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气_第242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官气第242卷 作者:鸿蒙树 时间: 2019-5-2 9:24:00

第七百三十章 事情有些复杂化

  汀委常委会按期召开,泣次会议本来是早就定了峨,几一是一些干部的任用问题。可是,现在出了常虹的事情之后,这次会议就变得有些玄妙了,何为泽一想到要开这会就有些头痛,这次不知左军辉等人会搞出什么妖娥子出来!

  何为泽一想到富时格的行为,心中又是一阵暗叹,成事不足啊!

  本来何为泽和富时格联手之后,这江山省的情况正在向着有利于他们的情况展。可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二千万资金会把事情搞成这样,想到接到的几个电话,何为泽的心情很是沉重,他现王泽荣的背后有着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存在,总书记都来过问这事了。

  有意思的是这次的会议到会的人还真是整齐,看着坐在会议室里的常委们,何为泽脸上强自出一丝笑意坐了下去。

  抬头看看富时格时,何为泽现富时格仿佛还没有恢复过来,没打彩地坐在那里。抬着一个茶杯在那里呆一样。

  富时格现在的确有些慌,他慌的并不是王泽荣的这事,而是中纪委下来查江山省公路建设资金**之事,最近以来自己的老婆与张红时的老婆走得太近了。听说还得到了一个大的工程,这事可不是什么好”

  他都不敢想象会生什么样的事情。

  清了清嗓子。何为泽说道:“现在开会,这次会议要研究几个人事。”

  前面的内容很快就过了,眼看到了要散会时,林道源说道:“有一个事情,本来不必在这次会上说的,但是,我想了一下,大家还是应该议一议才行,常虹的泽甸县从部里得到了二千万的修路资金,没想到却被省里截了只剩下三百万,这事王泽荣同志可是闹得拍了张红时的桌子了,大家看看这事该怎么搞?”

  来了!

  大家的心中一紧。这事终于提出来了!

  其实,常委们就等着这事了,今天开会的一个最重要的内容就是这个,虽说没有列入议程,但是,谁都知道这事肯定会在会上提出来。别看这是一件小事,但是,他可是关系到江山政局的一件大事,一些常委的身体也坐的直了一些。

  “还是来了!”何为泽叹了一口气,林道源竟然冲在了第一线了,这事他不得不重视。

  一般在会上并不怎么说话的军区司令邱大江笑道:“有意思,这王泽荣很有军人气质麻”

  邱大江就说了这句话之后便闭了嘴,他的这话让大家一愣,包括何为泽在内的人都在猜测着他这话的意思。难道说军队上也开始支持王泽荣了?

  会议室内一时间显得有些静。

  环顾了一下人们,纪委:“我也通报个事,中纪委接到了举报,说是江山省在修路资金的使用上存在**行为,派出了一个。调查组已到了江山省。”

  这事除了何为泽和富时格知道外,其他人并不知道,现在突然听到这事,再联想到常虹修路资金的问题,大家都暗自倒了一口凉气,事情有些大条了!

  中纪委不可能随便就跑到江山来调查,这充分说明了中纪委是掌握了一些东西的。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常委们这时的心情都显得有些紧张,更有几个常委不断回忆着自己和家人们的行为,这事可不能被扯上,万一扯上了,事情真的就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对于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大家清楚地知道,这完全是与王泽荣有妾的,得罪了王泽荣算是捅了马蜂窝了!

  省长左军辉也点头道:“事情是有些复杂,省里也接到了通知,交通部派出的调查组也到了江山省,主要任务就是调查交通部划,拨的公路资金问题。”他是有意要把这事说出来。看到了何为泽和富时格的样子,左军辉的心中笑成一片。

  越来越有意思了!

  常委们听到这两个消息,全都偷偷看了富时格一眼,这事很明显麻,很有针对了!

  有的常委已经想到了那个顶在最前线的副省长张红时,看来这事上张红时够喝一壶的。也不知道最终会展到什么样的程度,也许张红时要翻船了!

