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气_第155卷_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武王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两性小说
 小说排行榜  春满香夏  娇妻物语  夏日回归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全本小说
官气第155卷 作者:鸿蒙树 时间: 2019-5-2 9:24:00

第四百六十一章 有些乱

  谁也没有想到日本半导体株式会社的董事长会在宾馆松,并且生死不明。

  市长周才钦闻讯之后是第一时间就冲到了医院,当时在宾馆人员的安排下,河川木本已送进了医院。

  “情况怎么样了?”周才钦见到院长古建林就问道,他真是急了,眼看着林记就要到来,外方的董事长却生死不明,这可如何是好!

  “周市长,情况不太好,以我们的技术,很难救过来!”古建林看了看正在抢救的手术室,心中也没有把握,那老头可是了岁数之人,这一摔摔得真是要了老命。现在这情况,就算想送到更好的医院也变的不可能了,出了那么多的血,头开了一个大大的,也不知道这老头是怎么摔的!

  看到正守在门外的河川拱田,周才钦说道:“河川先生,对这事我深表歉意。”又对香惠子道:“相信河川董事长会好起来的。”

  河”拱田这时也已从害怕中清醒了过来,他坐在那里想的可就多了。自己是兄弟三人,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两个弟弟,一直以来,三咋小人都在为了这公司明争暗斗,假如父亲死了,这财产怎么分?这已是摆在他面前的大事。由于出事突然。财产如何分配都没有一个说明,相信争夺的情况会变得很烈。

  “周市长,你们的宾馆设施太差。我父亲是滑倒在地的,这事你们要负责。”河川拱田对周才钦大声道。这小子把事情说成是地滑摔倒,这就把他推到父亲的责任进行了推

  听到这话,周才钦感到了问题的严重,这事除了日本人,谁也没有看到具体是怎么发生的事情,如果河川拱田真要咬住不松口,这事真是难办之极。这服务工作的责任真是不好说,可大可小的。

  “河川先生。我看这样,目前首要的问题是全力抢救河川董事长。至于滑倒之事,我们会给予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这知,看到一旁站着的机关事务管理局长王明远,周才钦瞪了他一眼,对这局长,他真的想立即免了他的职,捅那么大的漏子,在他管辖下的宾馆里,次是吕敬新省长冷出了感冒,现在又整死了一个人。

  王明远看到周才钦的那眼神,心想,我冤啊!

  这时,贯河的常委们也都得到了消息,陆续有常委来到了医院。

  王泽荣网坐在家中就得到了这消息,他也感到了愕然,在他的想法当中,这父子两人回到宾馆里肯定会有事发生,结果却是这样的大事。他才不相信河川木本是滑倒的。应该是父子两人起了冲突之后在争斗中发生的事,想到这里,王泽荣就在想,难道是河川拱田要杀他的父亲。

  越想越感到可能很大,应该是河川木本回去之后打了河川拱田。结果引发了河川拱田的怒火,直接就想干掉他的父亲。

  王泽荣来到医院时,正好碰到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他河川拱田看了过去,他发现了别人没有太过注意的一个细节,河川拱田的脸有着被打过的印迹。有了这个发现之后,王泽荣暗自点,头。看来自己的猜测也并非太过离谱。

  看到手术室的门打开,已经赶到了莫再群和周才钦立即走过去问道:“怎么样了?”现在他们两人都有了共同的着法,这河川木个重要人物,决不能够出事。

  那医生摇了摇头道:“我们尽力了,没办法救过来。”他算是宣传了河川木本的死亡。

  “怎么可能!”

  莫正群和周才钦都吃惊地看着那手术室的方向,竟然死了!网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突然间死了。这事也太过让人难以接受。

  河川木本是来参加开工仪式的。还没有举行仪式,他竟然就因为在宾馆中滑倒摔死了,这可是让人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莫正群和周才钦都感到这事有些难办了,他们还真是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日本人们都冲进了手术室里,门外站着的是贯河的这些领导们。场面显得有些混乱,王泽荣能够听到那香惠子放声大哭的声音。

  莫正群看着周才钦道:“只能立即向面报告了!”

