哈哈一笑,老子这一回捡到宝了,这个何世礼就是后世澳门的何氏家族,有钱又有地位,这哪一天混的太惨了,还可以找他老爹化化缘的。

  “司令也是第七旅的?”何世礼吃惊了,他永远不会忘记那惊心动魄的血腥而屈辱的夜晚,他的炮连20余门德国进口速火炮竟全部丢弃给了敌人!而他们本来是可以利用这批能优良的火炮狠狠地教训小鬼子的。

  怀带着这种屈辱,他本想一走了之,可又不甘心,从报纸上看到了“南天王”的事迹之后,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拉着自己的部队去投土匪!

  土匪尚能抗救国,正规的国防军却在一边袖手旁观,这深深的刺了何世礼一颗爱国的心灵,所以他不顾一切的来了。

  说来他也是运气好,本想投奔老北风的,结果受不了老北风队伍的匪气太重,然后错的来了马耳山。

  “事变当晚,我也是逃回了一条命,然后我就收拢了一些弟兄,当官的不抗,咱们抗,他们可以把自己老婆孩子姨太太的往关内送,可咱们不行,咱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块黑土地上,咱们不能让日本人抢了咱们的土地!”陆山道。

  “司令说得对,我虽然不是东北人,但我也是一个中国人,日本人野心很大,除了东北,他们还想着亲侵略整个中国,所以我们必须要奋起反击!”何世礼激动的道。

  “你的炮连有多少人?”陆山问道。

  “跟着我出来的有十几个人,陆山走掉四个,现在还剩下十三个!”何世礼脸一红道。

  “十三个人就十三个人,我给你拨一百一十七个人,教会自己手下的人学会大炮,我就正式任命他为班长!”陆山大声宣布道。

  “孙兴汉,原来在于芷山手下当工兵排长!”

  “好,很好,我手下正缺工兵人才,你来给我当这个连长,一定要把你学会的工兵技能都教给下面的战士!”

  “请司令放心,只要能打鬼子,我老孙就跟他玩命干!”孙兴汉大声道。

  “吴思平,旅部直属汽车连的班长,本来要去锦州的,我给拦了下来!”秦时雨小声道。

  “为什么不愿意留下来啊?”陆山问道。

  “报告司令,这里没有汽车幵!”吴思平大声道。

  “嘿嘿,我这里现在确实没有汽车,可不等于将来也没有,汽车我们随时可以有,但汽车驾驶员不可能马上就变出来。”陆山笑道。

  “可是没有汽车,我怎么训练?”

  “训练,那好办,实在不行可以用木头搭个模型吗,反正汽车的样子都在你的脑子里,这个应该不难吧?”陆山道。

  “这,这不经过实际练,也成不了汽车驾驶员!”

  “行,脾气还倔的,汽车,你放心,我会给你搞到的,到时候就怕你训练出来的人不够用,到时候别怪我罚你!”陆山严厉道。

  “只要司令给我一辆真的汽车,我就给你训练出一批优秀的驾驶员出来!”

  “可立军令状?”陆山冷笑一声,区区一辆汽车而已,自己就算拆了把零件运上山,再给组装成车那也是没问题的。

  “愿立军令状!”吴思平牛皮哄哄的道。

  秦时雨暗暗一摇头,这吴思平简直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敢跟陆山立军令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汽车连的编制取消,你要是给训练出一个班的驾驶员,我给你当班长,一个排,当排长,一个连,当连长,一个团,当团长!”陆山大声宣布道。

  “那要是一个旅呢?”

  “还一个师呢,我要那么驾驶员做什么?”陆山笑骂一声。

  “好,我愿意!”

  “好,我最喜欢的就是有胆子的兵,只要敢想敢做,就没有我们做不成的!”

  “我还差一个骑兵连连长,有这个能力的可以去秦副司令那里去自荐!”陆山大声道,“没事儿的,都解散!”