  省委宣传部长6碧霞说道:“常虹的建设是前总书记定下来的科技大市,我们省里应该重视,而不是拆台,在这事上,我认为我们的一些同志在思想认识上有待提高。”

  6碧霞作为汪辰的铁杆手下,这段时间以来都显得低调,现在抓住了这机会,她当然要说道上那么几句了,这话很有针对

  会场上的情况显得左军辉和林道源一系的人强势。大多数的常委都不想涉入进去,今天这会开得大家有些心惊,万一掺厉川叶去,泣可就是要命的决定连此富时格和何为有都显得小心了许多,不该说的话他们是坚决不说。

  林道源接话说道:“6部长说得很对,这次常虹修路资金的事情上,由于部份同志的工作简单放,给省里的工作带来了被动的局面,我看啊,这事上有些同志是要负责任的!”

  作为省委副书记,他的话基本上算是在定调了,张红时这次一定要拿下。

  虽说这事最后会上什么样的情况还难说,但有一点是明显的,张红时这次肯定要完蛋。

  异着几个常委的议论,何为泽的心情非常的不好,这是对手们在展开反击了,眼睛看了一眼省委秘书长牛声涛。

  看到何为泽看了过来,牛声涛硬着头皮说道:“事情还没有一个结论,我看还是等有了结论再议这事吧。”他这话说得有些小心,在他的想法中,何为泽的目的可能是不想在这会上拿出一个结论,先拖一下再说。

  凤海市委书记钱林涛本来也属于汪系之人,现在靠向了何为泽一方,听到牛声涛这样一说,他也说道:“牛秘书长说得对,我也认为还要落实之后再下结论。”

  他们两个都知道,保张红时就是保富时格的面子,也就是确保何为泽这方的权威。现地虽然大多数人认为张红时要负责任,但是,这事只要拖一下,也许私下是可以化解的。

  听到两人这样说话,何为泽又看了一眼富时格,只见富时格正闭目养神。仿佛对于生的事情并不想参与一样。

  “老富,你认为呢?”何为泽有意点名了。

  听到何为泽点名,富时格说道:“嗯,我看在这事上张红时是有一定责任的,通报批评一下吧。”他的想法是用批评的办法保张红时,只要保了张红时,也就是保了自己。

  看着会场上的情况,左军辉是最感到高兴的人,这次的事情越来越对他这方有利了,何为泽和富时格犹豫不决,这是一件好事,只有让中纪委的好好查一查才好,指不定还能够查出些什么来。富时格现在想大事化这里面可就很有内容可挖了,也许还可以大做文章。

  “我同意牛秘书长的意见。最好是等中纪委的同志查了之后再下结论。”左军辉微笑着说道。

  何为泽看了富时格一眼,知道自己不说话是不行了,左军辉的想法他当然能够明白,对于牛声涛说的话他暗自摇头,也怪自己没有早些把情况与牛声涛通气。刚才只是想让牛声涛缓和一下会场的气氛,没想到他却理解错了!

  “各位同志,我认为事情要尽快解决才行,张红时同志的工作简单放的确是一个问题,我提那么几点意见,大家看看行不行,第一,张红时同志应该向王泽荣同志道歉,第二。部里划拨给泽甸县的资金要全额拨付到位,第三,借此机会掀起一个改变全省干部工作作风的学习活动。”

  何为泽这次算是把张红时给出卖了,让张红时向王泽荣道歉。却没有说王泽荣向张红时道歉的问题。这可就说明了王泽荣拍桌子的事情是无过错的。

  富时格这时并没有睁开眼睛。他感到心情很是沉闷,这是他与何为泽商议好的内容,希望的是通过这事把事情摆平,暂时也只能让张红时委屈了!看来回去后要尽快与张红时联系,思想工作在尽快做通。

  听到何为泽这样说话,史天琴说道:“何书记,省委虽然是这样想的,就是不知道上面的同志是怎么想的?”

