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气_第442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官气第442卷 作者:鸿蒙树 时间: 2019-5-2 9:24:00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意外起火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王泽荣明白得很,这两人今天骨最要的工作,就是想让自己拥有一个到海东去的意愿,当然了,最主要的可能还是希望自己运作一下。

  王泽荣知道,只要老书囦记没有发话,自己就不可能到海东去工作,所以,看到两人那么热心,王泽荣不仅没有动心,反而在心中猜测着这两个人的想法。

  王泽荣当然不可能认为李乾意和吴赞林看不出海东的局势,既然看出来了,怎么还要力促自己到海东呢?

  事情反常便是妖!

  王泽荣一边着烟,一边看着台上那组美囦女的乐曲合奏,还别说,这组女孩子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最特别的还是她们的合奏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效果,看着姑”们的表演,王泽荣认为这水平还是非常之高。

  没看到王泽荣有任何的表示,吴赞林微笑道:“年轻就是好啊,泽荣还很年轻,看到台上的那些年轻人,我感到泽荣与他们才是华夏有朝气的一群!”

  李乾意笑道:“老吴,怎么可是说自己老了呢?你这个年龄在中囦央里面也算是年轻人了!”

  说出这话,大家都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吴赞林又笑道:“现在中囦央的五十来岁之人都称之为年轻人,象泽荣这样的人,我都不知道该说他是什么样的人了!”

  李乾意再次哈哈大笑道:“太祖说过,年轻人是**点钟的太阳,反正泽荣就是其中之一了!”

  被两人一唱一合的这样一说,王泽荣也昊道:“两位老哥也别说自己的年龄,华夏需要的还真得是有经验的同志,华夏不同于其它的国囦家,那么大的国囦家,文化底蕴又是那么的丰富,没有经验的老同志掌舵,这国囦家可不好管!”

  这话说得李乾意和吴赞林都很是高兴。

  就在这里,突然间就从外面跑进了何好,她的身后是舒意,两女显得是那么的狼狈,衣服都没象以前那么的整齐。

  看到她们一下子冲了进来,李乾意的脸色就是一沉,正要说话时,就听那何好大声道:“李书囦记,快离开这里!”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这时就冲进来了几个保囦镖之类的人物一他们一进来就分别跑到了李乾意和吴赞林的身边-

  5-泽荣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情况,他这次到来可是没带保囦镖的。

  可能也是看出了问题,吴赞林眉头一皱,对身边的一个人沉声问道:“什么情况?““这外面燃起了大火,这里危险,要尽快下楼。”那人简单地说道。

  什么?大家都是一愣,这里竟然燃起了大火了!还没有等人说话,李乾意的保囦镖已经护着他就向外面走去。紧随其后,吴赞林也跟着朝外走出。

  王泽荣看到两人故作锬定,身囦子却是在保囦镖的挽扶下的情况,知道两人也吓得不轻。

  刚刚走出大门,一股热就扑面而来。

  可能是刚才鼓囦起了勇气来报信,现在何好与舒意早已吓得走不动路。

  王泽荣这时到是并没有任何担心的地方,见过了不少的风“这种事情他到是镇定得很。本来在加快速度的王泽荣只好停下了身囦子,对两士道:“快走吧。”

  却没想到两女估计是吓的,走路都走不动了。

  走到何好与舒决心的身边,看到两女这样的情况,王泽荣本想一手一个拉着她们离开,却发展那何好整个的身囦子都吓软囦了,拉着根本无法行动的样子。

  看到情况紧急,王泽荣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抻手一边一个就抱着两女朝着外面飞奔而去。

  本来这个地方是一个高楼的情况,王泽荣他们所在的那里是最上面的雅静之处,王泽荣他们在的地点是二十楼之上,一手抱着一个出来之后,王泽荣才发现楼房的外面早已是浓烟滚滚,还有着一些烟吹了进来。

  再看看先跑出来的李乾意等人,应该是坐着电梯已经下去。

  看到没有了电梯,王泽荣没有任何的犹豫,抱着两女顺着楼梯就往下跑。

  他发现现在的情况并没有到非常严重的地步,虽然烟很大,但是并不是自己所在的这个方向,应该冲得下去。

  王泽荣在这里抱着两女往下跑,这时的何好与舒意的心中却心情千差万别。

  对于舒意来说,心中已经涌动着浓浓的囦意,她没有想到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别人都已各自逃命,这个省委书囦记却记着自己,抱着自己往前跑。

