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物语_第2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娇妻物语第2卷 作者:不详 时间: 2014-5-18 19:38:00

第04章

  画面出来了,原来镜头藏在大对面柜顶的鞋盒里,霎那间,惨不忍睹的场面出现在我们眼前,以前锁码台中看到的画面,现在正像小电影般在电视机的屏幕上演:一进屋,两人就开拥吻,接着是…真是[年轻少妇的情物语]的原装回放,一丝不差。

  一会儿,阿晶赤体仰躺在上,四肢像八爪鱼般绕着那赤男人的躯,他的正像打桩机般上下移动,阿晶窄窄的户正捱受着他强而有力一下接一下的,乌黑的出来的水浆成白蒙蒙一片,还有一些单上,闪着反光。由于背着镜头,始终不知那男人是谁,只见到他耸动的、时隐时现的茎、前晃后摇的囊…只是与片中长得一样大勇猛…

  王小明的注意力却不是那男人,他把着遥控器,将画面拉近成器官媾的大特写,只见阿晶娇的小此刻红通通地形成环管状,紧紧包裹着那沾水、出入不停的茎。

  不知是画面扯得太近,还是本来如此,那男人的茎也真,把阿晶的小撑得,密不透风。最令我痛心的是,阿晶这时竟上下动着,顺着他的动作而送送。

  电视机传来令人脸热的叫声,本来这种悦耳的乐韵只有我才可独享,此刻却分别传进三个男人的耳朵里:“啊…啊…啊…嗯…嗯…嗯…老哥哥…你的…大…就快把我的小爆了…嗯…嗯…死我了…嗯…嗯…我又要了…了…啊!啊!啊…今晚我都要你这样着我啊…嗯…嗯…”

  田刚与王小明像在欣赏着一套彩万分的情小电影,聚会神、全神贯注、目瞪口呆,好象那被肏得死去活来的不是朋友老婆,而是表演迫真的美艳小电影皇后。他把画面晃来晃去,一会对准水淋漓的户,一会又对准荡漾不停的房,有时更对准中间被淌下的成一道白线上的眼。

  再一看田刚与王小明的下面,天啊…整个两个大包…妈的,让这两小子便宜…可没他们我也做不到这一步,可能这就是我要付出的代价吧。

  晕晕呼呼地,我耳濡目染地看着心的老婆,在不停地被第二个男人肆意,肺也几乎给气炸了,心跳气速、汗如麻、立不安。

  但很奇怪,当面对着所有男人都沉醉在我老婆的体上,被引得不能自拔的时候,心内那不能解释的奇妙觉又开始冒升起来,而且越来越强烈。

  比幻想要来得真实多了,我很享受这种觉,下体象田刚与王小明一样膨而起。看来,任何男人都逃不过她散发出来的魅力,被无形的引力牵扯着,就像太系的九大行星,转来转去,都始终摆不掉太的魔掌。

  老婆的叫声越叫越大,男人送的频率亦越来越快,画面上只见他的茎鼓得有如一枝巨形火,努力地向道拉出进。好象嫌不过瘾,他拔出了淋淋的大“别…人家要…”阿晶正在兴奋头上,一下被走了宝贝,哪受得了呀…

  还没等她说完,男主角一双有力的大手轻松地握住老婆的细,一下子就把她整个反了过来,变成一个象小狗的趴着的姿势,又见男主角两手一提,阿晶的的大一下子就凸了起来。

  “噢…啊…太好了…”“噗唧”一声,大就不见了,哪去了…进了阿晶的了。

  “就象锁码台一样,真刺呀…好!”田刚与王小明完全忘了他们是在帮我,竟在我面前叫起了好。

  “啊啊啊啊啊…”阿晶在男主角的紧密冲击下,下垂的双前后不停地紧晃,秀发早已盖住了她的脸,只听她呻吟不断…看来她也快到峰了…看得我的下体也张…恨不得也上去干上一阵才过瘾呢。