  何为泽把手一摆道:“关键的是王泽荣同志,我相信王泽荣同志是讲大局的人!”

  左军辉根本不可能轻轻放过这事,他感到好不容易得到了这机会,不好好的搞一下也太对不起这机会了,笑道:“何书记,这事并不是王泽荣同志的问题,难道说王泽荣同志就能够影响到中央?我到是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完全可以通过这次中纪委的调查来检查一下我们的干部,这是好事麻。”

  林道源也说道:“左省长的话我同意。”

  何为泽道:“这事就先议到这里吧,我先找王泽荣谈一次话再说。”

  何为泽其实心中是很急的。他可不希望江山省查出些什么来,中纪委如果真想查江山的事情。何为泽根本不怀疑他们会查出些什么,这事还得要控制事态才行。

  江山省才换届不久,万一出了一个大的**案,自己这省委书记同样不好待,在这次的事情上。张红时肯定是一个该承担责任的人,谁让他不开眼!
第七百三十一章 张红时被查出问题了

  酬看着恭敬地坐在沙上的互泽荣。何为泽微微皱了下眉么。这小“子搞得这两天自己都无法睡好觉!看着王泽荣这恭敬的样子,何为泽心中就在想,这小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恭敬呢?

  没想到啊,就两千万的事情竟然搞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那张红时也真是的,怎么就是惹这王泽荣了!一想到这里,何为泽暗叹一声,这事真不知道最终会展到什么程度,中纪委可不是随便来江山查事的,万一真的搞出一些事情来。这江山省可就有麻烦了,自己这省委书记也不好当啊!

  “王泽荣同志,经过省委的调查,泽甸县公路资金的事情是一些人工作的失误,我看这事就到此为止,你认为怎么样?”何为泽说出这话时,心中却是非常的不舒服,自己一个省委书记,这话算是用了一种征求的意思在说,王泽荣应该能够明白了吧。

  王泽荣这两天虽说没有回常虹,但是,常虹的事情并没有离他的领导,各项工作都有条有序进行着开展,省里面生的事情他同样很快就通过一些人了解到了。甚至省委常委会上的内容也已知道。

  这两天的情况也有意思,王泽荣现自己每次到省里去时,那些大大小小的领导们是走了两个极端,有的是出讨好之情,也有的根本就远离自己,仿佛与自己有仇似的。

  王泽荣知道这次自己算是在全省再次出名了。不过,王泽荣一想到省里那些人动不动就搞截的事情还是非常不满意的,搞出点事情也好,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一下。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动。

  听到何为泽这样说话,王泽荣在心里暗笑,这何为泽还想保富时格的面子,看来何为泽还抱着万一之想。由于事情的展王泽荣都心中有数,所以,他并没有太在意何为泽的话,事情都已经展到了这程度,不搞出点名堂来,人人都会欺过来了。至于富时格这人,王泽荣摇了摇头,这人也不知道是怎么的,非要同自己对着干,以为他是省委副书记就可以自己了?没那么容易的事情。

  “何书记,请你放心。就算只有三百万资金,泽甸的公路我们也会去修,就算把全县人民动员起来,用锄头也要把这路修通,这条路是泽甸县人民的希望之路!”王泽荣的话在语气上说得很是平和,但是,这话里面透出了一种决心。

  何为泽的耳中却听出了另外的一层意思,王泽荣是不想放过某些人了。想到中纪委还在那里查着,何为泽的心中就有些烦躁。这王泽荣是在宫啊!如果是换了另外的人,何为泽早就拍桌子了,可是,面对的这个人却是王泽荣,是那种自己也要深思之后才能对付的王泽荣,问题就显得有些复杂。

  “给王泽荣同志泡杯茶麻!”何为泽提起了声音喊了一声。

  行为泽的秘书有些不解地走了进来,很快就泡了一杯茶放在了王泽荣面前,小声道:“王书记请喝茶。”

