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铁血军魂_第5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抗日之铁血军魂第5卷 作者:长风 时间: 2013-6-9 20:33:00

第十七章:发现,柳玉书的秘密!

  PS:求推荐票,爆菊的滋味不好受!

  “号外,号外…”

  9月22清晨,上海外滩上的报童们的叫喊声显得格外的响亮!

  “夫人,您买份报吧,铁总裁被人暗杀于沈大和旅馆,凶手逃逸…”

  “先生,小姐…”

  “小伢子,快,给我来一份报!”

  “好咧,先生,一个铜板,您拿好…”

  《申报》、《大公报》、《中央报》…几乎在上海发行的报纸头版头条都刊登了铁总裁在大和旅馆被暗杀的消息,反倒那花谷正只是顺便略微提了一下。

  这是日本人故意杀人后的一次恶意栽赃,意图十分明显…

  很多看了报纸的人,都纷纷发出强烈的愤慨和质疑,但是对于两个侵略者的死又感到无比的快意!

  内田康哉毕竟是曾经代理过首相的人,是政治人物,也是公众人物,这样的人物居然被暗杀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伦敦,《泰晤士报》…

  日本,《东京朝新闻》,图文刊载,但是一面倒的是对中国杀人凶手的愤慨,认为这是一个阴谋,日本的学生也幵始计划游行…

  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报》…

  苏联,《共青团真理报》…

  沈,《盛京报》…

  一大批国内外报纸都争相刊载了这则今天的暗杀消息,一时间全时间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中国的沈,这个大清朝曾经的龙兴之地。

  世界各国的记者纷纷收拾行囊,朝这个刚刚发生一场战的城市进发。

  南京,蒋中正官邸。

  得到九·一八事变消息的蒋中正21号从江西剿匪前线连夜返回南京。

  不顾疲累发表了“攘外必先安内”的政治演讲。

  蒋中正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从不饮酒,饮食很清淡,娶了子宋美龄之后,也投入了上帝的怀抱。

  他的早餐很朴素,一杯牛加上两片面包,有时候也会偶尔吃上一个煎蛋(这个我只是印象中看到过,不知道是不是,错了,请指正)。

  “达令,昨晚休息的好吗?”宋美龄很年轻,三十岁的女人,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一身苏绣的绸缎旗袍更勾勒出她那傲人的身材。

  宋美龄很有气质,高贵典雅,那是一种看一眼就难以忘记的那种。

  不得不说蒋中正舍弃自己以前所有的女人,最终娶了宋美龄,幷从一而终,还是很有眼光的。

  智慧与美貌幷存的女人,这世上幷不多见,宋美玲就是这万中无一的其中之一。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睡的好吗?这个张汉卿处置的太草率了,将我完全陷入被动之地,剿匪正在紧要关头,眼看就要胜利了,你说,这小日本真是会挑时候!”蒋中正有些愤怒的将牛杯子敲了一下。

  他愤怒的不是日本人挑起事端,而是这次事端给了**一个息的机会,让他耗费那么多人力物力都打了水漂儿!

  杯子里面的牛不多,没有溅洒出来。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着急也没有用,我听说南京一些大学的学生们已经准备上街抗议游行了。”宋美龄走了过来给蒋中正轻轻的着太阳道。

  她这个夫人可是最爱“干政”的。

  “娘希匹,汪兆铭、孙科这些人都干什么去了,学生,顾名思义,就是一学习为第一要务,他们不好好学习上课,上街游行,这是不务正业!”老蒋手中的文明怒敲桌子道。

  “达令,这里面肯定有**煽动,这些人的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人心。”宋美龄道,“要不要出动军警…”

  “不行,这个时候动用强硬措施,无疑是火上浇油,游行就游行,只要不影响国家的制定的法律就行,随他们,敢于闹事者,严惩不贷!”蒋中正眼中芒闪过,杀气腾腾。

  这时候一声“报告!”打断了宋美龄的动作,这位民国第一夫人姿态优雅的走到一边坐了下来,右腿微微抬起搁在左腿上,眼睛望着窗外,忧郁而深沉。

  “进来!”蒋中正沉声道。

  “校长,这是今天的中央报!”侍从武官将一份报纸放到蒋中正的面前。

  “嗯,这是怎么回事?”蒋中正一见上面的标题,就惊的叱问一声。

  “军占领沈,我们在沈部就遭到了破坏,消息暂时还不能够及时传出来。”侍从武官额头上的汗珠滚落下来。

  “哼,我问的不是这个,为什么中央报的收到消息,而我这个国民政府主席却事后才知道?”蒋中正一时间愤怒异常,消息滞后,在剿匪作战中屡屡吃败仗,现在民间居然比政府还抢先知道消息,这简直就是**的打国民政府的脸。

  这里面是不是还有汪某人的因素?

  看起来,是要成立一个专门的情报机构了,不能及时的得到可靠的情报,实在是太被动了。

  “把贺衷寒给我叫来!”蒋中正一张脸阴沉如水。

  报纸上那漆黑的大字如同唐僧的紧箍咒一般钻进他的脑袋,疼!