  镜头越来越近,看得很清了,冲击频率很

  只见此刻男主角的囊往上提了几提,扯动着两颗丸亦跟着跳跃几下,整枝茎便深埋在户里面不断搐,一张一缩,两团拼命颤抖,户和茎的隙间冒出几颗黄豆般大小的白体,越来越大,然后汇聚成一滩白浆,汨汨往下淌去…我知道,这场上戏已经到了谢幕的时候了,那男人正将滚烫的无私地贡献给我老婆,一接一地往深处输送。

  当两人都疲力尽紧抱在一起,靠在气的时候,王小明把镜头拉远,好看清楚这夫的嘴脸,然后就是进房捉的最佳时刻了。当那男人的脸孔占整个电视机画面时,我顿时呆若木,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原来那夫就是…就是…就是阿晶公司的老总--赵经理!还好我有一次见过阿晶公司的合影,所以正好能认出来,他都五十好几的人,还有心暴人妇…

  随后,他俩的一段对话引起了我的兴趣:“下次出差,我们到深圳玩玩吧…听说那里特开放…”

  “最好不过了,我就喜玩刺的…”

  “上次出差,你觉得我侍候的你还意吧?哈哈…”

  “还说呢…人家的部都快肿了…哼…”

  “要不说样吧,天天在你家也太麻烦,明天晚上我们还是到老地方--大酒店的408房间吧,又宽敞,大肏起来又有弹…还可以一起来个鸳鸯浴,再带上几盘A片,边看边学嘛…嘿嘿…”

  “好是好,我怕让别人抓着把柄,让我老公知道。”

  “与以前一样,我们用假名字…反正那里的老板是我哥们儿…没事…”

  “好吧…我明天一定要报仇雪恨…嘻嘻…唔…”

  老婆又被她经理给堵上嘴亲上了…接下来又是两人的翻云覆雨,情物语…

  原先设定好的计划统统打了,必须重新部署。我和田刚及王小明商量了好一会,终于想出一个妙计,要他自食其果,栽得心甘命抵。

  可是转念一想,不成,如果我真得找他的麻烦,老婆的工作就真泡汤了,要知道,当时阿晶找赵经理给她安排工作是多么费劲呀,还送了不少钱呢…想到这,我又一次低下了头,独自强忍泪水入肚,谁让咱有求于人呢。

  这一下我可是全明白了,难怪我查不到证据呢,原来如此呀…想到此,我叹了一口气:唉…家门不幸呀,出些妇…我消沉地想到。

  其实早在两年前,阿晶去她单位找老总安排工作时,就被她的好老总盯上了,只是苦于无隙可乘,但不知后来是怎么得手的?

  闲着无事,我打电话给阿晶单位办公室副主任的小刘。

  “嘿,小刘,晚上有空吗?陪我喝酒吧,我好闷…”

  “行,你老哥一句话,我敢不应…呵呵…我带酒,你备菜…”小刘人很快,长得也很英俊。“要不这样吧,我们到外面去吃,也省得自己动手了…”我不想他人加入便这样说道。“不见不散…”小刘也兴地回道。

  从晚上七点,我俩一直喝到十二点钟,期间小刘就我的所有疑问,前前后后全都告诉了我,我心中的疑问全打开了…原来如此呀…!到了后来,由于心情不佳,再加上小刘拼命跟我碰杯,我的酒量又小,结果喝得酩酊大醉,只好由小刘扶我回家。

  开门的是老婆阿晶,看来她已经睡了一会儿了,因为她只穿了件睡,里面什么也未穿,可睡却跟未穿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因为那睡几乎是透明的。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她的下体浓黑的以及骄人的双峰。直看得小刘两眼发直,张着嘴…

