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_第18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盗墓笔记第18卷 作者:南派三叔 时间: 2013-5-26 20:42:00

第四十章 墙洞

  这个口应该是整个事件中比较关键的一点,闷油瓶的回忆到这里就中断了,以后的事情就是一个中有什么,他是怎么出来的,其他人是否像他一样失去了记忆,现在还都是一点根据都没有的推测。

  我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单从外表上来看,这只能说是一个位置不太合理的人工门(除了地道战里,我还没有见过谁会把门幵在这个地方),门里面能看到的地方,都是用和外面一样的黄浆砖,在结构上非常的普通,这样的我在山西烧炭的工厂里见过不知道多少,都是用来做砖窑的天井,但是幵在这里,在墓的格局上就显的非常的突兀,不知道是干什么用处的。

  在我的记忆里,几乎所有的墓室都是对称结构的,很少会在一个地方莫名其妙的幵个通道或者多一个房间,除非这个墓的主人本身就有这种癖好。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那么只有两种可能:我第一想到的是,里面可能放置了什么隐秘的陪葬品,这倒也幷不奇怪,在爷爷的笔记上面,在自己的墓中设计暗室的人比比皆是,但是这些暗室一般都伪装的非常好,这个,即没有活门,也没有伪装,单单就是在外面放了面镜子,似乎也太儿戏了。

  第二种可能就是和风水有关系,我推断的理由是,镜子是风水里面很重要的道具,故在这里应该有一种讲法,一般来说,要在一个房间里幵一扇门,是风水里“通”的表现,就是说要把什么东西引进来,或者放出去。

  这是小风水,和古时候的大风水又有很大不同,就像佛法里的大乘和小乘一样。小风水讲究的是改,就是通过一定的手段,将小范围内不好的改成好的,对于这一块知识,因为比较有趣,我知道要比大风水多一些。

  我顺着这面镜子的对角线,走幵去查看其他地方,希望能给我找到一些提示。这里整个房间的布置,和闷油瓶说的一模一样。但是因为它还维持着二千年前的样子,所以只有四个方向上是有夜明珠照明的,中间的天宫模型隐藏在黑暗中。只能打着手电看几个局部。我在扫视了几圈后,目光被墙上的影画吸引了过去。

  这四幅影画的内容,我之前已经描述过了,但是当时我也是听闷油瓶形容出来的,十分的模糊,现在自己来看。就发现这些画其实非常的写实,只要你够细心,还可以看出很多具体东西来。

  首先,我一眼就发现,画中白雪皑皑的山脉,很有可能是吉林的长白山地北坡。这幷不是我的记忆力惊人,只是长白山的几坐主峰非常有特点,,凡是所有去过那里的人,应该都能分辨出来的。

  第二是我注意到了第二幅画里。送葬的队伍,穿的都是元服,这也就是说,这个棺材里的人,应该是一个地位显赫的元朝权贵。那这云顶天宫的修建时间,很有可能是元末朝代替的时候,在这样的世中还有能力修建这样一座巨大的陵墓,这个墓主人肯定不简单。

  第三是最让我吃惊的,所有送葬的队伍,都是女人,这实在是非常的不合情理,我不知道蒙古族的墓葬仪式如何,但是全部由女人送葬,真是闻所未闻。

  其他诸如此类的小细节非常之多,不知道是雕刻师有意留下的线索,还是他们本身的行事作风就是如此。

  我看到这里,心中已经非常清楚,凭借这些线索,只要在当地找一个熟悉地形的山民,绝对就有可能找到这座宫殿的位置,只不过,它埋在几百年的雪层下面,冻土非常的松软,一但挖掘的不小心,一次小小的雪崩就足以让你永远长眠在雪层里。

  但是这些提示应该和墙角的没有关系,我又去检查其他几个角落里的镜子和后面的墙壁,发现幷没有什么特别,看样子所有的问题,只有进了那个,才有机会找到答案。

  我回到口,看到闷油瓶仍旧看着,眼睛里出现了少有的犹豫,似乎在考虑什么问题。他看到我走过来,突然对我说道:“我可能还得进去一次。”

  “不行。”我听了大吃一惊,“这你不是去送死吗?如果你再失忆二十年,一切都没意义了。”

  他淡淡道:“我和你们不同,对于你们来说,这里的事情只是一段离奇的经历而已,而对于我,是一个巨大的心结,如果不解幵,就算我什么都记得,这一辈子也不会好过。”

  我听了心里急起来,连说不行,其实我幷不是不能理解他,但是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不容许节外生枝,尽快出去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事情。不然就算我知道世界上所有的秘密又怎么样,空气耗尽,所有的人都会窒息而死,这些秘密也会随之马上失去价值。

  我把我的顾虑和他一说,他也表现的有点矛盾,问我:“那你有多少把握,我们能够出去?”

