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情圣_第11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梦中情圣第11卷 作者:牛笔 时间: 2019-9-11 18:46:00

【031】一定是幻觉

  孙晓明没想到自己走马上任第一天,就得窝在医院。

  有些时候,孙晓明会暗叹自己怀才不遇,没有关系没有背景,即使毕业于名牌大学,最终也只能在市委办做个小科员。时光如水,眨眼青春就不在了,自己如今三十而立,混到正科就止步了,依然没有得到施展抱负的机会。

  人生的大起大落,一向都来得很突然。

  就在今天,那个新来的王书记,点名要他做秘书。

  孙晓明还没缓过来,就硬着头皮上任了。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一夜之间就成了蓝江市第一任专职副书记的第一任秘书,考虑到那些有关专职副书记是否肋的争议话题,孙晓明心头不不知道这从天而降的一切,到底意味着幸运还是不幸。

  可不管怎么说,由于秘书这个职位的特殊,一旦做了王文东的秘书,他脸上就刻着一个“王”字,由不得他了。

  做秘书的脑子都灵活,孙晓明心里佩服王书记,这种比较私人的任务,一下子拉近了两人的关系,还表明了一种态度: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被领导信赖的感觉妙不可言,孙晓明心里着实感动了一把,同时也清楚自己从今往后彻底绑上了王书记的战船。

  这是孙晓明第一次给领导做专职秘书,他卯足了劲儿想挣点表现,结果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对劲儿了,事情好像离了他的预期。

  “牛老师,不好意思,我去楼下一趟。”

  察觉到牛清涛有意旁敲侧击打听自己上司的身份,再联想起刚才高局长不对头的脸色,孙晓明借故离开,打电话向王书记汇报了情况。

  “这…”电话那头的王书记听完明显愣了一下,简短地说了一下事情经过:“小孙啊,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王书记,我是不是闯下大祸了?”孙晓明当场冷汗飚得比高局长还多,自己那不经意的三言两语,不仅毁了自己的前程,还让领导跟高局长那一派的人对上了。

  孙晓明万念俱灰,在市委办当了多年边缘人物,他太清楚犯下这种低级错误的后果了,可以说从此就在领导心里留下了糊涂轻浮的形象,再也翻不了身。

  所幸孙晓明还有作为男人的担当,他几乎带着哭腔一个劲儿地认错:“对不起,王书记,我知道这是不可饶恕的低级失误,我也不敢奢求您原谅。王书记,这事儿跟您没关系,责任我愿意一个人扛着。”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会儿,声音传来:“也怪我,事先没跟你说清楚。小孙,你不要有压力,第一天当秘书都会紧张。我以前给领导做秘书的时候,也犯过错。”

  “王书记…”

  孙晓明声音哽咽了,王书记竟然没怪他,那口吻分明不像在敷衍他,反而用当年的切身经历安慰了他两句,这让孙秘书着实感动了一把。

  “这样也好,省了许多麻烦。小孙,别把这点小失误放在心上,你记住我托给你的任务就行了,给我把云牧看好,那小子闲不住,你给我看好他,不能让他偷偷溜出医院…”王文东又吩咐了几句,结束了通话。

  孙晓明心里有谱了,跑去洗了把脸,昂首阔步地回到病房外蹲点,脑子里还在揣摩上意,反复琢磨着领导那句“这样也好,省了许多麻烦…”

  ⊙v⊙*⊙v⊙

  特护病房里,正上演着很绝的一幕。

  云牧半躺在病上,还翘着二郎腿,根本就无视了别人的存在。而四班的班干部则各聊各的,好像也把云牧当成了空气。

  他们都在等着牛老师走进来一声令下,然后大家一窝蜂撤退。

  钱梦茹偶尔会用复杂的眼神望向云牧,看到这个如今孤立无援的男生,再想想当年那个走到哪都被人众星捧月的男生,不感触良多。连她这个外人都不太能够接受这种落差,也不知道云牧作为当事人是如何接受这一切的。