  周才钦点了点头。出了这样的大事,并不是他们能够摆平的事情,省委领导都在关注着这次的开工仪式,林记也就要到来。

  接到了莫正群打来的电话,省委记林政宇也感到这事的突然,他正准备赶往贯河参加开工仪式的。

  “尽力安抚,控制事态,我立即赶过来。”林政宇待了几句之后放下了电话,合同是签定的,他到不怕方毁约,关键的是这事就在这开工仪式之前发生,宣传都已宣传出去了,这让国内外的人怎么看山南省,怎么着山南的投资环境保护!

  这时的省长吕敬新也接到了周才钦打来的电话,听到出了这事,他也感到吃惊,他想的跟林政宇是相同的,山南省好不容易拉来了那么大的一笔投资,这事对于国内外的影响是巨大的,如果暴了出飞会认为山东省南在投资服务卫的不足,对干到山翻心凤口会产生很不好的影响。

  吕敬新把电话打到了林政宇这里。

  “林记,贯河发生的事你知道了?”吕敬新问道。

  林政宇严肃道:“这事产生的影响肯定不好,必须把事态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

  他毕竟是大家族出身,这一年来了解到的东西很多,别看河川木本的死亡只是一个偶然,但那国家里的势力很强,不能避免会借这事搞些事出来,这对于山南的局势都会产生一些微妙的影响,不可大意了。

  吕敬新道:“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封得了,关键的是责任问题。”作为一个省长。他当然也能够看到许多的东西,自己是省长,在招商引资出了这样的事情,责任同样是有的。

  林政宇道:“我看这样,为了表示出山南省的重视,由省厅派出人员进行调查。”

  敬新道:“这样很好。”

  “我看就由王政率队到贯河。”林政宇说道。

  两人很快达成了一致,由省公安厅的厅长王政率领一介。工作组赶往了贯河。

  “河”先生,对于河川董事长的意外,我们深感痛心,经请示山南省委,省委决定派出一个由山南省公安厅厅长王政为组长的工作组来查看河川董事长的死因。”莫正群对河川拱田说道。

  听到莫正群这样一说,河川拱田和站在一旁的香惠子的心中都大惊。万一让华夏的人查出了河”拱田的死因,这可就是大事了。

  河”木本是怎么样死的他们当然非常的清楚,对于河川木本的死去。两人并不是太悲伤,想到以后两人就可以搞打在一起时,甚至还有一些兴奋。

  现在突然听到省厅那么重视,要派团来调查时,两人还是有些发慌。

  河川拱田认真回忆了一下宾馆内的情况,他的心多少放了下来,自己推倒父亲之事应该没有太多的证据,在这事自己应该是可以放心的。

  河川拱田说道:“莫记,我的父亲出事之事也就是滑了一下而已。没必要搞那么复杂,在这事。我只有一点要求,就是请你们在服务工作,特别是在各项细节注意一下就行了。”

  莫正群和周才钦都没有想到河川拱田会轻轻的放过了此事,心中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样的解决方式的确不错。关键的一点是不存在暗害行为就可以了。

  河川拱田道:“父亲死了,我得赶回日本处理一些事情,开工仪妾要推后一些了。”他感到现在首要的任务还是争夺财产的问题。

  周才钦道:“死者为大,这事我们能够理解。”

  周才钦走了之后,河”拱田连续打了一些电话回日本,他要尽快进行布曙。

  就在林政宇向贯河赶过来时,日本的半导体株式会社里早已成了一团,河”木本之事太过突然。洱”木本的二儿子就是一个人士。得到这消息之后,立即叫嚣他父亲的死是华夏的暗害行为,对华夏的各方面事情进行攻击,很快的日本一家销量很大的报纸登出了一篇文章《河刚木本董事长在华夏离奇死亡》,在文章中,更是对他的死亡之事进行了引导,让人一看就感到华夏的混乱及对河”木本的暗害。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一时之间,日本的人士不断写出文章,对华夏的各方面前进行了评击。