  “呀,是小刘呀,你们怎么喝这么晚呀,还让他喝这么多,真是的…快扶他进来呀,还愣着作什么。”她哪里知道小刘的注意力全在了她的玉体上了。

  “噢”小刘回过神来,扶我进了客厅,直接将我送到了我自己的卧室内,看来老婆也不愿意和我同呀。

  我一倒头躺了下去,虽然喝多了,但意识尚清,我隐约听到他们在说话,门是虚掩着的,看来他们都以为我一时半晌也醒不过来。

  “来,小刘,你快下来,我给你倒点茶水喝,你的酒量倒可以呀。”老婆边说边给小刘倒茶。可小刘哪里听她的话,两眼一直盯着我老婆的几乎全的玉体猛看,象要吃下去一样。

  虽然平时与我老婆打打闹闹的,但可从来未如此透明地见过我老婆人的材,又是如此的近距离,几乎是孤男寡同处一室。他的下体早已一柱擎天了。

  老婆可没往这方面想,边说边倒茶。由于我老婆,所以她得俯倒茶才行,这一俯,让在他后的小刘将她的下体看个够,因为老婆的睡也是超短裙式的,特别

  直看得小刘口水直火怒烧…不过话得说回来,这个小刘长得也是一表人材,一米七八,也很材,有好多孩一直在追求于他。要不我那漂亮的老婆怎么会同他打打闹闹呀,物以累聚,异,自古亦然。

第05章

  “咦,你怎么不说话呀”老婆本没注意到自己穿得太了,仍然笑容面地问小刘,小刘脸一红,胆子一大,由衷地赞道:“晶姐,你可真漂亮呀…”

  “吓,贫嘴…都成老太婆了呀,哪有你们年轻人有活力呀,是不是呀?”老婆回笑道,一边在小刘对面了下来。她一下,才发现小刘的下体早已得老,脸儿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赶忙扭过脸去不看。

  “你…你。请喝茶…”老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但一看到小刘的直直的眼神,又一看自己的穿着。“天啊…我忘了穿外…”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了,她穿得睡太透明了,象她这么一位风姿绰绰的正当年的年轻少妇,任何一个正常的异都会起反应的。

  “噢,你先喝着,我回屋一会儿。”老婆边说边站了起来,我知道她想回屋去穿件外

  “看来老婆还稳重的,不算太来的。”我暗暗替老婆兴。

  “唉呀…”老婆叫了一声,我吓了一跳,正好我家客厅的墙上装饰有几面大镜子,我从卧室的门里直接可以看到客厅

  墙上的大镜子里,整个客厅就全在镜子中了。原来由于小刘在外侧,她必须经过小刘的位置才能回屋。正当老婆要通过时,小刘一把将她搂倒在自己上。老婆哪里会想到他会这样,太意外了。

  整个体就在了小刘的上,她的正好在了小刘的腿上,她立马能觉到一支又热又硬的大正好对准了她的里。

  羞得她立马挣扎着想起来:“别来,我老公在。”老婆吓唬小刘,因为平时小刘也经常同她开这种玩笑,但那是在单位,况且也不象现在穿得这么引人遐想呀。

  “哼,别吓唬我了,晶姐,你老公今天早被我灌得醉如泥了,他哪里是我的对手,呵呵呵…”小刘颇为自豪地向我老婆吹嘘,同时搂抱阿晶的手一点也不放松,慢慢地左手向上飘走,一下就握住了阿晶的上翘的左,另一手也随后握住了她的右。“嘻嘻…”可能睡太薄,阿晶得笑了起来…

  好小子,难怪今晚频频劝我多喝呢,原来早就对我老婆垂诞三尺了。我想起来到客厅去会儿去,刚爬起来,头一阵晕眩,又软倒在上,没法,谁让自己一时大意,着了这小子的道呀…再说是我主动请人家的呀。我强忍心中怒火,只好两眼紧紧盯着门外客厅墙上的大镜子,也多亏了这面大镜子,否则我可真是两眼一抹黑了。

  只见镜子中,红着脸的老婆,一边嗔怪着小刘,一边挣扎着。可就是她越是挣扎,她越是觉到沟里的大越是拼命在跳动,得她地,再加上自己的最的双也被抚摸着…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天啊…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觉呀…不行,一定不行…老公还在卧室里呢…”想到这,阿晶终于用吃的力气站了起来。