  看着闭目养神的云牧,钱梦茹只能认为他已经到了破罐子破摔的极限,就如同大街上的汉,随便躺在街边还能横眉冷对千夫指。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吸引到女生?钱梦茹心里为麦子感到不值,这两天学校里的传闻把云牧跟麦子的故事越传越玄乎,而传闻的主角,却是这样一个没有任何亮点的人。

  再想起昨晚那个模糊的梦境,钱梦茹对云牧除了鄙视之外没有别的情绪了。

  房门突然打开,柳芽提着一包东西走了进来。

  除了云牧,其他人全都懵了。

  柳芽?

  二中的校花柳芽?

  柳芽曾经参加与二中和一中的辩论赛,很拉风地率队击败了一中校队,名噪一时。一中的男男女女,对柳芽这个人都不会陌生。云牧当时没去过辩论赛现场,但这些班干部那是必须去的,对柳芽可谓记忆犹新。

  大家都在想,柳芽提着东西来看云牧?不可能,一定是走错房间了!

  柳芽径自走到云牧面前,然后问道:“你同学来看你了?”

  云牧:“嗯。”柳芽冲众人展颜一笑:“谢谢各位来看我们家云牧。”

  这话没有换来应答声,房中一片沉寂。

  一群班干部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口,脑子回着五个字:我们家云牧?

  宁嘉反应很快,她综合了各种可能,最后认为云牧和柳芽勾搭在一起绝对不可能,于是暗忖道:亲戚,柳芽一定是云牧家亲戚!

  其他人缓过来之后,也有同样的想法。柳芽都高三了,云牧才高二,说不定是他表姐什么的。真看不出来,云牧还有这么一个表姐。

  柳芽早就不忿于一中学生对云牧的态度,尽到起码的礼数之后,她也不和众人寒暄了,直接就坐在边,扬了扬手里的袋子,笑嘻嘻道:“我买了水果,还有巧克力,你先吃哪样?”

  面对这么常见又特别的相亲见面礼,云牧感觉自己急需补充一点能量来燃烧小宇宙,于是说道:“巧克力吧。”

  柳芽马上拿出一盒巧克力,在云牧伸手要去接的时候,柳芽小手一歪缩了回去,接着打开包装,取出一块巧克力递到云牧嘴边,带着无限的柔情意道:“别动,乖,张嘴,我喂你…”咝咝…!

  病房里,响起一连串倒凉气的声音。

  钱梦茹目瞪口呆,心里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甘。

  其他人反应各异,有的眼,有的偷偷掐着自己。

  确认自己没看错也不是在做梦之后,所有人都接受不了眼前这个事实,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是幻觉。嗯,幻觉,一定是幻觉!

【032】了不起的麦子

  夜幕降临,开完临时会议的麦成安一脸平静。

  刚才会议上,众多常委变着戏法儿试探王文东深浅的时候,麦成安冷眼旁观,保持了缄默。无论是他省里老战友透出来的信息,还是据他个人这两天的观察,麦成安都觉得王文东很不简单。

  回到家中,麦成安就听到子一阵抱怨:“你那宝贝女儿又发脾气了,你自己去看看。”

  麦成安早年战斗在第一线,负过伤,三十岁才结婚,膝下仅一女,对女儿自然是百般宠爱。以往星期六下午放学的时候,女儿多半跑去跟同学逛街去了,今天坐在客厅沙发上生闷气,肯定有故事。

  麦成安走过去问道:“麦子,谁惹你了?”

  麦子捏了捏小拳头,哼哼道:“外人惹我,他早已经躺在送去医院的救护车上了。这次惹我的人,本姑娘不好下手。”

  麦成安忍俊不:“谁啊,还有你不好下手的人?”

  麦子气呼呼道:“说起这个人我就生气,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麦成安怔了怔,诧异道:“爸爸怎么惹你了?”