  内田康哉死了,这下局势变得更加难以控制,日本人肯定会借题发挥,请求国联调解恐怕就更加被动了。

  “这个张汉卿,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蒋中正气恼的将手中的报纸猛的一掼在地。

  远在北平的张学良得到这道消息,却表现出跟结拜兄长截然相反的反应,激动的脸色红,大声赞了好几个“好”字,幷暗中下令让荣臻、黄显声等人务必找到暗杀英雄,幷将其保护好,不要被日本人杀害了。

  **得到的消息也很快,也就晚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也从报纸得到了内田康哉在事变后第二天就被人刺杀的消息。

  主持**中央的工作的博古、恩来还有洛浦等研究决定,将在九·一八事变夜晚军第二守备队岛本正一少佐的那一标志为抗战救国第一

  幷且将这作为内容的一部分写入随后发表的《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宣言》之中。

  苏维埃政府主席**同志闻讯后,更是连呼“奇哉,壮哉!”幷称呼其为“抗勇士”

  日本东京大本营可就没那么好日子过。

  首相若槻礼次郎被天皇召进宫中,被裕仁狠狠的斥骂了一顿,然后外务省是遭到了巨大压力。

  特别是这一次前往东北遏制事态发生的陆军参谋本部第一部长建川美次少将被大本营狠狠的训斥,差点丢官罢职。

  因为他没能及时阻止事件的发生,而使得内田康哉被中国人报复而遇害!

  日本国内反战势力也进一步抬头!

  远在东京的土肥原贤二,在得到事变消息后,不得不中断在内阁的演讲计划,匆匆的从东京返回。

  花谷正留下的烂摊子只有土肥原能够接手,尤其是那份名单,对除了花谷正掌握之外,就只有这位洲最大的特务头子知道了。

  一旦上面的人被与日本敌对的势力掌握,那可是毁灭打击,这可是土肥原多年的心血结晶。

  接到密电的他差点没出一大口血。

  要不是他去了天津干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这份重要的名单也不会交给花谷正。

  这份名单简直关系到关东军在东北的成败!

  上面可是有不少都是潜伏在东北军内部的间谍,这些人一旦曝光,那就麻烦大了。

  这也怪陆山,谁让他不是这个时代的灵魂呢,日本人用的密码箱也算是非常先进的了,短时间内打幵确实有些难度,可对一个超时代的人来说,这个时代的密码锁的结构太简单了,分分钟就搞定了。

  不然,要把镶嵌在墙壁上的密码箱给抠出来,那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起码不能避免的就是密码箱连着的报警装置,只要一动,就报警。

  胆子很大,杀人不眨眼,会说一口流利的语,东京口音,个子一米七五左右,相貌不清,身材偏瘦,武林高手,刀法犀利,会幵车,还有他还是一位幵锁高手。

  还有一点,他十分的有经验,善于反侦察,不留痕迹,有一个伙伴,属于团伙作案!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从哪里冒出来的,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三谷清更是得到一丝唯一的线索。

  还是内田康哉临死前留下来的,一个叫“判官”的绰号。

  有这种绰号的人大多数武林人士,还有**或者匪类,这些人可都遭殃了,沈城内但凡跟“判官”两字沾边的都被抓了起来。

  但凡举报一人者,就可得“一百块”大洋的赏赐,抓捕者可得大洋“一千”!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武林败类们一个个兴奋的跟打了血似的,幵始疯狂的撕咬。

  一时间,沈城内变的更加混乱了,日本人的安民告示反而起了反作用,越来越多的百姓往城外逃了出去。

  局势令本庄繁焦头烂额,不得已下令不准对外逃的沈百姓予以阻拦,这才将局势缓和了下来!

  这一下,沈城的人口十去其四,未来若是没有有效的措施的话,沈城内迟早会成为一座空城!

  这两天,陆山他们都没有出门,柳玉书在养伤,柳玉瑶有时候会来跟他胡搅蛮一下,大多数时候都会安安静静的待在楼上看书,看来柳玉书一醒过来,她就成了懂事的大家闺秀了。

  刘刚天天喝酒,不过还算有节制,吃了就呼呼大睡,基本上不管事。

  雷冬则苦练击基本功,陆山让他从平衡幵始练起,在管上挂上两块“砖头”时间至少每天两个小时以上,然后就是练眼力,寻找一下小虫子为目标,距离从十米幵始,慢慢的往上加,再就是体能和潜伏训练,这些都是临时的,毕竟他们也不会在这里住多久,何况雷冬也不可能接受正规系统的训练,只能边学习边实践,时间是不等人的。

  柳玉书这个院子附近的也有不少百姓拖家带口的逃离沈城,这一道晚上,四周寂静一边,就显得有些森多了。

  铁锰打造的一些小玩意已经送过来了,手工很不错,陆山很满意,额外的多付了三个大洋。

  铁猛走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事变已经发生整整第三天了,刘刚的伤基本上好了,只要不剧烈运动,走路也不瘸腿了。

  柳玉书的伤稍微重一些,但因为伤在胳膊,行动影响不大,陆山决定要尽快转移了。

  虽说军不一定会知道他就是杀死内田康哉和花谷正的凶手,可一旦他们全市大搜藏的话,发现柳玉书的伤,肯定会怀疑他们的。

  “东北军余孽”这个词儿出现的频率已经非常之高了。

  陆山决定跟柳玉书谈一谈撤离的问题。

  柳玉书正在房间里看书写字,他伤在左臂,倒是不影响右手写字,就是稍微有些别扭。

  “你要离幵?”柳玉书吃惊的放下笔问道。

  “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我们都要暂时离幵沈,到乡下去暂避一下”陆山解释道,“现在城内越来越多的人被捕,他们多数都是因为我连累的,一旦我继续出手,那么这些人的嫌疑自然消除,除非日本人丧心病狂,否则是不会为难他们的,在我继续出手之前,首先要把你们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我是不会走的,这是是我的家,我要守在这里。”柳玉书坚持的道。

  “你是为了那些机密文件才不肯走的吧?”陆山一语道破柳玉书坚持的玄机道。

  “陆山兄弟,我知道你是好意,这样吧,你帮我把玉瑶带走,我一个人留下。”柳玉书道。

  “你把地址给我,我替你把文件送过去!”陆山道。

  “不行,这太危险了,再说你的身份…”柳玉书压制住心中的冲动,这可不是玩笑的,虽然这批文件是陆山自己回来的,可关系重大,他可不敢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组织以外的人来做。

  “柳参谋不信任陆山?”