  最令人不安的是,许多的报社记者。甚至是国外的记者都跑到了贯河。他们怀着各种的目的,就是想把贯河的这事进行炒作。

  仅几天的功夫,贯河立即被架到了大火之,搞得莫正群和周才钦都痛苦不堪,各方询问的电话一个个打了过来。

  林政宇到达贯河时,他看望了河川木本的子香惠子,对香惠子表示了亲切的慰问。

  看着香惠子楚楚可怜的样子。王泽荣在一旁暗叹,谁又能够知道,这女人根本就是整死河”木本的元凶之一!

  这事自有莫正群和周才钦去负责。王泽荣在这事反而没有什么事情可干,回到家中,一边品尝着龙香冰做的饭菜,王泽荣一边看着电视的那些新闻。

  龙香冰为王泽荣倒了一碗汤道:“王市长,这炖汤的方法是老夫人教的,你喝一下怎么样。”

  王泽荣端起来喝了一口笑道:“含烟她妈也真是对炖汤有爱好,又教了你几种炖法了?”

  龙香冰笑道:“老夫人是这方面的高手,我可是从她那里学了不少的。”

  在手机响声中,王泽集接通了王政打来的电话。

  他也没有想到王政那么忙还会打来电话,王政率工作组到贯河的事情他当然是知道的,由于王政太忙。他也没有约王政见面,没想到他会突然打来。

  “泽荣,没事就出来坐坐。”王政笑着说道。

  “你可是重任在身,怎么还有时间约我?”王泽荣也笑道。

  “泽荣,这事真是难办,我们聊一聊。”当王泽荣赶到一家茶室时,他看到于洋也坐地了里面。

  见到王泽芝酸来,于洋早已了去。

  “王市长,王厅长的压力很大,面催得也很紧。

  王泽荣点了点头,他在也看到了一些贯河的情况,网络的华夏人正与一些人针对贯河的事打着口水仗,王政面临压力是必。

  “王市长,这次河川之死闹得很大,日本国内的情绪也被一些人推动,有人士提出了河”木本是华夏人暗害的,面要求我们要尽快拿出一个结论,王厅长也很痛苦。”于洋小声向王泽荣进行了报告。

  走进房间,王政与王泽荣握了握手道:“这次接了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王泽荣点头道:“这事在有心人的推动下,现在已变成了一件大事了!”

  “泽荣,我也不瞒你了,这事连中央都惊动了,公安都有指示,必须尽快拿出调查结论来。”他到了贯河才发现这事对他已成了一个考验。搞得不好可就要出事。

  了一口烟,王政接着说道:“宾馆的调查中,我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今天请你过来,就是想从你这里了解一下,看看有什么样的情况。”

  他其实也仅只是散心之举,并没有真的想过能够从王泽荣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就是想找王泽荣来说说话,当然了,也带有请王泽荣背后之人在关键时候保他一下的想法。

  王泽荣知道由于自己与他们的关系。所以王政才会把这本不该说的事说了出来。

  “我看这事的关键就是得出一个是他自己原因死亡的结论,当时房间里也就只有河”木本的儿子和老婆,只要这两个人证实了这事就可以了。”王泽荣说道。

  王政点头道:“现在河川拱田和香惠子打算赶回日本,本来他们也说过是河川木本是滑倒摔死的,但他们现在变得不再说话,有可能还会说出对华夏不利的话,我有些担心。”

  王泽荣道:“搞一个东西,让她签字进行说明。”

  王政苦笑道:“这事我们还真是难办!本来事情是明摆着的,房间里又没有其它的人,怎么死的,那香惠子和河”拱田应该是完全明白的。担是,这里面一涉及到势力的炒作之后,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于洋在一旁道:“如果能够着这两人签字承认河”木本是自己摔死的,这事我们对面也就有了一个待。”