  看着王泽荣坐在那里的样子,何为泽的这秘书有些吃惊,这王泽荣也算走到何为泽这里能够喝上茶的唯…个市委书记了!想到这几天生的事情,何为泽的秘书看向王泽荣的眼神都有些敬畏。想想双方的岁数,秘书心中有些苦,自己比王泽荣还要大许多,现在还在做着为别人端茶倒水的活,而王泽荣已经是一市书记,是可以让何书记都要退让几分的人了!

  看着茶已倒好,何为泽笑道:“这是江山新茶,味道很不错。”

  没想到何为泽竟然说起了茶来,王泽荣道:“泽甸县的源茶也是一种非常好的茶,虽然茶好,但是,由于交通的的问题,制约了茶产业的展,这次如果把泽甸的公路修通,泽甸县的茶产业也会成为一个支柱产业。”

  王泽荣心想,你既然说茶,那好,我也说说泽甸的茶吧,由于道路的问题,泽甸的展受到了制约,这事你省里是有责任的。

  何为泽本来想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的是王泽荣从茶的事情上又说到了泽甸的茶产业,这事让何为泽又感郁闷。看了看王泽荣,何为泽能够从他的脸上看出的就是一种为民做事的表情,心中就在想,王泽荣到底是真心要每民做事还是在这里装佯。

  快把头脑中那些七八糟的东西清理了一下,何为泽有些疑惑,自己怎么就那么容易跑神了。

  “王泽荣同志,省委已经批评了省里的相关人员,泽甸县的两千万修路资金会尽快拨到常虹。”何为泽看到王泽荣一直在说泽甸的公路,便直接说出了补足资金的事情。想想都让人郁闷,省里到处都是大笔的资金运作,自己堂堂一个省委书记,这几天就陷于两千万这样大的一点资金上了。

  这事王泽荣早就已经知道,听到何为泽把这话说了,王泽荣感激道:“我代表泽甸人民感谢省委,有了这笔资金,泽甸就能够有一个大的展。”

  王泽荣的心中明白的很。已经有人告诉自己了,何为泽将跟自己谈张红时的事情,现在说了那么多,主要的内容看来就是想让自己传话,让项南停止在江山的一些活动。这事项南是有过待的,一切都不必去参与,当然了,王泽荣也知道现在他了参与不了。话是会传的,不过,项南要立威,这事肯定还是要搞出一个,结果的。

  当然了,王泽荣的心中也不舒服,何为泽的话说得太含糊了,相关人员被批评就行了?这说明了省里的态度上还是站在张红时一方。

  看到王泽荣说了这句话就停止了说话,何为泽心头很是不舒服,心中暗想,王泽荣应该不是那种不聪明的人麻,怎么到了现在还没有说一两句自己感兴趣的话。自己已经明白的把意思表出来了,省里也不会追究王泽荣拍桌子的事情。还批评了相关人员,算是给了王泽荣面子了。这子还不依不饶了!

  行为不再绕***了,对王泽荣道!“王泽荣同志。吊然你兜。“泽甸的资金才在张副省长的办公室拍桌子的,但是,我还是要批评你几句,你这样做很不理智。造成的影响很不好啊!我看在这事上你和张红时都各打一下板子,事情到此为止了。你看怎么样?”何为泽的意思就是直接告诉了王泽荣,他拍张红时的桌子是错误的,在这事上就不再追究了也希望他放过了张红时。

  “何书记,我已经向左省长承认过错误了,只要能够要回资金,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处份,请省委放心,我立即就赶回常虹。”王泽荣并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就表示自己会立即回常虹去主持工作。这就是表明了自己愿意接受省委的处分的意思。

  听到王泽荣说他到左军辉那里去承认过了错误时,何为泽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强了一些。