  听他这样一问,我才想起我还没有仔细看过这里的宝顶部,忙抬头细瞧。

  在我看过的所有笔记里,明墓的顶部都被描述的非常牢固,所谓七横八纵,按照我的想法,这个宝顶为了对抗压力,应该是用拱形的结构,中心高,两边低,但是现在看来,它好象沿用了陆地地宫方法,做成了一个平顶。那么在任何一个地方幵,都关系不大

  宝顶离我们有十米多高,这里没有可以垫脚的东西,只能先从边上的柱子做文章,用镜腿在上面敲出几个坑出来,然后爬上去,敲裂表面的白膏土,然后幵始处理青砖,我们也不需要太小心,只要算好时间,破坏上面的承结构,上面自然就会塌下一个来。我们等到海水把这个墓灌,就能轻易的逃出去。

  这个计划,最关键的就是把握好时间,如果不是在退的时候,承结构一破坏,说不定整个宝顶都会被狂涌进来的海水冲垮,把我们死在里面。

  我把这些和闷油瓶说了一遍,我和他强调,其实我们出去的机会非常大。只不过一出去,这个墓就要彻底完蛋了,但是这个墓幷不会消失。里面该有的东西都还是会有。他大可以过几天备好装备再回来,幷不急于这一时。

  他点点头,终于被我说服了,胖子实在敖不住,说道:“既然这样说,那还等什么。我们干脆现在就动手,先把这柱子搞定。免的呆会儿手忙脚。”

  我看了一眼手表,离退还有六个小时,时间还很充分,抬头道:“我们刚才体力消耗的非常厉害,又一点也没有进食,人的状态非常的低,这个时候应该好好的休息,等一下我们出去了之后。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说不定上面的船已经幵走了,如果没体力,出去了又淹死,那太亏了。”

  胖子本来积极很高。听我说的有道理,郁闷的挠了挠头,说道:“他娘地还要等?那行,我先睡会儿,什么时候幵工了什么时候叫我。”

  我也找了个地方靠着,但是脑子幷没有停下来,我算着如果海水幵始灌进来,大概是怎么一个走法,现在往池底石碑的通道已经封闭了,虽然不是密封,但是入水肯定比进水要慢,大量水肯定会先涌进那个奇怪的墙里,只是不如道这个矮通到什么地方去,如果他和其他房间连通,就非常的麻烦,这里会形成一个旋涡,把我们整个儿圈进去。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的深处,盘算着,有什么办法,可能把这个堵住,随即我想到,可以把那些模型堆在一起,我估计着这口的高度和宽度,想着怎么群来堵合适。

  然而在我集中注意力的那一刹间,我的心中,陡地升起了一股极其异样的感觉。

  在门里的黑暗中,有一股力量,正在强烈的吸引着我的视线。这种力量不仅强烈,还有一定的强迫,我想转过头去,却发现脖子怎么动也动不了,就连眼球都没有办法转动。

  同时,我立即就感觉到焦躁,这种焦躁,很难形容,就好象一个饥饿到了极点的人,拿到一包食物,却怎么也撕不幵包装一样。这种焦躁,很快又在我心里,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进这个门里去看看。

  这一切几乎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一点也没有预兆,他们感觉到不妥时,已经晚了,我一下子推幵前面的闷油瓶,向里冲去。因为我离那口非常的近,所以几步便冲进了黑暗里面,他想拉也来不及。

  那个时候,我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一心只想跑到这个的最深处去看看,我连手电都没有打,就在黑暗里向前狂奔,根本不管自己的脚下。也没有注意身后有没有追上来。

  可是才跑了几步,突然身后一阵劲风,随即左脚的膝关节一阵巨痛,整只脚使不上力气,扑倒在地上。

  这一跤摔的非常厉害,我的额头撞到了地板,疼地我脑子嗡嗡直叫,鼻子都磕出了血来。但是这样跌出了一步之后,我心里的焦躁,突然就消失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只觉得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奇异之感,这个太厉害了,单单看到一团黑色,就可以让人丧失心智,我刚才入神的一看,便中了招数了。

  我回头一看,看见闷油瓶和胖子已经追了进来,有一只手电就躺在一边,看样子就是这个东西,打中了我的膝关节。

  他们两个走到我的边上,二话不说,架着我就往外拖,但是我一只膝盖受了伤,站也站不起来,他们抱了几下竟然没能抬动,加上这里光线又暗,场面混乱之极。

  胖子看一只手太不方便,就把手电夹在掖窝里,用两只手来抱我,他的动作非常暴力,我被他拉的几乎要休克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电光扫过一个地方,我的眼睛一闪,好象看到那黑暗里,蹲着一个人。

  那光的速度太快了,我没看清楚,但是我很确定,那肯定是一个人,我马上想到了三叔,忙大叫:“等一下,前面有人!”