  王政道:“话是这样说的,据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日本半导体株式会社是日本的一家大型公司,河川木本有三个儿子,这三个儿子都在想着争夺资产,公司里面本就分成了两派,一派还是之人,在这样的感时期,谁都不想轻易说出的罪人的话,这才是河”拱田闭口的原因。”

  事情还真是有些复杂!王泽荣也能够想到河”拱田不作证的原因,他为了争夺家产,在这个时候是不会去做得罪那些人士的事情的。

  王泽荣看了看王政道:“王哥。这事我到是有一条线索,也许对你们有点用处。”

  王政和于洋的眼睛都是一亮。王政急忙问道:“什么线索?”

  王泽荣道:“是这样的,那天河”木本到开发区参观时,发生了一个事情,可能别人都没有看到,但我却看到了。”

  看了看两人好奇的眼神,王泽荣微笑道:“当时我走在后面,正好就在河”拱田和香惠子的旁边,两人不知怎么的显得很亲密,当时有一个情况出现了,也许是知道没有会看得见,那河川拱田突然伸手捏香惠子时,河川木本正好看了过来。我相信他是看到了这情况的,当时河川木本并没有说什么话,可是。回到宾馆不久,河川木本就死了,在医院时,我看到河川拱田的脸有打过的印迹。”

  还有这种事!

  王政和于洋都吃惊地看着王泽荣,这消息太让人震惊了,光天化下两人竟然做这种偷情的行为,这足以说明两人热恋成的情况已到了旁若无人的地步。王政和于洋立即想到了一个可能,这河川木本也许是被河川拱田和香惠子联手整死的也说不一定。

  王泽荣微笑道:“这事我也只是看到,没有什么人证,也没有什么根据,告诉你们就行了,我可无法证明这事。”

  王政紧握住王泽荣的手道:“你提供的这消息太重要,有了这消息。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感谢泽荣,放心,我也不会把你说的这事说出去。”

  王政是一个明白人,王泽荣能够告诉自己这事,这人情是送了,他是不可能去明白作证什么的,只要有了这消息,自己把那两个日本人搞定就行。

  从房间里走出去,王泽荣心想,有了这消息,那王政应该会有针对的做事了,这也算是送了一个人情。
第四百六十二章 搞到山上去了

  记河川拱田与香惠子有情况的事情告诉王政户后。王泽嘲…“管这事了,他知道凭着王政这些人的能力,只要有了这情报,采用一些手法迫使河”拱田作出对华夏有利的证明是完全有可能的。

  从这里出来,王泽荣并没有开车,而是漫步在大街行走。

  网才来的匆忙,他是打了一辆车过来的,于洋提出要送他回去时,王泽荣拒绝了,他想在这大街。

  贯河市的发展比起以前的确已经有了很大进步,这晚的城内人很大,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人们把这大街各处搞得很是热闹。

  “王市长,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声音惊奇地传了过来。

  王泽荣转身一看,却是建设局的局长邓耀华,他的手还挽着一咋。

  漂亮的女孩,两人明显是约着绕马路。

  “哈哈小那啊,怎么?带女朋转街?”王泽荣问道。

  邸耀华的脸一红道:“江宁。在一中教。”

  王泽荣笑道:“很好麻,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快去玩你们的。”

  邓耀华心想,好不容易才碰王市长,这可是一个机会,忙说道:

  “我们也没有什么事,不知王市长要到什么地方,我去开车送你。”

  王泽荣摇了摇手道:“我就想独自转转,你们去。”

  邸耀华道:“那我们就不打扰王市长了。”站在那里看着王泽荣离开,那耀华这才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邸哥,这个就是王泽荣?”江宁小声问道。她对于自己能够跟邓耀华谈恋爱还是感到高兴的,那耀华是市里很年轻的局长,这可是女孩子们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人,她一直以来表现得都很是温柔。

