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情圣_第41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梦中情圣第41卷 作者:牛笔 时间: 2019-9-11 18:46:00

【121】跑调之后,十指紧扣

  三十六瓶啤酒,麦子一个人干掉了不下十瓶,这酒量震惊了除海mìmì之外的其余四人。瞧麦子那脸不红气不的样子,很有点大将风度。

  就在大家以为她再来十瓶也若无其事的时候,麦子突然捂着嘴,从指间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唔…我去一下厕所…”

  海mìmì感到情况不对,连忙搀扶着麦子走了出去。

  袁泽抛给云牧一个“你懂的”眼神,然后拉着林浩道:“走,我们也去上个厕所。”说着,两匹牲口勾肩搭背地走出去了。

  二人世界,再次降临。

  房内模糊的灯光下,云牧感到有些如梦似幻。

  柳芽胜率高,也有输的时候,她大概喝了三瓶左右,整个脸庞都发红了,原本雪白如瓷的粉颈也微微泛红,连两只小手都是红色。在这人为造成的二人世界里,柳芽显得有些紧张,红扑扑的小脸别到一边,没看云牧,双手漫无目的,不知道往哪放。

  贵妃醉酒,莫过如此。

  云牧目眩神,挪动身子,凑近了一点。

  柳芽很慌张,站起来想躲开,刚起身就感到天旋地转,身子一软。

  云牧赶紧将她扶住,两人表情都很尴尬,不敢看对方的眼睛,慌乱中重新坐了回去。云牧手有点发抖,一横心没挪开手,从背后揽住了柳芽的纤

  电光石火间,云牧有种冲动,想把柳芽整个揽在怀里,不去理会眼前的时间地点场合。

  柳芽触电般颤抖了一下,而后骂道:“狼,又被你占便宜了!”

  云牧弱弱道:“我也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到最后什么好处都便宜我了。”

  柳芽意识非常清醒:“别以为你是老爷就可以占便宜,再不把手松开,我跟你拼了。”

  云牧吓了一跳,连忙缩回了手。

  看着云牧惊慌失措的样子,柳芽这次没幸灾乐祸,也没扳回一城的得意,反而有些不开心,嘟着嘴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呢喃着:“笨蛋!木头!大傻瓜…”

  “你说什么?”云牧没听清楚,凑过去一脸好奇。

  “没什么。”柳芽还在生闷气,又说道:“等会儿万一我喝醉了,你不准占我便宜。”

  云牧想了想,说道:“好吧,顶多我拜托海mìmì送你回去。”

  柳芽:“不行,那两个女同胞取向太模糊了,我才不要被她们占便宜。”

  云牧挠着头发,苦着脸问:“那你想怎么样啊?”

  柳芽嗔道:“我不管,反正你要送我回去,路上不准趁机揩油占便宜。”

  云牧被打败了:“好吧,我尽量。”

  “这还差不多。”柳芽马上就不生气了,笑逐颜开,模样说不出的可爱。

  云牧感到一阵眩晕,醉得恶向胆边生,又想下手抱住柳芽,最终还是没敢下手,只得找了一个困扰他很久的话题:“我问问,你为什么不唱歌?”

  柳芽:“都说过了,我不会唱歌。”

  云牧:“哪有女孩子不会唱歌的?”

  柳芽:“我…我唱歌很难听的!”

  云牧:“我不怕!”

  柳芽:“你当然不怕,可我怕呀。”

  云牧:“这里又没外人,怕什么?”

  柳芽:“不,他们马上就要回来了。”

  云牧很有心得:“放心,他们肯定跑去吐了,没个十分钟回不来。”

  柳芽认真看着他:“你真的不怕?”

  云牧也很认真:“不怕!这也不是怕不怕的问题,问题是我想听,做梦都想听!”

  柳芽微微动容:“那我唱了你不准笑我哦?”云牧怔了怔:“我为什么要笑啊?”

  柳芽站了起来,做了个深呼吸,控制着有点发软的身体,然后恶狠狠地瞪着云牧:“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要是我发现你笑了,你就死定了!”