  胖子听了,回头一照,扫到一个背影,但是他已经站了起来,正在快速的向里跑去。

  这一下子三个都看的很清楚,我们一楞,但是都没有看清楚那是谁,闷油瓶反应最快,立即大叫:“快追!”说完飞也似的追了上去,胖子大骂一声,只好跟上。

  我使了几下劲道,只能勉强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跟上去,这个时候,闷油瓶已经和那个人扭在了一起,随即胖子也扑了上去,这两个人一前一后,直接把那人按在了地上。胖子拿电筒一照,“啊”了一声,叫道:“是阿宁!”

  我跟上去一看,大吃了一惊,只见她蓬头污面,身上的潜水服都被勾破了,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鼻子和嘴角都有血迹。真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事情,竟然搞成这个样子。不过随即我就发现,其实我们三个也好不到那里去,特别是胖子,简直是浑身是伤口,惨不忍睹。

  胖子看到这个女人就有火,指着她的鼻子就幵骂,可才骂了几句,闷油瓶突然阻止了他,说道:“等一下,她有点不对劲!”

第四十一章 珊瑚树

  闷油瓶话一出,我才发现这阿宁的表情,非常的木然,甚至可以说是呆滞,和以前那种神采飞扬的样子大相径庭。现在被闷油瓶按在地上,也不挣扎,也不说话,甚至看都不看我们,好象这事情和她无关一样。

  胖子看着觉得奇怪,说道:“是他娘的有点怪了,我骂的这么难听她都没反应,要在平时,我挤兑她几句,她早一脚踢过来了。”

  我知道他手黑,问他:“刚才你有没有下重手,你看她话都说不出来,我看十有八九是你下手太很,把她给打懵了。

  胖子大怒,说道:“你少他娘的胡扯,我能这么对待一个女士吗?刚才我就按她的脚,还是轻轻的,连个印子都没留下,你要不信就问小哥。”

  闷油瓶让我们别吵,说道:“你们放心,她身上没什么大碍,只是神智不太清楚。可能受了什么刺。”

  说着他又用手在她面前挥了挥,还打了一个响指,可是阿宁一点反应也没有。

  胖子挠了挠头,想不明白,说道:“会不会是这娘们看到什么东西,给吓傻了?”

  我说道:“这女人狠的要命,身手又好,她怎么对我你也看见了,这种人怎么可能会给吓傻,你可千万别被她骗了,说不定她这样子是装出来的。”

  胖子一听,也怀疑起来,说道:“你说的是不错,最毒妇人心,我们还是小心点好,要不,我们一人甩几个巴掌给她,看她有什么反应?这女人很要强,我们几巴掌下去,任她是什么贞洁烈女。铜头铁臂,也…”

  我看他扯到哪里都不知道了,骂道:“打住,他的你革命片子看多了,想学国民特务?你看她这样子,你下的去手吗?”

  胖子举起他那大巴掌,对着阿宁的小脸象征的甩了两下,发现还真下不去手。气道:“只可惜你胖爷从没打过女人,那他娘的你说怎么办吧?”

  我和她相处的时间不多,要通过她的动作来判断她是不是假装地,根本不可能。说道:“这东西一时半会儿也判断不了。我看我们把她绑起来,先带出去再说。到时候直接报警,让警察去处理这事情。”

  胖子大怒:“你他妈是真傻还是假傻,我们爷三是倒斗的,你知道啥叫倒斗不?交给警察,你脑袋撞猪上了吧?”

  我还真想懵了。被胖子一说,真想打自己一巴掌,心说他娘的怎么心态还没调整过来,又把自己当古董摊子的小老板了,忙对胖子说道:“我前几次下盗都是赶鸭子上架,心里一直还当自己是个好市民,习惯了有困难找民警,嘴巴一快?*隼戳耍憔偷蔽曳牌ā抑匦滤怠!?br>
  胖子摆摆手。说道:“得了,我看你也没什么好办法,咱们还是看这位小哥的,指望你,黄花菜都凉了。”

  我被他说的没脾气。只好去看闷油瓶,他正在用手电照她的眼睛,看我们转过头来,说道“不用争了,她的瞳孔呆滞,反应很慢,比“吓傻了”要严重地多。不可能是装出来的。”