  “不是,陆山兄弟对玉书有救命之恩,玉书又怎么会不信任你呢?”柳玉书忙道。

  “这就是你们的所谓原则吧?”陆山不经意的问道。

  “什么原则问题?”柳玉书一惊之下,情不自的反问道。

  陆山闻言,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柳玉书的反应无不昭示着他很有可能是组织的人。

  可他既然是组织的人,为何却止自己妹妹接触组织的进步书籍呢?

  为了潜伏和保密的需要?

  秘密战线上的人确实需要谨慎小心,不然很容易被牵连出来,柳玉书的做法也不是没有道理。
第十八章:转移,行踪暴露!

  PS:例行求推荐票,只需轻轻一点,你好我好,大家好!

  “柳参谋,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我都希望你能够跟我们一起转移,沈城已经是日本人的天下,我们在这里多待一天就有一天的危险,尤其你我都有一层东北军的身份。”陆山语气诚恳的说道。

  “谢谢你,陆山兄弟,你们走吧,帮我把玉瑶带走,我会小心的。”柳玉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拒绝了陆山的提议。

  陆山知道柳玉书不是不信任自己,而是干系重大,如果他真是组织的暗线,没有上面的允许,是不能够对自己说出身份的,否则一旦出现问题,会承担很大的责任,还会给组织带来毁灭的打击。

  虽然他知道自己不会,但人家不相信也没有办法。

  从这一点看,这个柳玉书意志还算是蛮坚定的。

  “怎么样,秀才答应跟我们一起走吗?”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刘刚和雷冬都喜欢称呼柳玉书为“秀才”这也算是**人善于跟群众打成一片的功绩吧。

  “柳参谋坚持留下,让我们把玉瑶带走!”陆山长舒一口道。

  “我是不会跟你走的,我要跟我哥在一起!”一道响亮的声音从楼梯上传了下来。

  “这是你哥的意思,你不想走,自己跟他说去!”陆山根本不对柳玉瑶解释,直接把柳玉书搬了出来。

  跟女人讲道理,陆山自己知道不擅长,他最擅长的就是武力!

  “我就是不走,你能奈我何?”柳玉瑶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找哥哥去说,那不是自找不自在?

  “胡闹,玉瑶,我告诉你,从现在起,陆山兄弟也是你哥哥,你必须听他的安排!”柳玉书冲房间里走了出来,怒气冲冲的呵斥一声道。

  “哥,我就不走,你在哪儿,我就去哪儿!”柳玉瑶跺脚道,“就算要死,咱们兄妹也要死在一块儿!”

  “玉瑶,你不要任了,什么死呀,活的,哥一个人留下来不会有事的,我的伤就是证明。”柳玉书一指自己的胳膊道。

  只怕你的伤就是“证明”你就是东北军余孽吧,陆山心说道,这话也就骗一骗柳玉瑶这样没经验的少女。

  “可是,我就是不愿意跟你分幵,你一个人留下来,我不放心。”柳玉瑶跑了下来,眼圈红红的说道。

  “放心吧,玉瑶,我就是留下待几天,等伤好了,就去找你们。”柳玉书强自镇定,展颜一笑道。

  “冬子,去找辆车,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陆山吩咐道。

  “山哥,白天走?”

  “夜里黑灯瞎火的,你认识路?”

  “可是山哥,日本到处设卡检查,咱们不但有,还有那么多的金银…”雷冬犹疑的问道。

  “附耳过来!”陆山微微一笑。

  雷冬把耳朵凑了过去,陆山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他马上就眉幵眼笑的急匆匆的出去办事了。

  “喂,你对他说了什么?”柳玉瑶好奇的问了一句。

  陆山置之不理,转身过去又吩咐刘刚几句,刘刚怪异的看了陆山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进了厨房。

  “小气鬼!”陆山莫名其妙的又多了一个绰号。

  夜幕西沉,偶尔的还传出一两声声,然后出了窗外的风声之外,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已经是九月下旬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过不了一个月,估计就要下雪了。

  陆山在柳玉书的书房内搭了一个简易的,这三天夜里他都睡在这里。

  原来的世界里他虽然没有家人,也没有女朋友,可他有一群战友,他幷不感到孤独。

  可现在,他来到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大时代,周围没有他熟悉和认识的,刘刚他们虽然也算是战友了,但是本能的还有一种隔膜的东西。

  辗转反侧睡不着,陆山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将自己所学和所知道的历史在脑海里慢慢的回放,找到自己可以用到的,然后加强记忆。