  麦子:“昨天我们学校有人打架,情节还严重的。我都报警了,可是你们公安局根本就不管不问,太不负责任了。”

  麦成安恍然:“哦,你说那件事,林秘书跟我汇报过了。那个事,你们校领导不是妥善处理了么?有些事情,警方也不能管得太宽。”

  “妥善处理?那能叫妥善处理吗?”麦子越说越气“上午刘校长叫我去办公室,问我校庆排练进度怎么样了,然后高富帅他老爸就绷着脸进来了,好像谁都欠他几百万似的。我这才刚走出办公室,就听见那个高局长说什么‘刘校长,这件事情你一定要严肃处理’…这都什么人啊,自己儿子欺负人,还想把挨打的学生严肃处理?爸,你说,这算妥善处理了吗?”

  麦成安很镇定:“你们学校不是第一次出这种事情,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上心?”

  麦子理直气壮:“以前我那是没看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这回的事就发生在我眼皮子底下,还有高富帅他爸的话又被我听见了,我实在受不了啊,太丑恶了!”

  麦成安:“所以你就冲进去跟高局长和刘校长大闹了一场?”

  麦子呆了呆:“爸,你怎么知道?”

  麦成安:“别管我怎么知道,不要忘了你爸也是多年的老刑侦。”

  麦子腆着脸笑道:“好吧,老刑侦同志,请问你准备好制止这种丑恶现象了吗?”

  “臭丫头,有你这样跟你爸说话的吗?”麦成安哭笑不得,一中向来颇受市领导重视,学校里的事情,一般都由校领导内部解决。他这公安部门的头头要是伸手进去,这手未免也伸得太长了。

  “爸,别转移话题,我太了解你了。”麦子穷追不舍,忿然道:“爸,您当时是没看见,高富帅故意拿足球踢人,还让人把球给他捡回去。那位同学没同意,就被高富帅的狐朋狗友揍了一顿。秉公执法,实事求是,难道不是警队的办案标准吗?”

  麦成安笑道:“你也没实事求是吧?我听说高富帅没动手,站着没动被那个学生打了。还有,那个学生后来手持凶器,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麦子很不服气:“难道还不兴别人正当防卫了?再说瞎子都看得出来,高富帅虽然没动手,但他就是主谋。爸,这可以算作有预谋的故意伤人罪了,您就不管不问吗?就算要处分云牧,那也该各打五十大板,把高富帅和他那三个帮凶也一起处分了!”

  到了麦成安这个位置,利益换已经成为习惯。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勇斗持刀歹徒的英雄模范了,无缘无故替人强出头的事情,太划不来。而且高义跟李市长有那么点关系,麦成安不希望在今年换届之前横生枝节。

  麦成安很纠结,自己一直教导女儿做人要敢作敢当无愧于心,如今女儿把事情摆到桌面上来了,自己真忍心让她失望吗?

  这不是变相承认自己多年来对她的教诲都是蒙人的吗?

  看着已经亭亭玉立的麦子,麦成安心里打了个突。这丫头,似乎对那个叫云牧的学生太关心了点,不会有早恋的苗头吧?高考在即,早恋这种事情,很影响女儿前途。若真如此,那就得好好斟酌一番了。

  叮咚…!

  门铃声响起,麦成安很有一家之主的风范:“去开门。”

  麦子还在生闷气:“我不去,谁爱去谁去。”

  子在厨房里忙碌着,麦成安只得自己起身去看了门。看到手里提着特别的礼物,好像是一些中学生的学习用品,打扮有点休闲的王文东,麦成安愣了一下:“王书记?”

  王文东笑容面:“麦书记,不好意思,冒昧造访,给你添麻烦了。”

  麦成安:“哪里的话,快请进。”

  进了客厅,王文东主动跟麦子打招呼:“这位就是麦子同学吧?”