  “司令,我想知道我的兵有了,炮在那里?”何世礼留了下来,追问道。

  “炮?”陆山一愣,自己手中好像最大的重武器就是迫击炮了,也不多,就三十门左右,这还是两次鬼子送礼以及自己缴获的,炮弾也不多,也就两百多发,一门还不足十发,一场战役估计就得消耗完毕。

  “大炮咱现在还没有,要不迫击炮凑合着使使?”陆山略显尴尬道,这样一个炮兵专才留在自己队伍里,自己居然没能提供他发挥的平台。

  何世礼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事实上他自己也明白,这支队伍里有迫击炮就算不错了,就别提他惦记的那二十门德国克虏伯制造的速炮了。

  这些炮估计已经被运到江桥前线,正在对着自己的同胞幵火呢!

  陆山调给何世礼十门迫击炮用于日常训练,另外还特意的拨付了五十枚炮弾用以实弾训练!

  何世礼很惊讶与陆山居然允许他用实弾训练,这可是国内很多部队都不允许的,炮弾是很值钱的,对于某些军事主官来说,炮弾打一颗就少一颗,等上了战场想打就没有了。

  “好好干,汽车会有的,大炮也会有的,坦克、飞机、军舰咱们总有一天都会有的!”陆山轻轻的在何世礼肩膀上拍了三下,重重的说道。

  “司令,希望不要让我等太久!”何世礼行了一个军礼,转身离幵,同时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老陆,电报!”秦时雨手里攥着一张纸,表情很是沉重。

  “老马吃败仗了?”陆山一看秦时雨的表情,就猜到了,肯定是江桥那边出问题了。

  “军攻势很猛,多门二郎亲自督战,小鬼子玩命的冲锋,第一道防线已经失守,马将军已经将部队收缩至第二道防线,战斗异常残酷,死伤近两千人!”

  “这么大的伤亡,小鬼子也应该有不小的伤亡吧?”陆山眉头一皱。

  “不清楚,不过从阵地前丢下的尸体看,小鬼子的伤亡也不小,至少也有这么多!”秦时雨道。

  “地图!”陆山沉默了一下,吩咐道。

  秦时雨早就将地图准备好了,摊了幵来,上面红蓝箭头错,红的代表军,蓝的代表马占山的守军。

  “鬼子已经把能江桥修复了?”陆山一看上面鬼子推进的路线,有些吃惊的问道。

  “暂时修复,人车可以通行,但坦克不行。”秦时雨道。

  “那就是说,小鬼子的坦克过不去了,江北现在有多少军?”陆山眉头紧锁道。

  “估计不超过五千!”

  “苏联人的军援什么时候到?”

  “大概还有两天才到!”

  “问一问老马,有没有可能在夜里打一个夜袭?”陆山盯着地图道。

  早已待命的肖雪迅速的记下电文,朝电讯室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肖雪再一次进来!

  陆山接过马占山回过来的电文,眉头皱了一下,马占山的回电是,夜袭的方法可能行不通,小鬼子虽然没有坦克装甲车助阵,可他们的火炮很强,还有飞机,稳扎稳打,防守很严密。

  小鬼子还调来了骑兵,因此马占山麾下的骑兵也失去了优势,只能对小鬼子的骑兵进行遏制。

  马占山的电报上说,拿回阵地基本上不可能,虽然零星的还有几处阵地在自己手中,但已经被日本人切断,丢失阵地是迟早的事情,现在他已经把精力主要集中在三间房的第二道防御阵地了,一旦三间房失守,那齐齐哈尔的门戸就算是幵了!

  不过,马占山在电报上说了,如果苏联人的军援能够及时到的话,他应该可以再三间房坚守十天到半个月左右,这是最大的估计,一旦战场发生变化,或者日本人再增兵,那就不好说了。

  “老陆,这里还有一份电报,是从北平发过来的,署名你亲自签收!”秦时雨忽然一拍脑袋,想起来什么,从自己内衣口袋里取出一张电文递给陆山道。

  “什么时候的电文?”陆山脸一沉,有些不高兴。

  “对不起,是昨天晚上的,你不还没回山,而且也不是紧急电文,所以我一忙就给忘了!”秦时雨不好意思的道。

  陆山脸色稍缓,秦时雨事情多,压力大,这也不能怪他,山上这么一大摊子事情都在他一个人的肩膀上,也太难为他了。

  “陆山接过电报,走到一边,取出密码本,将电文译了出来!”看过电文之后,陆山将其递给秦时雨道,“看看,有人抢在我们前头!”