  点了点头,邓耀华道:“是他。”

  “真年轻!”江宇感叹道:“邓哥,我相信你也有成为币长的一天。”

  那耀华微微一笑,他知道一个道理,只要紧紧跟着王泽荣,自己肯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离开邓耀华之后,王泽荣感到不能在人多的地方走了,认识自己联人太多,还是找一些人少的地方看看。想到这里,王泽荣便向一些人量少的地段走去。

  沿着街道走着,夜里走在这道路之很是让人心情舒畅,王泽荣很是享受这感觉。

  辆奥迪车从王泽荣的身边飞驰而过。

  开车的是新任广电局的副局长汤玉如,作为一个女主持人,她现在却成了副局长,这跳跃非常大。至今她还仿佛在做梦一样,她当然知道自己为何能够在那么多的竞争对手中颖而出,关键的还是那次与王泽荣做了那事。

  车子快速驶过,汤玉如的头脑中一楞,网才的好象是王泽荣,他怎么独自一人走到了这里?这是一条通往广电局的道路。

  难道是自己的眼睛花了?车子很快就停了下来,汤玉如快速把车子件了回去。

  果然是王泽荣,看着背着手漫步在街道的王泽荣,汤玉如的眼睛一亮,次虽然到王泽荣家表示了感谢,但却再也找不到那次的那种亲密感觉,自己付出了身体,人家给了自己官位,这事看来是两清了,汤玉如当然不希望就这样结束,她还有更大的梦想。

  车子停在了王泽荣的面前,汤玉如把车门打开之后对行走着的王泽荣笑道:“王哥,怎么独自一个走着,要到什么地方,我送你。”

  王泽荣走了那么半天,正想打张车子回去,看到是汤玉如开车,微笑道:“没事走走,你忙你的。”

  汤玉知道:“这里不太安静,晚不时有一些抢劫之事发生,还是我送你。”

  听到这里有抢劫之事,王泽荣的脸色一沉,心中暗想,于洋他们是怎么搞的,看来应该搞打一下他们了。

  既然有这事,王泽荣也不想冒那个险,没再推辞,坐了车子。

  车门一关,一股清香就传了过来。

  对于这香气,王泽荣当然很熟悉。这是汤玉如身散发出来的香味,这女人的身体很特殊,就算不擦香水,身体也会散发出一种很好闻的味道。

  “怎么,那么晚了还要到哪里去?”王泽荣问道。

  “刚开完会回来,林记到了贯河,台里针对宣传的事研究布置工作。”汤玉如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王泽荣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汤玉如把车内的音乐打开,萨克斯的声音回响在车内,音乐声很是悠扬,置身车内,又是在夜晚,王泽荣感到这汤玉如很会享受。

  “王哥,你真有兴致,晚还独自一人出来逛!”汤玉如无话找话说道。

  王泽荣微笑道:“贯河的晚风景很不错,走”杜比大街很是舒心。”

  “王哥,想看夜景应该到山顶才对,我带你去?”

  想到自己就将离开,还真没有看过全城的夜景,王泽荣点了点头。

  汤玉如高兴地驾车向山顶驶去。

  “王哥,谢谢你。”汤玉如小声说道。

  王泽荣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微笑道:“在新的岗位感觉怎么样?”

  汤玉如说道:“压力很大,但感觉很好。”

  王泽荣向汤玉如看去,他这才发现,一身职业装穿在汤玉如的身。整个人更有一种职业女的那种气质。

  感受到了王泽荣在看自己,汤玉如有意把

  看到汤玉如,王泽荣想到了那天的情况,一切都是黑暗中进行。虽然从手感中感觉很大,但去并没有真实看到过,心中就是一动。

  这汤玉如知道今天是自己的再次机会,她可不希望失去这难得的机会,正开着车时,突然对王泽荣道:“王哥,那天以后,我就再也忘不了你了!”