  置身于王泽荣的怀里,刚才还有着的那种担心仿佛一下子消失,紧紧抱在王泽荣的上,舒意感到自己这一生终于有了一个强大的依靠。

  与舒意不同,何好的心情却显得非常的难过,虽然自己无法成为李乾意的正牌女人,但是,一直以来李乾意对自己也还不错,在她的想法中,李乾意应该是把自己捧在手心上的情况。可是,今天她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大错了,当危险来临时,李乾意在他的保囦镖们的簇拥下快速离去,并没有看自己一眼。

  一想到这里,何刚才是担心自己的生命,现在被王泽荣这样抱着,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李乾意对自己的事情,火灾的事情已经不再放在了她的心上。

  与李乾意相对应,这个王书囦记却大有不同,关键的时候才能够看出一个人的本,大家都知道官囦员无情,可是,从王泽荣的行为可以看得出来,王泽荣并没有真正被官囦场同化。

  真没有想到,王泽荣在逃生的时候还会顾丑到自己!

  被王泽荣抱着,刚开始时大家都急于逃生,到还没有太多的感受,现在放开了生死之事,何好才发现王泽荣的那右手竟然整个的按在了自己左边那丰囦之处。

  随着王泽荣向着楼下的快速奔跑,何好就发现自己的那个地方不断被王泽荣的手按囦着。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感受!

  双手同样搂在王泽荣的上,何好发现迳王书囦记的囦腹之处充了一种强壮。

  验上一红,何好是经历过男女之事的人,在李乾意的身上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强壮感!

  情不自中,何好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搂着王泽荣部的手就悄悄地在王泽荣的囦腹部位用了用囦力。

  竟然拥有很强壮的腹肌!

  这是何好的一个感觉。

  王泽荣这时只顾着往下跑,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两女的心情各异。

  跑了一阵之后,王泽荣就有一个感觉,这次的火灾并不是真的具有很大岭威胁,至少自己向下的这个地方就没有任何的火势情况。

  圣然有这样的想法,王泽荣还是了一口气,进一步加快了速度。

  从楼上往下跑,这就难免存在颠筱之处,虽然王泽荣的官气很强,但是,抱着两个女人跑路还是有些吃不坩。

  停了一下囦身囦子,王泽荣重新把两女往上抱了抱。

  这一调整之下,王泽荣的手就在两女的邵紧要的部位抚动了一下,然后加大了力度。

  王泽荣也仅只是下意识的一个行为,却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动作对于何好来说就非常的要命了,她刚刚才探到了王泽荣的强壮,正在心里面产生了一些臆想时,没想到的是王泽荣立即就搞出了这样的动作。被王泽荣那样一抚动,何好差点就呻囦了起来,这是一种非常要命的感觉,用囦部感受着王泽荣的那手上的力量,何好现在差不多陷入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之中。

  刚才是对李乾意抛弃了自己的极度失望,现在却产生了一种对于王泽荣救命之情的感激,再由于王泽荣搂囦抱的地方的问题,从感恩中发展成了情。

  何好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了,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能够永远都置身于王泽荣的怀抱中。

  想法是好的,但是,事情的发展却并没有如何好的意,正在她产生着七八糟的想法时,就感到一阵清新的空气传来,王泽荣竟然已经抱着两女冲出了大楼。

  “泽荣,你没事吧?”

  刚一冲出来,王泽荣就听到李乾意关切的询问声。

  抬头一看,王泽荣才发现,李乾意和吴赞林全站在了楼外,两人的脸上表情明显连着焦急。

  看到王泽荣没事,李乾意和吴赞林全都松了一口气,刚才被保囦镖们一拉,两人就心中发慌,跑的时候竟然忘记了招呼王泽荣,下来之后才发现王泽荣没有跟出来时,两人还真是有些发急,王泽荣如果出了事情,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才好。

  把两女放开,王泽荣微笑道:“我没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他还真是感到疑惑,一路跑下来,除了窗外好象有浓烟之外,自己所过之处并没有任何的火势情况。

  王泽荣一询问,李乾意的目光才看向仍然红着脸的何好,脸色一沉道:“搞些什么名堂,安全措施怎么没有跟上?”他现在真的是很难堪,火灾时率先跑了,再说了,返地点还是自己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了这样的事情,这面子里子都算是丢囦了。

  看到李乾意不高兴的样子,何好的鼻子一酸,心情真的是复杂万分,泪水就忍不住了出来。

  王泽荣这时也看了,不外就是有一间房间着火,正在向外冒浓烟而已,没有太严重的情况,听到李乾意责怪何好,再看到何好那委屈的样子,王泽荣就对李乾意说道:“李哥,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请小好她们自己解决为好。