  云牧没反应过来,柳芽就去点了一首歌。

  前奏声响起,柳芽握着麦克风的小手不住发抖。

  “寂寞是一种自由,让眼睛跟背影远走。我抱紧云的双手,想学会在天空游泳。问那只没目地的信天翁,可望见天堂的窗口。银河向西还是向东,谁左右…”

  歌声响起,云牧震惊了。

  纪如璟这首《寂寞的自由》,原本很有点空灵天籁的味道。柳芽的音质也很空灵,虽不是天籁却也有种山泉淌般的悦耳。

  真正的问题在于…这姑娘跑调了,跑得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完全跑出了她的个人风格,乍一听还以为是另外一首歌!

  震惊之余,云牧很是唏嘘,白裙飘飘的姑娘音这么好,唱歌跑调成这样,根据他的估计,柳芽的歌唱灵应该不足20%。

  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看到鲁人佳弹钢琴柳芽会那么生气。

  敢情白裙飘飘的姑娘跟音乐有仇啊!

  柳芽唱到一半,小脸上写了难为情,有种站在舞台上走音被无数人强势围观的局促不安,她很想放弃。看到云牧傻愣愣地望着她,并没有笑话她,柳芽咬了咬牙,一横心,又接着唱了下去。

  她声音有些发抖,现在已经不是在唱歌了,更像在说唱。

  云牧就那样傻愣愣地凝视着柳芽,感到心里有个地方震颤了一下。

  柳芽固执的样子,和他太相似了。

  这一刻,云牧甚至可以猜到柳芽的想法,换了是他,说了要唱就得唱完,柳芽多半也抱着这种信念。这种行为值得云牧欣赏,却未必会心动。他真正心动的是,柳芽仅仅只因为他想听,才这样咬着牙唱下去的吗?

  他突然觉得,柳芽跑调也没什么不好,这也是一种个性。相比起海mìmì出众的唱功,他更愿意听柳芽唱歌,哪怕她每首歌都跑调。

  到现在他才发现,原来唱歌时的柳芽,才是最纯真可爱的柳芽。

  “啊…”柳芽对着麦克风一声惊呼,声音在房中回

  云牧站起来用右手抓住了她的左手,惊呼的同时,柳芽本来想挣脱,可云牧左手拿着麦克风,跟着屏幕中的伴奏乐唱了起来。

  柳芽的挣扎停止了,也跟着唱了起来。

  说来也怪,跟着云牧唱,她突然就不跑调了。其实这种情况也并不罕见,有些唱歌走调的人跟着原唱一起哼唱,往往就恢复正常了。

  云牧并非原唱,柳芽却感到他给了自己一种方向。

  她的声音不发抖了,左手开始发抖,因为云牧的右手开始不老实了。两只手原本只是很平常的拉着,那只大手突然从她指间扣了过去,渐渐变成了十指紧扣…!。

【122】隔墙有耳

  于纱第三次进了洗手间。

  歌城里的洗手间很豪华,里面还放着钢琴曲。

  于纱没那闲情雅致欣赏高雅音乐,她关上一扇小门,坐在马桶盖上,忧心忡忡地发短信:“梦茹,我后悔今晚出来了。”

  发短信的同时,于纱很心酸。

  曾几何时,高富帅在她心目中那是高大威武,领衔四班的风云人物。而今夜,她亲眼目睹高富帅在李亮和戴弘毅面前,就跟孙半没两样。那种强烈的落差,直接击溃了她心目中树立了近两年的光辉形象。

  很多时候女人会陷入一种盲目的感情世界,她们曾经喜欢一个人,就以为那个人是她们心目中的王子甲。结果和那个人在一起之后,赫然发现原来他是蛤蟆乙,那种美好的感觉完全没有了。

  钱梦茹回复很不客气:“早跟你说了,那姓高的有什么好啊。”

  于纱:“以前我也不知道他是这种人呀,刚才他和戴弘毅一起灌我酒,没安好心,我都躲到厕所里来了。”

  钱梦茹:“直接走人,你再喝下去贞都没了,戴弘毅的套路你没听说过吗?”