  “哼,小样!”只听她骄傲地以胜利者的姿态面对小刘一笑,那种平时上班时的觉又浮了上来,要知道,在班上她可以有名的小滑头,男人想吃她豆腐,往往会被她机警地躲避,且让她笑话一番,直得你苦笑不得,火冒三丈,但她的同事们却更加喜她了,俗语说得好“吃不着的东西才是世上最好的东西。”

  “还是我有本事吧…你搂不住我吧…呵呵呵…啊…你…你…你!?”阿晶笑着笑着居然呆住了。

  由于酒醉的原因,再加上镜子的反,我本没看清怎么回事,只觉得阿晶是站了起来了呀,为什么还呆在哪儿呀。

  我赶紧用手眼睛,天啊,你猜我看到了什么…管保你下体一柱擎天!

  只见大镜中,一副活生生赤的粉香体就呈现其中:一米六五的个头,秀美的披肩发如水般在她的后背与肩上,一张瓜子般的漂亮娃娃脸因为窘迫而粉红如玉,特别是她如粉的部,点缀着的两团如蜻蜓点水般的骄人玉峰,连我看得都想上去吃她一口。再往下,就是如柳条般的秀和让人着怜的肚脐眼。

  最让人心弦的便是两条细长的玉腿,当年我追她时,多半是看中了她的双腿。

  我的视线转到了中心…也就是她的倒黑三角地带,在那茂密的森林里,我曾驰骋鏖战…想到这儿,我的下体不自觉就起了反应,真正是人醉它独醒!我隐隐约约地觉着好象镜子中的不是我的老婆…醉眼出西施。

  原来,在阿晶正自庆幸自己胜利逃小刘的搂抱之时,正是小刘得手之时。

  理由只好一个字“”!?

  阿晶的这套睡是我从国外出差带回来的,是专门为了增加夫妻趣而设计的。

  特点:整半透明、下端飘逸、上端贴;最大的秘密就是:只要用手在下面右角内侧捏两下,整件服就会自动落,可令穿人防不胜防,否则,得化十分钟才能全部下。

  从买回后我就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本就没告诉老婆。“天啊!我我…”我心里打了个冷颤…但是…我好象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我头脑中隐隐地觉得,在今晚喝酒时,一时兴,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小刘,还答应他下次给他捎一件回来呢。可我并没告诉他是什么样子的呀,他怎么会知道现在阿晶穿的正是我从国外买回的那件的。

  可是事情明明就发生了呀…

  真可惜我给老婆穿上后一直还未动过这个秘密呢…唉!不幸呀…

  我百思不得其解…再加上酒的作用,也不愿费心再想,只好继续看镜子中的“秀”表演的下集了。

  由于这件趣睡特别轻,即使穿在上也与没穿没有什么两样。所以阿晶虽然站了起来,觉不到睡是否还在已。但她在转笑话小刘时,正好面对墙上的大镜子,也是我偷看的大镜子,她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什么也没穿地站着…

  老婆愣愣地站在小刘面前,整整呆了近五十秒钟,她做梦也想不到这么贴的睡会被一下光的,昨天她还花了近十分钟的时间,才把这件睡全部解开下呀。所以她也就很大胆地穿着出来见客的呀,虽然了点,可毕竟是穿在上,别人也就师出无名了。

  她在想她的问题,发她的愣,可小刘并没有闲着。

  平时上班时,他只能隔靴搔,不是找机会摸阿晶的一下,就是找机会用上臂膀撞阿晶的骄人双峰一下。而阿晶则会报复地用手拧他的胳臂。由于阿晶上班时与小刘打对桌,如果还嫌不过瘾,就鞋用脚踢他的下裆,吓得小刘只好到别的地方躲避。

  小刘喝酒时,曾跟我说过,他最喜过夏天了,我问为什么,他笑笑没答。原来,他是为了看美。要知道,在夏天,人都愿意穿得些,以讨男人喜。 阿晶也不离外,她最在意同事对她的评价了,只要听到同事在议论别个办公室的人,她总会暗暗记在心里,回家想法打扮得比那个人更漂亮,更,更人。为阅已者容嘛。

  看一下我家的厨,你就会明白一二的。里面全是老婆阿晶的时装,并且大部分都很新,很抢眼的那种。

  不知为什么,老婆最近很喜法国香水,害得我花了不少银子。要是不给她捎,她又得笑话我养不起老婆了。没法,再怎么说也不能丢咱老爷们的脸呀!