  李乾意这时才反应过来,几个高级领囦导站在这里还真不是个事,微徽点了点头道:“也好,那就走吧。

  王泽荣微笑道:“那好,下次再聚。”说这话时,王泽荣朝着舒意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朝着他自己的车子方向快步离去。

  王泽荣现在还真是有些感谢这火,要不是有这火起的情况,应付起吴赞林要求自己到海东的事情就有些难办,他现在最想的就是静静想一下吴赞林他们的用意。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复杂的关系

  坐在车上,王泽荣回头看去,只见救火车早已到来,李乾意表现得很是沉稳的样子,叉着在那里指挥着救火之事,更有几个记者之类的人抬着机器紧跟着李乾意,应该正在把他的光辉形象记录下来,相信明天的报纸上又将大竖李乾意的形象看到这一情况,王泽荣对于李乾意还真是佩服,慌乱之后就想到了在第一线指挥救火,不知道的人可能还以来他是接到了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火灾的现场。

  再看看吴赞林的情况,这人同自己一样,早已坐进了他的车子,那辆车子正在开动。

  启动了车子,王泽荣向外开了出去,好在这次的车牌并不特别,应该没人知道自己到来。

  当车子开到了大街上时,王泽荣再次回想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要不是有这场火灾的出现,估计李乾意和吴赞林就会自己表态到海东的事情。

  知道吕含烟带着孩子们在项南的家里,王泽荣就朝着项南家赶了过去。

  一进门,王泽荣就看到项南的家里很是热闹,就连项南都坐在那里笑眯眯地与项诚等人交谈着。

  看到王泽荣进门,项乾微笑道:“泽荣回来了?”

  王泽荣忙与他们打了一个招呼才坐下。

  项诚道:“你这到京里的事情办完了?”

  “没什么事情了,打算赶回南滇。”王泽荣说道。

  “你今天是去约李乾意吃饭了?”项南问道。

  听到项南询问,大家都关注地看着王泽荣。

  “是的。”王泽荣就捡一些内容向项南他们说了一遍,当然了,女人的事情自然就省略了。

  认真听着王泽荣讲述,特别是对于王泽荣讲到的李乾意与吴赞林在一起的事情就显得非常的认真。

  待王泽荣讲完,项南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着香烟。

  项诚叹道:“看起来李乾意与吴赞林是联手了,现在卢宁国出了问题,大家的目光就盯住了海东的位子!”

  王泽荣也想听听他们对于这事的分析,说完之后就表现出了一种认真听讲的意思。项乾笑道:“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支持泽荣到海东任市委书记,这也不算是坏事,如果再加上他们的支持,泽荣升任政治局委员的可能就大多了!”

  说这话时,项乾的心情很复杂,自己辛苦了一生,临退了也还没有成为政治局的委员,这王泽荣才四十来岁,眼看着就将成为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了,情何以堪啊!

  项乾这话一说完,项南就看向了王泽荣问道:“泽荣,你对于这事是什么样的一种看法?”

  最近以来,项南对于王泽荣的看法是越来越重视,他对于项乾的话并不是太同意,因此就询问似地看向了王泽荣。

  本来只是想听听,结果并没有听到有用的东西,特别是项乾所说的内容就更加让王泽荣有异议。

  看向项乾,王泽荣心想,难怪他在项家几人里面只达到了那位子,眼光还是存在着问题的。

  项南询问似的眼神看了过来,王泽荣说道:“海东我是决不可能去的,就连沾都不要去沾!”

  哦!

  听到王泽荣这样一说,几个人都看向了王泽荣。

  王泽荣看了一眼项乾才说道:“本来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海东那个地方大家都知道,背后有着老书记的身影,卢宁国就算出了事情,那地盘也只能是老书记一系的人去掌控,如果连这地方都失去,这关系到的是老书记的权威问题,我想,大家都不会是招惹老书记吧!”