  正谈着话,省纪委书记王凯震专门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事情要过来向何为泽汇报。

  一听到王凯震要来,何为泽的心中就有些不安,这几天中纪委到江山省,工作很是认真啊!王凯客要来汇报的内容肯定就是这事,何为泽有一种预感,这江山省会出大事。

  “你先去吧。”何为泽失去了与王泽荣再谈话的兴趣。如果中纪委真的搞集了些什么,这事情可就会搞大。

  王泽荣网离开,省纪委书记王凯震就来了。

  自从王凯震进门,何为泽就在观察着他的表情,看到王凯震那严肃的表情,何为泽的心中狂跳了几下,他感到肯定出事了。

  “何书记,事情有些不太好。中纪委在对省交通厅的公路建设资金的审查中现了多笔违规资金的使用,数额很大,张红时的问题有些严重,我担心富书记也会受到牵连。”王凯震表情严肃地说道。这话说得很是简洁,但是,情况表达的很清楚,张红时出事了!

  “什么?”何为泽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事情还跟富时格牵扯上了,如果真是这样,问题可就复杂了。

  “富时格的问题大不大?”何为泽问道。

  “他本人到是没有问题,关键的是他的老婆。”王凯震说道。

  啪!何为泽用力一拍桌子。

  “这富时格怎么搞的,上次就是他老婆搞出了一些事情,怎么还没有记,这次又是他的老婆,搞什么明堂麻!”虽说拍了桌子,他的心中到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富时格本人没问题,这事就还有余地,不过一想到因张红时的事会引起的连锁问题时,何为泽的心情就非常的不好。

  王凯震说道:“我们的一些领导干部在治家上的确有问题,富时格这次估计要出大事!”

  “只要是我们的领导干部出了问题,省委决不沽惜!”何为泽有些无力地说道。这个态度他不得不表,事情都到了这地步了,作为省委自己还要给他们打保护伞?何为泽当然不会那么蠢。

  “何书记,中纪委很快就会双规张红时,这事省委要有心理准备。”王凯震心情沉重道。他同样有着压力,江山省的干部出了问题,作为省纪委书记,他同样有着很大的责任。

  看着离去的王凯,何为泽的心情很差,他想的事情就更多了,张红时看来是逃不了的,也不知道通过张红时,还会牵扯到多少的省里领导,富时格是自己的盟友,他如果出了事情,也不知道对自己在江山的话语权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好在王凯震说了的,富时格本人并不是有太大的问题。

  何为泽的手伸向了桌子上的电话,又很快缩了回来,他在想着现在打电话在给富时格到底合不合适。

  了一支烟后,何为泽正想打一个电话给富时格时,就听到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却是富时格的电话,不知怎么的,何为泽的心中反而大大松了一口气,这电话由富时格打过来算是解决了他的问题。

  “何书记,中纪委在江山调查张红时,张红时同志一直以来都是认真工作的同志,有些人听着风就是雨的,做工作的同志哪有不出一点事情的如果都怕出事,谁还去做事?”看到中纪委的人在查张红时,富时格也有些坐不住了,开口就向何为泽抱怨了起来。这时的富时格并不知道张红时已经出了问题了。电话中大有为张红时说廉洁话的意思。

  中纪委来江山查公路资金,这事肯定是背后有着项南的身影,也许还有其它的势力,何为泽本来还以为这事也就走到了张红时那里就结束了没想到现在连富时格都有可能牵扯进去,听到富时格抱怨的话,何为泽道:“老富,张红时在公路资金的使用上存在很大的问题,你老实告诉我,你是否有牵连?”

  何为泽想到了富家在京里的势力,还是决定点拨他一下。

  何为泽的话让富时格的心中就是一惊,头上的汗水瞬间就冒了出来,拿着话筒的手也感到了话筒的沉重。

  “何我吗?请组织上放心,我跟张红时的交往都是工作上的交往。

  何为泽并不会去追究这事,反正中纪委的人在这里,自己点到就行了,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关键的还的是富时格自己去运作。

  放下了电话,何为泽忍不住骂了一句。

  “他老娘!”