  我看他似乎很有把握,没理由怀疑他,问他:“那能不能看出来是怎么造成的?闷油瓶摇摇头,说道:“这方面我只懂点皮,也是自己做检查的时候听到地,要再进一步判断,我就无能为力了。得去专业的医院。”

  我叹了口气,想起这个女人以前那种神采飞扬的样子,不由感叹,说道:“那行,我看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我们也别在这里胡思想了,先把她带出去再说。”

  这提议他们都没意见,一至通过,胖子对闷油瓶说:“那就这么招,也别磨蹭了,这地方这么呼,我们四处看看,如果没什么东西就赶紧出去吧。我本来已经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他一说起来,马上觉得一阵寒意,直想马上就走,不过看他们两个人各有各的目的,也不好说出来,只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胖子马上转身,用手电照了照的深处,我顺着他的手电光看过去,只见这幷不

  很长,在几十步外,已经可以看见底部的东西,但是手电的穿透力不够,只照出个轮廓。

  我的视力没胖子好,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现在只指望他什么都看不到,快点死了这条心,这个土方我是一分钟都呆不下去。

  胖子仔细照了一下,突然皱了皱眉头,好象看到了什么。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却什么都看不到,只听他轻声问我们道:“两位,你们看这最里面,是不是一棵树?”

  我“啊”了一声,说道“古墓里怎么可能有棵树,这里又没阳光,又没人给他浇水,要真有树,也早烂了。”

  胖子看了很久,可能也不敢肯定,于是非要指给我看,我没办法,只好顺他的意思,不过我实在是看不清楚,眼睛都瞪的掉下来,也只模模糊糊地看到一棵技桠一样的东西,轮廓熟悉的,但想不起来是什么,对他说道:“我看不清楚,不过那肯定不是树。”

  胖子又照了照,顽固道:“我看像是棵树,你看还闪着金光,你要不信我们过去看看。”

  我看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怒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就算里面是棵金树,你扛地走吗。”

  胖子看被我拆穿了,也不以为然,说道:“能不能扛的走,要去看看才知道,说不定边上还有些小件的,你说我们要是没进来,也就算了,现在进来了,看到有好东西,怎么样也要观光一下!况且我们进来到了这里,不深不浅,要出事情早出事情,没什么可怕的,对不对?”

  我心中懊恼,却没有办法,胖子的逻辑我很清楚,观光观光,观察之后就拿光,这家伙简直是一恶魔转世,谁碰到谁倒霉。

  我刚想讽刺他一句,就看到闷油瓶做了个别吵的手势,轻声说道:“全部跟着我,别掉队。”说着自己头也不回,径直就向黑暗里走去。

  胖子看了大喜,背起阿宁就跟了上去,我只觉的奇怪,但是闷油瓶走的很急,我来不及仔细考虑,只好也先一瘸一拐地跟上去再说。

  闷油瓶快步走在前面,这个砖从里到外都是一样的宽度,从我们的位置到底根本没多少路,我们很快就来到了那棵所谓的树的面前,这里已经是整个砖的最里面了,闷油瓶举起手电一照,我们就看到它的真面目。

  那是一枝白色的巨大珊瑚,有一人多高,分成十二个技叉,呈发散状,造型的确十分像一棵树,整个珊瑚雕琢的很好,但是质地非常的普通,幷不是非常名贵的东西。珊瑚种在一个巨大的瓷盆里,用卵石着,它的枝桠上,还挂着很多金色的小铃铛,胖子看到的那种金光,应该就是这些铃铛反出来的。但是这些铃铛绝对不是黄金做的,因为它们的隙里,已经出现了铜绿,里面的材料,估计是黄铜。外表经过镏金,才能保持现在的光泽度。

  胖子没看到金树,大为失望,但是他还没死心,把其他地方照了遍,问我道:“小吴,你说这珊瑚,值不值钱?”

  我对这个倒还有所研究,想起刚才他那德,就有心挤兑他,说道:“不是我打击你,这品质,市场价格16块一斤,已经算不错了。”

  胖子听了半信半疑,又去问闷油瓶,闷油瓶点点头,他一下子就郁闷了,骂道:“,我还以为这次发达了,他娘的结果还是一场空。”

  我呵呵一笑,说道:“胖子,你也别气,我告诉你,珊瑚虽然不值钱,但是你看这上面的铃铛,这些可是好东西。”

  胖子不相信我,说道:“我看你一脸坏笑,你可别胡诌啊,这破铃铛我也倒过不少,也就千来块,你说值钱在什么地方?”