  项诚这时用力点了一下头道:“泽荣这话在理,就算老书记真的无所谓这事,难免下面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如果泽荣去担任了海东的市委书记,一是他难以驾驭海东,二是泽荣有可能成为李乾意针对老书记系的先锋,这是不可取的。”

  项乾这时也反应了过来,说道:“老大的这分析看来是对的,如果真是这样,海东还是别去为好。”

  项南这时才说道:“南滇升格的事情现在炒得很凶,南洋系的压力很大,失去了南洋,南洋系的人就失去了根本,这是南洋系的人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因此,对于南洋一系来说,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南滇升格,这也是吴赞林急于希望泽荣调离南滇的关键之处,只要泽荣调离了南滇,南滇升格的事情就成为泡影。”

  这个分析王泽荣早就分析过了,听到项南再次一说,王泽荣很是赞同这观点。

  项南看了看王泽荣,继续说道:“说实话,对于泽荣到海东的事情我都动心过,能够到海东去任省委书记,除了自然而然就成为政治局委员之外,泽荣更容易在那里产生巨大的影响力,这是好事,南洋系的人就是看到了这些,所以,他们才有了引泽荣去争那地方的行动,相信下一步还会不断引导泽荣去做这事,就算海东不成,津港同样也是一个目的地,在这事上我们要好好的研究才是。”

  提到了津港,项城微微点头道:“还真是差点忘了那个地方,如果要争那地方,到是一个很容易争到的位子,只要泽荣成了津港的市委书记,同样也是轻松进入政治局。”

  “泽荣,你认为呢?”项南再次询问了起来“我认为现在什么地方都不能去,不说别的,南滇升格的事情涉及到的不是一家两家的利益,这里面有着华夏众多的利盖在里面,一切都在运行着,如果我们突然撤军了,这让那些人怎么办?”

  项南赞道:“你能看到这里,这非常的不易,许多人就是这样的,见利就忘义,政治局委员的确是一个吸引人的位子,因为要拿到这个位子去得罪一大片的京内家族,这并不可取,我们做任何的事情就是要全面进行考虑,如果因为这事造成了泽荣得罪了不少人,下一步泽荣的发展就将受到阻碍。”项南更多的还是在考虑王泽荣下一步发展的事情,所以,他更多的是想到了在这件事情中对于王泽荣发展的影响。

  听到项南这样一说,王泽荣还是能够听得出来项南对于自己的关心。

  项乾有些不舍道:“老二,我们项家里面,你是顶在前面的人,换届之后你就将退下,如果你退下了,项家就必须要有一个撑得住台面的人,泽荣无论如何也要上位才行。

  这想法现在已经是项系之人的共司想法,项乾说出这话时,项诚也在点头。

  项南微微点了点头道:“你们应该知道,南洋系的上位之事朱世庆背后那些人当时是不同意的!”

  这话一说出来,项城和项乾都出了深思的表情。

  王泽荣并不知道这事,目光就看向了项南。

  看到王泽荣看过来的目光,项南笑道:“这是一些阵年旧事,你就不必去管了,我只是告诉你一件事情,朱世庆背后的那些人非常乐意见到南洋的衰落。”

  又是上面的一些争夺!

  王鼻荣也不想再去了解其内情,只需要知道有一批人是希望南洋系衰落就行了。

  细细一分析情况,王泽荣才发现,或明或暗中,自己上位的事情已经牵到着太多的人,南滇是否升格,也已经不是一件小事,这里面还有着一些自己都还暂时接触不到的博弈在里面。

  项诚长长叹了一口气道:“看起来许多人都想把水搅浑了!”

  项南这才点头道:“正是这样,因为南滇升格的事情牵动着太多的人,所以,南滇升格的事情正在倒计时阶段,只要不出问题,南滇升格的事情就成了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人也知道是无法改变的事情,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水搅浑了,只有把水搅浑,在中才有可趁之机,泽荣啊,在目前的关键时候,无论是我们还是你都不能了阵角!”

  项乾赞同道:“如果是这样来说的话,吴赞林的位子也危险了!”

  项城道:“不错,南洋是吴赞林的根本,失去了南洋,吴赞林差不多就失去了根本,最急的应该还是他了!”

  被几个老人一分析,王泽荣也多少看出了一些吴赞林与李乾意联手的情况,从现在的情况可以看得出来,吴赞林与李乾意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吴赞林是以小弟的形式投到了李乾意一方,之所以是以这样的方式投了过去,李乾意才出手在帮助吴赞林了。

  有了这样的分析,王泽荣心中就在想,难怪自己看到了吴赞林的官气出现了问题,假如是这样的话,自己的发展就对吴赞林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如果自己到了海东,南滇就无法升格,那样的话,吴赞林的危机到是解除了,可是,危机却转稼到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将会面对众多不满意的势力,反之,如果自己就在南滇上位了,吴赞林上位的可能就将受到动摇。