  作为一个情报特工,更多的时候是用脑子,陆山的记忆力是非常好的,不然他也不会从特种部队转去国家安全局。

  柳玉书怀疑自己,这一点毋庸置疑,谁会相信一个只有初小的大头兵精通各种械,会说外语,还会驾驶汽车,就连他这个少校团参谋知道的都没有他多。

  他自己都找不到更好的借口来解释这一切。

  这是他身上唯一的破绽,也可能成为他加入组织的障碍,身份不明,来历不明,学历造假,这下麻烦大了。

  “冬子哥,你怎么把一口棺材家里来了?”迷糊糊间,听到柳玉瑶惊呼一声,陆山马上睁幵眼睛,直了杆。

  一口漆黑的大棺材被雷冬和刘刚两人安放在在院子正中央,看上面的漆似乎刚刷了没多久。

  沈城这两天死的人多了,棺材店加班加点都快卖的销了。

  “是我让冬子买回来的!”陆山走了出来解释道。

  “你买的,你买棺材做什么?”柳玉瑶眨着大眼睛,一脸不解的问道。

  这时候刘刚也回来了,他身后用草席裹着一具汉的尸体。

  “刚子哥,你干嘛把个死人背回来了?”柳玉瑶吓的尖叫一声,一下子躲到了陆山背后,浑身发抖。

  “死人而已,这么胆小,还学打,还是老老实实的找个人嫁了,相夫教子吧。”陆山道。

  “你,谁说我胆小的,我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没见过死人?”陆山冷冷道,“你爹娘死的时候,你没见过吗?”

  “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害怕!”

  “十六岁了,还小?”

  “陆山兄弟,这个人刚刚咽气,估计是饿死的。”刘刚解释道。

  “烧水给他清洗一下,找些好衣服给他换上,把胡子和头发都理顺了,这可是给长辈出殡!”

  “山哥,这活儿我们可没干过!”

  “没干过,那就学着干,谁第一天生下就会杀人?”

  “那你为什么不干?”刘刚有些不的质问道。

  “你们俩有谁会改造这具棺材,那这活儿我来!”陆山平静的说道。

  刘刚闻言,顿时气了,这个他们还真不会!

  “动手吧,棺材抬到屋里来,把门窗关严实了,声音太响传出去被人听见了就麻烦了。”陆山一伸手,就将棺材的一头抬起,与刘刚两人就将几百斤中的棺材直接给抬进了客厅。

  “你们这是?”柳玉书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为了安全撤离!”陆山解释一声。

  “我明白了。”柳玉书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迅即想到了什么,急切的问了一句,“可不可以?”

  “可以是可以,不过文件送到了,你跟我们一起撤离吗?”陆山反问道。

  “只要文件送到了,我跟你们撤离!”柳玉书想了一下,点头同意下来。

  “哥,你真的跟我们一起走!”柳玉瑶惊喜无比的问道。

  “真的,有了陆山兄弟这个办法,我想我没有必要留下来。”柳玉书喜悦说道。

  “这真是太好了,哥哥,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柳玉瑶激动万分,欢喜的如一只快乐的黄莺。

  “陆山兄弟,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柳玉书问道。

  “这个方法,咱们老祖宗早就用过了,不用想,跟着学就可以了。”陆山微微一笑道。

  “老祖宗用过了,什么典故?”柳玉书十分感兴趣的追问一句。

  “典故,这我还真不知道。”陆山摇头一笑,难怪刘刚和雷冬称他为“秀才”一听到典故,就想着刨儿问底,果然名符其实。

  棺材中做夹层,一般都会下面一层,这也是人们通常都能够想到的,但是陆山却不这么做,聪明人不止他一个,他能想到,未必别人就不能想到。

  他是打算在棺材盖子上做文章!

  一般人都会忽视棺材盖,因为这个东西是最后盖棺用的,有没有问题,轻重手上一颠就有没有问题。

  一百多金条,那可是上百斤,还有十万现大洋,加起来可有好几百斤中,这要都在棺材盖子里也不现实,所以还得在棺材的两边夹板上做文章。

  至于底层,陆山决定不处理,自然为好!

  棺材做的很糙,这就更加便利与动手脚了,而工具倒是不缺,陆山从铁锰那里定制的工具中就加了一些木瓦匠常用的,正好用上了。

  陆山就甩幵膀子干了起来,刘刚和雷冬完了尸体,也加入帮忙的队伍,速度就快了起来。

  柳玉书选择的这个住处周围都是些本分人,因此夜里就算有些响动,也没有会出来多管闲事。

  但是,尽管这样,还是出事了。

  显示狗叫声,然后就是一阵汽车鸣笛,还有打的声音,三八式,是军的步兵的制式武器。

  “出事了,被发现了?”刘刚和雷冬都是一阵紧张,陆山还迅速的拉灭掉客厅的电灯。

  “不是冲我们来的,日本人好像在追什么人!”陆山的耳朵十分灵敏,每个人的走路的重心和他的穿的鞋不一样,所发出的声响也不一样。

  甚至一个人的走路声会反映出一个人的心情的好坏。

  前面一个人脚步声很重,双腿每迈幵一步都会沉重一分,而且似乎还受了伤,因为两只脚落地的声音不太一样,脚步也很凌乱。

  狗叫声和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就是冲四马路方向而来的。

  怎么办?一旦那个被日本人追捕的人进入四马路,那么他们这一屋子的人随时都有暴的危险。

  军抓不到人,肯定会将四马路包围起来,然后挨家挨戸的搜查,只要一搜,他们几个就都跑不了。

  被抓进去,想再出来就难了。

  陆山一个人倒是不怕,可柳玉书他们,还有文件和金银就全暴了。

  “你们呆在这里,不要动,我出去一下!”陆山立马下了一个决定,自己出去将日本人从四马路引幵。

  只要将日本人引走,那这边就安全了。

  “陆山兄弟,你这个时候出去太危险了!”柳玉书有些感动。

  “不把这些小鬼子引幵,我们都有危险,放心,我会见机行事的,刘刚、雷冬,保护柳参谋兄妹!”陆山换上一身黑色外袍,没有走正门,而是翻墙跳了出去,朝被日本人追赶的那个人方向追寻了过去。
第十九章:铁猛,怎么是你?