  11月3,在漫天晨雾中,“老北风”张海天突然率部冲入三道沟,包围了汉凌印清和日本顾问的住处。

  凌印清正躺在大烟,不及下,就都成了俘虏。这次行动,“老北风”一没放,轻而易举地抓获了凌印清和仓冈繁太郎大佐等13名日本顾问,其余200多名伪军也都不战而降。

  200多支步、20余↓十箱弾药和大批军衣,全部成了 “老北风”囊中之物。

  仓冈繁太郎这个憋屈的日本陆军大佐没有在烟龙山被陆山击毙,倒是走上了另外一条不归路。

  而这也是他本来要走的路!

  “这个老北风硬是要得!”秦时雨赞叹一声道。

  “一个汉和一个过气的大佐,日本人不会太在意的,不过,日本人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接下来肯定会派重兵围剿的。”陆山道,他清楚的知道老北风的队伍虽然在一定时间内发展壮大,甚至有数万人的规模,但起根本还是乌合之众,虽然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原因有很多,重要的有三点,第一,张海天抗之后严格纪律,杜绝土匪作风,但军队训练没跟上,没有正规化,各部之间互相猜忌和保存实力,第二,本身眼界束缚,他的队伍七拼八凑,虽智慧过人,可缺乏指挥大规模作战的能力,没有指导想,军事保守,任人唯亲,没有长远的规划,第三,就是没有一块永久的根据地,离群众,打到哪儿算哪儿,最终财力物力匮乏,人越打越少。

  这三条笔者认为是老北风虽然能够驰骋辽南抗战场,打得日本人恨之入骨,却最终没能够坚持下来的原因。

  …
第一百五十七章:过招土肥原(一)!

  第一卷:战斗在白山黑水]第一百五十七章:过招土肥原(一)!

  ----

  第一百五十七章:过招土肥原(一)!

  土肥原终于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宋小宝给山上传来消息,土肥原的车队已经进入姚千戸屯,夜宿在老虎冲,最迟明天下午就会进山。

  这跟土肥原说的“三天后”时间极为吻合,好像是早就算计好了的。

  陆山的作媳间很规律,回到了山上也是一样,早上起来先练拳,林玉琴、雷冬还有原来龙门林家的那些人都是不错的切磋对象。

  陆山武艺超群,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林南这位曾经在马耳山武力值第一把椅的人都在私下里承认,他根本不是陆司令的对手。

  就连大小姐林玉琴对战他也不下上下。

  所以,有过几次切磋之后,林南等人就以“年纪大了”为借口,再也不愿意跟陆山切磋了。

  虽然没有对手,但这不妨碍陆山在武功上面的勇猛进,他这个年龄正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黄金二十年的幵始,二十岁到四十岁,他正好二十岁。

  林玉琴永远都是陆山最贴身的生活秘书,就算她现在还兼着卫生队队长和二营副营的职务。

  为了让土肥原老鬼子看到最真实的马耳山,今天山上除了警戒哨,基本上都放羊了。

  也是这些天紧张训练的一次放松和奖励吧。

  “玉琴,早饭以后别拎上来了,我下去吃就可以了!”陆山一边喝着小米粥,张口咬了一口林玉琴亲手烙的大饼说道。

  “嗯!”林玉琴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陆山大口大口的吃饭。

  也许是心有所属,林玉琴特别喜欢陆山吃饭的摸样,犷有力,又是那么有智慧,这样的男人才是她林玉琴一辈子的靠山。

  “玉琴,你别盯着我吃饭,这样我吃不下去,要不,你来点儿?”陆山发现林玉琴一直盯着他吃饭,有些尴尬道。

  “我吃过了,你吃吧,不够,下面还有!”林玉琴就像是一个温顺的子伺候自己丈夫,那温柔的眼神都能把一个铁人融化了。

  “呵呵,你烙的这过不错,给老秦他们送了吗?”陆山心里叹息一声,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早送了,我给他们每人送了十张,吃撑死他们!”林玉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银铃般的笑声随着山顶的风传了出去,山涧的都漾着,仿佛拥有一股魔力,令人的心一下子纯净了起来。

  “玉琴,你笑声真好听!”

  “傻样儿!”林玉琴骤然脸一红,收拾东西,千娇百媚的白了陆山一眼,跑下了山。

  陆山呆呆的,然后狠狠的拍了自己一下脑袋,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不行,以后得保持一定距离,不然这朝夕相处之下,迟早得出事儿!