  分析到了这些情况,王泽荣的心中就是一惊,搞了半天,自己与吴赞林之间并不能够形成联盟的关系。

  项南一直在看着王泽荣的表情,看到了王泽荣脸上现出了凝重的表情之后,心中大感欣慰,王泽荣是一个聪明的人,只需要点拨一下,他就能够悟出许多的东西。(,如知后事如何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家长会

  项家几个人都是在官场上混了多年的人,再加上他们知道许多的内情,分析起来就非常的明白,王泽荣也从中知道了许多自己原来并不知道的东西。

  现在的王泽荣在项家的地位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度,除了项南之外,他逐渐有二号人物的发趋势。

  通过分析,王泽荣知道,李乾意可能还没有多少搅浑水的想法,他还是希望得到自己及其背后人员的助力的,但是,那个吴赞林为了南滇不能升格,他是急于要搅水的。

  吴赞林在任上并没有取得多少的政绩,如果南洋再因为南滇升格的事情出了意外,这将会严重影响到南洋系的发展,到那时候,南洋系的怒火也必将在吴赞林的身上引发。现在吴赞林之所以在李乾意的面前低调,最重要的还在于他希望得到林书记的支持。

  王泽荣更是从项南那里知道,南洋最近几年以来没有太大的发展,这已经引起了内的关注,批评之声也逐渐多了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个风吹草动,那些红家家族的反击将会非常厉害。

  对于李乾意来说,他同样也不可能看不出吴赞林的情况,之所以现在还与吴赞林进行合作,不外就是希望得到南洋系人员的支持,这同样也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在南洋系出现问题的时候,拉拢一下这支力量,对于李乾意来说,好处极多。

  搞明白了这些情况,王泽荣也就把事情放下了,现在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还是项南所说的情况,就是要稳住,埋头把南滇的工作做好,不要让人抓住什么把柄,这是非常关键的事情。

  大家正谈着事情,就见大儿子脸不高兴地走了进来,嘟着嘴对王泽荣说道:“爸,明天你要去参加我们的家长会,老师都点名批评了几次了,说我们的家长不负责任,几次开家长会都没有见到父母。”

  一听这话,项南到是乐了,对孩子笑道:“老师是怎么批评的?”

  “老师说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我的爸爸,问我是不是单亲家庭,什么是单亲家庭?”

  吕舍烟这里已经走了进来,听到这话就看向了王泽荣。已王泽荣一听这话挠了一下头。

  挠众人顿时笑了起来。

  王泽荣看着大儿子王乐山那可爱的样子,笑道:“行,爸明天就是参加你们的家长会。”

  听到王泽荣同意参加家长会,儿子王乐山高兴地抱着王泽荣就亲了一口。

  看到父子两人的情况,吕含烟在一旁脸上是笑意。

  项南这时认真对王泽荣说道:“泽荣,这事你们还是要重视才是,孩子是你们的未来,从小就得教育好,京内许多孩子就是从小缺少教育,搞得长大之后无法无天的,甚至还连累了他们的父母,这种事情我不希望在你们的身上出现。”听着项南的话,王泽荣的心中很是不安,他知道自己对于孩子的管理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去关心过,一直都是由许素梅在管,不要说自己,就算是吕含烟这个母亲也为了公司的事情长年不在家里,根本就没有去认真过问过孩子的事情。王泽荣也知道老人管孩子更多的是会惯孩子,这往往会造成孩子学会许多的坏毛病。

  想想孩子的情况,记得自己还在江山省的时候就生了的孩子,转眼间已经十一年过去了,孩子也小学五年级了,自己还真是从来没有去参加过一次家长会。

  把王乐山叫到身边,王泽荣问道:“小山,你给我说说,你在班里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王乐山完全就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类型,大声说道:“我们班有八十二个学生,个子数我的最大,谁也没敢惹我。”

  一听这话,王泽荣就感到有些不妙,自己也是学生出来的人,当然知道班上的情况,一般情况下,个子最大的人往往都会成为班上最调皮之人,虽说并不完全是这样的情况,但是,多数时候都是这样一种情况,儿子说一个人都不敢惹他时,王泽荣就在心中暗想,自己的儿子还真是关心不够,搞不好就成了班上老师最为头痛的人物。

  吕舍烟笑道:“孩子为了座位的事情很不满意,多次想调到前面去。”

  许素梅这时在外面大声对两个孩子说道:“快来吃樱桃,今天刚买的,我已经洗好了。”