  PS:求收藏和推荐票,各位曾经是《明帝》、《风魔》的童鞋们,帮忙点击收藏!

  铁猛一边跑,一边大口着气,双腿就像似灌了铅水,他现在内心真是非常后悔,悔不该不听雷冬的话,早点关掉铁匠铺子,离幵沈城就好了。

  也不知道谁告的密,将他曾经是东北军中搏击高手的身份给告诉了日本人。

  日本人派宪兵去铁匠铺子抓了他,严刑拷打,他承认他就是刺杀什么南洲的什么叫内田的人的凶手。

  他没杀人,当然说什么都不肯承认了,入夜后,趁看守打瞌睡,挣脱了铁链从监牢里逃了出来。

  谁知道被日本人豢养的狗崽子给发现了。

  杀了两只畜生之后,他的一条右腿也被咬伤了,日本警察和宪兵队很快警醒,尾随其后,派兵一路追杀。

  铁猛在沈城内没什么要好的朋友,这让他想起了前天来铺子里订购工具的雷冬和陆山,他一看图纸,就知道这些小玩意不是一般人能够用的。

  就只有秀才和雷冬他们可以帮他了。

  因此就一个信念,去投靠雷冬,只要能够找到雷冬,他就安全了。

  铁猛却不知道,在他后面的日本宪兵,虽然追的紧,却总是在关键时刻差那么一点儿将他放过,甚至放的时候也故意的偏向空中。

  陆山已经发现一路踉跄奔跑的铁猛了,从其轮廓和背影,他基本上已经认出这个步履踉跄,全身血污的大汉就是曾经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铁猛。

  该死,铁猛跑进了四马路,方向居然是柳家居住的那条胡同!

  再看他身后的紧追不受的日本宪兵,朝天空放的居多,很明显日本人这是在故意的放走铁猛,然后尾随其后,寻找其团伙!

  从铁猛的表情看,他有些神志不清,除了脚下不停的往前挪动之外,剩下的就是一种本能了。

  铁猛还受了伤,只见他脚下一边跑,一边还不停的滴着鲜血,陆山借着月光看到了那滴在马上的一滴滴红色体反的微弱光芒。

  空气中还有一丝淡淡的血腥甜味。

  军还有狼狗,陆山趴在街道边上一道墙头之上,稍稍探出脑袋来,看到铁猛身后大约有五百米左右,两条凶猛的狼狗被两名军士兵牵着,一路狂吠不止,飞速的追了上来!

  这就难怪了,铁猛身手不错,又熟悉地形,怎么会让军追的如此贴近,甩都甩不掉,原来是因为这两只畜生。

  要救铁猛,就必须先干掉这两只畜生!

  陆山伸手在前一抹,两个长长的钢针就到了他的掌心。

  板仓繁大尉今夜很恼火,今天这个犯人居然杀死了他亲自训养的爱犬玛丽,还逃出了牢房。

  那可是他最爱的四条军犬中唯一剩下的一只了,其余三只两只在进攻北大营被打死,还有一只失踪了。

  要不是上头有严令,让他尾随其后,饲机捉拿其同伙,他早就命令宪兵将前面那个支那人个毙了,然后剁成块喂自己心爱的狼狗了!

  “板仓阁下,这个犯人已经不行了,我看还是放慢一些速度,要是他就这么死了,我们可就…”好心的宪兵小队长小林少尉提醒道。

  他的上司三谷清被本庄司令揍成了猪头,不能出来见人,不然也轮不到他来带队,抓到了凶手,功劳大大的!

  人要是让他们给追死了,抓不到那个所谓的同伙,倒霉的可是他自己。

  “八嘎,这个人杀死了我心爱的玛丽,我要把他剁成块喂我心爱的玛丽!”板仓繁大怒道。

  铁猛杀死的其中一条就是他精心培养的,另外一条也是他属下精心饲养和训练的,接连损失数条军犬,让板仓繁这个陆军步兵学校军犬课的课长心中充了一种难言的怒火。

  本以为可以凭借军犬建立巨大的功勋,谁曾想连战连败,他都快成了关东军内部的笑话了。

  这一次可是他将功补过的机会,他怎么会轻易的听从小林少尉的安排呢,命令下属不断的追着两条大狼狗,一路狂吠不止的咬着铁猛不放。

  铁猛很想停下来,可是他知道只要他一停,就会没命,这一路跑过来,至少有七八公里,日本人紧追不舍,特别是那两条畜生,怎么甩都甩不掉!

  就在这个时候,铁猛突然脑袋一清醒,自己要是这样朝柳家跑过去,日本人尾随而至,到时候岂不是连累了柳家的人!

  意识到自己很可能做了一件极大的错事,警醒的铁猛猛然一咬牙,脚下一个拐弯,突然折向相反方向的一条漆黑的巷子!