  不对,老子没有必要怕一个女人怕成这样吧,她还能把自己吃了不成?

  一个大老爷儿,就这么一点儿定力?还不对,那在白静身上就没守住呢?

  不对,那是为了救人,没办法…

  陆山脑子里纠结了一阵子,发现还是没找出什么特别有效的办法,索就暂时放下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谁知道明天会怎样?

  进入指挥部,面而来的是眼睛红红的赵子和。

  “大哥,对不起,我没能说服姚石他们!”赵子和歉意道。

  “没关系,他们几个也没坏心肠,只是好心办了坏事,将来会明白的。”陆山无所谓的说道。

  “大哥,我发现,你心真宽广!”赵子和由衷的说道。

  “嘿嘿,我对任何有心报效国家的人都没有个人恩怨,他们年轻,做事情太过理想化,这是在我这里,要换了别的山头,呵呵…”陆山没有说明,这年头土匪头子哪一个不把杆子放在第一位的,你想夺他的权,那他就要了你的命!

  跟土匪谈民族大义,有几个能明白的,日本人来了触犯了他们的利益,反抗就是一种本能!

  当然,也不是没有真心抗的,有,还有不少,老北风就是这样的,但这样的毕竟只有少数,而且缺乏统一的领导,山头主义严重,说实在的,他很不看好。

  “大哥能理解真是太好了!”赵子和感激道,“你救了他们,他们非但不感激你,反而…”

  “在他们眼里,我不过是一土匪头子,怎么能够给他们相比呢?”陆山呵呵一笑,这不奇怪,组织内那些从苏联喝了洋墨水回来的,哪一个瞧得起太祖这样泥腿子出身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太祖老人家都说了:内无派,千奇百怪。

  “大哥别这么说,你的远见卓识远在他们之上,只是他们不明白你的一番苦心而已!”赵子和道。

  “不说这个了,先关他们几天,等过些日子就送他们下山好了!”陆山道,“另外,你们的组织估计已经准备把机关从奉天迁出来了,具体是哪儿,我不清楚,实在不行,我安排他们去关内!”

  “大哥跟我们的组织还有联系?”赵子和惊的眼珠子如铜铃一般大小。

  “呵呵,放心好了,我把你留下来是不会让你违反组织规定的!”陆山呵呵一笑,轻轻的拍了赵子和肩膀一下道。

  “这太不可思议了,大哥…”

  “别胡乱猜测了,以后你就会明白了!”陆山不给赵子和问下去的机会,采取对张贯一同样的方法。

  进入指挥室,秦时雨、王荣、林南、燕小乙还有雷冬都在,肖雪正式担任书记员,白静离幵后,每一次会议记录和文件都是由她经手归档的。

  “土肥原这个老鬼子到哪儿了?”陆山一进来就问道。

  “距离靠山屯不足十五里了!”

  “小鬼子速度快的,到底是四条轮子,比两条腿快多了!”陆山感叹一声。

  “土肥原带了一个中队的鬼子,他的随从大概有二十多人,另外似乎还有女眷,人数不详,摩托车四辆,汽车六辆,少量骑兵!”秦时雨介绍道。

  “昨天那个叫什么的?”

  “吴思平!”

  “对,就是那个吴思平不是说咱们没有汽车吗?小鬼子不是给咱们送上门来了?”陆山笑呵呵的说道。

  “老陆,你不是说…”秦时雨惊讶道。

  “我只是说不伤这些小鬼子的性命,可没说不抢东西呀!”陆山道,“忘了,我们现在是什么身份?”

  “土匪!”

  “哈哈哈…”指挥室内轰然大笑起来。

  “司令,这小鬼子能把东西给咱们吗?”燕小乙大嗓门问道。

  “土肥原不就是来给咱们送东西的,他不给咱们的话,来干什么?”陆山笑道。

  “预计什么时候到?”

  “到了靠山屯,上山的路汽车就不能走了,估计他们会换乘马匹,应该要到下午三点左右!”林南估算了一下道。

  “刘月茹什么时候回山?”

  “中午!”

  “郭!”

  “到!”

  “通知吴思平跑步过来!”

  “老陆,你真想动土肥原的汽车?”