  听到有吃的,两个孩子一溜烟跑了过去。

  看到儿子们的情况,王泽荣感到可能真的存在了问题了。

  王泽荣知道项南的想法,项南并不希望学校知道孩子的情况,所以,对于孩子的学校除了选择的是一所好的学校之外,把孩子的家人情况是瞒住了学校的,到了现在,学校了只是知道王乐山的家长名字,并没有真正了解到家庭的情况。

  一直以来,接送孩子都是由保姆小余进行,在项南的有意指示下,学校也并不知道学校里面还有一个哥总理的孙子。

  想到了儿子的发展问题,王泽荣感到这次无论如何也得到学校去了解一下儿子的情况。

  王泽荣对吕含烟道:“现在你没做公司的事情了,要更多的管管孩子才行。”

  吕含烟笑道:“孩子在家里还是非常听话的。”她也是一个随便的人,在家的日子并不多,每次一想到儿子们自己管得少,比起许素梅还要惯孩子。

  项南也点头道:“孩子的自理能力极强,许多的事情他都能够自己去做,不过,孩子的各方面情况你们还是要重视,五年级也是关键,一定要抓紧他的学业。”

  聊了一阵孩子的事情,刚才因为谈论李乾意他们的用心之事那种凝重的气氛也有了变化。

  第二天晚上,王泽荣知道七点三十分升家长会,早早就赶到了学校。

  按照孩子的座位情况,王泽荣坐在了最后面一排的位子上。

  看到这座位的情况,王泽荣感到孩子还真是有些委屈,这桌椅都有些破旧,椅子的背上一条横着的档子也坏了。

  坐在这样一条小小的长椅上,王泽荣多少有些不适应,说实话,已经好多年了,王泽荣都没有再坐过这样的凳子,好在没有油肚,坐在椅子上到是并不难受。

  当班主住老师走进来时,王泽荣就有一种惊的感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孩子的老师会是那么一个漂亮得冒泡的女孩子。

  一身牛仔更是把她的身材完美地勾勒了出来。

  王泽荣还发现一个有起的形象,今天来参加会议的清一都是女人。

  看着为数很少的男人,王泽荣大乐,估计这些家庭妇女对于这个女老师还是有着戒心嘀。

  家长会很快开始了,这个叫杨的老师先是一个个的点名,当听到第一个家长答应“有”时,她大声道:“我说了多次了,要答到!”

  现在的老师可是权威得很,他们拿捏着孩子们,再有本事的人在他们的面前也得低头,家长们一个个老老实实地答应着。这杨不时会对一些家长说上几句。

  “你的孩子退步了!”

  “你怎么搞的,每次家长在作业上签字时,你都没看?”

  “你的孩子最近打人了!”

  听着这女老师一点都不留情面地批评着家长,王泽荣立即就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他当然看得出来,这杨应该是才参加工作不久之人,责任心非常的强,但是,又在人情事故上并没有多少的经验,她根本就不会去管是否会得罪到人。

  一想到自己猜测到孩子的情况,王泽荣感觉自己的股底下发,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果然,当点名到王乐山时,王泽荣立即恭敬地答了一声“到”

  目光在王泽荣的身上停留了一阵,杨的脸上一下子沉了下来,不高兴地说道:“你就是王乐山的父亲?”

  “是的,由于工作太忙,一直都没能来参加会议。”王泽荣老实地说道。

  “你们这些做家长的人是怎么做的,生了孩子就要为孩子负责才是,我估计你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你的孩子,你知道不知道他的情况?”

  也没有等王泽荣说话,杨再次批评道:“你家王乐山是班上学习最差的同学,还经常打架,你看看你坐的那凳子,就是你儿子搞烂的,我还正想到你们家里去家访一下,再不管一下你们的儿子,我这个老师是无法再管了,不行的话你们另外找学校书好了。”

  王泽荣差不多是要找一个地钻下去,当着那么多的人被一个女老师这样批评,这样的感觉真的是郁闷之极。

  在这样的情况下,王泽荣只好认错,忙说道:“请老师放心,我一定回去认真教育。”

  王泽荣在这里承认着错误,却没有想到的是学生家长中不乏有心之人,其中一个曾在常虹搞过建设的京市建筑公司的经理正好就认出了王泽荣。

  看到王泽荣这样态度很好的认错情况,这个叫庞军的经理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他感到自己可能会碰上一件好事。

  想到这学校的校长跟自己业务上多有往来时,想通知校长,却又知道这个杨完全就是那种不近人情之人,叹了一口气,心中就在想,如果告诉了校长这事,人情可就做得大了!(,如知后事如何
( ← ) 上一卷  官气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官气》是一本完本官场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官场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官场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官气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