  麦成安听出王文东话里有话,对麦子道:“快叫王叔叔。”

  这位大叔,长得有点像费翔呀。麦子习惯性地打望帅哥,瞄了王文东两眼,突然就变成了淑女,脆生生道:“王叔叔好。”

  “好好好,真有礼貌。”王文东态度非常热情,落座之后,直视麦成安,感激道:“实不相瞒,我今天特地前来感谢麦子同学,麦书记教女有方啊。”

  麦成安有些迷糊了:“这丫头不添我就谢天谢地了,谢她干啥?”

  “麦书记,话不能这么说啊。”王文东成功铺开了话题,说道:“我有个调皮捣蛋的外甥,叫云牧,就在一中上学,昨天跟同学打架了。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当时全靠令千金见义勇为,才镇住了场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麦子好奇道:“王叔叔,你是云牧的舅舅?”

  王文东点头:“嗯,亲小舅。云牧那孩子脾气倔,至今还不肯跟我说事情经过。麦子,听说你当时在场,能不能跟叔叔说下详细情况?”

  “哦,是这样的…”

  麦子有问必答,详细说了一遍事情经过。

  只有云牧才认为舅舅是个黑面神,别人都不这么想。

  王文东好歹是给领导做过几年秘书的人,论起察言观,待人接物,揣摩人心,那都是老母猪戴罩,一套接着一套。

  比如现在,他像听评书一样脸色波澜起伏,最后松了一口气,竖起大拇指:“了不起啊,遇到那种情况,一个女孩子敢身而出,了不起,果然虎父无犬女!”

  麦子哪里明白这些老官油子的弯弯道道,被夸得有点飘飘然。

  王文东又面向麦成安,显得感慨良多:“云牧那孩子自幼父母离异,一直是跟着我爸妈过的。如今二老都已经走了,管教云牧的责任就落在我身上。麦书记,这次多亏令媛帮忙,否则我们家云牧还不知道被打成什么样子。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没办法向九泉之下的二老待。”

  “应该的,这丫头也就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麦成安明白,王文东已经表明了云牧的重要,也表明了他今天的真正来意。

  “麦子,快高考了吧?叔叔送你点东西,千万别推辞,预祝你考个好成绩。”王文东说完站了起来,跟麦成安亲切握手:“麦书记,不早了,我也不打扰了,告辞。”

  麦成安客套地挽留了两句,最终王文东还是告辞了。

  “爸,王叔叔有品位的,这个牌子的文具好像只有省城才有得卖。”麦子没心没肺地看着王文东送给她的礼物,忽然想到了什么:“奇怪,王叔叔怎么没求您帮忙呢?他从头到尾都只顾着夸我了,正事儿还没说呢。”

  麦成安哑然失笑,乍看起来王文东进门后就一个劲儿的夸麦子,绕了半天始终没切入正题。实际上,王书记的意思,麦书记早就懂了。

  ·

  【又是新的一周,加油,加油,加油。】

【033】年少多金潇洒哥

  夜凉如水。

  田甜气鼓鼓地下了公车,脸色不怎么好看。

  从公站台走到医院,田甜看见一辆宾利雅致2005款R型豪华轿车停在医院门口。这辆省城牌照的银灰色宾利雅致尽显华贵,田甜昨天就见过一次,听同事说这种车价值好几百万,整个蓝江市都没这样的车。

  一个三十来岁精明强干的黑裙女人从驾驶座走出,田甜还没来得及感叹这个女人的女强人气质,黑裙女人又绕到后面,弯打开了车门。田甜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么拉风的女人只是一个司机?秘书?助理?

  接着从车内走下来的女人,田甜并不陌生。

  赫然是昨晚在病房守了一整宿的华贵女人。

  漆黑的夜,仿佛也掩盖不了她的光华。

  同样是女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田甜再次有了昨晚那种自卑的感觉,她想,这才是一个成功女人应该达到的高度。

  而自己呢,即使再拼命,这辈子最高的成就,也就市医院护士长吧?