  王泽荣本来就不排斥这女人。对她说出这话并没有说什么。

  车子开进了一处岔道,汤玉如把车停了下来。

  车子一停,汤玉如突然就扑到了王泽荣的怀里。

  反正都有过一次,妾泽荣看着这里是野外,一种刺感也涌了出来。把手就伸进了汤玉如的怀里。

  再次握住了那丰之处,两人再次处于黑暗之中。

  王泽荣有一种很怪的感觉,每次与这汤玉如做这事时都是在看不见的地点。

  汤玉如明显带有讨好之意,不断亲吻着王泽荣的各处感地点,在这方面她从很是学了一些东西,次之后,她一直就在暗中想着如何讨好王泽荣之事,她知道一个女人除了漂亮之外,想吸引住一个男人。就必须让这男人对自己有特别的喜爱。

  汤玉如是有心人,她对于王泽荣的家庭情况也进行过了解,知道王泽荣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子,她自问也不可能超过吕含烟,但是,她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只要让王泽荣对于自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自己就能够在王泽荣的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

  讲了很多让男人满意的方法,为什么现在那口爆和之事那么多的挂在网,不外就是男人对这事有特别的感受而已,有了这个发现之后,她就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吸引王泽荣了。

  王泽荣坐在车内,汤玉如不断忙碌着,他还真是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待遇,那是一种很特别、很周到的服务。

  当王泽荣的那物被汤玉如用嘴包裹着时,他被汤玉如的动作发了很强的。

  车内的气氛很是热烈,虽然一切都在黑暗当中,但是,汤玉如的那些跟他的其她女人不同的方式也让王泽荣大开了眼界,这样的感受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在汤玉如的引导之下,王泽荣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充了一种极度爽快之情。

  衣服很快就离开了两人的身体。王泽荣深深进入到了汤玉如的身体。

  车内一片黑暗,窗外却是贯河那灯火透明的城市,在这样的环境当中。王泽荣一边撞击着,一边看着那车外的景致,这一切都让他有了一种君临天下般的感觉。

  整个的过程很是烈,汤玉如也很是配合地进行着娇、呻,不时还学着的那些女人的样子说出一些更能发王泽荣的话语。

  现在的汤玉如,那里还是一个广电局的副局长,那一直以来存在于王耸荣心中的美丽高雅气质的形象完全倒塌,整个就是一个形象。

  两种特别的对比之下,王泽荣便有了一种征服的快

  汤玉如的目的的确是达到了。王泽荣的心中真的是留下了很深的汤玉如形象。

  开始时汤玉如还带有讨好做假的味道,但是,随着王泽荣的不断展开。她也逐渐陷入到了极度快当中。王泽荣带给她的同样是一种很强壮的感受。

  当一切都停下来时,王泽荣坐在车内点燃了一支香烟,他发现汤玉、如这女人真是不错,用手在汤玉如的头摸了一下,这时的汤玉如仍然在做着那清理善后的工作,她做得很是细心。

  衣服很快也穿好,车内的灯光打开了,看着汤玉如那很是足的样子。王泽荣也失去了再看夜景的想法。笑道:“我开还是你开?”

  汤玉如轻声道:“王哥,你真强!”

  王泽荣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女人真是尤物!
第四百六十三章 省委书记召见

  两天过去了,王政等人取得了成果,河川拱田和香惠子突然在一份声明签了字,把河川木本自己摔倒之事作了说明,表示这事是一件偶然行为,并没有所谓的暗害行为。

  后来王泽荣从于洋那里听到了事情的经过,得到了河川拱田与香惠子有染之事以后,王政和于洋就采取了一些极端的措施,对两人进行了监探,虽然这事并不能拿桌面,但效果却是喜人的,在一次河川拱田与香惠子的幽会时,王政等人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在各项证据的情况之下,河川拱田和香惠子表示会配合山南。