  富时格跟何为泽通了电话之后。他的心中就一片冰凉,前天他回家后就认真的询问了自己的老婆,得到的结果却让他很是不安,老婆在公路修建上果然与张红时有着利益的往来,并且还很严重。

  “订一张机票,我下午要到京城去。”富时格感到这事还得去求求自己的舅舅,没有舅舅的帮助,这次能否化解问题真是不太好说。
第七百三十二章富家的决定

  []第七百三十二章富家的决定

  到家中。王泽荣坐在那里分析着省里的情况。从今天懈谈话中可以看出,何为泽是想大事化不过,对于何为泽到了现在还想保张红时的态度,王泽荣是不高兴的,从这次张红时敢于截常虹的资金事情上可以看出,这张红时也不是什么样的好鸟,连自己这样一个有背景的人他都敢动,其他的人估计也只能是忍气声了!

  从方方面面汇集来的情况可以看出,这次是很有可能拿下张红时的。

  龙香冰可能还在上课。家中并没有其他人存在,王泽荣还是多少有些不习惯。

  一想到龙香冰,王泽荣就有些疑惑,以前并没有把她当成多么优秀的人物,可是,自从她去学习之后,这女人真的是一天变一个样,身上透出一股学者的气息,当然了。现在谈她身上有学者的气息还为时过早,但是,的确很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存在,这女人每天都在进步啊!王泽荣都在猜测,这女人会变成什么样的一种情况。

  明天看来得回常虹了。只要钱要回来了,自己这次到省里的事情也算是办成了。

  还有两个女人在常虹。王泽荣不知怎么的,想的事情有些多了起来。

  今天在何为泽的办公室里看了看何为泽的官气,王泽荣叹了一声何为泽可能对自己是非常的无好感,官气与自己的官气在朝向上并不是一个朝向的。看到了这情况之后,王泽荣估计下一步自己与何为泽算是很难融洽了。

  这次以左军辉和林道源的联合势力占了上风,如果把张红时搞到了,富时格同样会承受到威信的打击,何为泽与富时格的联盟在与对手的对阵上算是失利了。

  想到省里的事情,王泽荣自嘲一声,省里的事情还轮不到自己去参与。这次算是当了一回先锋了!不过,他感到自己这次也算走出了一口气了,通过这事,自己同样有着很大的收获,至少明面上省里的各部门往后不敢明目张胆的扯自己的后腿,这对于常划的展还是利大于弊的。

  正在想着心事,项南的电话打了进来。

  “泽荣,中纪委查到了张红时的问题,估州很快就要双规,富时格的老婆也存在问题,这事你掺合不了,尽快回常虹吧。”项南说话时的语气很是轻松,通过这次的事情,项南同样向世人展示了一下项家的力量,对于他这个,新进人员是有着好处的。

  下一步就是一和换了。想必对于项家还是有好处的。

  一听到这消息,王泽荣忙说道:“那好,我今天就回常虹本来他就打算回去,只是想到再跟龙香冰住一晚上才决定明天再走,接到了项南的电话之后,他知道自己再留在凤海就有些不太好了,远离是非之地是最明智的选择。

  项南道:“这次张红时算是被拿下了,我会设法给你的展创造一个有利的条件,你回去之后一心做好你的事就行了,在这件事情上,上面会给你一个说法。”

  王泽荣明白项南的意思,常虹的展情况才是自己的根本,只有把常虹展了起来,自己才算有了一个上升的政绩,如果无法用最短的时间把常虹展起来,人们只会认为自己的无能。

  给龙香冰留了一个言。王泽荣打电话通知了龙勇廷之后,一行人快向常虹行去。

  坐在车子上之后,王泽荣已经把思想转入到了如何展常虹的事情上了,泽甸是常虹的一个县。仅这个县就生了事情,另外还有几个县,自己的工作重心要尽快转移到全市的展上来,其他几个县也要动动才行。