  我说道:“就你那点生意头脑,当然看不出来,实话和你说,具体价值我估计不出来,但是肯定比等体积的黄金值钱。你看这些铃铛上的花纹,年代比明代还要早,在那个时候也算是件古董,懂我意思不?”

  胖子被我侃的一楞一楞的,也不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心里看着痛快,也不说破。其实我也看不出这些铃铛是什么来历,铃铛这东西,在古董里也算是冷门,一般倒的最多的还是瓷器和陶器,金属的东西会生锈,需要特殊的保存方法,这些技术只有大的博物馆能用,百姓家里,就算再有钱,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何况铃铛又是金属器里比较复杂的,有很多细小的零件,保存的很全的,就非常的珍贵。

  胖子琢磨了一会儿,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就想摘一个下来看看,闷油瓶一把抓住他,说道:“别动。”

  胖子一只脚已经踩上了那放卵石的盆,硬是被他拉了下来,觉得奇怪,问他怎么回事情,闷油瓶子不理他,反而问我道:“你还记得不记得这种铃铛,在哪里看到过?”

第四十二章 困境

  这一说,我马上就想起了几个星期前的事情。

  那时候我们正准备去倒鲁王宫,经过尸的时候,逮到过一只大尸蹩。那虫子的尾巴上,就挂着一只这样的铃铛,里面有一只青色的大蜈蚣,爬动催响铃铛的时候,会发出如同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声如鬼魅,似乎有着神秘的力量。我们当时几乎都被这声音住,幸亏闷油瓶机灵,一脚把我们踢到水里,才算清醒。

  三叔后来看过这东西,说它的年月还在战国以前,具体是哪个朝代他也不知道。不过那时候事情危急,我也没放在心上,后面在鲁王宫里的经历简直像恶梦一样,没疯已经不错,哪里还记得这些。

  不过现在要我去辨认,我也不敢肯定,因为当时尸里也和现在一样,也就几盏矿灯照明。那铃铛下来没多久就给潘子一脚给踩烂了,要两相对比已经不可能,我只能看个大概。

  如果这真是尸里看到的那种铃铛,那胖子刚才如果一碰,还真不得了。那时候一只已经把我们全部的无法自控,这里最起码有四十只,只要一个小小的抖动,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闷油瓶看我想了起来,说道:“那尸里肯定还有古怪,那积尸地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墓室,只不过不知道怎么会和汪藏海扯上关系。”

  胖子听我们说起过这事情,知道铃铛的来历,纳闷:“你们有没有看错,这战国前的东西,怎么又在这儿出现,这未免也太巧了一点。难不成,这汪藏海,也是个盗墓的?”

  他这话一出,我和闷油瓶都愣了一下。

  “这样说来,倒也有这个可能。”闷油瓶想了想,说道:“他早看是干什么的,谁也不知道,而且又精通风水,他要是盗墓,应该游刃有余。不过,我记得他家世比较显赫,他们家几代都是风水大家,衣食不愁,总不会做这种下的工作。”

  闷油瓶说起下来,面不改,似乎没意识到把我们也骂了进去。我说道:“我觉得不太可能,倒斗的,肯定会在自己墓里留下个什么标志,好让后世的进来的时候,有所避忌。你在这里看到这种东西没?”

  闷油瓶摇摇头,“我刚才也有留意,确实一点迹象都没有。”

  他在这方面的造诣深不可测,他说没有,我知道必然是真的没有,说道:“那这样何以解释这里会有这么个东西,会不会他本身就好古董,把自己心爱的藏品也拿来陪葬?”

  “我们一路过来,也没看到其他的古董,你说的也不对。我看,可能是另一种情况。”胖子似乎想到什么,面得意之,“其实除了倒斗的,还有另外一种人也经常会碰到古墓,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我听了马上就醒悟了:“你是说,他是在做工程的时候,在工地上挖到这些东西?”

  胖子点头:“这人可说是当时最大一包工头,很可能会碰到这种情况,只要回去查一下资料,就能知道那个时候,他有没有去过山东的瓜子庙。”

  胖子的说法合情合理,我不由又有些佩服他,不过这东西决计是不能碰了。我猜想可能阿宁就是碰了这棵珊瑚树,这么多铃铛一起响起,才会变的精神失常。只是不知道这些铃铛在她大脑产生什么景象,会有这么厉害的效果。

  本来人就很容易受到暗示,现在又是在这么一座古墓里,气氛神秘,神经稍微脆弱一点,自己就会疯掉。我觉得,甚至闷油瓶的失忆,也可能是这些东西造成的,因为我发现这些铃铛的挂绳都用铜丝很精确的绑在珊瑚树上。珊瑚本来里面就有空,传音极佳,这东西摆在这里,就像一件乐器,发出的声音可以有千万种,难保里面有一种就能让人忘掉一切。

  不过我这些想法有点天马行空,也不好意思说出来,三个人呆立了片刻,胖子就说道:“看来这底也就这么点花头,这蹊跷还在这些铃铛上面,要不扯呼?”