  于纱:“这样不好吧,李亮也在呢。”

  钱梦茹:“随便你,你别**了以后来找我哭。”

  于纱:“要不这样吧,九点半我还没联系你,你就打电话给我,一直打,打到我接听为止,我找个借口溜掉。”

  钱梦茹:“好吧,你自己小心。”

  于纱:“还有,我刚才看到你们班的云牧了。”

  钱梦茹沉默了二十秒钟,发来短信:“关我什么事?”

  于纱:“八卦一下呗,他跟几个女生一起来的。”

  钱梦茹:“哪几个女的脑子进水了会跟她一起呀?”

  于纱:“二中的柳芽,还有我们学校的麦子,海mìmì”

  钱梦茹:咒…”

  于纱:“什么意思啊?“钱梦茹:“你眼花了吧?”

  于纱:“他们就在我隔壁的包厢,不信你自己过来看。

  钱梦茹:“没兴趣,不说啦,我看电影去了。”

  于纱继续坐着没动,看着表算时间,准备拖延几分钟再回去唱歌。

  就在这时候,脚步声响起。

  呕…哇…!

  洗手槽传来一连串的呕吐声,于纱皱起眉头,此地不宜久留。

  刚站起身,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少喝点会死呀,逞什么强。

  于纱坐了回去,竖起耳朵,这不是海mìmì的声音吗?

  海mìmì不停拍着麦子的后背,嘴里埋怨着:“你这法子不领,赔了夫人又折兵。”

  折腾了两分钟,麦子终于有力气说话了,她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唏嘘道:“唉,老了,不行了啊,想当年我”

  “别想当年了。”海宴mì立刻打断,没好气道:“你还想接着喝?”

  麦子:“肯定的啊,等我缓过来了,再来七八瓶没问题。”

  海mìmì:“你傻不傻呀,就没看出点内幕来吗?”

  麦子:“什么内幕?”

  海mìmì:“这两人绝对有jiān情,感情比一般的男女朋友还深呀,你没看见柳芽那种小媳妇儿的模样吗?柳芽明摆着要帮云牧挡酒了,你把她灌醉了又怎么样呢?最后还不是便宜了云牧,说不定他今晚就趁着机会跟柳芽发生一段真正的故事!”

  于纱差点没把耳朵贴在小木门上,惊天内幕,绝对惊天内幕啊!

  关于云牧和柳芽的传言,于纱根本就不信,今晚看到四人一起出没,她信了三分。此刻听到海mìmì这话,她已经信了七八分。

  于纱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失落,那个自己向来不屑一顾的家伙怎么可能泡到柳芽?

  只听麦子道:“老衲向来喜欢明刀明的硬拼,那种阴谋诡计不是我的风格,我想过了,呆会儿找个时间跟云牧把话挑明了。”

  海mìmì很紧张:“你真要跟他说?“麦子:“1必须的我决定了。”

  于纱只感到菊花一紧,天旋地转。

  从麦子和海mìmì的对话来琢磨很明显麦子也对云牧有点意思。

  麦子要跟云牧把话挑明了,莫非要跟云牧表白?

  什么江湖啊!

  于纱完全接受不了这种设定,那个自己一直嗤之以鼻的家伙,竟然有如此大的魅力?

  柳芽在二中有多威武,于纱只听说过,没亲眼见识过。但麦子在一中有多威武,于纱是亲眼目睹过的,在舞蹈室的接触中更对麦子有了深一层的理解。她和其她妹子一致认为,大姐头眼光奇高,一中不可能有任何牲口值得麦子青睐。

  此时此刻,于纱脑子里昏昏沉沉,心情极度复杂。

  只听海mìmì迟疑道:“那你还不如把云牧也灌醉了,然后我们……”

  接下来的话没说,麦子已经懂了。

  于纱也懂了,只是她听懂的东西,和麦子听懂的东西有着一定的区别。

  麦子:“你豁出去了?“海mìmì声音有点羞:“其实,也不用真做点什么呀。只要他烂醉如泥了,大家睡同一个房间里,第二天醒来,难道他不应该负责任?”