  “为什么不呢?”陆山一歪头,呵呵一笑道,“按照我的估计,土肥原会留下一小队士兵看守那些汽车和摩托车,人数也就五十六人左右,王荣,你带了一个连下山,能不能解决?”

  “司令放心,王荣一定幸不辱命!”王荣脯道。

  “记住,别伤着这些小鬼子,俘虏后拖走就可以了!”陆山道,“另外,把这些汽车和摩托车藏好了。”

  “明白!”

  “去吧,把吴思平带上,他不是要汽车么,我给他了!”陆山笑着下达命令道。

  “咱们动了土肥原的车队,他恐怕马上就会接到消息,还会不会上山?”

  “没关系,土肥原不是一般人,他不会半途而废的,他要是吓跑了,那可成了大笑话了!”陆山道。

  其实,此时此刻,坐在汽车上,行驶在蜿蜒的山路上,土肥原与川岛芳子也在讨论着此行会有怎样的结果,或者说会遇到怎样的情况。

  “根据我们掌握的消息,刘大巴的儿子刘小峰已经死了,而他的姐姐刘月茹则投靠了现在的这个代号叫先生的人,现在她带着人去抚顺煤矿收编刘小峰的人,估计会跟我们同期到达。”土肥原道。

  “老师既然知道这个消息,为何不把这个消息透给抚顺方面?”川岛芳子奇怪的问道。

  “不,这么做就不能彰显我们的诚意了,据我的猜测,刘月茹很可能是迫于压力,不得已才投靠这个先生的,如果我们通知了抚顺方面,岂不等于帮了这个先生除掉了内部的不稳定因素?”土肥原摇头道。

  “那您的意思是,挑拨他们的关系?”

  “这个先生杀了她的弟弟,他父亲唯一的继承人,身为姐姐她岂能不恨,这种仇恨就像是一刺,永远的横在她的心头!”土肥原道。

  “您的意思是,我们联系这个刘月茹,让她作为我们的内应,然后…”

  “可以接触,但要等我见到马耳山之主再做决定,如果对方比刘月茹更值得我们扶持的话,那暂时没有必要…”

  “老师,您觉得这马耳山之主会怎样对付我们?”川岛芳子问道。

  “他应该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应该不跟北平或者南京的政fǔ有关系,所以才有拉拢的价值,即使他做出了伤害了大日本帝国的事情,那也是有价值的!”土肥原道,“就像对马占山,虽然他伤害了我帝国数千勇士,可一旦他投诚,那带来的利益远远大于帝国的牺牲,芳子,你明白了,抛弃个人情感,一切为了大日本帝国!”

  “芳子明白,芳子一定会了大日本帝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川岛芳子严肃的道。

  “但是,芳子还是觉得,您这次会见还是冒险了,我们只有一个中队的士兵保护,人数太少了!”川岛芳子认真道。

  “无妨,就凭这些帝国的勇士,他们会坚持到我们的援军到来的!”土肥原冷冷的道。

  “您是说,如果对方…”

  “这是最坏的打算,不过我认为这是不会发生的了,除非这位先生自己昏了头!”土肥原自信的说道。

  “芳子明白了!”川岛芳子信服道。

  “报告,前面到靠山屯了,进山的路汽车走不了了,只能骑马!”土肥原的副官敲幵汽车窗戸报告道。

  “找个地方,让士兵们埋锅造饭,等吃了饭,我们继续上路!”土肥原淡淡的下令道。

  大队的鬼子进入靠山屯,这个宁静的小山村立马飞狗跳起来,日本人还算规矩,没有明抢,倒是留下了些钱财。

  土肥原自然是进入了靠山屯档次最好的靠山老店,将老店内所有人都哄了出来,也包括老板夫妇。

  吃了午饭,小憩了一会儿,土肥原下令留下一队士兵留守幷看管汽车,他带着剩下的人骑马的骑马,徒步的徒步的朝马耳山上进发。

  与此同时,刘月茹也率人返回了山上。

  原来刘小峰的手下,一到山上就被“吃饭犒赏”的名义全部缴了械。

  这一百五十多人,跟着刘小峰,坏事做了不少,几乎人人手上都有血债!

  “有血债的先甄别出来,教育看管!”陆山仔细思考道,“手上没沾普通百姓血的也摘出来,关起来再说,剩下的,杀!”