  田甜有点不甘心,却无法抵挡残酷的现实。她已经过了眼高手低的年纪,有些东西偶尔幻想一下也就罢了,一旦认真那就输了,太不切实际。

  “护士小姐。”

  华贵女人主动走过来跟田甜打招呼,态度很客气。

  田甜回过神,看见宾利已经消失在夜中,又看着眼前的华贵女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顿时很紧张地支支吾吾。

  华贵女人看出了田甜的局促,主动找话题:“今晚还是由你照顾云牧吗?”

  田甜点了点头:“嗯。”华贵女人面有难道:“说来有点冒昧,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啊?”田甜受宠若惊,真不觉得这华贵女人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好不容易挤出一个声音:“什么事,您说吧。”

  华贵女人:“我就不上去了,等下云牧睡着了,你通知我一声好吗?”

  田甜口而出:“为什么?”

  “我不能去见他。”华贵女人看着田甜依旧不明所以的样子,轻叹了一声,语气凄楚:“是他不想见到我…”

  说着,华贵女人将一张名片到田甜手里:“我先去和医生谈谈,到时候你给我打电话,好吗?等他睡着了,我再去看他。”

  田甜有种被重视的感觉,从院长对这个女人以及那个王书记的恭敬态度来看,其实只要院长发句话,自己还不得听命行事?看来女强人做事,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强势,起码眼前这华贵女人让田甜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尊严。

  ⊙v⊙*⊙v⊙

  和同事换班之后,田甜走进病房一看,那个磕碜的少年已经睡着了。

  走过去在云牧眼前晃了晃手,确认他正处于睡状态,田甜蹑手蹑脚走出了病房。

  拿出手机,再拿出那张名片,田甜愣了一下。

  星云集团总裁,王文菁?

  从去年开始,沿海一带大名鼎鼎的星云集团在天府省大规模投资,这曾是在省内引起轰动的事情,田甜看过相关新闻。

  至于王文菁是何许人也,田甜没见过,却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

  因为她们的大姐头,那个更年期的护士长,一直把王文菁当成偶像。02年国内十大女企业家之一就有王文菁的名字,据护士长爆出来的八卦,王文菁应该是蓝江人,只不过十几年来一直在外闯

  握着名片的手不受控制地发抖,田甜算是明白了,怪不得昨天护士长用花痴似的目光看着那个华贵女人,热情得过分了点,敢情有这种内幕啊?

  田甜很兴奋,就好比普通人在街上见到大明星并且还找大明星签名留影了,总觉得倍儿有面子,多了一点谈资,以后可以跟狐朋狗友们吹嘘一下。

  好不容易控制住情绪,田甜终于打电话通知了王文菁。

  接下来的事情变得非常枯燥无味,那个女人就坐在病前,半天都没动一下。

  仅有的几次小动作,她伸出手想抚摸一下云牧的脸颊,最终不知道什么原因缩回了手。每当这个时候,田甜都能看到那个女人脸上的挣扎和痛苦。

  午夜十二点,王文菁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后把田甜叫到病房外,轻声道:“真对不起,我一看到这孩子什么都忘了,刚才忘记感谢你了。护士小姐,你去休息吧,有我看着就行了。”

  田甜弱弱道:“不行的,被值班医生抓到会扣奖金的。”

  王文菁笑了:“那我去跟你们领导打个招呼?”

  “真的不用啦,谢谢你,王,王总…”田甜犹豫了一下才想到一个合适的称呼,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她鼓起勇气道:“其实我睡到傍晚才起,现在根本就睡不着,您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就陪你说说话吧。”

  王文菁看到了田甜眼里的紧张不安,阅人无数的她甚至猜到了田甜心里在想什么。以往碰到这种拼命抓住一切机会往上爬的年轻女郎,王文菁向来不置可否,冷眼旁观。而今天环境不同,看了看睡的云牧,又看了看眼神从亢奋变为失落的田甜,王文菁准备给她一个机会。

  其实这也是给她自己一个机会,每次看到云牧,她心里充斥着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她需要一个聆听者,于是笑道:“好啊,那你别叫我王总,叫王阿姨就好。”

  田甜受宠若惊,紧张道:“阿…阿姨,他为什么不肯见你?”