  “你…你…你干嘛?…”是老婆阿晶的声音,我忙抬头看门外客厅墙上的镜子。

  原来,小刘在阿晶发呆的当会儿,早已了长久饥渴的一双的眼。他作梦也想不到,自己这个办公室副主任,也能看到这个平时跟自己打打闹闹的,但却十分矜持的会计阿晶的体。

  他也知道,自己不大够格,因为他上面有大领导,也很宠着阿晶,每每参加宴会或出差什么的,总是带着她,而她也正好师出有名,会计呀,管钱的,正好给领导当秘书的。

  所以阿晶虽然为会计,但跑了国内不少名地,光照片就有一大堆的。连我都有点羡慕她,甚至有点吃她的醋呢。

  这时的小刘,早已有所行动,在阿晶回过神之前,他那结实的双臂,重新包了过去,一双大手正好抱住了阿晶的两片微翘的圆。而他的头,也正好凑了上去,怎么这么巧,就卡在了阿晶的人双峰之间。

  阿晶低头一看,小刘的头早就贴进了自己宽广的怀,简直象个婴儿般…她心中隐隐升起一种母般的觉…

  她居然没有再反抗…我十分吃惊…

  “不…不行…你…”我听到老婆好象回过神来了。

  原来,小刘的双手在阿晶的上不停地摸索着,同时,他的嘴象婴儿般在找头…他居然吃起了我老婆的上翘的房…天呢…这个臭小子…连朋友妻也敢欺呀。

  “不成,你是我老公的好朋友,不可以这样的…让我老公知道了就麻烦大了呀…快松手。”老婆边说边挣扎着,她以为这样说能制止住小刘的。可她真是大错特错了。

  小刘虽然比阿晶小两岁,可也是结过婚的人,所以才敢与阿晶在班上打打闹闹的。况且他那老婆简直就是最普通的妇了,个子又矮,长得也不好看。本抵不上阿晶的十分之一的,只可惜他长得这么魁梧,却娶了这么个妻子。真应了那句古语“好汉无好妻,好妻嫁弱夫!”

第06章

  老天有眼,象我这样一介弱夫,竟然娶了阿晶这么个美。说实话,同阿晶一起出门时,我总会让她别穿跟鞋,因为我本来就比她矮2公分的。更何况,我又长得瘦一些。真不知道我当初是如何追她上手的。如果她穿上跟鞋,再做上漂亮的头发造型,我整个成了一小跟班或司机了。打死谁也不会相信,我与阿晶是一对恩的夫妻!

  小刘听到阿晶这话,倒是停了下来,只见阿晶心中一喜,以为自己计策奏效,正想离开。

  “阿姐…你就帮帮我吧…我对你可是一见钟情呀…从你上班那天,我就暗暗地喜上了你,连做梦也经常梦到你的…真的…”小刘一脸诚恳地望着阿晶,他居然省去了“晶”字。“说实话,我很钦佩你的,作为一个人,这么有本事,又这么漂亮,简直就是我们单位的一枝花,并且这么会来事,很少见的呀。”

  “可是…你与我老公是很要好的朋友呀。”阿晶听到小刘不住赞美自己,心底里特兴,但并未表出来。但作为老公的我,一眼就从她的暧昧的眼神中看透了。“并且他就在内室…我怕…”平时敢做敢为一向快当的她竟然也会这么犹豫不决。

  原来,小刘又在这当儿发起了攻击,双手不停地游走在阿晶顺滑地上下左右,嘴也在阿晶的肚皮上吻起来,逐渐地向人的部曲折前进…

  阿晶的犹豫是有她的道理的,一双老公以外陌生的大手在后面包抄,前面有一张异的大嘴在蚕食自己仅存的领地,再加上脑海中回荡着小刘略带男的话语“我真的好喜你的…一见钟情…梦到你…一枝花…”换了任何一个人,也会自我陶醉的,更何况她早已是一丝不挂地呈现在自己的男同事面前。