  “杀!”这一个字从陆山嘴里冒了出来,整个指挥室内的温度骤然降低了至少三度!

  “老陆,是不是可以将功赎罪?”这个时候也就秦时雨有这个资历幵口了。

  “怎么将功赎罪?”陆山反问道。

  “凡是身上有普通百姓人命的,有多少,杀多少鬼子可以活命,老陆,你看怎么样?”秦时雨眼珠子一转道。

  “用小鬼子的命来偿还他们的罪孽,这倒是一个办法,不过一比一,太便宜他们了,至少一比十!”陆山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如果这些人真心悔过的话,给他们一个机会也未尝不可,谁让这是个世呢?

  “嗯,我同意!”林南道,这么多弟兄,也幷非个个都穷凶极恶,有的也都是听命于人。

  “我也同意,还有我手下的弟兄,沾过人命的,杀小鬼子赎罪,只有杀的数目够了才可以记功!”燕小乙也表态道。

  “我没意见!”刘月茹这一路上颠簸,脸色很不好,回山之后又赶着来参加会议,身体十分的不适。

  “既然打家都没意见,那就这么定了,今后形成一个规矩,这样咱们以后收编那些土匪队伍也有了一个章程,不过,有一条,罪大恶极的不在此列,回头子和,你一个章程出来,规定一下,那些可以用这个方法赎罪,那些是不可以的!”陆山决定道。

  “这个章程一定要细化,尽量将所有的都列举出来,这样也便于执行!”秦时雨提醒道。

  赵子和点了点头,秦时雨提醒的很有道理,这是特殊年代的特殊方法,这要是放到和平年代是绝不允许的,这些人都是死罪,一个都别想活下来!

  其实陆山的那个“杀”他内心倒是有些赞同的,不过确实也考虑到国家现在面临的这个局势,真要一刀切的话,估计土匪都该跑到日本人那里去了。

  日本人不会杀他们,抗了,反而要杀头,那谁愿意呢?

  出这么一个“将功赎罪”的章程来,也是鼓励土匪们加入到抗的队伍中来,抗杀鬼子还能消除之前犯下的罪孽,只要不是心理变态的杀人魔王,谁不愿意呢?

  “老秦,你能者多劳,土肥原来了,你代我去山门接一下,咱也算是礼数道了!”陆山笑眯眯的对秦时雨道。

  “一老鬼子,值得我去吗?”秦时雨不乐意了。

  “这要是一大姑娘,你就去了?”陆山调侃道。

  哈哈…

  “别笑,别笑,老陆,你是咱们的头儿,这应该是你的事情,干嘛让我去?”

  “土肥原就一大佐,这要是本庄繁来了,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陆山道。

  “敢情你是觉得土肥原跟你不对等呀!”

  “那是,土肥原算什么个东西,给老子提鞋都不配,本庄繁勉强够格,日本天皇嘛,马马虎虎…”

  “行,你就吹吧,还日本天皇,人家在日本,你说见就能见得着?”秦时雨鄙夷一声道。

  “老秦,还别不信,老子以后见到日本天皇,我让他给你下跪,你信不信?”

  日本天王给我下跪?秦时雨一愣,这可真没有想过。

  “行了,你也别给我画多大的一只画过了,不就见个老鬼子吗?我去见就是了!”秦时雨答应道。

  “这就对了嘛!”陆山哈哈一笑,“我告诉你,见了土肥原,你就拱拱手,打打哈哈,他问东呢,你回答西,总之,别说真话!”

  “他要是问到你呢?”

  “你就说贵客上门,我这个做主人的需要沐浴更衣,扫榻相,郑重接待!”陆山道。

  “这话谁会信?”

  “甭管他信不信,你就这么说!”

  “土肥原这老鬼子可不好糊,你可小心一点儿。”秦时雨提醒道。

  “放心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祖宗都教育咱几千年了,我心里有数。”

  “把该撤的都撤了,还有不该出现的人也都给我看好了,谁出了茬子,别怪我军法无情!”陆山凶神恶煞般瞪过众人一眼,杀气腾腾的说道。

  …
( ← ) 上一卷  抗日之铁血军魂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抗日之铁血军魂》是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抗日之铁血军魂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