  现在正是河川拱田与弟弟们争夺家产的关键时期,如果把自己与后母通之事暴出来,他当然知道这后果的严重。

  得到了这东西,林政宇也大大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并不怕日本人搞事,但是,把山南省摆事在前面让人说三道四的,作为一个省委记,他还是多少感到了头痛,现在好了,事情得到了解决。

  对于省公安厅能够圆完成工作,林政宇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开工仪式估计要拖一段时。间,你们一定要做好工作,贯河的工作不能够陷到这事当中。”林正宇对莫正群和周才钦说道。这段时间以来,贯河的所有事情几乎都围绕在日本公司的事情之,现在告一段落之后,他对贯河下一步的工作方向也提出了要求。

  指了指沙发,让两人坐了下来。

  “趁这机会,我也要给你们说个事。”。林政宇端起水杯抿了一口之后说道:“现在全国各地都在探索区域结合,共同发展的事情,由江山省发起,山南省和富州省参与的三省经济合作体就将形成,这对于全省都是一件大事,山南省决定由张毕祥同志具体负责这项工作,你们贯河的王泽荣同志将担任办公室副主任,这事省委基本定了,你们要有思想准备。”

  听到林政宇这样一说,这段时。间猜测的事情终于有了定论,周才钦不知怎么的,心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在自己心头的大山仿佛搬开了一般。他可是早就盼着王泽荣离开了,有王泽荣的存在,他这个市长真是没有多少权威可言。

  莫正群也同样有这样的感觉,只是,他的感觉比起。周才钦来说就更加的好了,想到王泽荣走了之后,他手下的那些人就会归入到自己的手下时,他已经能够看到贯河的明天,那将是他莫正群的天下了。

  莫正群想到自己对贯河下一步发展的种种规划,。他感到贯河将是自己再创辉煌的地方。

  林政宇一直都在观察着两人的情况,看到莫正。群那瞬间出,但很快又隐去的喜悦之情。由莫正群就想到了吕敬新,林政宇的心中一动,那早已存有的想法冒了出来。

  “嗯,还有一个事。情,省委组织部打算把麦其同志调到省委组织部去工作,他走了之后,省里会派一个组织部长过来。”说这话时林政宇有一种心情舒畅的感觉,眼睛看着莫正群,虽然无法从他的脸看出什么表情,但他的心中早已是笑了起来。

  林政宇的话令莫正群刚刚升起的喜悦之情散失得一干二净,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他是知道自己的情况的,花了大量的心力才让麦其站在了自己一方,如果麦其离开了,这贯河的情况肯定又会发生大的变化,特别是林政宇说的是将派一个组织部长过来的情况,他当然知道那组织部长应该是周才钦一方之人,这明显是要加强周才钦的力量了!

  “请林记放心,我们一定认真贯彻省委意图,把贯河的工作搞去。”周才钦的心中非常的高兴,这是林记在帮自己了,有了一个自己这方之人的到来,再加自己掌握的常委,四票已有了,到时这贯河的情况也不会太坏,只要运作得了,莫正群并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与两人谈了一阵之后,又听了莫正群和周才钦对于王泽荣走后的工作安排的汇报之后,林政宇感到了满意。

  “嗯,通知王泽荣过来。”林政宇打算跟王泽荣谈一次话。

  莫正群出了宾馆之后立即打了一个电话给吕敬新,把林政宇所说的话告诉了吕敬新。

  听了莫正群所说,吕敬新知道林政宇算是下了决心让王泽荣离开了。

  “正群,王泽荣同志到三省办之事在省里是早有定论的,在这事你们要服从省委意图,暂时的困难虽然存在,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克服。”

  吕敬新并没有多说什么,很快就挂了电话,他知道贯河的情况,现在调整过后,莫正群与周才钦的力量算是差不多了,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莫正群也失败了,这只能算是莫正群的能力太差,那就对自己失去了作用,不值得进行培养。