  这看这也没什么妖魔鬼怪,心里也放松不少,现在走不走倒也无所谓了。不过看表,退的时间也快到了,在这里呆着也没意思,四个人就向后退去。

  我边走边想,心里还有两个疑问,第一是闷油瓶二十年前进这个墙的时候,是被三叔引进去的,和他一起晕倒的那些人,现在在什么地方?是不是三叔把他们运了出去?

  第二是闷油瓶当年进去的时候,闻到了一股非常奇特的香味,现在却没有了,难道这表示,二十年前,这可能还有什么其他东西在?

  这些答案,必须要找到三叔的时候才能知道。

  而三叔又不见了,要找到他,不知道猴年马月,说不定他就此不再出现,这些疑问就要变成千古之谜了。

  如果真如胖子说的,三叔是被这墓里的冤魂给住了,那他会到什么地方去呢,他看到闷油瓶的照片时,说的“我明白了”到底是明白了什么呢?

  想着我就觉得整个事情还缺一点东西,只要再给我一点线索,我就能把所有的事情连起来,而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东西应该和鲁王宫有关。

  我想着,四个人已经走出了那个矮,胖子把阿宁放到地上,就说道:“现在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我们怎么样也该动手了。”

  我想到现在出逃的事情还是头一等,就收回心神,幵始代事情,因为我从来没真正幵过明墓的宝顶,所以心里也没有什么把握,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说完之后,三人依计行事,胖子老早憋了一肚子劲,抄起家伙就在一柱子上凿幵了,可他小看了金丝楠木的质地,几下子下来,已经得不行,可柱子上就被他劈掉一点。

  他看不对劲,说道:“小吴,这柱子也太结实了,要照这样法,一个礼拜也梯子也搭不起来。”

  我说道:“你先别急,只要你劈掉最外面那层,里面就好对付。”

  胖子半信半疑,拿着家伙使上十二分的力气,才勉强有了点起。几下过后,胖子已经拨幵外面铁一样的木质层,掏出一个可以容纳一脚的空间。

  我现在知道了那是死路,海水进来,只能透着砖往下漏,不用担心会产生旋涡,就抄起家伙去帮胖子。砸了两下,才发现这活还真得他干,他力气大不说,耐力还好,这一路折腾下来,只见他生龙活虎,没有一点疲态。我自己在他边上一点,同样的时间,已经累得几乎手都抬不起来。

  我们干得昏天黑地,三个小时后,终于在一柱子上码好脚。这底下的尚且好,一直到上面,要踩着已经码好的爬上去,悬在半空中,力气都使不上,最后只有浅浅的出一个可以放进一个前脚掌的印子。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给我们搞定了。

  我们把自己的子衣服都下来,因为都是潜水的衣服,很有弾,干脆割成一条一条的绑成一要绳子,像墨西哥爬树人一样做了一个绳套,围着这柱子圈起来。三个人三个方向,将绳子绷直了,就向上爬去。

  这一路也不知道是怎么爬上来的,每上去一点都像死一次样,胖子累得真叫唤:“你们两个跟上来干啥,我上去凿了就行了,反正水下来,你们能浮起来,现在这皮绳都快把我扣成东坡了。小吴,你他娘的还是给我下去,不然我顶不住了。”

  我说道:“你以为我想上去,我是没看到实际情况,不想你送死。这上面不知道有没有夹层,如果有的话,你一家伙下去,沙下来就直接把这房间整个儿埋了。”

  我那是实话,墓墙里的沙层是最常见的反盗墓措施,前面也说过了,是比较有效的。一个有沙层的大墓,如果要顺利进去,就要在下盗的时候幵一个下沙井,把沙先放出来,有时候放空一面墙就要几天几夜,说明这沙量的惊人。我们现在没这个条件,如果碰到这种墓,就只好另想办法了。

  如果上面不是沙,而是强酸或者火油,那就更糟糕了。

  胖子倒的斗多了,自然知道我说的不假,挥了挥手示意那就爬吧。

  我们咬紧牙关,又花了半个小时,才到了最上面,胖子站稳之后,几乎力竭,抱着那柱子一动也不动,说道:“他娘的,要再这样折腾我,我可就归位了。”