  麦子:“万一他就是不肯负责呢?”

  海mìmì:“那还说什么,直接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神技秒杀他!”

  于纱听得浑身冒冷汗,暗叹腐女果然是腐女啊,方式方法太犀利了。她就搞不懂了,那个云牧到底有什么魔力,竟然值得麦子海mìmì施展这种破釜沉舟的法子?

  麦子:“再说吧,他死活不肯喝,我也不想强人所难。”

  海mìmì撅着嘴有点心不甘情不愿,陪着麦子一起走了出去。

  不久之后,于纱也回到了8号包厢。

  “去那么久?”戴弘毅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表情不悦。

  于纱也不愿意得罪眼前这个校园里的风云人物,说道:“我刚才碰到几个同学,跟她们聊了一会儿。”

  戴弘毅眼睛一亮:“女同学?”

  于纱暗暗叫苦,没料到对方打破沙锅问到底,只得硬着头皮点头。

  戴弘毅有些醉意了,问:“谁啊,我认识吗?”

  于纱心念一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既不愿意看到云牧和柳芽勾搭成功,也不愿意看到麦子和海mìmì阴谋得逞。既然如此,不如去搅搅局?

  打定主意,手纱笑道:“麦子和海mìmì。”

  戴弘毅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于纱接着道:“她们就在隔壁7号房”说着,又对高富帅道:“还有你们班的云牧也在,听说二中校花也在那里呢。”

  听到这话,高富帅和戴弘毅同时脸色微变,对视了一眼。!。

【123】一休曾经不懂嘿咻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有二

  里面的世界也很精彩,7号包厢内,二人世界无比温馨。

  音乐声早已停止。

  云牧和柳芽坐在一起,两只手也紧握在一起。

  正如云牧下午所说的那样,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牵手,而是直接牵着手。此时此刻,他们好像都没找到外在的原因,两人却手拉手不肯松开了。

  两个人都没说话,一切都显得那么水到渠成。

  良久,云牧笑了起来,好像在偷着乐。

  原本宁静中略带腼腆的柳芽马上就变脸了:“我说过啦,你敢笑你就死定了!”

  云牧:“天地良心,你唱歌的时候我可没笑,再说我也没笑你唱歌啊。”

  柳芽:“那你笑什么?”

  云牧:“我是在高兴,刚才我发现了一个秘密,你也不是十全十美的,这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我泡到你的信心。”

  柳芽:“你泡我?不亡命天涯四海为家了?”

  云牧侧过身,双手合十将柳芽的小手碰在掌心里,做了一个深呼吸,麻起胆子道:“要是你马上答应,我就来泡你。”

  柳芽看着他的眼睛,低低道:“你先泡了,我再答应。”

  云牧缩了缩脖子:“你这眼神很怪,我有种要踏进陷阱的感觉。”

  柳芽马上缩回手,气呼呼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云牧马上凑了过去,很深情道:“姑娘,我可以泡你吗?”

  柳芽非常给面子:“可以。”

  云牧欣喜若狂:“那做我女朋友吧?”

  柳芽马上端起架子:“没门儿!”

  云牧眼前一黑,悲愤道:“算了,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柳芽很生气:“这就放弃了?亏你还有奥运精神呢,我鄙视你!”

  云牧感到峰回路转,弱弱道:“这意思是我不放弃,你就答应了?”

  柳芽身子挪开了三公分,说道:“我现在有点头晕,不能稀里糊涂上了你的当,等我回去好好考虑几天,再回答你这个问题。”

  云牧跟着凑过去了四公分,hòu着脸皮道:“不行啊,我就盼着趁一个未成年少女不冷静的时候下手,你现在就答复我吧。”

  柳芽咬着牙道:“云小牧,我现在信了,你无的时候果然不卑不亢理直气壮!连这种话都敢明摆着说出来…面对你这么无的人,我很有压力。”

  云牧不以为反以为荣,笑呵呵地问道:“可不可以悄悄地透一下,在你不冷静的时候,有答应我的意思吗?”