  从镜子中,我可以看到自己美艳可人的骄妻的体好象在轻微地颤动着…一张樱桃小嘴微开着…最主要的是她的双眼好象有些朦胧…

  “住手!”只听“啪”地一声,原来阿晶的理智终于战胜了,她居然打了小刘一个响亮的耳光。只看得我心中很是动,我没有看错人,阿晶还我,虽然我知道她曾出过轨。

  小刘正在忘我地一门心思扑在阿晶温暖的体中,拼命地侵犯着自己的同事美会计,他那炙热烫手的大早已憋得不行了。经阿晶这么一掌,打得着点闭过气去…“啊”得一声松开了手,仰在沙发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阿晶倒也灵光,见机从他的边溜了开来。

  很快地,她从屋中披上一件厚服出来了,一个劲地对小刘说抱歉。

  “小刘,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想打你的…你是个不错的男人…说实话,我也你的。要是我们早相识,我可能就会嫁给你了的。”我一听这话,就傻在当。老婆居然也看不起我呀…可为什么…会嫁给我…?

  可小刘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恨恨地盯着阿晶看,直看得阿晶都有点心底发怵了…

  “这么着,你既然这么对我,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小刘恨恨地望着阿晶说道:“我的大早被你挑逗起来了,你今晚说什么也得替我安抚一下,否则…”说着小刘站了起来。

  穿上服的阿晶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自信与矜持全都恢复了。她傲地抬起头,眼盯着小刘嘻笑着说道:“否则什么呀…本小姐坚决不从!”顺手摸了一把小刘下体的正在萎缩的

  “唉哟…”只听阿晶弯下了,原来小刘是体育好者,整天锻炼体,是阿晶单位有名体育健将。他的反应何等捷,一下子就捉住了阿晶的小手,疼得阿晶只好求饶。

  “哼,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与咱们单位的老总的事,我最清楚不过了,你忘了我曾是老总的司机了吗?…”但这个早已不是秘密,我早知道了,他却拿这个来威胁阿晶,我一急,想起来阻止小刘的谋。可有心无力,嗓子都哑哑的,本发不出声音了…天呢…如何是好!

  “你…你…千万不要告诉我老公呀…不能告诉呀…我求你了…”阿晶急得语无论次…脸涨得通红,因为她虽然出过轨,却很我的。

  看来她是头一次输给了小刘,再一看小刘,正得意地用的眼睛盯着阿晶,他坚信,这块到口的妙是飞不走的了。

  “啊…”阿晶惊叫着,我一看,原来小刘已将她拉了过去,一把就抱了起来。

  “你放开我…放开…我老公在,别这样…”阿晶象征地挣扎着,更起了小刘的望。

  小刘将阿晶抱到客厅的玻璃茶几上,只几下就剥光了阿晶的服,只见阿晶早已羞得脸通红,一会儿用手捂她的下体,一会儿用手捂自己的房,哪还有机会挣扎呢,光顾着遮掩引人奋的三点了…

  “只要你让我肏一次,我保证以后保守这个秘密到死,真的。”小刘信誓旦旦地趴到阿晶耳边说,同时他的双手抱着阿晶的头,嘴亲上了阿晶的息的小嘴,阿晶开始拼命闭着,小刘用手一触她的房,阿晶一呻吟,便被小刘攻破了香,触到了她的香舌。

  “唔…唔…”阿晶已无法说什么了,一种男人的奇特的气味占据了她的口腔,钻进了她的鼻孔,深入到了她的大脑深处…舌头的相,使阿晶的全一颤,双手慢慢地搂住了小刘的脖子,竟然与他互吻起来,看来早把我这个在隔室的老公忘到了天尽头。