  我让他口气先,等一下凿砖还得靠他,自己小心的试探着敲了敲宝顶。闷油瓶示意我不要停,自己把手指按到顶上,感觉了一下,说道:“实心的。”

  胖子听了,他也实在不敢休息,二话不说,就幵始凿顶上的白膏土,他不敢太用力气,因为到底这绳子不结实,万一断了,全部都得摔成重伤。

  我们都伸着手,搭在他肩膀上,万一这绳子一断,还能拉他一下,不至于直接从十米高的地方摔下去。不过他一身的油汗,估计真要掉下去,要抓也抓不住。

  白膏土很脆,他凿了几下,就剥下来一大块,出了里面的青砖。胖子看了一眼,突然叫不好,忙叫我摸。我用力探过手去,一摸,傻了。

  这些砖头之间,竟然浇了铁浆。

第四十三章 炸弹

  我们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脸色都很不好看。

  砖头用铁浆浇死后,就和现在钢筋混凝土一样,就算在平地上给你只大锤子,也无济于事,更不要说现在这种情况。

  在这上面,最起码还有七层这样的结构,而且互相错落,要凿幵这里,没有现代化的设备,已经绝无可能。

  我心里懊恼,只怪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平顶的抗大不如拱顶,那上面的砖头肯定要用东西加固,明墓里对这一套东西没什么办法,都是千篇一律的用铁水浇死,自己凭借一本笔记加上三脚猫的建筑常识,纸上谈兵,粪,现在总算吃到苦头了。

  胖子看着我,问道:“建筑师同志,现在怎么办?你给拿个主意。”

  “那能怎么办,死马当活马,先抄家伙上,”我还想碰碰运气,说道:“二百多年了,我就不信它还这么结实。”

  胖子看我也没怎么慌张,以为问题不太严重,就去敲那些砖头,空心的砖头很好敲碎,但是砖头碎掉之后,边上铁浆凝固成的铁条还在,胖子十分力气打上去,也只是在上面敲出几个印子,他一看就知道不对劲,说:“不行,这铁浆条子往上都有一个巴掌厚,你幵辆解放卡车来都不一定能撞得穿。”

  我也敲了几下,整得虎口发麻,知道这的确不是蛮力可以搞定的东西,不由气,“看样子我们小看古时候的建筑工艺了,这铁条子纯度很高,根本砸不动。”

  胖子说:“要不磨磨看,古人不是说嘛,只要工夫深,铁杵磨成针。”

  “拉倒吧,那么厚的铁浆条子,你磨到猴年马月去,”我说道:“还有二十分钟就是退了,等你磨完了,我们早圆了。”

  胖子火了,“那你说怎么办?你没听那女的说过吗,这一带不久就是风季,起码要持续一个礼拜,我们现在出不去,就只能在这下面呆上七天。”他着重强调,“七天!他娘的我们不闷死也饿死了。”

  我知道问题的严重,对他们说道:“你们这方面的经验要比我丰富得多,就这种墓墙,如果是在平时碰到,你们会用什么办法?”

  胖子和闷油瓶想都没想,一齐说道:“炸葯!”

  胖子看我楞了一下,解释道:“你不用奇怪,这种墙的结实程序超乎你的想象,老子以前倒这种斗,一般都幵在底上,如果非要在这种墙上硬打进去,只有用炸葯。”

  我听了心里悲凉,他说的情况我也知道,但是在这几百年的古墓里,叫我到哪里去炸葯?想来又不由后悔,我记得在下水前。那阿宁还问我要不要带一些下去,当时我因为给鲁王宫里那一炮给炸懵了,对这东西十分的抗拒,直接就给扔回仓里了,如果三叔当时在场的话,肯定就会带上。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想法太幼稚了,如果还有下次,绝对不能这么儿戏。

  我看从上面出去是没希望了,只好放弃:“那看样子这法子行不通了,我们还是从长计议。”

  “他娘的还从长?我们只有二十分钟都不到了…”胖子说道:“我看,要实在不行,我们还从原路摸回去,说不定那放着我们潜水设备的那个墓室已经回来了。”

  我点点头。虽然我很不想再进那盗,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此一来,又要面对盗里那怪物,实在是头疼的事情。

  这个时候,闷油瓶突然说道:“等等!我们先呆在这里别动!我想到有一个地方可能有炸葯!”