  莫正群也知道这事暂时也只能这样了,首要的就是要把王泽荣的那些力量接收过来,只有接收了王泽荣的力量,自己才有与周才钦抗衡的能力。

  接到了通知之后,王泽荣很快就来到了林政宇的办公室。

  政宇表现得很能够是随和,看到王泽荣走进来,难得的出了笑容。

  王泽荣在沙发半边股坐了下来,全身都坐得很直。

  在省委记的面前,必要的礼貌他还是讲究的。

  “王泽荣同志,今天把你叫来是有一个事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听到林政宇如此的客气,王泽荣知道他是看到自己岳父们的面子,小心道:“不知林记有什么指示。”

  林政宇说道:“由山南省、江山省、富州省三省共同组建的三省经济合作体就将启动,经过省委的研究,打算派你去担任办公室副主任,这是一件很重要的工作,涉及到各方面的事情,合作体虽然有各省的省长负责,但具体的工作还得由你们这些主任和副主任承担,由于主任采取的是轮换制,所以,作为副主任,你的工作基本就代表了山南省,责任很重,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这是省委记正式跟自己谈话了!

  王泽荣早就想过了这事,认真说道:“首先,我服从组织的安排,一定认真负责地做好工作,其次,我会加强学习,尽快融入进去,决不给山南抹黑,第三,作为山南省派出的人员,我会尽可能的为山南争取最大利益。”

  听到王泽荣的表态,林政宇点了点头道:“这事自有张省长把关,你主要的任务就是代表省里开展工作,要团结同志,虽然大家都分属不同的省,但是,经济共同体是一个共赢的组织,目的就是要把三省的经济搞去,眼光要放长远。”

  “王泽荣同志,作为贯河的常务副市长,你的离开对贯河的工作肯定会带来影响,我希望你回去之后尽快与周才钦市长作好交接,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说完之后林政宇就埋头看起了文件。

  知道林政宇已经谈完了话,王泽荣站起身道:“林记,我走了?”

  林政宇点点头道:“你的调动很快就会到来,该做的事情要尽快完成。”

  从林政宇的房间出来,王泽荣当然清楚林政宇后面所说的那话的意思,不外就是希望自己把力量交给周才钦。

  在这事,王泽荣暗中对于洋等人有过待,自己走了之后,手下的这些人应该保持一种超然的身份,尽可能不必参与到周才钦与莫正群的争斗中,当然了,由于莫正群在人员调整给予了支持,作为回报,可以在某些时候对他给予一些支持。

  回到家里,王泽荣想了想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项南,把要政宇所说的内容向项南讲了一遍。

  听完王泽荣所讲的内容,项南说道:“在这事你不要过多的手了,既然调走了,就不要再过问贯河的事情,官场之中,人心最难测,虽然那些人都是听你的,但是,你真的能够明白他们所想的事情吗?也许你走了之后,你手下的那些人为了各自的利益再次会投向各个阵营,这是正常现象,现在你最为重要的工作就是尽快熟悉三省合作体的工作,尽快融入进去,只有做出了成绩,你才有再次进步的可能。”

  项南的话再次提醒了王泽荣,细细的一琢磨,项南的话真的是一针见血!

  官场之,利益为先,无论是任何的人,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升迁发展之事,虽然贯河有太多的人投入到了自己的手下,谁又能够保证他们不是抱有其它的目的,王泽荣也清楚一件事情,许多人之所以投到自己这一方,不外就是看到了自己身后的势力,如果自己走了,他们得不到支持,再次投向其它方向的可能也是很大的。

  这样也好!王泽荣想明白之后,那种包办的心理也消失了,贯河的人事调整已经进行过,自己也算是对跟随自己的人有了一个待,他们能不能够把握,会不会有再次跟随自己的机会,这一切都要看他们自己了。!
( ← ) 上一卷  官气全文阅读  下一卷 ( → )
免费小说《官气》是一本完本官场小说。更多好看的免费官场小说,请关注武王小说网的“完结官场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
官气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5wxs.com)立场无关。