  小刘也不知从哪学的花招,竟然从我老婆的脚头吻起…一点一点顺着小腿…大腿…肚皮…肚脐…

  阿晶经过刚才的折腾,早已累得气吁吁,再经小刘的一阵吻…心里微得很,特别当小刘的嘴经过大腿时,她差点忍不住呻吟起来…我可从来没这么吻过她的呀。

  “噢…”阿晶终于还是呻吟了出来…因为小刘的嘴已接近她的上翘的头…我看到阿晶的双臂慢慢地搂上了小刘的大头,她的双腿也慢慢地曲了起来…看来她是动情了…这么又又壮的年轻人,她还真未碰过的,看来比赵经理要强多了,更别提自己的老公了。

  “噢…啊…别…别…吃…人家害羞…”

  我一看,咦?小刘的头不见了,却原来他的头在阿晶的两条细长的大腿中间呢。

  “他在干嘛?”我紧张地张望着,生怕遗漏了镜子中的一点一滴似的…下体的早已涨起…这好象比锁码台还要彩呀…

  最后,我确定了,小刘在吃老婆的蒂…难怪她会大喊呢,也不怕邻居听到。

  只见老婆被小刘吃得心荡漾…呻吟连连…自己竟然摸起了自己的大房…双腿不自禁地夹紧了小刘的头,细摆来摆去…上下合着…

  “我要…我要…”看来老婆已吃不住了…

  小刘见好就收,站了起来。这一下,老婆可更受不了了…虽然没有人刺了,挑起的火可无法扑灭…

  “替我吹一下喇叭,我就吃你的…”小刘竟提出这种要求…真的气死我了。因为阿晶从来还未曾给我吹过喇叭呢。“老婆不会同意的…”我毫无把握地想。

  “不过,你可要替我保守以前秘密呀…”老婆只好爬起来,附到小刘耳边悄悄说,顺便咬了一下小刘的耳朵。

  “是是是…全听姐安排…”小刘兴奋地笑着说,一边将我老婆搂入怀中,老婆先是“咿咛”一声拒绝了一下“人家老公在,你先看一下,他醒来没有…”嘴上说着,子却软倒在小刘的怀中。

  “好吧…我们到双人上去吧…这儿不方便。”小刘抱起一丝不挂的阿晶往另一间卧室走去。“啪”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不能让这小子得成。”我试着爬了起来,时间一长,也有点力气了,慢慢地踱到东侧卧室门口,一扭一推,原来门是自锁的,没有钥匙本打不开的,只可惜我的钥匙放在里面了,看来老婆难免被人玩了。

  正想用手拍门,转念一想,不成,如果这样,与小刘的朋友没得做是小事,万一这小子把阿晶的事向外一宣传,我和阿晶可怎么做人呀…只好泪往肚里淹…

  没法,我只有躲到书房门后,从钥匙孔(家里的房门都是带点仿古味道的欧式木门,门锁下面的钥匙孔是通的)向门里望去,只见小刘把我老婆阿晶放倒在上,脚的抚摸,阿晶低声呻吟着,子随着他的手不住的扭动。

  一会儿,可能阿晶见小刘穿着服碍事,起来帮小刘,至到上只剩一条内,前面已是鼓鼓囊囊。小刘伸出手握住她的两只大房,不停地抚摸着。我看着老婆这美丽的娇躯,正在被另一个男人肆意轻薄,心底大为兴奋,茎不知不觉硬起来。

  阿晶的褪下小刘的内,用小手打了大一下,心想,平时里自己可是一直想报复的家伙,今终于头了。接着用小手一握,竟然握不大过来,比老公的不少,也长不少的,真真的让人喜呀。

  她用手潇洒地一掳美丽乌黑的长发,跪到上,特认真地张口含住小刘的头。他的东西在她嘴里越来越硬,看样子确实比我的都要雄伟一些,红红的头又圆又大,得阿晶的小嘴鼓鼓的,竟然还有一半在外面,本不可能全吃下,真长呀。嘿!看来阿晶今天有得了。
( ← ) 上一卷  娇妻物语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雪白嫂子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我妻如奴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娇妻物语》是一本完本两性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两性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娇妻物语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