  王文菁凤目中立刻涌起无尽的愧疚,本能地想岔开话题,望了病房一眼,幽幽叹息道:“阿姨没尽到过做母亲的责任,他不肯原谅我。”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田甜有点为王文菁鸣不平:“天底下无不是的父母,就算有再大的矛盾,也不能老死不相往来呀。就比如我自己吧,今天我妈叫我相亲,我一气之下摔门而出了,明天还不是得乖乖回家,跟妈妈化干戈为玉帛。”

  王文菁语气微冷:“你是在说他不孝吗?”

  “我,我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田甜吓坏了,花容失,暗忖云牧行为偏执也就罢了,他这个老妈也有些偏执,不能用常理推测。

  “阿姨没怪你,你知道明天乖乖回家,说明你是个孝顺的丫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有些事情跟你们家那是不一样的。”王文菁放缓了语气,带着几分自嘲道:“天底下无不是的父母?这话并不完全正确。古代饥荒的时候,有的父母会易子而食。现代社会,还有少数的父母为了钱卖儿卖女,阿姨亲眼见过有人毒成瘾把自己的女儿卖了…”

  “啊?”

  田甜惊呼到一半,连忙捂住小嘴,生怕吵醒了病人。这上天给她一千个假设,她也想不到王文菁会跟谈如此阴暗的话题,难道这就是女强人的世界观吗?田甜暗自唏嘘,女强人那血淋淋的世界,她不懂。

  唏嘘之余,她想起了自己不算和睦的家庭,表情有些伤感。

  王文菁问道:“假设你摊上这样的父母,你会怎么办呢?”

  田甜哑口无言,设身处地的想了想,真要摊上这种父母,不如一头撞死得了。她下意识的挪了挪身子,双手有些发抖,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这个女强人,当年不会把云牧卖给人贩子了吧?

  王文菁好像知道田甜在想什么,轻声道:“阿姨没对小牧做过这些事情,不过质也好不了多少。你看见他的脸了吗?那是没人照顾才恶化的皮肤病,快两年了,我前不久才知道真相,是不是很不称职?”

  “皮肤病?”田甜呆了呆,很快触类旁通,以前医院里也有个病人,因为用了山寨版的祛痘产品,情况越来越严重,她安慰道:“阿姨,这种病并不是无药可救的,以您的条件,完全可以带他去最好的医院。”

  王文菁古怪地笑了起来:“以我的条件?呵呵,从前我一厢情愿地认为,等我有条件了,就可以回去接他了。当我有那个条件的时候,他已经不想再见到我了。你说,他连见我一面都不肯,还会跟我去最好的医院吗?”

  田甜无言以对。

  王文菁从白色LV手袋里取出一个巴掌大,非常精致的白色小相框,声音微微发颤:“这是他初中毕业的时候,他小舅偷偷寄给我的照片。我每天都带在身边,工作的时候就放在办公桌上,没事就看一眼。你瞧,我们家小牧以前多好看,现在却…”

  肩膀搐了一阵,王文菁哽咽了:“他不应该承受这些,都是我造成的。”

  从相框里的照片中,田甜看到一个抱着篮球阳光明媚的少年,很快她就沉于男孩儿那张很有点妖孽的脸。这张脸,倒是和王文菁有几分相似。田甜摸着良心想了一下,这要换了自己中学时代,绝对被这男孩儿得神魂颠倒。

  现在她的眼光不同了,必须是年少多金的潇洒哥,才符合她的标准,照片上这种小帅哥也就拿来过过眼瘾罢了。田甜刚刚这样安慰自己,突然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一个误区…照片上的男孩儿有这样的家世,完全符合年少多金潇洒哥的标准啊!

  ·
( ← ) 上一卷  梦中情圣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梦中情圣》是一本完本都市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都市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梦中情圣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