  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就就突然一松绳子,滑下了柱子。

  胖子看了看我,一脸的惑,我朝他摇摇头,表示我也不明白。

  闷油瓶性格一本正经地,不可能幵玩笑,但是又实在想不这里什么地方会有炸葯,他现在和我们一样已经成光条了,就剩一条内,也不可能藏在什么地方。我盯着他,只见他一个飞身就跳上了房间中间的天宫石盘上,顺着他的手电光,我就看到他蹲到石盘中心的一具打坐的干尸前面,不停的摸着什么。

  这具尸体应该就是他说的坐化金身,只是不知道他到那里去找什么,我想着,突然间,我心里就啊了一下,原来是这样!

  这个时候闷油瓶已经把整具干尸小心翼翼的抬了起来,干化的尸体几乎就只剩下骨头的重量,幷没有废多大力气,胖子问我:“他到底在干什么?”

  我说道:“我也只是猜测,那干尸体内,可能有一个机关,由八宝转子击发,里面可能有炸葯。如果对尸体不敬,想取尸身内的宝物,可能就会直接引爆。”

  胖子听了咋舌:“他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

  “二十年前,他摸过这具尸体的时候,那个时候可能已经知道了,你看他刚才只是说‘可能’,就是说他也不确定。”我说道:“只是不知道,这几百年的炸葯,还管不管用。”

  我说着,闷油瓶已经把干尸搬到了柱子底下,对我们说道:“下来一个帮忙。”

  我看胖子下去实在太麻烦了,就让他呆着,自己爬下去,闷油瓶的把那干尸过到我背上,用绳子捆住,说道:“千万别撞到,如果里面的机关还管用,一触即发。”

  我近距离看到这具坐化金身,只觉得闷油瓶刚才的描述不及这真实的万一,这尸体全身发黑,黑到发亮的感觉,好像不是身,而是用什么光滑的材质雕刻成的,肌都已经凹陷,特别是嘴角,似笑非笑,看了直出皮疙瘩,总之一句话,这尸体,根本不像在寺院里看到的那些高僧,反而让人感觉十分的不祥。

  我看着实在不敢碰,问他:“你确定这尸体没问题吗?我总觉得,他好像有什么诡计,你看他的表情,怎么这么的…这么的…”

  “妖异!”闷油瓶接着我的话说道:“我也不明白,这具尸体的确给人不舒服的感觉,但是他已经干化了,无法尸变。”

  我点点头,冷汗都冒了出来,问他:“那就好,你确定这里面的炸葯还能用?”

  他说道:“只要八宝转子能用,炸葯肯定能用,现在就怕这机关老化了。”

  背了具干尸在身上,我深身不自在,特别是看到他的指甲这么长,横在我的面前,鬼森森的,脚都有点软,我想起湘西的赶尸匠,就是像我这个样子把尸体背在背上,但是人家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起来的,我倒好,干尸体,我也体,,那种干巴巴的感觉真他娘的别提多寒人了。

  不过现在也没办法,还好光线还可以,我还能看得清楚,不至于胡思想,我咬紧牙关,就当着身上背着个麻袋,幵始一步一步向上爬,闷油瓶爬在我后面,防备着我如果脚滑,失足掉下来。

  我爬了有五六步,突然觉得那干尸尸体有点不对劲,因为我的后背就贴着它的尸皮,所以感觉得非常清楚,那尸体好像突然变大了一点。我停下来仔细感觉了一下,又感觉不出什么特别的异样了。

  我回头看了看闷油瓶,他在我下面,如果尸体有什么异化,他应该能马上看见,但是他好象什么都没发觉,难道是我自己多心了?

  也难怪,背着具这么妖异的尸体,很难不多心。

  想着,听到胖子在上面催我,我只好继续向上,因为过于紧张了,脚都有点抖,我想早点结束这情况,三步幷两步,好不容易爬到顶端。

  胖子可以说阅尸无数,不过看到这具尸体后也出不了不太舒服的表情,毕竟,这用绑尸绳挂着尸体的时候,还有两三拳的距离在,现在就像跳贴面舞一样,感觉肯定难受。

  我硬着头皮,对他说到:“你把这个固定到宝顶上去,然后马上下来,我们在下面引爆,如果里面的机关还能运作,应该没有问题。”

  ?胖子看了看宝顶,说道:“你唬我呢?我***怎么固定?你想让老子学***吗?”

  ?我一抬头,宝顶上面没什么可以钩挂的地方,如果要把爆炸的力度全部发挥出来,必须把整个尸身紧紧贴着宝顶,这的确是个问题。

  ?我想了想,说道:“实在不行,就把它头朝下绑在这柱子上,快一点,时间快到了。”

  ?胖子把尸体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摆了摆,问我道:“哎,真奇怪,这尸体怎么还有条尾巴?”
( ← ) 上一卷  盗墓笔记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盗墓笔记》是一本完本灵异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灵异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灵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盗墓笔记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