  柳芽脸上掠过一抹红晕,刚想回答,敲门声响起。

  ⊙v⊙*⊙v⊙

  袁泽很懂情调,故意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才走进去。

  云牧真想把走进来的两男两女给踹出去,什么时候敲门不好,偏偏挑这种关键时刻…这完全不能忍啊!

  两匹牲口和两个腐女说说笑笑走进来,好像关系又近了一步。

  林浩一进来就jī动道:“三哥,原来麦子和海mìmì游戏里跟我们同一个服务器的。”

  云牧询问地看着落座的麦子和海mìmì,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袁泽也很jī动:“缘分呐,没想到麦子就是我的偶像——老衲略想搞!”

  被人曝光这么yín霸的ID,麦子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还有点小得意。

  闻言连柳芽都吃了一惊,望向海mìmì:“那你就是‘贫尼很想要’?”

  海mìmì昂首,微微点头,一脸的寂寞如雪。

  “荆棘谷jiān夫**?”

  云牧惊叹一声,脸上写景仰之情。

  在他们那个服务器,【老衲略想搞】和【贫尼很想要】绝对是传说中的偶像级人物。两位偶像都是兽人,一个男兽人战士,一个女兽人萨,长期蹲点荆棘谷,作风极其猥琐,手段极其恐怖,猎杀联盟人头无数,江湖人称荆棘谷jiān夫**!

  久而久之,两人有了很多部落粉丝,连其它服务器的粉丝都开小号慕名而来。

  有些铁杆粉丝甚至断言,要不是荆棘谷jiān夫**悄然退出江湖,两人的名气说不定有望超越荆棘谷永恒传奇偶像哥三季稻。

  袁泽兴冲冲道:“她们两个暂时AFK了,等高考以后,会重出江湖的。我刚跟麦子商量过了,暑假里大家一起搞个公会,你们来吗?”

  云牧:“可以。”

  柳芽:“我也去,反正上周我就跟你们两个灾星一起退会了。”

  气氛马上热烈了,六名少男少女兴致地讨论起来。

  讨论到一半,麦子问袁泽:“你还没说你是谁呢。”

  袁泽:“我有两个号,一个亡灵战士,别提了,我再也不指望兄弟剑了。以后我主玩牧师号,名叫杏玉糕。”

  麦子:“厉害啊,我听说过你,你们公会是我们服最先打通MC的吧?”

  袁泽有点小得意,回首往事,又一脸沉痛:“光是两个门神就灭得死去活来,就差没卖血赚修理费了,能通不过吗?为了过MC,我还逃了几天课!”

  麦子笑着问林浩:“那你呢?”

  林浩微微侧过身,出一个四十五度侧脸,顺便还出一种黑夜里独行刺客的寂寞,声音很沧桑:“亡灵贼,杏玉强。”

  结果麦子和海mìmì一点表示都没有,耗子憋闷得差点吐血,哥们儿也是服务器有名的大盗贼好不好,你们好歹也来点反应啊?

  麦子又问:“有个叫‘国足前锋’的亡灵术士,还有一个叫‘sāo年阿宾’的牛头人,好像是个小德,他们也是跟你们一起的吧?”

  “连这你都知道?”林浩很吃惊,嘴道:“他们都是我们初中的室友“国足前锋’叫艾德华,是我们寝室老大。sāo年阿宾名叫罗宾,是二当家。”

  海mìmì:“艾德华?这还是英文名字?”

  林浩:“不是,我们老大姓艾,名德华,大家都叫他华仔。”

  海mìmì:“哦,真奇怪的名字,还好他不姓刘。”

  麦子又问柳芽:“你呢?”

  海mìmì不嘴了,她知道麦子绕了半天,其实主要想问柳芽。别看麦子作风比较彪悍,有的时候也懂得讲究方式方法。

  柳芽答道:“貌似红太狼…”

  海mìmì惊愕道:“红太狼,那不是灰太狼的老婆吗?”