  车子还是那么几个人。这来去的感觉就有着很大的不同,几个人看向王泽荣的眼神都透着一种敬畏,这王书记也太牛了,拍了一个副省长的桌子并没有事情,也不知道会生什么样的事。王泽荣拍副省长的桌子之事在省里传得很快,就连常虹的许多官员都专门打了电话来询问情况,对于这事,常虹的官员们有着各种各样的态度,更多的人认为这次无论如何王泽荣会受到处分,可是,今天看到的情况却很是不同,王泽荣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会受到处分的样子。

  苏行止对于王泽荣的事情是最为在意的,试探地问道:“王书记,这次得罪了张副省长。以后他万一在公路资金上再次卡拿一下常虹怎么办?”苏行止还是想得远的,他想到的是县官不如现官的问题,张红时毕竟是负责公路交通的省里领导,以后跟他打交道的机会还会很多。人家毕竟是副省长啊。再说了,他的后面还有一个省委副书记富时。

  李富贵也感到了这事是一个问题,他是当过驻省办主任的,对于省里的情况太明白了,王泽荣的罪了一个副省长的事情就有些不安。对王泽荣道:“王书记,我有一些想法,你看看行不行得通,其实,有一千万就可以把路搞通了,是不是少要一些?”李富贵的意思就是不要得太紧,作为常虹,同样可以做做姿态。

  王泽荣的眼神看向前方。脸上挂着笑意道:“江山省是**的天下,我们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无论是谁想做那违法纪的行为都必将受到严惩!”说到严惩时。他有意加重了语气。

  听到这话,孟学男不停点头道:“王书记说得很好,我就不相信他们还翻了天了”这话太对他的味口了,一直以来,他就是敢于同**分子对着干,要官场上。他比起李富贵还是不如一些,要不是有一个王泽荣的支持,他也不可能当上县委书记。

  王泽荣每次听到孟学男说话,他现自己的官气中代表正气的官气都晏得活跃,还会不断的增多。

  “老孟,这次我可是看你们的了,泽甸县我就交给你们两个了,只要是有利于展的事情,我都会全力进行支持,可不能掉链子!”

  孟学男用力点头道:“请王书记放心,我一定会与李一”迂行配合。县里的作也将全面展开李富贵也表态道:“王书记,只要路通了,泽甸县就有了希望,展泽甸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我们也不会让您失望的

  苏行止是最明白王泽荣的,听到这话之后,他到是完全放下心了,王泽荣既然这样说话。这足以说明张红时没好果子吃了。

  想到张红时会出事时。苏行止就在想,到底会上一种什么样的展呢?

  王泽荣一行正在往常虹面昙。富时格这时也同样下了飞机。

  一下了飞机,富时格就向着舅舅的住处赶了过去。

  来之前他就打了电话给他的舅舅,把情况也进行了说明。

  在专门为退下来的老干部建造的一个设施完善,戒备森严的疗养院里,富时格见到了那个正坐在鱼塘边钓鱼的卓舅。

  这是一个)很大的鱼塘。围着鱼塘坐着不少正在垂钓的老人,清风抚面中,阵阵草香扑面而来,风过之后,水面上浮起阵阵波纹。

  如果不是知道情况。谁又会想到坐在这里的每一个老人曾经都是那种威镇一方的大员。

  一边垂钓,一边听着富时格的讲述。

  老人的精神很好。面部显得很严蒋,听得也很专心。

  “时格啊!你这人最大的毛病是什么?是眼力太差啊!”老人在听完了富时格的讲述之后。怒其不争地叹息一声,他真的是对自己的这个后辈失望得很。看在亲人的面子上,老人对于富时格的培养真的是下过了一番苦心的。可惜的是富时格的大局观很差。