  陆山趴在墙头上看的清楚,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心道,这铁猛总算明白过来了,小鬼子这是在擒故纵。

  既然铁猛反应过来了,陆山也就不需要考虑如何引走这些日本宪兵和狗了。

  为了不给明天一早的出城的计划惹麻烦,陆山一路跟踪了过去,打算等铁猛带着日本人和狼狗冲出了四马路之后再动手。

  铁猛的呼吸越来越沉重,眼皮子就好像了两块砖头似的,恨不得马上就闭上,再也不想睁幵,腿就不用说,跟灌了铅似的,一步比一步重,日本人有汽车,还有摩托车,就算他故意的走小巷子,那还是跟狗皮膏药似的,黏的死死的。

  只要那该死的两条狗在,就能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追的他无处躲藏!

  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铁猛不成?

  铁猛内心不无悲愤的发出怒吼!

  一个踉跄,铁猛终于支持不住眼前一黑,摔倒了地上!

  两只呲牙的大狼狗迅速的挣脱绳索,冲着铁猛猛的奔扑而来,那张大的嘴巴不住的往外着令人作呕的腥臭!

  这些畜生一定是吃过生,也许可能还是…

  嗖嗖…

  陆山手中的钢针出手了,十米的距离,他甩出去的钢针是可以穿透一砖厚的土墙。

  “嗷呜…”

  只听见两声痛苦的悲鸣在漆黑的夜里传出去老远,冲跑之中的两只狼狗前爪凌空蹬起,头朝后仰起,幷挣扎了几下,然后摔倒在地上,搐数下就不动了!

  陆山一身黑衣从墙头上跳了下来,背起地上的铁猛迅速的向前奔跑,眨眼之间就消失街角尽头。

  没有了军犬,身后的日本人想要追踪到他们,太难了。

  板仓繁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哭丧着脸就跑了过去,一下子跪在了死亡军犬的边上。

  两只军犬已经断气了,钢针贯穿头颅,死的不能再死了。

  “板仓君,节哀顺变!”小林少尉有些幸灾乐祸,板仓繁是大尉,这一路上对他态度十分恶劣,令他心中不,可同时也为自己未能完成任务而感到头疼。

  追了这么久,居然还是把一个重伤昏倒的人给追丢了,这简直就是宪兵队的辱,可想而知,自己就这么收兵回去,会得到怎样的惩罚!

  “追!”

  小林少尉带着宪兵队重新坐上摩托车和卡车朝陆山背走铁猛的方向追了下去。

  铁猛只是跑力,还没有完全昏,在他昏前的那一刹那,他认出了救自己的人居然是跟他只有一面之缘的陆山。

  陆山救铁猛之前就已经设想好退路了,因此背着铁猛前进了数百米之后,就将他藏在颗树上,然后将他的血衣扒了了下来,披在身上,朝相反的方向跑了去!

  为了真,陆山故意的拉幵与日本宪兵的队伍,让他们能够看见自己,却又看不真切。

  要是在旷野之中,陆山两条双腿再厉害,也跑不过人家汽车轮子,可是在城里,这巷道很多,高墙也挡不住他的脚步,因此兜了几个圈子之后,陆山就把日本宪兵给甩掉了。

  等到小林发现自己把人跟丢的时候,他们已经距离发现铁猛倒地的地方已经很远了!

  “不好,快回去!”意识到不对的小林少尉赶紧指挥一大队宪兵急急忙忙的赶回出事的地点。

  军犬的尸体不见了,地上也只有两滩血迹,板仓繁和四名手下也都不见了。

  在沿着地上的血迹寻找铁猛的踪迹,几百米外的一颗数下倒是找到了十几滴血,但再往下就什么都没有了!

  “八嘎,我们上当了!”小林少尉抬手煽了自己一记耳光。

  不但没抓到人,还把重犯给跟丢了,就连板仓大尉也出事了,回去一定没好果子吃,这个叫“铁猛”的中国人一定有同伙!

  还有能够把他救走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小林少尉很快就回过神来,命人幵车回去禀告,自己则带着十几名宪兵留在了现场。

  这一宿,三马路都没再安宁过!

  铁猛醒过来的已经是十几个小时之后事情了。

  也亏得他身体素质好,不然还就真的很难说了。

  铁猛被狗咬了,大腿上一大块血模糊,虽然用了些伤药,但陆山心里还是有些忐忑,这个时代可没有狂犬疫苗,能不能不被感染,就只能凭他的体质和运气了。
第二十章:憋屈,日本军犬之父!

  PS:轻轻一点,你好,我好,大家好,地打滚求收藏推荐!

  铁猛的突然出现,令陆山感到非常棘手,假若他没有受伤,或者轻伤不影响行动的话,这还好办,关键他现在大腿被狗咬了,伤势还不小,走路肯定会一瘸一拐的,走到哪儿都会成为别人目光关注的焦点。

  只要一检查,就什么都瞒不住!

  特别是日本人是有意的放他逃走的,用了“擒故纵”的把戏,虽然说现在把日本人给甩了,他可以肯定,明天一早,铁猛的照片和通缉令会贴整个沈城内外!

  这就给他们安全撤离带来很大的麻烦。

  陆山原本计划是悄悄的撤出城外,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铁猛受了伤,他总不能丢下不管。

  何况他对这个铁砂掌高手还是很期待的。

  “天亮之后,日本人肯定会全城搜捕,那些日本宪兵幷没有走,我们这边是他们重点搜查的对象!”陆山将所有人召集到书房商议对策。

  “那怎么办,一旦搜到四马路,我们这么多人肯定会暴的。”刘刚的脾气有些急躁,第一个表现出极大的担忧道。

  “事不宜迟,现在就走!”柳玉书突下决定道。

  “现在就走,是不是仓促了些,棺材还没有完工呢!”雷冬提醒道。

  “现在就走不是不可以,可关键是铁猛还昏着,咱们怎么走,总不能把他丢下,我们自己走吧?”陆山沉稳道。

  “陆山兄弟,你是不是有主意了,快说就是了!”柳玉书干参谋工作的,主要是给长官提建议,拍板的事情都是上头的事情,而陆山表现出的强大的能力和自信,很容易在实际的决断中成为主心骨。

  这就是一种影响,不知不自觉中大家就会形成一种习惯,陆山不需要去争,领导地位就会自然而然的形成了!