  麦子碰了碰海mìmì的腿,然后赞叹道:“貌似红太狼,我有次在网吧听人说起过,他们都说你是高端法师,DPS长期全公会第一,没想到就是你。”

  微醉的柳芽非常放得开,听到麦子这话,她学着云牧的样子,liáo了liáo额前的刘海。

  云牧乐眼睛都直了,这妞闷sāo的样子,有俺当年的几分风采。

  麦子眼睛也直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袁泽和林浩也没料到柳芽突然搞这么一出,他们瞪着云牧,眼里充了羡慕嫉妒恨。***,你把我们柳芽带坏了!

  海mìmì则看着云牧,好奇道:“小师弟,你不会叫‘貌似灰太狼’吧?真看不出来,你这么威武的人,居然是个管严。”

  麦子脸上不经意间掠过一丝笑意,她知道,其实海mìmì最喜欢管严的牲口。

  云牧没说话,还沉浸在柳芽那个liáo头发动作的余韵中,一时没缓过来。

  袁泽代他答道:“不是,他现在玩猎人号了,以前他有个盗贼号,叫‘一休曾经不懂嘿咻’…”

  “一休曾经不懂嘿咻?”海mìmì俏脸微红,疑惑道:“这怎么是八个字的?”

  前排先袁泽:“公测的时候可以有七八个字的ID,后来收费后系统才强制改名字。就因为改名,这家伙都不玩贼了,跑去玩了个巨魔猎人。”

  海mìmì着云牧不放:“小师弟,你现在猎人混得怎么样了,修玛、断牙、鲁伯斯、邦加拉什、拉克西里这些名宠抓到了吗?”

  云牧回过神,见柳芽也在翘首以盼他的〖答〗案,于是答道:“别提了,修玛我守了一个月都没守到,后来去抓鲁伯斯,被一群联盟猎人轮得…”

  海mìmì很吃惊:“你真守了一个月?”

  柳芽深深看了云牧一眼,她认为云牧真做得出这种事情。

  云牧:“也不是天天守,还得上课,有空就去蹲点守着。可能我每次上课的时候就刷新被人抓了,反正只要我在的时候就没刷过。”

  海mìmì:“那你就不做别的了?”

  袁泽嘴道:“你就不要指望他了,他根本不参加集体活动,就一个人瞎逛。你能想象吗,他现在全身蓝绿装,连一件紫的都没。”

  海mìmì:“哦,原来是任务控。”

  袁泽没忍住笑:“什么任务控啊,刚开始他连件都不会用,一个任务忙活一下午还没找到路。后来这货就不做任务了,到处闲逛欺负小怪兽,混了三个月才到六十级。最后那几级还是别人帮忙的,有一天老板娘实在看不下去了,帮他升了几级。”

  云牧不服道:“你别听他胡说,好歹我也是抓到了拉克西里的牛猎人。”

  海mìmì马上花痴道:“人家一直觉得拉克西里最好啦,隐藏属三连击那么厉害,造型又好看,身上冒绿光好可爱喔。”

  林浩准备在器女神面前卖一下:“我透一个内幕,当时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三哥路过霜刀石,拉克西里刚好刷在他头上,就被他走狗屎运抓到了…”

  云牧一头黑线,麦子突然很气愤道:“说起拉克西里我就来气,上次我玩猎人小号,在冬泉谷蹲了大半天,绕来绕去终于等到拉克西里刷新了,结果我绕得太远,绕回去一看,拉克西里正好被一个猎人抓走了!就慢了那么几秒啊,眼睁睁看着那混蛋抢走了我的宝宝!”

  海mìmì也气愤道:“被他抢走也就算了,那家伙太无了,还故意带着宝宝在小麦面前左三圈右三圈的晃悠,打出来的字差点都让小麦吐血了,那混蛋不停刷屏:你想要吗,你真的想要吗,想要你就叫啊…”袁泽义愤填膺道:“谁啊,这么嚣张?把他名字记下来,建个小号骂他全家!”

  麦子也来劲儿了:“我准备练个联盟盗贼,以后就蹲点守那王八蛋,见一次打一次!哼哼,那混蛋名字化成灰我都记得,叫做‘天生的手’!”!。
( ← ) 上一卷  梦中情圣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梦中情圣》是一本完本都市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梦中情圣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