  富时格这时根本不敢说什么,静静坐在旁边听着,这次到来他就是想好了,问题有些严重,有可能要把自己陷进去,他可不希望自己失去那么重的权势。

  坐在老人的身边。富时格才有了一种心安的感觉,自从接到了何为泽的电话之后。他就有着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想到自己的老婆也受到了牵连时,他知道这事只要用心追查,自己同样跑不掉,最少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看了看富时格。老人道:“你那老婆也得给她一点教刮了,你们这样的家庭难道还缺吃缺穿了,你看看你们,吃一餐饭动不动就是几万块,临走了还有拿几千的纪念品,再这样下去,这怎么得了啊!”由于说得激动,老人不停的咳嗽了一阵。

  看到老人这样。富时格吓得不轻,忙过去帮老人抚着后背。

  拿起小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平息了一下心气,老人道:“当初还是太惯你了,应该让你到基层去好好的锻炼一下才对,不要把别人都小看了!”

  老人的话说得富时格脸上一阵红,由于长年工作,官场又不同于其它的地方,他虽然有着家族的支持,心力还是跟不上,最痛苦的还是自己在上的能力早就不行了!别人还以为自己不好女,可是,只有自己那老婆才知道自己的情况!正是由于感到亏欠了老婆,自己才对老婆所做的事情放任不管,目的不外就是希望她能够把精力在生意上,可是,还走出事了!

  富时格有时都在心中暗想,一个男人为何会怕老婆,更有许多男人在老婆的面前抬不起头来。难道也同自己一样,是上不行的原因?

  看到富时格专心在听。老人道:“你知道常虹是什么地方吗?那是险地!你也不想一想。前后两任一号都是把光看向那里的,对于那样的地方,就算你不支持也要尽可能的远离,更不能做的罪的事情,可你到好,人家才两千万的资金也敢截,你啊!”“舅舅,现在那个张红时出了问题了,秀珍不管怎么也陷了进去,你看这事怎么办才好?”听到老人埋怨的话语,富时格也不敢反驳,来之前他对自己的行为还走进行了反思,他也感到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看到老婆对王泽荣不,自己不知怎么的就想整王泽荣一下,这难道是想向老婆表明自己的男人气慨?

  “这卓我已经在办了。第一,让张红时把全部的事情顶下,第二,你将调离江山省,第三。动用一切力量,在常虹修一条高等级公路老人平静地说道。原来他已经安排人去办这些事了。

  听着老人说话。富时格有些愕然道:“为什么要修一条公路?。

  “常虹的建设是中央关注的焦点,这次你做了这样的事情,就要有一个待才行。如果不这样,你能够得出来?我们家族宁可损失一些钱财也要把这事搁平。否则后患无穷,在常虹修一条高等级公路,就走向所有人表一个态,富家已经在尽力弥补了!”说这话时,富时格根本无法从老人的脸上看出这样会给富家带来极大的损失的心情。

  “我对不起你老!”富时格有些难过道。他知道在这事上家误会有很多的利益损失。

  “吃一堑长一智。我希望你能够取教啊!这样吧,江山省你也不要回去了,就在京里吧。换一个环境要好一些老人手动中,稳稳地把鱼提了起来。

  富时格有些不舍道:“我在江山省那么多年,有感情啊!”把茶杯往桌上一放。老人道:“你以为跟何为泽那小子就能够搞出一些明堂?你们也太小看汪辰了!”

  “还有汪进来?。富时格疑惑地问道,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只有项南手,没想到却有着汪辰的存在。

  “哼,你以为仅凭项南就能够搞出那么大的动静?”老人反问了一句。

  富时格这才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中纪委是什么地方,项南就算是副总理,估计也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吧。

  事情展到这个的步。富时格有一种做梦的感觉,心中不断在自问,怎么会这样?
( ← ) 上一卷  官气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官气》是一本完本官场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官场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官场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官气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