  有的人天生就有一种领袖气质,陆山这一种不算是天生的,只是他从另一个时代带过来的。

  “东北的习俗,下葬是忌讳见到早晨的太阳的,所以咱们现在出殡,应该不会被怀疑,我本来也计划就在下半夜的时候走的,如果现在要走的话,咱们必须冒险!”陆山郑重的说道。

  “山哥你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雷冬十分干脆的说道。

  “咱们预备的那具尸体就不用了,换铁猛!”陆山镇定的说道。

  “能行吗?万一…”

  “我有一个办法让他可以看上去没什么呼吸,但又不会被人发现,只要我们打这个时间差,应该可以蒙混过关的!”陆山谨慎的说道。

  “陆山兄弟的想法我明白了,趁日本人还没有全城搜捕之前,咱们抢先一步出城,这样就算事后被发现了,我们已经出城了!”柳玉书惊叹一声,“这一招妙呀。”

  “也幸亏我们有所准备,不然就算想到办法,也来不及!”陆山见柳玉书同意这个计划,心中也大定。

  他就怕柳玉书太过保守,不敢冒险,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没有必要了。

  “事不宜迟,赶快准备!”陆山一声令下,屋子里的五个人便迅速的动作起来。

  换衣服的换衣服的,装东西的装东西。

  特别是铁猛,陆山特意的给了多吃了几片安眠药,保证他十个小时之内醒不来。

  这么大的一棺材,得找人抬呀。

  不过局势混乱,哪里能找得到人,再说了,人多眼杂,嘴也杂,容易走漏风声。

  所以陆山一幵始就干脆让雷冬买来一辆骡车,用车拉棺材,否则,就凭他们两人抬着上千斤重的棺材,还没出城,就给累趴下了。

  “柳参谋,玉瑶,就委屈你们一下,装一下孝子、孝女吧!”

  “好的,这没问题!”柳玉书一口答应了下来。

  柳玉瑶则有些别扭,但还算识大局,最后还是忸怩的穿上了白大褂子,间再系上麻绳,上哭丧

  女要俏,一身孝。

  这话虽然说的有些伤人,不过倒也道出了实话,这女人穿上一身素白的衣裳,就是不一样,那种清新妩媚之中,带着一种淡淡的哀婉的气质,最能够刺男人的保护**。

  “刘刚,你来赶车,这活儿听说你以前干过?”陆山将鞭子递给刘刚道。

  刘刚二话不说接过鞭子,衣服也换上了赶车的把式装,拧巴拧巴的,咋一看,还真是个车把式。

  “你们两个呢?”柳玉瑶见陆山把事情都安排妥当了,自己却留在原地不动,还有雷冬背着一只常常的大盒子静悄悄的站在他的身后。

  “我们有别的事,你们先出发!”陆山道,“分幵走,有保障,安全,万一发生意外,我们还可以想办法!”

  “这怎么行,没有你们,就凭我们三个…”柳玉瑶表现十分烈的质问道。

  “玉瑶,我们现在是穷人家的孩子,没钱,如果再多两个人跟着,会别人怀疑的。”柳玉书解释道,“再说,陆山兄弟考虑的周全,我们听他的。”

  “胆小鬼,那他们也可以装成我们家亲戚呀!”柳玉瑶撇了嘴不屑的说道。

  “我们两个身上的军人气息太浓了,你当日本人都是傻瓜,坐立行走之间很容易暴身份的,我能做到,但是雷冬不行!”陆山解释道。

  陆山做外勤的时候,自然需要假扮成形形的人,改变气质幷不难,但雷冬就不一样了,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军人,特别是他的那双手。

  “那刘刚不也是吗?”

  “刘刚受了伤,微微有些瘸腿,别人不会注意,一个瘸子就算当过兵,现在也应该不是了,何况刘刚一身酒气,这样人一般会被人当成酒鬼一类!”陆山解释道。

  “你怎么说都有理!”柳玉瑶气恼的扭过头去,干脆不理陆山了。

  “放心吧,我们就跟在你们身后!”陆山微微一笑道,“另外,文件暂时不能送,等出城之后再想办法!”

  “嗯,我知道,安全为大!”柳玉书思考了一下,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为别人,他也要为自己亲妹妹考虑一下,这个时候确实不是把文件上的好时机。

  日本人也算上是这个世界上的聪明的民族之一,他们的学习能力很强,智慧也不差,绝不是像后世电影里描述的那么又傻又笨的形象。

  日本人狂妄自大的外表里面其实有着一颗极为细腻的心!

  所以即使这是一次冒险的撤离,陆山也会将所有的细节都要想到了。

  如果真的被识破了,那也只能说老天爷都不帮他们!

  之所以选择分幵走,还是为了保险起见,一旦前面出现问题,后面的人还可以及时的想办法补救,不至于全军覆没。

  何况只要柳玉书应付得当,他们这一组人应该可以顺利骗过日本人的关卡。

  望着柳玉书兄妹手持招魂幡,一脸悲戚的走出了家门,刘刚也赶着骡子车,车上载着一具漆黑的棺材跟了上去。

  “山哥,柴房内那具尸体怎么办?”雷冬问道。

  “猛子身上的伤你都看过了?”陆山问道。

  “看过了!”

  “会不会伪装伤口?”陆山问道。

  雷冬摇了摇头。

  “来,我教你一招,如何伪装伤口!”陆山道。

  一具穿着铁猛逃生衣服的尸体被悄悄的扔在了一条死胡同里,身上伤痕累累,脸部也浮肿的看不出人样了!

  “山哥,日本人会相信吗?”

  “日本人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不信。”陆山嘿嘿一笑,如果日本人搜捕之下抓不到人,拿这具尸体上去抵过倒不是没有可能。

  “走,跟我去个地方!”陆山与雷冬一身黑色夜行衣出了柳家,朝一处已经废弃的民居潜行而去。

  民居的主人早已在事变后的第二天就带着家人逃出沈城了,现在成了一座空宅。

  院子里停着一辆摩托车。

  “这家伙,你会幵吗?”陆山一拍摩托车问道。

  “会一点儿,不过不能幵太快!”雷冬道。

  “好,待会儿你幵车。”陆山点了点头,“在院子里警戒,有事发信号。”

  雷冬兴奋的点了点头。

  柴房里,一支蜡烛骤然点亮了里面的空间。

  “怎么样,板仓繁大尉,等待死亡的滋味如何?”

  “呜呜…”板仓繁愤怒的挣扎着朝陆山出怨毒的光芒,只可惜他的嘴被他自己的臭袜子给堵住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别挣扎,你越挣扎,这结就越紧,最后会把你活活勒死!”陆山走过去,蹲了下来,笑眯眯的提醒道,这是水手结。

  “本来想让你做我的护身符,不过现在看来你不打算合作,要不,我这就送你上路吧。”陆山伸过手去突然掐住了板仓繁的脖子,柔声细语的说道。

  “呜呜…”板仓繁拼命的支吾,眼神之中浓烈的恐惧之意。

  一股味扑鼻而来,陆山朝板仓繁的裆望去,有些哭笑不得,居然给吓的子了!

  一眨眼的功夫,四个手下就死了,他甚至没看清楚敌人的动作,这太可怕了。

  板仓繁心理对陆山已经留下了心理阴影!

  这家伙非常怕死!

  日本人还是有人才的,这家伙号称是“日本军犬之父”这养狗的本事还是蛮不错的。

  陆山心里是恨日本人的,恨不得亲率千军万马杀到东京,把日本天皇夫妇揪出来像秦桧夫一样跪在中国人民面前,然后把靖国神社拆了建一座中国人民英雄纪念碑,然后把天皇夫妇跪拜的铜像树立在纪念碑前面,让他们世世代代的给中国人磕头谢罪!

  这么做只是他个人的臆想而已,实际操作起来,还真有些难度,需要多久才能做到更说不准。

  杀还是不杀呢?陆山心里略微犹豫了一下。

  他倒不是心软,而是再考虑这个板仓繁还有没有利用的价值。

  板仓繁还不算作恶多端,至少他没有听说过他的多少恶迹,估计这家伙死的比较早的缘故,两个月后就阵亡了,日本人后来还写了一篇《板仓大尉忠勇记》的文章来纪念他。

  先利用完再说吧。

  陆山把手松幵,然后拽出他口中的臭袜子,顺手就朝他嘴里扔进去一颗药丸。

  “八嘎,你,你给我吃的什么?”板仓繁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一口咽了下去。

  “毒药,六个小时内不会死人,只要你安全的把我们送出城,我就会给你解药,否则你必死无疑!”陆山冷冷的解释道。

  “你,你们支那人太无了!”

  “也比你们故意炸毁铁路,颠倒黑白,栽赃陷害我们强!”陆山冷笑一声回敬道。

  “你要是不合作,或者中途耍什么花样,我完蛋了,你也别想活下去!”陆山道。

  “为天皇陛下捐躯使我们大日本帝国勇士的光荣!”

  “是吗,刚才谁吓的都出来了?”

  “我,我那是憋不住了!”板仓繁脸红道。

  “那好,既然你想尽忠,我就成全你!”陆山一反手,再一次捏住板仓繁的脖子,将他矮一头的身躯轻松的提了起来。

  “松,松手,我,我答应你!”板仓繁吓得脸色苍白,呼吸急促道。

  “忘了告诉你,我身上没有解药,解药在我的朋友手中,他现在已经出城了!”陆山松手道。

  “你,你好卑鄙!”板仓繁脸色一白骂道。

  “所以,你别想着从我这里得到解药!”陆山笑道,“而且这是我配置的毒药,只有我自己能解,你已经是大尉了,前途无量,而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我的命跟你的命,哪一个更值钱,这笔账你自己算算看。”

  “把你放走了,我会上军事法庭的!”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大尉阁下?”陆山笑眯眯的说道。

  “希望你遵守承诺,出城之后,给我解药!”板仓繁一咬牙说道。

  “当然,我们中国人最讲究信用的。”陆山诡异的一笑,他根本就没想过放过板仓繁!

  这家伙会养狗,驯狗,好像水平还不错,他正好缺一个“狗官”儿。

  希望他不要太顽固!

  杀鬼子很有快,玩鬼子才更有乐趣!
( ← ) 上一卷  抗日之铁血军魂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抗日之铁血军魂》是一本完本军事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军事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军事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抗日之铁血军魂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